苏m全文阅读

靠自恋撑场面的女人?似乎跟彩衣一样?是性冷感的!也是不温润的?(11)

2015.12月15日,下午14:00膀胱疼痛,好在三天以后就一切如常!

不尿血,今天,12月18日,没事了。

老伯一时之间找不到李蜜的冒险的打字稿,很焦急,后来才由鲜网找到,从编辑中心进去,po出来,

并不是今天写的小说才是最棒的?李蜜这一序列也很棒!他自己也很喜欢!

瑯琊榜第三集没看,今天把它看完!

易儿来说:[第四章没有放入楞伽经!不是一章要放一则?]

[喔?是这样?]老伯看了一看,说:[是没有?]

易儿说:[可以补上一则吗?]

老伯说:[当然可以!]

就又在磨楞伽的剑。

易儿说:[佛说:怎幺叫做菩萨摩诃萨,善离生住灭见?

是说:如幻梦一切性,自他俱性不生。随入自心分齐的缘故。见外性非性。

见识不生,及缘不积聚。见妄想缘生,于三界内外一切法不可得。

见离自性,生见悉灭。

知如幻等诸法自性,得无生法忍。得无生法忍以后,离生住灭见。是名菩萨摩诃萨,善分别离生住灭见。

是什幺意思?]

老伯说:[有生见则有住灭见!

这是心法,生住异灭!

离心法,超然出来,自然别有一番天地!

观一切法如梦如幻,无本身无自性,无他性,无自他俱性。

随入自心,然后加以分别!

见到了心外性非性。

见识不生。

外缘不在心中积聚?于三界的现实法觉得不可得。

见解离自性,因为自性不是说的而是了悟的!

先从内视其心,才能找到自性,不是在见解上把自性挂在嘴里?

对于生灭的见解,全都要灭!从能进入不生灭中!

知诸法如幻,才能得到无生法忍!

得到无生法忍,离开了生住灭见,之分别!才能到达不生灭的境界!

这个楞伽经的文字就是太别扭!太简!不知在说什幺?

基本上,就是务实!

离开心法,知如幻,才能进入自性,不生灭之地!]

[这样就好懂了!]易儿说。

又说:[超越然后解脱!]

老伯说:[外面的法不可得!里面的法不可得!不真实!

超越了心法,到如如地!

如来自性,离生住异灭!]

易儿说:[喔?是这样!]

[在心寂静之下,佛自性,必然如清泉涌现!]老伯说。

天珠儿又打手机来:[杨院有约,星期六早上10点见,在冬瓜山17号。]

[喔?]真是震惊,不知如何回答!

[啊我替您约好了!钱也收了!]

[噢?]

[而我也要去!]天珠儿又说,喜孜孜的!

[妳去干什幺?]老伯兇她!

[我也想您!听说您尿血了!我怎幺一点也不知道?]天珠儿撒娇了!

老伯说:[已经好了!]

天珠儿说:[那就好!明天见!]

[妳不来店里再一起去?]老伯说好话!

[自己去!]

女人很兇!不知为什幺?

老伯本来要开车载她去。如果她要用机车送他去?也可以。

易儿站起来问:[您又要出任务?]

[明天后天两天吧!冬瓜山17号有约!]

易儿问:[我可以去吗?]

[不能去!]老伯说。

[当作没遇到您!哼!]易儿生气地走开了!

失去健康的人,才知道健康的可贵!

诸君一定要注重健康,多吃饭,多运动,也多休息,看淡名利,不为名利拚了老命。顺其自然,一切莫强求!

2015.12.19星期六早上九点多,老伯一个人走在山坡上,艰苦的走在山坡上。

[上来!]

有一部机车停在身边,是天珠儿!

老伯坐了上来!

马蹄子冲了上去,一下子就来到17号!把机车停在不锈钢大门口。那是横着推的滑门!

去按门铃。有人出来开门!是杨院,像一只小麻雀!

[进来!进来!]

她推开门。

[凌盛儿在等你们了!]杨院说。

太阳软弱无力。阴霾的天空,透出白光。病恹恹的。还不到十点?只有17度c,风又大,就是冷。

天珠儿紧紧的握住他的手。怕他被欺负的样子?也不知道!走过大王椰大道,五味杂陈。进入客厅,凌盛儿前来落地窗迎接。大吨位又高大,像一只狮子!天珠儿跟她是第一次见面,就瞪住她不放。

她就是有一种威仪!

不怒而威。

杨院端来咖啡。

关上落地窗,客厅不寒,很温暖。

[台湾要完蛋了吗?]天珠儿问。

[怎幺了?]凌盛儿吓了一跳,反问。

[股票又没有成交量了!]天珠儿忧愁的说。

[我去台北上班,拜访不少老客户!但是他们还在观望!]

杨院刚从台北回来!

[这个时间很尴尬!]天珠儿说。

而老伯一句话也不说,天珠儿劈头问:[阿您的病好了没?明天带您去看医生!]

老伯不好意思说   :[好了,不再尿血了!]

[喝咖啡没问题吧?]杨院笑呵呵地问。

[没问题?]老伯说。

[中午吃火锅!比较简单!準备好了!]杨院说。

[我想去冬瓜山走走!]凌盛儿说。

[那就走!]老伯说。

四人陆续出门。

往冬瓜山走去!

上了山坡,又走下去。前面就是长草区,绿油油,没有冬草的味道?牧草还很青绿!长草中间还是有路,两个人可以走。本来天珠儿牵着老伯的手,却被杨院抢走,走在前面!

就把老伯留给凌盛儿。她一手拉住老伯的手臂不放。

嘴巴很甜:[想我吗?我很想您!]

[我也是!]老伯说。

[我这样难看?]凌盛儿故意靠近他。

[不会!]老伯说。

前面一声惊叫,有人踩到一顶安全帽。就回头走出长草区!

有时候有年轻人,飙车跌落这里。有受伤的也有死亡的!安全帽留在那裏!

其实冷风吹着绿浪?很好看,很壮观,但是很冷!

刚才凌盛儿差点吻上他?如果不突然惊叫的话!

又走下一个坡度,两旁是楼屋。

很多豪屋在高处,围着墙!长着青苔。感觉寂寂寞寞的!

山谷中有一大片矮树,在随风摇动!山不是很高?到处是荔株和龙眼树!

这样静下来,久看之下,风向以及气流,有一种无秩序的秩序!蛮好的!

阳光终于挣脱出来,带来温度!

他们沿着产业道路,慢慢地走上去!不时有车子赶过他们,向他们摇手,甚至向他们喊加油!好像彼此很熟?

[您认识他们?]天珠儿紧张的问。

[没有!]老伯说。

再上去就是齐天大圣的庙。还有一间佛寺!

传来了钟声,以及军队出操的声音。

前面就是一个凉亭。绕过凉亭。

凌盛儿说:[我喜欢这里的钟声!在家里可以听得到!]

前面就是满山的相思树,分成两个岔路。镖刀一般的树叶,远看似云团!还是没有冬天的颜色?却有冬天的寒意!

又走了一段,杨院问凌盛儿说:[可以下山了吧!]

因为已经中午了!

[可以!]凌盛儿说。

下山很快,一下子就到17号。把所有的风景丢在后面。

一进门就吩咐开饭!

用高脚杯来喝红酒。醒酒,喝酒,气氛很好!

走了一趟,胃口大开。运动运动是好的!

白饭青菜都被吃光。

在客厅   休息,凌盛儿展示他的漫画天才,为他们画漫画。

杨院拉着天珠儿说悄悄话。

[天珠,妳今天一定要做吗?]

天珠儿不好意思地说:[也,也不一定要?]

杨院趁势说:[不如今天明天让给凌盛儿?星期一我们约老伯去小旅社做?如何?]

天珠儿很乾脆:[可以!]

因为她没有心理準备?

这样杨院把天珠儿请上楼去睡午觉。

留老伯和凌盛儿在客厅里。

[我感觉今天的风和云不大一样?]凌盛儿说。

又说:[好像一个人在慢慢吐气一般?]

[嗯!我的看法是一群灵虫!从树林子浮了上来,又飞上去!]老伯说。

[不是一座小小的山吗?]凌盛儿说:[小小的髒髒的!]

[山不在小,有山则灵!]老伯说。

凌盛儿说:[我常常想上山去看看风景?不过,我一个人?看起来又像50岁的老太婆,实在不好?]

又说:[不好意思!]

[妳可以选择早上,人多,热闹!]老伯说。

[你不来陪我晨走?我跑不动了!走走路还可以!你也要多运动!]凌盛儿说。

[可是我不一定爬得起来?有时候,我是夜猫子?]老伯说。客客气气的!

[算了!我也爬不起来?]凌盛儿自己嘲笑自己。

[对于时局妳好像一点也不紧张?]老伯问。

凌盛儿说:[没有那幺坏?]

[为什幺?]老伯问。

  • 名称:苏m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7: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