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反派糸统全文阅读

因为卡在眼看就要政党轮替了?(02)

不知小英上来会不会整股市?

不过阿扁时代股市还很好做?

老伯曾经帮彩衣从180万做到1000万!

吃过晚餐,他看她们两个女生比天珠儿吃得少?上甜点,还有花茶。

老伯要求高山茶,还要花生。

他去上厕所出来,跟杨院小声说:[我昨天下午又尿血了!]

杨院问:[现在还尿?]

老伯点点头。

[那还要吃药丸!]杨院笑着说,有一点幸灾乐祸。

[我不要吃,吃了像傻子!]老伯抗议!

[那睡前再吃!]杨院笑着说。

又说:[凌盛儿今晚要睡我这儿!]

表情十分暧昧。

[喔?]

这是意料中事!

[不就跟天珠一样,她先,我们后!]杨院乾脆直白地说。

又说:[做完之后,餵您吃药!半颗!]

[那真的是春药?]老伯问。

[不是春药?是医出血的药!我们女生也常出血,但是男生不用卫生棉?]杨院说。

老伯叫了起来:[那是月经好不好?]

山上风很大,好像在海口村?吹得大王椰嘎嘎响叫!

[这里到了晚上很寂寞!]凌盛儿说:[只剩下狗叫声!]

[那一阵子下着冬雨,听着远近的狗叫声,顶美的!]又说。

[早上,应该有鸟声!]老伯说。

[您明天起来,就知道了!除了鸟声,还有人声!一大早,很多人会上山来!晨跑,郊游,吵到10点钟才会停!]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对冬瓜山很熟!我曾经躲在一间草屋!也曾到一个山洞找一个老人!听说有宝藏在冬瓜山!]

[什幺宝藏?]凌盛儿眼睛发亮。

[我,我也不知道?]老伯说。

她靠过来撒娇:[明天早上带我去探险!]

[喔?]

老伯一下子无法适应?

凌盛儿又说:[你明天要住我家,由我来请客,后天早上才放你回去!]

老伯向阳院求救:[是这样?]

[我为您请两天假!]杨院天天的:[钱,这一次天珠儿收去了!]

[啊!]老伯不好意思再问?

这样三人继续聊着股票。

女佣先行去睡。他们聊到零时!才罢休。

然后,在杨院的协助之下,他们先勾在一起。

肥壮的女体其实是空的?因为水管有了更大的空间,而且温润!所以每有空虚之妙。好像在云端冲刺?

那种虚无的感觉,妙不可言!

凌盛儿不敢上来筏船?任凭摆布!

杨院还是体贴精明,把他们料理得好好的!

凌盛儿很慢,一分一秒也要用心享用?

所以很有收穫。

每有妙语,準确地说出她的感受来!连杨院也惊奇得不得了!

像她掐算股票一般!

终于高潮,退了出来!

流了很多汗!

杨院为她擦拭,她羞答答的。害羞的河马终于缩成一团。背着他们。

[休息一下!]杨院跟他咬耳朵。

却拿来半颗药。一杯白开水。

[不是春药,其实您不用春药,您很猛的!]杨院说。

却哄他吞药。

远远的听到狗叫声,又归于平静,这是域外的感觉,远离城市与社区。

药还是叫人奢睡。

他没有力气?

她却上来筏船,十分体贴。他只好任她摆布!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鸟声,还有上山的人潮,吵醒。

只见两个女人一胖一瘦的抱在一起。很好笑!

女佣去买回来早餐。

他们在一楼的客房,看向窗外,可以看到庭院,除了大王椰树,还可以看到兰花草。停着两部机车。

鸟很多,停在大王椰的枝叶上,排排站,叫个不停。

人潮汹涌,人不断的爬上来,涌进冬瓜山。怎幺有这幺多人?

喜孜孜地大声讲话!好像是割香的队伍?

然后听到有人在练气功。吼叫!狗在后面回应,万万万万的叫!

庙里的钟声传来,充满了清净与圣洁!

夹杂着狗的叫声,以及军队早点名后,晨跑答数的声音。

生气勃勃的!

这就是冬瓜山的况味吧?

[您醒了?]杨院问她。

[嗯!]

她叫人觉得不害羞,可是她跳下去,开门走了!

不久凌盛儿也醒了来,她穿着粉红色的里衣,翻滚过来靠着他。眼睛先说话。瞪着他不放。

丰美的肉粽若隐若现。肥腰是一种树干,健美的手臂没有蝴蝶肉?腿也很均匀。

后座很强。水管只有一种虚空的感觉,好像轻如云羽?

是很奇怪的轻。

她问:[还好吃吗?]

[好吃!]

老伯躲在她的怀里,像一只小小鸟。

她拍着他的背。

她说:[我很少做,又没结婚,一直是一个人!父母都到大陆去了!他们比你还要老!他们在上海做股票!所以我不会做?]

老伯说:[很棒!]

就玩着她丰美的肉粽。

[我也不知道,只是你很耐操就是了?]

凌盛儿像母鸡的护着他。

老伯则一直玩赏着她的肉粽。

感觉手脚有点痒痒的。蚊香熄了!

他终于听到狗的叫声是,玩玩,万万万万!

而练气士是:阿阿阿的叫。

吃过早餐,杨院说:[我要回台北了!]

又说:[你们两个不要吵架!]

[好!]凌盛儿娇羞的说。

就押老伯回16号去。

16号,庭院没有养狗,也没有大王椰?右手边角落有一个丝瓜棚。走道两旁种满了菜圃。用网罩着。

[小鸟太多,不这样会被小鸟吃光光?]凌盛儿笑着说:[以前养两只狗来赶鸟,狗老了,也往生了!]

老伯夸奖说:[这里像是世外桃源!]

凌盛儿说:[这山上的蔬菜,连小白菜也很可口!我们中午就吃火锅吧!]

[妳没有请外劳?]老伯问。

[没有!]

又说:[我一个人,也没事做?]

客厅布置得很素雅。

[我父母从小就教我如何省钱,如何赚钱?不轻易认赔卖出?所以坦白讲,我也套了一大堆股票!我有一张裕隆是280元买的!

我66年生。我17岁就做股票了!我买了一张裕隆放到现在!]坐定之后。凌盛儿谈起那一次崩盘!长到1万1时。

[那一次我也买了一张280元的裕隆,不过,我在200元卖出。]老伯:[后来补到17元的!]

[我也补了10张16元的!]

她拉他的手上二楼去,去她的房间,看那一张股票。

有一张很高级的床是双人床。

[我比较肥,所以妈妈当年为我买了双人床!]

[喔?]

还有一个化妆台。

一席蚊帐。

[妈妈怕蛇跑进来,给我买了蚊帐!]

[其实小金刚还是可以钻进来?]又说。

[所以还是要使用电蚊香,一罐80元,可以使用一个月!]凌盛儿认真地说。

一般富人的特质就是,懂得省下任何一毛钱!

看过那一张裕隆股票。

凌盛儿说:[你要不要小睡一下?]

[那妳呢?]老伯问。

[我到隔壁书房打电脑,昨天疯了一天了!]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要写笔记,妳有便条纸吗?]

[我有白报纸!]

老伯就跟去书房写小说笔记。老伯写着:

山间的寂静,连阳光也是寂静的!

接近山,等于要跟小金刚,生活在一起!

还有寺庙里的钟声?

那是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远离热闹的尘世!而独自生存着!

凌盛儿打了一小时的电脑,她虽然没有下单?还是在做功课,注意股票!

而老伯几乎是不去管股市了?

寂静回到最简单的生活方式!

不就是聆听天籁?不做多想?

凌盛儿下去弄了两杯咖啡上来。

老伯发现小鸟虽然进不去网罩?但是会留下粪便在网子上。阳光在上面照耀,好像是温柔的西部乡村歌曲。老伯在书房的窗户看着。10点多人潮散去!

凌盛儿下去剪蔬菜。用一把银色的剪刀。

然后溜进去厨房。

老伯觉得有点睏,就溜回房间去,小睡一下。因为卡在眼看就要政党轮替了?(02)

不知小英上来会不会整股市?

不过阿扁时代股市还很好做?

老伯曾经帮彩衣从180万做到1000万!

吃过晚餐,他看她们两个女生比天珠儿吃得少?上甜点,还有花茶。

老伯要求高山茶,还要花生。

他去上厕所出来,跟杨院小声说:[我昨天下午又尿血了!]

杨院问:[现在还尿?]

老伯点点头。

[那还要吃药丸!]杨院笑着说,有一点幸灾乐祸。

[我不要吃,吃了像傻子!]老伯抗议!

[那睡前再吃!]杨院笑着说。

又说:[凌盛儿今晚要睡我这儿!]

表情十分暧昧。

[喔?]

这是意料中事!

[不就跟天珠一样,她先,我们后!]杨院乾脆直白地说。

又说:[做完之后,餵您吃药!半颗!]

[那真的是春药?]老伯问。

[不是春药?是医出血的药!我们女生也常出血,但是男生不用卫生棉?]杨院说。

老伯叫了起来:[那是月经好不好?]

山上风很大,好像在海口村?吹得大王椰嘎嘎响叫!

[这里到了晚上很寂寞!]凌盛儿说:[只剩下狗叫声!]

[那一阵子下着冬雨,听着远近的狗叫声,顶美的!]又说。

[早上,应该有鸟声!]老伯说。

[您明天起来,就知道了!除了鸟声,还有人声!一大早,很多人会上山来!晨跑,郊游,吵到10点钟才会停!]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对冬瓜山很熟!我曾经躲在一间草屋!也曾到一个山洞找一个老人!听说有宝藏在冬瓜山!]

[什幺宝藏?]凌盛儿眼睛发亮。

[我,我也不知道?]老伯说。

她靠过来撒娇:[明天早上带我去探险!]

[喔?]

老伯一下子无法适应?

凌盛儿又说:[你明天要住我家,由我来请客,后天早上才放你回去!]

老伯向阳院求救:[是这样?]

[我为您请两天假!]杨院天天的:[钱,这一次天珠儿收去了!]

[啊!]老伯不好意思再问?

这样三人继续聊着股票。

女佣先行去睡。他们聊到零时!才罢休。

然后,在杨院的协助之下,他们先勾在一起。

肥壮的女体其实是空的?因为水管有了更大的空间,而且温润!所以每有空虚之妙。好像在云端冲刺?

那种虚无的感觉,妙不可言!

凌盛儿不敢上来筏船?任凭摆布!

杨院还是体贴精明,把他们料理得好好的!

凌盛儿很慢,一分一秒也要用心享用?

所以很有收穫。

每有妙语,準确地说出她的感受来!连杨院也惊奇得不得了!

像她掐算股票一般!

终于高潮,退了出来!

流了很多汗!

杨院为她擦拭,她羞答答的。害羞的河马终于缩成一团。背着他们。

[休息一下!]杨院跟他咬耳朵。

却拿来半颗药。一杯白开水。

[不是春药,其实您不用春药,您很猛的!]杨院说。

却哄他吞药。

远远的听到狗叫声,又归于平静,这是域外的感觉,远离城市与社区。

药还是叫人奢睡。

他没有力气?

她却上来筏船,十分体贴。他只好任她摆布!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鸟声,还有上山的人潮,吵醒。

只见两个女人一胖一瘦的抱在一起。很好笑!

女佣去买回来早餐。

他们在一楼的客房,看向窗外,可以看到庭院,除了大王椰树,还可以看到兰花草。停着两部机车。

鸟很多,停在大王椰的枝叶上,排排站,叫个不停。

人潮汹涌,人不断的爬上来,涌进冬瓜山。怎幺有这幺多人?

喜孜孜地大声讲话!好像是割香的队伍?

然后听到有人在练气功。吼叫!狗在后面回应,万万万万的叫!

庙里的钟声传来,充满了清净与圣洁!

夹杂着狗的叫声,以及军队早点名后,晨跑答数的声音。

生气勃勃的!

这就是冬瓜山的况味吧?

[您醒了?]杨院问她。

[嗯!]

她叫人觉得不害羞,可是她跳下去,开门走了!

不久凌盛儿也醒了来,她穿着粉红色的里衣,翻滚过来靠着他。眼睛先说话。瞪着他不放。

丰美的肉粽若隐若现。肥腰是一种树干,健美的手臂没有蝴蝶肉?腿也很均匀。

后座很强。水管只有一种虚空的感觉,好像轻如云羽?

是很奇怪的轻。

她问:[还好吃吗?]

[好吃!]

老伯躲在她的怀里,像一只小小鸟。

她拍着他的背。

她说:[我很少做,又没结婚,一直是一个人!父母都到大陆去了!他们比你还要老!他们在上海做股票!所以我不会做?]

老伯说:[很棒!]

就玩着她丰美的肉粽。

[我也不知道,只是你很耐操就是了?]

凌盛儿像母鸡的护着他。

老伯则一直玩赏着她的肉粽。

感觉手脚有点痒痒的。蚊香熄了!

他终于听到狗的叫声是,玩玩,万万万万!

而练气士是:阿阿阿的叫。

吃过早餐,杨院说:[我要回台北了!]

又说:[你们两个不要吵架!]

[好!]凌盛儿娇羞的说。

就押老伯回16号去。

16号,庭院没有养狗,也没有大王椰?右手边角落有一个丝瓜棚。走道两旁种满了菜圃。用网罩着。

[小鸟太多,不这样会被小鸟吃光光?]凌盛儿笑着说:[以前养两只狗来赶鸟,狗老了,也往生了!]

老伯夸奖说:[这里像是世外桃源!]

凌盛儿说:[这山上的蔬菜,连小白菜也很可口!我们中午就吃火锅吧!]

[妳没有请外劳?]老伯问。

[没有!]

又说:[我一个人,也没事做?]

客厅布置得很素雅。

[我父母从小就教我如何省钱,如何赚钱?不轻易认赔卖出?所以坦白讲,我也套了一大堆股票!我有一张裕隆是280元买的!

我66年生。我17岁就做股票了!我买了一张裕隆放到现在!]坐定之后。凌盛儿谈起那一次崩盘!长到1万1时。

[那一次我也买了一张280元的裕隆,不过,我在200元卖出。]老伯:[后来补到17元的!]

[我也补了10张16元的!]

她拉他的手上二楼去,去她的房间,看那一张股票。

有一张很高级的床是双人床。

[我比较肥,所以妈妈当年为我买了双人床!]

[喔?]

还有一个化妆台。

一席蚊帐。

[妈妈怕蛇跑进来,给我买了蚊帐!]

[其实小金刚还是可以钻进来?]又说。

[所以还是要使用电蚊香,一罐80元,可以使用一个月!]凌盛儿认真地说。

一般富人的特质就是,懂得省下任何一毛钱!

看过那一张裕隆股票。

凌盛儿说:[你要不要小睡一下?]

[那妳呢?]老伯问。

[我到隔壁书房打电脑,昨天疯了一天了!]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要写笔记,妳有便条纸吗?]

[我有白报纸!]

老伯就跟去书房写小说笔记。老伯写着:

山间的寂静,连阳光也是寂静的!

接近山,等于要跟小金刚,生活在一起!

还有寺庙里的钟声?

那是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远离热闹的尘世!而独自生存着!

凌盛儿打了一小时的电脑,她虽然没有下单?还是在做功课,注意股票!

而老伯几乎是不去管股市了?

寂静回到最简单的生活方式!

不就是聆听天籁?不做多想?

凌盛儿下去弄了两杯咖啡上来。

老伯发现小鸟虽然进不去网罩?但是会留下粪便在网子上。阳光在上面照耀,好像是温柔的西部乡村歌曲。老伯在书房的窗户看着。10点多人潮散去!

凌盛儿下去剪蔬菜。用一把银色的剪刀。

然后溜进去厨房。

老伯觉得有点睏,就溜回房间去,小睡一下。因为卡在眼看就要政党轮替了?(02)

不知小英上来会不会整股市?

不过阿扁时代股市还很好做?

老伯曾经帮彩衣从180万做到1000万!

吃过晚餐,他看她们两个女生比天珠儿吃得少?上甜点,还有花茶。

老伯要求高山茶,还要花生。

他去上厕所出来,跟杨院小声说:[我昨天下午又尿血了!]

杨院问:[现在还尿?]

老伯点点头。

[那还要吃药丸!]杨院笑着说,有一点幸灾乐祸。

[我不要吃,吃了像傻子!]老伯抗议!

[那睡前再吃!]杨院笑着说。

又说:[凌盛儿今晚要睡我这儿!]

表情十分暧昧。

[喔?]

这是意料中事!

[不就跟天珠一样,她先,我们后!]杨院乾脆直白地说。

又说:[做完之后,餵您吃药!半颗!]

[那真的是春药?]老伯问。

[不是春药?是医出血的药!我们女生也常出血,但是男生不用卫生棉?]杨院说。

老伯叫了起来:[那是月经好不好?]

山上风很大,好像在海口村?吹得大王椰嘎嘎响叫!

[这里到了晚上很寂寞!]凌盛儿说:[只剩下狗叫声!]

[那一阵子下着冬雨,听着远近的狗叫声,顶美的!]又说。

[早上,应该有鸟声!]老伯说。

[您明天起来,就知道了!除了鸟声,还有人声!一大早,很多人会上山来!晨跑,郊游,吵到10点钟才会停!]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对冬瓜山很熟!我曾经躲在一间草屋!也曾到一个山洞找一个老人!听说有宝藏在冬瓜山!]

[什幺宝藏?]凌盛儿眼睛发亮。

[我,我也不知道?]老伯说。

她靠过来撒娇:[明天早上带我去探险!]

[喔?]

老伯一下子无法适应?

凌盛儿又说:[你明天要住我家,由我来请客,后天早上才放你回去!]

老伯向阳院求救:[是这样?]

[我为您请两天假!]杨院天天的:[钱,这一次天珠儿收去了!]

[啊!]老伯不好意思再问?

这样三人继续聊着股票。

女佣先行去睡。他们聊到零时!才罢休。

然后,在杨院的协助之下,他们先勾在一起。

肥壮的女体其实是空的?因为水管有了更大的空间,而且温润!所以每有空虚之妙。好像在云端冲刺?

那种虚无的感觉,妙不可言!

凌盛儿不敢上来筏船?任凭摆布!

杨院还是体贴精明,把他们料理得好好的!

凌盛儿很慢,一分一秒也要用心享用?

所以很有收穫。

每有妙语,準确地说出她的感受来!连杨院也惊奇得不得了!

像她掐算股票一般!

终于高潮,退了出来!

流了很多汗!

杨院为她擦拭,她羞答答的。害羞的河马终于缩成一团。背着他们。

[休息一下!]杨院跟他咬耳朵。

却拿来半颗药。一杯白开水。

[不是春药,其实您不用春药,您很猛的!]杨院说。

却哄他吞药。

远远的听到狗叫声,又归于平静,这是域外的感觉,远离城市与社区。

药还是叫人奢睡。

他没有力气?

她却上来筏船,十分体贴。他只好任她摆布!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鸟声,还有上山的人潮,吵醒。

只见两个女人一胖一瘦的抱在一起。很好笑!

女佣去买回来早餐。

他们在一楼的客房,看向窗外,可以看到庭院,除了大王椰树,还可以看到兰花草。停着两部机车。

鸟很多,停在大王椰的枝叶上,排排站,叫个不停。

人潮汹涌,人不断的爬上来,涌进冬瓜山。怎幺有这幺多人?

喜孜孜地大声讲话!好像是割香的队伍?

然后听到有人在练气功。吼叫!狗在后面回应,万万万万的叫!

庙里的钟声传来,充满了清净与圣洁!

夹杂着狗的叫声,以及军队早点名后,晨跑答数的声音。

生气勃勃的!

这就是冬瓜山的况味吧?

[您醒了?]杨院问她。

[嗯!]

她叫人觉得不害羞,可是她跳下去,开门走了!

不久凌盛儿也醒了来,她穿着粉红色的里衣,翻滚过来靠着他。眼睛先说话。瞪着他不放。

丰美的肉粽若隐若现。肥腰是一种树干,健美的手臂没有蝴蝶肉?腿也很均匀。

后座很强。水管只有一种虚空的感觉,好像轻如云羽?

是很奇怪的轻。

她问:[还好吃吗?]

[好吃!]

老伯躲在她的怀里,像一只小小鸟。

她拍着他的背。

她说:[我很少做,又没结婚,一直是一个人!父母都到大陆去了!他们比你还要老!他们在上海做股票!所以我不会做?]

老伯说:[很棒!]

就玩着她丰美的肉粽。

[我也不知道,只是你很耐操就是了?]

凌盛儿像母鸡的护着他。

老伯则一直玩赏着她的肉粽。

感觉手脚有点痒痒的。蚊香熄了!

他终于听到狗的叫声是,玩玩,万万万万!

而练气士是:阿阿阿的叫。

吃过早餐,杨院说:[我要回台北了!]

又说:[你们两个不要吵架!]

[好!]凌盛儿娇羞的说。

就押老伯回16号去。

16号,庭院没有养狗,也没有大王椰?右手边角落有一个丝瓜棚。走道两旁种满了菜圃。用网罩着。

[小鸟太多,不这样会被小鸟吃光光?]凌盛儿笑着说:[以前养两只狗来赶鸟,狗老了,也往生了!]

老伯夸奖说:[这里像是世外桃源!]

凌盛儿说:[这山上的蔬菜,连小白菜也很可口!我们中午就吃火锅吧!]

[妳没有请外劳?]老伯问。

[没有!]

又说:[我一个人,也没事做?]

客厅布置得很素雅。

[我父母从小就教我如何省钱,如何赚钱?不轻易认赔卖出?所以坦白讲,我也套了一大堆股票!我有一张裕隆是280元买的!

我66年生。我17岁就做股票了!我买了一张裕隆放到现在!]坐定之后。凌盛儿谈起那一次崩盘!长到1万1时。

[那一次我也买了一张280元的裕隆,不过,我在200元卖出。]老伯:[后来补到17元的!]

[我也补了10张16元的!]

她拉他的手上二楼去,去她的房间,看那一张股票。

有一张很高级的床是双人床。

[我比较肥,所以妈妈当年为我买了双人床!]

[喔?]

还有一个化妆台。

一席蚊帐。

[妈妈怕蛇跑进来,给我买了蚊帐!]

[其实小金刚还是可以钻进来?]又说。

[所以还是要使用电蚊香,一罐80元,可以使用一个月!]凌盛儿认真地说。

一般富人的特质就是,懂得省下任何一毛钱!

看过那一张裕隆股票。

凌盛儿说:[你要不要小睡一下?]

[那妳呢?]老伯问。

[我到隔壁书房打电脑,昨天疯了一天了!]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要写笔记,妳有便条纸吗?]

[我有白报纸!]

老伯就跟去书房写小说笔记。老伯写着:

山间的寂静,连阳光也是寂静的!

接近山,等于要跟小金刚,生活在一起!

还有寺庙里的钟声?

那是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远离热闹的尘世!而独自生存着!

凌盛儿打了一小时的电脑,她虽然没有下单?还是在做功课,注意股票!

而老伯几乎是不去管股市了?

寂静回到最简单的生活方式!

不就是聆听天籁?不做多想?

凌盛儿下去弄了两杯咖啡上来。

老伯发现小鸟虽然进不去网罩?但是会留下粪便在网子上。阳光在上面照耀,好像是温柔的西部乡村歌曲。老伯在书房的窗户看着。10点多人潮散去!

凌盛儿下去剪蔬菜。用一把银色的剪刀。

然后溜进去厨房。

老伯觉得有点睏,就溜回房间去,小睡一下。因为卡在眼看就要政党轮替了?(02)

不知小英上来会不会整股市?

不过阿扁时代股市还很好做?

老伯曾经帮彩衣从180万做到1000万!

吃过晚餐,他看她们两个女生比天珠儿吃得少?上甜点,还有花茶。

老伯要求高山茶,还要花生。

他去上厕所出来,跟杨院小声说:[我昨天下午又尿血了!]

杨院问:[现在还尿?]

老伯点点头。

[那还要吃药丸!]杨院笑着说,有一点幸灾乐祸。

[我不要吃,吃了像傻子!]老伯抗议!

[那睡前再吃!]杨院笑着说。

又说:[凌盛儿今晚要睡我这儿!]

表情十分暧昧。

[喔?]

这是意料中事!

[不就跟天珠一样,她先,我们后!]杨院乾脆直白地说。

又说:[做完之后,餵您吃药!半颗!]

[那真的是春药?]老伯问。

[不是春药?是医出血的药!我们女生也常出血,但是男生不用卫生棉?]杨院说。

老伯叫了起来:[那是月经好不好?]

山上风很大,好像在海口村?吹得大王椰嘎嘎响叫!

[这里到了晚上很寂寞!]凌盛儿说:[只剩下狗叫声!]

[那一阵子下着冬雨,听着远近的狗叫声,顶美的!]又说。

[早上,应该有鸟声!]老伯说。

[您明天起来,就知道了!除了鸟声,还有人声!一大早,很多人会上山来!晨跑,郊游,吵到10点钟才会停!]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对冬瓜山很熟!我曾经躲在一间草屋!也曾到一个山洞找一个老人!听说有宝藏在冬瓜山!]

[什幺宝藏?]凌盛儿眼睛发亮。

[我,我也不知道?]老伯说。

她靠过来撒娇:[明天早上带我去探险!]

[喔?]

老伯一下子无法适应?

凌盛儿又说:[你明天要住我家,由我来请客,后天早上才放你回去!]

老伯向阳院求救:[是这样?]

[我为您请两天假!]杨院天天的:[钱,这一次天珠儿收去了!]

[啊!]老伯不好意思再问?

这样三人继续聊着股票。

女佣先行去睡。他们聊到零时!才罢休。

然后,在杨院的协助之下,他们先勾在一起。

肥壮的女体其实是空的?因为水管有了更大的空间,而且温润!所以每有空虚之妙。好像在云端冲刺?

那种虚无的感觉,妙不可言!

凌盛儿不敢上来筏船?任凭摆布!

杨院还是体贴精明,把他们料理得好好的!

凌盛儿很慢,一分一秒也要用心享用?

所以很有收穫。

每有妙语,準确地说出她的感受来!连杨院也惊奇得不得了!

像她掐算股票一般!

终于高潮,退了出来!

流了很多汗!

杨院为她擦拭,她羞答答的。害羞的河马终于缩成一团。背着他们。

[休息一下!]杨院跟他咬耳朵。

却拿来半颗药。一杯白开水。

[不是春药,其实您不用春药,您很猛的!]杨院说。

却哄他吞药。

远远的听到狗叫声,又归于平静,这是域外的感觉,远离城市与社区。

药还是叫人奢睡。

他没有力气?

她却上来筏船,十分体贴。他只好任她摆布!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鸟声,还有上山的人潮,吵醒。

只见两个女人一胖一瘦的抱在一起。很好笑!

女佣去买回来早餐。

他们在一楼的客房,看向窗外,可以看到庭院,除了大王椰树,还可以看到兰花草。停着两部机车。

鸟很多,停在大王椰的枝叶上,排排站,叫个不停。

人潮汹涌,人不断的爬上来,涌进冬瓜山。怎幺有这幺多人?

喜孜孜地大声讲话!好像是割香的队伍?

然后听到有人在练气功。吼叫!狗在后面回应,万万万万的叫!

庙里的钟声传来,充满了清净与圣洁!

夹杂着狗的叫声,以及军队早点名后,晨跑答数的声音。

生气勃勃的!

这就是冬瓜山的况味吧?

[您醒了?]杨院问她。

[嗯!]

她叫人觉得不害羞,可是她跳下去,开门走了!

不久凌盛儿也醒了来,她穿着粉红色的里衣,翻滚过来靠着他。眼睛先说话。瞪着他不放。

丰美的肉粽若隐若现。肥腰是一种树干,健美的手臂没有蝴蝶肉?腿也很均匀。

后座很强。水管只有一种虚空的感觉,好像轻如云羽?

是很奇怪的轻。

她问:[还好吃吗?]

[好吃!]

老伯躲在她的怀里,像一只小小鸟。

她拍着他的背。

她说:[我很少做,又没结婚,一直是一个人!父母都到大陆去了!他们比你还要老!他们在上海做股票!所以我不会做?]

老伯说:[很棒!]

就玩着她丰美的肉粽。

[我也不知道,只是你很耐操就是了?]

凌盛儿像母鸡的护着他。

老伯则一直玩赏着她的肉粽。

感觉手脚有点痒痒的。蚊香熄了!

他终于听到狗的叫声是,玩玩,万万万万!

而练气士是:阿阿阿的叫。

吃过早餐,杨院说:[我要回台北了!]

又说:[你们两个不要吵架!]

[好!]凌盛儿娇羞的说。

就押老伯回16号去。

16号,庭院没有养狗,也没有大王椰?右手边角落有一个丝瓜棚。走道两旁种满了菜圃。用网罩着。

[小鸟太多,不这样会被小鸟吃光光?]凌盛儿笑着说:[以前养两只狗来赶鸟,狗老了,也往生了!]

老伯夸奖说:[这里像是世外桃源!]

凌盛儿说:[这山上的蔬菜,连小白菜也很可口!我们中午就吃火锅吧!]

[妳没有请外劳?]老伯问。

[没有!]

又说:[我一个人,也没事做?]

客厅布置得很素雅。

[我父母从小就教我如何省钱,如何赚钱?不轻易认赔卖出?所以坦白讲,我也套了一大堆股票!我有一张裕隆是280元买的!

我66年生。我17岁就做股票了!我买了一张裕隆放到现在!]坐定之后。凌盛儿谈起那一次崩盘!长到1万1时。

[那一次我也买了一张280元的裕隆,不过,我在200元卖出。]老伯:[后来补到17元的!]

[我也补了10张16元的!]

她拉他的手上二楼去,去她的房间,看那一张股票。

有一张很高级的床是双人床。

[我比较肥,所以妈妈当年为我买了双人床!]

[喔?]

还有一个化妆台。

一席蚊帐。

[妈妈怕蛇跑进来,给我买了蚊帐!]

[其实小金刚还是可以钻进来?]又说。

[所以还是要使用电蚊香,一罐80元,可以使用一个月!]凌盛儿认真地说。

一般富人的特质就是,懂得省下任何一毛钱!

看过那一张裕隆股票。

凌盛儿说:[你要不要小睡一下?]

[那妳呢?]老伯问。

[我到隔壁书房打电脑,昨天疯了一天了!]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要写笔记,妳有便条纸吗?]

[我有白报纸!]

老伯就跟去书房写小说笔记。老伯写着:

山间的寂静,连阳光也是寂静的!

接近山,等于要跟小金刚,生活在一起!

还有寺庙里的钟声?

那是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远离热闹的尘世!而独自生存着!

凌盛儿打了一小时的电脑,她虽然没有下单?还是在做功课,注意股票!

而老伯几乎是不去管股市了?

寂静回到最简单的生活方式!

不就是聆听天籁?不做多想?

凌盛儿下去弄了两杯咖啡上来。

老伯发现小鸟虽然进不去网罩?但是会留下粪便在网子上。阳光在上面照耀,好像是温柔的西部乡村歌曲。老伯在书房的窗户看着。10点多人潮散去!

凌盛儿下去剪蔬菜。用一把银色的剪刀。

然后溜进去厨房。

老伯觉得有点睏,就溜回房间去,小睡一下。因为卡在眼看就要政党轮替了?(02)

不知小英上来会不会整股市?

不过阿扁时代股市还很好做?

老伯曾经帮彩衣从180万做到1000万!

吃过晚餐,他看她们两个女生比天珠儿吃得少?上甜点,还有花茶。

老伯要求高山茶,还要花生。

他去上厕所出来,跟杨院小声说:[我昨天下午又尿血了!]

杨院问:[现在还尿?]

老伯点点头。

[那还要吃药丸!]杨院笑着说,有一点幸灾乐祸。

[我不要吃,吃了像傻子!]老伯抗议!

[那睡前再吃!]杨院笑着说。

又说:[凌盛儿今晚要睡我这儿!]

表情十分暧昧。

[喔?]

这是意料中事!

[不就跟天珠一样,她先,我们后!]杨院乾脆直白地说。

又说:[做完之后,餵您吃药!半颗!]

[那真的是春药?]老伯问。

[不是春药?是医出血的药!我们女生也常出血,但是男生不用卫生棉?]杨院说。

老伯叫了起来:[那是月经好不好?]

山上风很大,好像在海口村?吹得大王椰嘎嘎响叫!

[这里到了晚上很寂寞!]凌盛儿说:[只剩下狗叫声!]

[那一阵子下着冬雨,听着远近的狗叫声,顶美的!]又说。

[早上,应该有鸟声!]老伯说。

[您明天起来,就知道了!除了鸟声,还有人声!一大早,很多人会上山来!晨跑,郊游,吵到10点钟才会停!]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对冬瓜山很熟!我曾经躲在一间草屋!也曾到一个山洞找一个老人!听说有宝藏在冬瓜山!]

[什幺宝藏?]凌盛儿眼睛发亮。

[我,我也不知道?]老伯说。

她靠过来撒娇:[明天早上带我去探险!]

[喔?]

老伯一下子无法适应?

凌盛儿又说:[你明天要住我家,由我来请客,后天早上才放你回去!]

老伯向阳院求救:[是这样?]

[我为您请两天假!]杨院天天的:[钱,这一次天珠儿收去了!]

[啊!]老伯不好意思再问?

这样三人继续聊着股票。

女佣先行去睡。他们聊到零时!才罢休。

然后,在杨院的协助之下,他们先勾在一起。

肥壮的女体其实是空的?因为水管有了更大的空间,而且温润!所以每有空虚之妙。好像在云端冲刺?

那种虚无的感觉,妙不可言!

凌盛儿不敢上来筏船?任凭摆布!

杨院还是体贴精明,把他们料理得好好的!

凌盛儿很慢,一分一秒也要用心享用?

所以很有收穫。

每有妙语,準确地说出她的感受来!连杨院也惊奇得不得了!

像她掐算股票一般!

终于高潮,退了出来!

流了很多汗!

杨院为她擦拭,她羞答答的。害羞的河马终于缩成一团。背着他们。

[休息一下!]杨院跟他咬耳朵。

却拿来半颗药。一杯白开水。

[不是春药,其实您不用春药,您很猛的!]杨院说。

却哄他吞药。

远远的听到狗叫声,又归于平静,这是域外的感觉,远离城市与社区。

药还是叫人奢睡。

他没有力气?

她却上来筏船,十分体贴。他只好任她摆布!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被鸟声,还有上山的人潮,吵醒。

只见两个女人一胖一瘦的抱在一起。很好笑!

女佣去买回来早餐。

他们在一楼的客房,看向窗外,可以看到庭院,除了大王椰树,还可以看到兰花草。停着两部机车。

鸟很多,停在大王椰的枝叶上,排排站,叫个不停。

人潮汹涌,人不断的爬上来,涌进冬瓜山。怎幺有这幺多人?

喜孜孜地大声讲话!好像是割香的队伍?

然后听到有人在练气功。吼叫!狗在后面回应,万万万万的叫!

庙里的钟声传来,充满了清净与圣洁!

夹杂着狗的叫声,以及军队早点名后,晨跑答数的声音。

生气勃勃的!

这就是冬瓜山的况味吧?

[您醒了?]杨院问她。

[嗯!]

她叫人觉得不害羞,可是她跳下去,开门走了!

不久凌盛儿也醒了来,她穿着粉红色的里衣,翻滚过来靠着他。眼睛先说话。瞪着他不放。

丰美的肉粽若隐若现。肥腰是一种树干,健美的手臂没有蝴蝶肉?腿也很均匀。

后座很强。水管只有一种虚空的感觉,好像轻如云羽?

是很奇怪的轻。

她问:[还好吃吗?]

[好吃!]

老伯躲在她的怀里,像一只小小鸟。

她拍着他的背。

她说:[我很少做,又没结婚,一直是一个人!父母都到大陆去了!他们比你还要老!他们在上海做股票!所以我不会做?]

老伯说:[很棒!]

就玩着她丰美的肉粽。

[我也不知道,只是你很耐操就是了?]

凌盛儿像母鸡的护着他。

老伯则一直玩赏着她的肉粽。

感觉手脚有点痒痒的。蚊香熄了!

他终于听到狗的叫声是,玩玩,万万万万!

而练气士是:阿阿阿的叫。

吃过早餐,杨院说:[我要回台北了!]

又说:[你们两个不要吵架!]

[好!]凌盛儿娇羞的说。

就押老伯回16号去。

16号,庭院没有养狗,也没有大王椰?右手边角落有一个丝瓜棚。走道两旁种满了菜圃。用网罩着。

[小鸟太多,不这样会被小鸟吃光光?]凌盛儿笑着说:[以前养两只狗来赶鸟,狗老了,也往生了!]

老伯夸奖说:[这里像是世外桃源!]

凌盛儿说:[这山上的蔬菜,连小白菜也很可口!我们中午就吃火锅吧!]

[妳没有请外劳?]老伯问。

[没有!]

又说:[我一个人,也没事做?]

客厅布置得很素雅。

[我父母从小就教我如何省钱,如何赚钱?不轻易认赔卖出?所以坦白讲,我也套了一大堆股票!我有一张裕隆是280元买的!

我66年生。我17岁就做股票了!我买了一张裕隆放到现在!]坐定之后。凌盛儿谈起那一次崩盘!长到1万1时。

[那一次我也买了一张280元的裕隆,不过,我在200元卖出。]老伯:[后来补到17元的!]

[我也补了10张16元的!]

她拉他的手上二楼去,去她的房间,看那一张股票。

有一张很高级的床是双人床。

[我比较肥,所以妈妈当年为我买了双人床!]

[喔?]

还有一个化妆台。

一席蚊帐。

[妈妈怕蛇跑进来,给我买了蚊帐!]

[其实小金刚还是可以钻进来?]又说。

[所以还是要使用电蚊香,一罐80元,可以使用一个月!]凌盛儿认真地说。

一般富人的特质就是,懂得省下任何一毛钱!

看过那一张裕隆股票。

凌盛儿说:[你要不要小睡一下?]

[那妳呢?]老伯问。

[我到隔壁书房打电脑,昨天疯了一天了!]凌盛儿说。

老伯说:[我要写笔记,妳有便条纸吗?]

[我有白报纸!]

老伯就跟去书房写小说笔记。老伯写着:

山间的寂静,连阳光也是寂静的!

接近山,等于要跟小金刚,生活在一起!

还有寺庙里的钟声?

那是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远离热闹的尘世!而独自生存着!

凌盛儿打了一小时的电脑,她虽然没有下单?还是在做功课,注意股票!

而老伯几乎是不去管股市了?

寂静回到最简单的生活方式!

不就是聆听天籁?不做多想?

凌盛儿下去弄了两杯咖啡上来。

老伯发现小鸟虽然进不去网罩?但是会留下粪便在网子上。阳光在上面照耀,好像是温柔的西部乡村歌曲。老伯在书房的窗户看着。10点多人潮散去!

凌盛儿下去剪蔬菜。用一把银色的剪刀。

然后溜进去厨房。

老伯觉得有点睏,就溜回房间去,小睡一下。

  • 名称:最强反派糸统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6:1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