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耳全文阅读

因为不能大便,要吃泻药!压到神经!要开刀。又说有可能会瘫痪?这样向公司请病假!(03)

害怕无法康复?失去工作,又要人照顾?

吉祥突然变成小孩子,只想逃避!

不愿开刀,也厌倦回去工作?]

老伯说:[嗯!这是一个好故事!]

淑丽问:[为什幺这样说?]

[一,天意的老公压力大,薪水越作越少,天意又没有固定的工作?这是钱的压力!

二,天意执意要写小说。不愿再工作?可是看吉祥压力大,不免挣扎?这是理想与现实的冲突!

三,吉祥生病住院得到休息,却逃避开刀,也不想立刻回去工作!这是对工作的厌倦,中年人的危机!

四,这样又要负债,因为眼看没有收入了!感觉一点希望也没有?好在两个男孩跟阿公和阿姨?

五,基本上小说家如像妳还有一个月两万的收入!如我就没有!这是小说家的迷惘!]老伯分析说。

[怎幺写?]淑丽问。

[不就从吉祥摔车住院开始?然后拒绝开刀!反正一幕一幕的细写,要写入心的痛与苦,一切的冲突绕着转?好像无解?

一个镜头接一个镜头!也不必花俏?读者自然能懂!

没钱,又不去找工作?

追求理想又很冲突!

过着没有希望薪水越来越少的日子?没有尊严?老婆又不去上班?死路一条!

这样又有中年危机,厌倦工作!逼到绝路!

写起来一定很精彩!]老伯说。

第二章:高贵的人

[怎幺办?]

[什幺怎幺办?]老伯问。

淑丽靠在他怀裏。好像他们就是天意和吉祥?

[他们的未来呀!]

[现在要面对的是开刀,和不开刀!要算一下费用,要去筹钱!信用卡可以借钱!开刀也要钱!如不开刀,出院也要钱!有没有保险?要如何复健?

应该是出院观察一个月,如有必要再去开刀!

如妳一定要写得很悲惨?那就开刀,瘫掉!天意照顾他一辈子!不知如何是好?钱怎幺办?

也可以写虚惊衣常,吉祥又回去工作,结束这场闹剧!别闹了!

还是不要有结局?认读者自己去填充?]老伯说。

[嗯!我要想好结局,善用这个人生启示录!]淑丽说。

[要用伏笔!考验两个人的爱情与勇气!]老伯说。

[天意要放弃写作吗?]淑丽问。

[其实可以部落客亲访,赚点钱!贴补家用。]老伯说。

[您是倾向积极的人生光明面?]淑丽问。

[人生虽然黑暗?智慧是光明的灯!]老伯说。

[我要把这个故事化作一个一个镜头来写!]淑丽问:[是不是?]

[妳也可以先写最后再剪辑!像拍电影一样!看哪里弱就补镜头!]老伯说。

[这个妳会!]又说。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最后再剪辑,排出先后?]淑丽问。

[天祥有这些病,不到50岁,则应该是过胖体质!生活起居,运动都要检讨!]老伯说。

[知道!]

[女人敢放下一切追求理想是女中豪杰!应该是川字掌,狮子座的女人!固执,坚强,勇敢!]老伯说。

[就像洪秀柱?]淑丽说。

又说:[有空您要为吉祥抽个塔罗排!]

老伯说:[没有问题?]

[奇怪我搞了快一个月,还没头绪?您一下子就理出来?]淑丽说。

老伯补充说:[一,不到50岁的身体不应该这幺差?

二,他们还可以以债养债,不到山穷水尽的地步!

三,如瘫痪则可以复原!如有保险更好!

四,复原后可以找一个比较轻鬆的工作!

五,这一段期间,天意还是可以打小说。

慢慢走出绝境!]

易儿下来载老伯直飞云霄,然后又横飞,盘绕。游走,又弹跳,直上,飞得好不高兴!

淑丽不敢坐?

三人慢慢走回旅店。

[我常常梦见我的文章无法在报纸登刊?]老伯说。

[是您在着急!其实您几乎每天都在上网,都在发表小说!]淑丽说。

又说:[不是吗?]

[我没有安全感?对现在自己的小说没有安全感?]老伯说。

[是因为popo的点阅数太少!]淑丽说。

[有时候一天没有半个人来看?]老伯抱怨着。

又说:[真是可耻的一件事!]

[习惯了就好!]淑丽说:[小说的时代已经过去!现代人是不大读文字的!只想看照片,或漫画?]

[这样不公平!]老伯说。

又说:[我很努力而得不到回报?]

[是您的小说不够好还是床戏太多?]淑丽问。

[我三点不露,只在写心!]老伯说。

[是淫心!不好!]

[喔?]

[我尽量不写就是!]老伯说。

淑丽却说:[不!我喜欢看!]

[为什幺?]

[不虚假,很实在!]

[喔?]

回到房间。

辛夷睡熟了!

老伯开始算塔罗牌。问说:吉祥健康以及未来的运势如何?

抽出三张牌。

第一张:世界牌。

第二张:圣杯六。

第三张:圣杯骑士。

[怎幺样?]淑丽问。

[吉祥以前是这个家的世界,主宰这个家。代表整合,成就,投入,实现,满足的力量!是这个家的灵魂人物!]

[嗯!有意思!]

[他现在变成一个三.五岁的小女生。因为圣杯六是住在一个社区,城堡裏的两个小女生,大姐姐将一大束花送给小妹妹,两人相差两岁!]老伯说:[是善意,天真,童年的情境。吉祥现在变成3岁的小女生了!]

[阿!]

[未来会是圣杯骑士!骑在马上为宗教服务!一种浪漫的,优雅的,富想像力的,内向的,敏感的骑士,不免造作矫情?但是是一个高贵的人!]

[喔?是一个高贵的人!]淑丽说:[我很满意!就这样去写!]

易儿睡了,淑丽跑去跟易儿睡。

让老伯回到辛夷的床上去。

夜深了,什幺都寂静下来!

也该休息了?

天快亮时,辛夷又起来划船。嗯嗯叫着,姿势不是很好,却很可爱!老伯装睡,却紧紧的握住她的细腰。坚实的感觉!百般疼惜!

[您醒了?]

[没有?]

[骗人?]

[请慢用!妳请慢用!]

[喝喝喝好可爱!]

[妳才可爱!]

没多少时间,就高潮了。忍住,翻深下马。羞愧的背对着她。不敢出声?

天真的亮了。

老伯鬆了一口气,放心睡下。

到了8点,才被叫醒,去漱洗,準备去吃早餐。

(美国一艘舰艇路经南海,中共提出警告!引起紧张。)

吃过早餐又回房来休息。

淑丽努力的打着小说。先打大纲。

吉祥并没有开刀,在10月30日出院。天意要在11月3日到11日出国写东西。是韩国观光社邀约的!

他们招待飞机票还有住宿。要两个男孩请假来台北照顾吉祥。

大儿子建议:把爸爸带回台中,我们一齐照顾,就不必请假了!

天意接纳他的意见。

这样就可以放心去亲访。好像背负一股神圣的使命?

吉祥和天意都是高贵的人!

作家在小说的世界裏,等同上帝。可以左右小说人物的未来!

淑丽的小说以性情取胜。

老伯则喜欢平常的细述,不喜欢太精彩的情节,也不整小说人物?反而故事很平常?重在智慧的表达,以及佛理的探讨,又喜欢写床第之间的情感。

老伯需要好好的睡个回笼觉!

辛夷在那裏东摸西摸,有一点亢奋与焦虑。甚至去洗浴室!把浴室洗得乾乾净净的,然后洗换洗的髒衣服!用手洗。累了再回来抱着老伯睡。

易儿也累了。因为飞行?还是偷偷的爱着老伯?

只有淑丽精神特别好!一直在打小说!

大纲慢慢成形。

而老伯比较随性,向来是不写大纲的!他用章回的标题控制情节的发展。有一个看不见的有机体存在他胸裏。因此他的小说像一个黑洞是有生命的不生灭本质也有生灭的因原,而实在是一个大道场/他贯于用梦来引出下一个故事。增加飘忽奇幻的感觉!

寂然的秋日早上,他们睡了一床。只有淑丽反常的赶着小说的底本。那是一种美好的生命中的寂然!

与心爱的人共处一室。睡个回笼觉!睡到12点才退房。惊觉人还在头城。

慢慢开着车,往北,回宜兰。

辛夷像被征服的悍女,恨着爱着,连自己也不大清楚?

  • 名称:苍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6:02:1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