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入全文阅读

          傅思归听他问起,又勾起了满腔怒火,大声道:“没事,一点心伤而已,四弟不用放在心上”!朱丹臣也知道他的脾性,见他发火,便也不再问,转而问道:“高侯爷呢?”褚万里道:“高侯爷受了点儿内伤,不便乘马快跑,他担心公子爷安危,便让我们先行快马奔回察看,这就应该来了!”说罢,又回身向来路望去,这一望果然见远处一骑马正缓缓行来,马背上低伏着一人,正是善阐侯高升泰。

      朱丹臣见及高升泰伏马而来,不由讶问道:“高侯爷竟也受了伤吗?不要紧吧?”他是一向都知高升泰武艺高强的,想不到现在也受了伤,所以有些吃惊。

褚万里又答道:“高侯爷和南海鳄神对掌,正斗到激烈处,叶二娘突然自后偷袭,侯爷无法分手,背心上给这婆娘印了一掌。”傅思归又骂道:“这两人卑鄙之极,不但联手,竟还暗施偷袭,若不然他们两个也是打不过高侯爷一人的!”

      刀白凤先前听到高升泰受伤与见到傅思归伤势时,便知道了四大恶人同来大理的事情。因此四卫便与高升泰一起劝她回府,在加上旁边段誉撒娇卖乖的手段,她便也勉强答应了。”贤弟,你真不够意思,你妈是王妃你是王子都不跟大哥说一下,临时见到面也没有準备礼物怪失礼的”,虚竹怒道。”请大哥见谅,一则时间太过匆促来不及容稟,请大哥勿怪”,段誉道,”呵!不会啦!我还蛮有面子的可以跟王子结交,高兴都来不及了”,虚竹笑道。一行人浩浩蕩蕩往大理城而去。

          行了约摸两里路,便来到一座大府第前。府门前两面大旗,旗上分别绣的是“镇南”、“保国”两字,正是段正淳的镇南王府,抬眼看了眼府门上的匾额,果见上面写的是“镇南王府”。大门口前站满了亲兵卫士,正躬身行礼。而镇南王段正淳也在门外迎接;段正淳首先进了府门,一行人随后跟进,到了大厅后高升泰等人便分列两旁。段正淳连忙道:“泰弟,你身上有伤,快坐下吧!”

      段誉也对木婉清道:“你在此稍坐片刻,我见过皇上、皇后,便来陪你”!随后又转过头来向着虚竹道:“大哥,你也请先坐片刻吧,稍待我便出来招呼你和大嫂”!木婉清虽然不愿他离去,但也无法阻止,只得委委屈屈的点了点头,逕在首座第一张椅上坐了下来。虚竹向着段誉点了点头,紧随着在木婉清下首一张椅上坐下,敏敏也在虚竹旁座下。其余诸人却是一直站着,直等段正淳夫妇和段誉进了内堂,高升泰这才坐下,但褚万里、古笃诚、朱丹臣三人却仍是垂手站立。   木婉清坐下来后,便转头打量这间大厅的摆设。虚竹也是转眼四处打量,不过却没有木婉清那样明目张胆,他大多数只是转眼去看,能不转头时便不去转头。

         过得半个时辰,木婉清等得不耐烦起来,大声叫道:“段誉,段誉,干幺还不出来”?大厅上虽站满了人,但人人屏息凝气,止声不出,木婉清突然大叫,谁都吓了一跳。不过不包括虚竹,他是早知道木婉清会这样叫的。高升泰微笑道:“姑娘少安毋躁,小王爷这就出来”!

木婉清奇道:“什幺小王爷”?高升泰道:“段公子是镇南王世子,那不是小王爷幺”?木婉清自言自语道:“小王爷,小王爷!这书呆子像什幺王爷”?

      虚竹在她旁边听得清楚,忍不住打趣道:“人家怎幺不像王爷了,只有你欺负他惯了,瞧着不像罢了”!

      木婉清转过头来又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正待要反驳。突见内堂走出一名太监,说道:“皇上有旨:着善阐侯、木婉清、虚竹进见”!高升泰见那太监出来,早已恭恭敬敬的站立。虚竹也连忙有样学样地跟着站了起来,木婉清却仍是大刺刺的坐着,听那太监直呼已名,心中不喜,低声道:“姑娘也不称一声,我的名字是你随便叫得的幺?”

         高升泰道:“木姑娘、虚竹公子,咱们去叩见皇上吧!”

      木婉清虽是天不怕、地不怕,听说要去见皇帝,心头也有些发毛,也顾不得对虚竹发火了。虚竹却是早知道保定帝为人很和气的。两人跟在高升泰之后,穿长廊,过庭院,只觉得走不完的一间间屋子,终于来到一座花厅之外。

      那太监报导:“善阐侯、木婉清、虚竹朝见皇上、娘娘!”说完话便揭开了帘子让三人进去。

      高升泰向木婉清与虚竹使个眼色,走进了花厅,向正中坐着的一男一女跪了下去。虚竹不愿下跪,只拱手施礼拜道:“大宋子民虚竹见过大理皇帝陛下与皇后娘娘”!不是本国属民便不需大礼参拜,他便是依了这个藉口。而且他也知道此时的大理乃是大宋的属国,大理年年都需向大宋进贡的,称大宋也为天朝上国。他现在称自己为大宋子民,那便是说我乃天朝上国的子民,是不需要向你这边陲小国的皇帝下拜的。

      木婉清却也不下跪,见那男人长须黄袍,相貌清俊,问道:“你就是皇帝幺”?   这居中而坐的男子,正是大理国当今皇帝段正明,帝号称为保定帝。保定帝见木婉清不向自己跪拜,开口便问自己是否皇帝,不禁失笑,且又觉着十分有趣。便先与她说话,木婉清天真纯朴的回答让他十分高兴,还让皇后赏了她一个玉镯子,木婉清又借着机会替段誉求了情,一切都与书中一样。

      保定帝与木婉清说完话后,便叫高升泰与虚竹免礼平身,随后又笑着向虚竹问道:“不知虚竹公子是大宋哪里人氏?”他听虚竹说话不是大理这一带口音,是以也不疑有他,见他不跪也并未怪他。

      “在下乃河南郑州人氏!”虚竹答道,他这倒不是胡诌,他老家确实是河南郑州。

      保定帝还待要再询问几句,忽听得西首数间屋外屋顶上阁的一声响,跟着邻室的屋上又是阁的一响。厅中会武的几人都是心中一惊,知有敌人来袭,虚竹也听见了,知道此时来得便是南海鳄神岳老三。但听得飕飕数声,又有几个人上了屋顶,褚万里的声音喝道:“阁下深夜来到王府,意欲何为?”

            一个嗓子嘶哑的粗声道:“我找徒儿来啦!快叫我乖徒儿出来见我。”正是南海鳄神岳老三。

      只听褚万里又喝道:“阁下高徒是谁?镇南王府之中,哪有阁下的徒儿?快快退去”!突然间嗤的一声响,半空中伸下一张大手,将厅门上悬着的帘子撕为两半,人影一幌,南海鳄神岳老三已站在厅中。岳老三进得厅来豆眼骨溜溜的一转,已见到段誉,哈哈大笑,叫道:“老四说得不错,乖徒儿果然在此。快快求我收你为徒,跟我去学功夫”。说着伸出鸡爪般的手来,向段誉肩头抓来。

            “岳老三你忘记我了吗”?虚竹笑道。南海鳄神心下暗惊,口里问道:“我来带领我的徒儿,关你什幺事”?虚竹心生一计道:”我贤弟己有师父,不能改拜别的师父,除非你比他师父更厉害才可以,把岳老三唬得一愣一愣的”,可是岳老三仍坚持收段誉为徒。

  • 名称:乱入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5:56: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