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全文阅读

198,负隅顽抗

有时候每个人的人生中会经历艰难的抉择,其艰难在于因为选择了而捨弃自身很重要的东西,此时此刻少年面临的抉择很简单,二选一,但反抗和顺从的结果都一样,他始终都要失去毕耀敏,俗语有云,君子报仇十年未晚,反正结果都一样,何必受多余的皮肉之苦,想来毕耀敏也不想他受伤,不过他是君子吗?他甚幺也不是,如果他的人生是充满捨弃与遗憾而过的话,他至少要反抗一次,儘管结果是全然的负面,他也要去做,仅仅是因为他不甘心,事实上他哪可能甘心,他练武不是为了初有力量便被人用强大的力量压迫使其屈服,当初他看见申维因为他不想学武而表现出来的黯然后,他选择学武,他学武是为了甚幺他不知道,他当初只是有点于心不忍才免为其难答应练武,直至现在他一直想不到他练武的目的,不过这不要紧,他心中已有决定了,他把科武植入体内,一把蓝色光刃随之自他的掌心伸出来,这就是他对毕尤的回应,毕尤不置可否对他微笑,他大喝一声,化身一束绿光冲上去,毕尤随便挥一挥手,他就如受重击倒在地上,光速步赐予他的速度在毕尤的绝对实力下显得无能,他的斗气被分解,身体更是受损得严重,他四肢不能活动不是因为痛楚过大,而是伤势太重,其实毕尤算是下手轻了,没有一击杀了他,只是把他弄成重伤,让他无法动弹罢了,此时他的意识变得模糊,映入眼帘的东西不再清晰,是意识模糊和眼镜碎掉的缘故,他看见毕尤看也不看他就转身走向毕耀敏,毕斯对着毕尤咆哮,甚至扑向对方,与他相比,毕斯显得更弱小,毕尤随意抬起腿把毕斯踢走,毕斯呜咽一声倒地不起,事实证明在这个世界能主宰他人的永远是强者,如蝼蚁一样脆弱和微不足道的他只能默默忍受,或许还可以做一点会招来对方痛打的反抗,当然强大的毕尤可能不理会他,不论结果是如何,他都要放手一搏,斗气全失的他唯有寄托斗气同化能填补他失去的斗气,使用斗气同化唯一的代价是承受斗气同化期间所带来的痛楚,全身疼痛的他已不介意再添加痛楚,四周最能提供斗气的是泥土,所以它们首当其冲被他同化成斗气,感觉到身体渐被斗气充实起来,他赶紧用目光锁定毕尤,看见毕尤和毕耀敏越走越远,快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不顾及此时斗气是否充足,他欲伸出手,但身体的伤势成为他此举的障碍,如今的他比一只蝼蚁还要脆弱,他现在连一根手指也动不了,此时毕尤他们已经走远了,他再也看不到毕耀敏的身影,一股悲愤的情绪涌上心头,为甚幺他连毕耀敏的自由也捍卫不到?   他的努力白费了吗?一些腥血直奔他的喉咙,他终于能用双手撑起自己,代价是血液从他的嘴角流出,他不理会这些,脚步虚浮走向前方,他抱起受伤的毕斯,即使他的身体状况很差,他也不会抛弃毕斯不顾,毕斯是毕耀敏的宠物,他一定要带着牠找回毕耀敏,把日后的生活回到以前的日子,然而他低估毕尤的谋划能力,他来到旅行日的地点后,听老师说毕尤早在一星期前便申请在旅行日早退,有毕氏家族背景的毕尤没有受到太多查问便离开了,虽然毕尤是毕氏家族的人,要找到他并不困难,不过找到他又如何,毕尤太强了,如今他的实力不足以打败对方,加上他还有一个可怕的假设,毕尤带走毕耀敏,可能不是出自毕尤的意思,很大可能是毕氏家族的高层下的命令,那幺他不单止要对付毕尤,更要对抗整个家族,可是毕耀敏被毕氏家族的极端分子评为灾星,他们恨不得杀之而后快,其他温和的派系则对此表现得不咸不淡,当初毕耀敏离家出走刺杀他时,他们都不作挽留,有一点更值得怀疑的是,如果毕氏家族不忍心杀死毕耀敏,为何毕尤又不杀害他?要扭转毕氏家族被血洗的命运,只有杀了毕耀敏或他才有机会改变未来,刚才毕尤明明有大好机会把他除掉,他不愿再想下去,继续想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他现在要做的是好好治疗自己,他向老师申请早退,老师见他一身伤痕累累便点头批準。他回到家后,放下毕斯并坐在沙发上休息,看着一成不变的家,他知道这个家在此刻变了,少了一个人就是少了一个人,他仿佛回到第一次来到这个家的日子,又回到一个人的时候,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多了几分难受,一滴湿润的眼泪自他的眼角流下,划过脸颊流至下巴,他哭了,他忍不住心中的伤,即使他知道他哭泣得多凄厉毕耀敏也不会回到他身边,但他需要依靠流泪才能渲泄他的情绪,同时他迷惘他该如何办,他只知道一定要找回毕耀敏,要找回毕耀敏只有一个方法,变强,强到可以凌驾万物之上,可是该如何变强?无法动弹的毕耀敏任由被毕尤带走,跟着他走了一段路便走出森林,一辆轿车停泊在他面前,一个穿着西装站在车旁边的中年人见到他们后急忙打开车门,毕尤挥一挥手,毕耀敏身上的铁链随之消失,毕尤走入车厢,她见此亦走入去,她很清楚她在家族中的地位,毕尤不杀她,而那位中年人对毕尤神色恭敬,看来家族发生了她不知道的变化,见过大风大浪的她依然保持冷静,静待接下来发出的事。再次踏入毕氏庄园的她发现家族没有太多变化,出席过两年前家族聚会的人仍旧愁眉苦脸,蒙在鼓裹的人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两年前的毕家是这样,今天的毕家也是这样,途中不断有人对她指指点点,更有甚者走上前质问毕尤关于她的事,”有异议者,家法伺候。”毕尤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说出让她震惊的话,从来只有族长才有动用家法的权力,再者,其他人听此便静下来,已踏出脚步的人赶紧退后,仿佛他们都知道毕尤不是说笑。

  • 名称:愿得一人心 白首不相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5 15:27: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