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有旨暴君速侍寝全文阅读

      随着君自傲的一声尖啸,离他最近的数百名兵卒立刻摔倒在地,连哼也哼及哼上一声,便魂归黄泉,而週边有上千兵卒扔掉兵器,手捂双耳惨叫不止,身体因痛苦而扭曲得不成样子,最后也倒地毙命,再远些则有近千兵卒大感头痛,精神恍惚,一时失去了战斗能力。

      他这一声「鬼哭」,竟在瞬间解决数千兵卒。

      出尘子不由一怔,旁边一名将军靠到近前,低声道:「国师,这人着实厉害,如此下去,护法军伤亡过大,只怕皇上他……」出尘子瞪了他一眼,咬牙道:「我王驾前二十万护法军,少个三万又算什幺?龙城这千古宝城,就算用全部护法军来换,我王也会觉得值得!他现在不过只是杀一、两千人罢了,我不信他可凭此技将我三万大军全部解决!哼,鬼王又如何?要知越厉害的招术就越耗力,他若真能杀我三万护法军,我便率你们几个亲自对付他,到那时,看他还有几分力气!」

      鬼哭确实极耗气力,这一点君自傲现在已经深有体会,此时他不由更恨总在头上飞来飞去的那大「疙瘩」,却又对它无可奈何。捉住它倒容易,可却无法将其破坏,拿在手里反而碍事。想想也多亏自己将它缠成这幺个疙瘩,不然的话,此时它就不只是破坏鬼影这幺简单,还会不断向自己攻击,那样就更难应付了。

      如若敌人只有万余,他便会毫不犹豫地再使出鬼哭,到时虽然会弄得自己力有不济,却也可将敌人全数解决,但此时敌人有三万之众,若是连用鬼哭,无异于自杀,是故他只运用最省气力的鬼爪之术,挥舞双爪接连将靠近自己的兵卒击杀。但即使是如此,体内真气还是渐渐损耗而去,尤其是对付那些总沖过来挡在长枪兵之前的巨盾兵时,若不加重力道,根本无法击破那些烦人的钢盾。

      眼见那七尺长剑结成的疙瘩又追着自己飞了过来,君自傲忽记起那招鬼雾,长啸一声,阴气自体内弥漫而出,化作黑雾,以君自傲为中心倏然扩散开来,瞬间将数千兵卒笼罩其中。

      出尘子一怔,再寻不到君自傲蹤影,也就无法操控那「疙瘩」追寻君自傲,只闻黑雾中惨叫不绝于耳,其外的兵卒不敢沖进其中,均不约而同地向后退去。

      在这鬼雾之中,众兵卒睁眼如盲,再不知应攻向何处,守在何方,而君自傲却是视物如常。况且这鬼雾本是他真气外延所生,便如自己的皮肤一样可感知接触到的物什,鬼雾中每个人、每件东西所在的具体位置,即便是闭上眼也能轻易找到。他想起方才御风道人的话,深觉不可多造杀孽,否则将来只怕白白便宜了魄狱芒,故此他气运全身,像方才对付箭网一般,自全身各处不断放出鬼棘之气,射向雾中敌人。

      鬼棘之气虽然纤细,但却尖利无比,轻易便可刺穿钢盾和轻甲,在他操控下,射入众兵卒体内的鬼棘之气立时爆发,向四周散射,即可使中招者产生难以忍受的剧痛,又不会伤其性命。雾外众兵卒听到的惨叫声便是由此而来,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鬼雾浮动,被这惨叫声搅得头皮发麻。

      鬼雾中虽有两三千敌兵,但君自傲如此以全身发射鬼棘,用不多时便将敌众全数解决,这些兵卒因剧痛倒在地上不住翻滚,虽无性命之忧却也再无战斗之力。

      鬼雾渐渐消散,君自傲傲然而立,周围是一地翻滚哀叫不休的兵卒,君自傲冷冷道:「不想死的,便给我退开!」众兵卒竟不自觉向后退了数步。

      出尘子冷笑一声,道:「好厉害的功夫!真不愧为鬼王转世,竟可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解决我数千护法军,我这里还有两万多人,你若有本事,就将他们全杀了吧!」一挥手,那些兵卒立时又沖了上来。

      他们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脑中只知服从命令,纵然心中已然感到惧怕,却会因主将的一声令下而将惧意抛到九霄云外,只要听到冲杀的号令,他们随时都会化为虎狼般的猛士。

      这就是正规的军队。

      君自傲亦感到了震撼,深深感到了江湖中人与军队的差别,一个军队虽有千万人组成,战斗起来却如同一人般协调齐整,配合紧密,虽然军队中并非人人都有精妙的武功、高深的内力,但却有着远超一般江湖高手的镇定与无畏,与他们交手,杀一完全不能儆百,他们的心中已经忘记了自己这一个体的存在,也就无从谈起什幺畏惧。

      歎了口气,正要冲杀向前,一个声音忽自背后响起:「住手!」

      这声音他非常熟悉,闻声一喜,只道援兵已至,回头一看却又不由一怔。

      只见天涯骑在一匹枣红色的军马上,全身被细细的金丝缠绕,一把寒光四射的长剑横在她颈前,长剑的主人安坐于天涯身后,赫然便是御风道人。

      君自傲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愕然道:「师兄,你这是……」

      出尘子一阵长笑,道:「好徒儿!关键时候还是要靠你。为师这步棋果然走对了!」

      君自傲浑身一震,怔怔地望向御风道人。御风道人微微一笑,道:「师弟,你若不想天姑娘有失,便立即停手吧。你也算无极山传人,不如归顺我师,定可得封高官。」天涯冷哼了一声,道:「你们天道观整日参悟的就是这种天道幺?真比市井小人还有所不如!」

      御风道人笑,故意大声道:「天道?你知什幺是天道?物竞天择,强者生存,这便是天道;弱肉强食,追名逐利,这也是天道。」随即向君自傲道:「师弟,可否请贫道到瞑界中一叙?」

      君自傲本已怒火上升,此次闻言一怔,暗忖:「莫非他有什幺难言之隐,不方便在出尘子面前讲出幺?」随即运起瞑界,将御风道人带入其中。

      御风道人笑道:「这便是瞑界?果然神乎其技,佩服、佩服。」君自傲冷冷道:「你若敢伤天涯,我必不饶你!」

      御风道人缓缓道:「知道吗,鬼族的入侵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将来的某一天里,妖族也一定会来到人间,到那时,你以为只靠拼命对抗就可保人间无事吗?」

      君自傲心头一震,问道:「师兄怎知道这些?」他听出御风道人话中有话,暗思也许此时他挟持天涯以及出尘子攻打龙城,都有难言的隐衷,语气不由和缓了些。

      御风道人笑道:「你以为天道观因何得名?无极山一派向来以探究天道奥秘为使命,从未曾停止过对宇宙玄奥的探求,也得出了一个可悲的结论,那就是——面对鬼界或妖界的入侵,人界将无任何力量可与之相抗。」

      君自傲道:「可如今魄狱芒不是已经身负重伤而逃?人间正道之士不是已结成联盟,誓要尽一己之力保卫人间?又是谁在从中破坏,是谁在自相残杀?那不正是你的师父,还有你幺?」

      御风道人忽然一阵大笑,道:「君自傲,难道魄狱芒是被人间高手所伤幺?难道龙吟组成这联盟,真是为刬除鬼族保卫人间幺?以你等之力,面对区区数万军队就已陷入苦战,将来又凭什幺与鬼族、妖族的大军对抗?」

      君自傲不悦道:「你提龙吟是什幺意思?」御风道人道:「以你的智慧,还用我说明幺?人间到处是为了名利而生出的内乱纷争,何时曾真正统一强大过?反观鬼、妖二界,却均已天下归一,再无内乱,所以才会一致对外,有力向人界下手。」

      此时君自傲已隐隐想通他们的目的,冷冷道:「你的意思是,如果人间也能『天下归一』,便可『一致对外』,再不怕鬼、妖二族侵袭幺?」

      御风道人一笑,道:「不错,人间大小国家无数,均是各自为政,为了蝇头小利纷争不断,面对外来侵略,只会趁机为自己捞取好处,却不知牺牲小我、团结对外,我师要做的,就是将人间各国统一起来,形成一个强大的人界,到那时,不论何方神圣来袭,人界都可倾天下之力与之相抗!而龙城,这个埋藏着上古龙神绝世力量和天地间无数奥秘的地方,便将是这一切的开始!师弟,你也是无极山传人,不如加入我们,终有一天能成为人界至尊主宰!」

      君自傲冷笑一声,道:「说得这幺好听干什幺?目的还不是和龙吟一样,我还以为你要在瞑界中与我对话,会说出什幺道理来,却还不是和方才那句『追名逐利』如出一辙?你只是怕这句『至尊主宰』被兵卒听到,传到玉清皇帝耳内,撤了你师父那国师的头衔罢了!」冷哼一声,立时解开瞑界。

      瞑界中的这半晌,在现实中只有一刹那的时间,天涯与众兵卒一样,什幺都没有感觉到。御风道人轻歎一声,目视君自傲,道:「真是顽固不化,世上就是因为多了你这种只顾小义而忘却大义之人,才会一直纷乱不休。」长剑向天涯颈部移近,道:「君自傲,我本以为你会通晓大义,却未料你已与无知凡人一般无二,如今就只好得罪了。快束手就擒吧,不然贫道无法保证天涯性命无碍。」

      君自傲怒视御风道人,心中怒火狂燃,冷冷道:「你敢动她一下试试!」嘴上说得虽硬,可手心上却不由渗出冷汗。李狼与叶清幽的故事此时忽然浮现心头,他的心不由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弥漫开来,让他感到一阵阵的不安。

      那边出尘子笑道:「早在龙族大乱之际,贫道便已着手準备今日之战了,贫道早料到你必如岳岸崖般顽固不化,所以才将御风安插在你身边,为的就是有朝一日,能攻你个出其不意。今日贫道之所以在山下按兵不动,为的就是引你下山,如此御风便可助攻城大军攻那些凡夫个措手不及,却不想御风他还有此招。君自傲,贫道费尽心机,单为对付你一人,你也该知足了。不过现在看来,将这数万大军全留在此地实是浪费,还是分出一半支援攻城军吧。」他身旁一名将军闻言立即指挥着万余兵卒向隐龙山沖去。

      君自傲双目寒光一射,扫视众人,冷冷道:「想上山,便先沖过我这关!」众兵卒见状不由脚步立缓。

      御风道人冷冷道:「你不想要天涯的命了?」长剑紧贴在天涯颈上,锋利的剑刃立时在天涯颈上触出一道血痕。君自傲心头一颤,咬牙道:「你敢伤她!」御风道人冷然道:「你若再一意与我师对抗,贫道保证让天姑娘血溅当场!」君自傲双目几乎要喷出火来,却又无可奈何。

      以天涯的功力,本不会被任何人轻易擒住,只是她对君自傲的这位师兄太过信任,全无防备间便被御风道人以金丝缚住。这金丝不知是何物製成,不但坚韧无比,更可封住被缚者的全部功力,一缕金丝缠在她颈上,她便连话也不能说了。此时眼见君自傲被逼得手足无措,天涯不由心中大急,身子不住用力,想将这金丝挣脱。

      御风道人一笑,道:「天姑娘,不要费力了,这金丝相传是以仙界神石炼製而成的法器,仍是天道观镇观之宝,便是仙人也无法将它挣开,更何况是你?」左手一抖,又一根金丝出现手中,目视君自傲,道:「君自傲,乖乖任我将你绑了,否则天姑娘的人头恐怕就要离体而去。」言罢一挥手,将金丝向君自傲掷去。与此同时,君自傲身后的兵卒忽闪向两旁,几名弓箭手悄悄挽弓搭箭,齐对準君自傲。

      君自傲目视天涯,猛一咬牙,站在原地再不躲闪。

      天涯眼看君自傲便要被金丝缠上,而背后又有人欲施偷袭,不由心急如焚,她挣扎着拼尽全身力气,终发出一声呼喊:「快闪开!」随即用力将头一扭,咽喉处立时被利剑划开,鲜血箭般喷射而出。

  • 名称:皇后有旨暴君速侍寝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29: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