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彤全文阅读

      众人赶到时,君自傲和天涯却已离去。只留下青鬼,将众人引到一家客栈之内。一时店,便见君自傲和天涯正坐在大堂内等候,柳依依眼尖,当下便看出二人间的关係已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不由捂着嘴偷笑,天涯见了,不免感到有些尴尬,君自傲则道:「柳姑姑笑什幺?我已向天涯发过誓了,今生绝不负她。」天涯的脸腾地一下子红到了极点,众人初次见到天涯害羞的样子,不由均感新鲜有趣,纷纷笑了起来。

      柳依依此时却正色道:「笑什幺?君公子和天姑娘有情人终成眷属,咱们理当祝贺才是,笑什幺啊?」沈绯云道:「柳姑姑,你这可就不讲理了,可是你先笑的啊!」柳依依一笑,道:「也是。」随后又嗔道:「君公子,都是你乱叫,把人家都叫老了。看吧,现在连沈公子也这幺叫了,不成,从今天开始,谁再敢叫我一声『姑姑』,我就和他翻脸!」

      君自傲笑道:「好,那今后我便叫你柳姐姐好了。」天涯向来冰冷对人惯了,此时心境大变,人也沉浸在幸福之中,反而更不知说些什幺才好。

      众人闹了一阵,便要摆酒庆贺,君自傲窘然道:「又不是办喜事,有摆什幺酒啊?」御风道人道:「师弟有所不知,所谓『秀色可餐』,你是抱得美人归,腹内不饑,可咱们赶了半天的路,肚子里早就唱空城计了,你又没有请客的意思,大伙就只好找个藉口让你破费了。」众人又一是阵哄笑。

      君自傲笑道:「好说好说,都怪我糊涂,咱们今夜便大醉一场,明日咱们便赶赴隐龙山助紫纹一臂之力,至于其他人怎幺说,君某已不在乎,只要我知道天涯是清白的,那就够了。」

      闻言天涯又是一阵感动,泪光也闪了起来。

      欢闹一夜,次日众人便準备向隐龙山进发。昨夜来时城门早已关闭,而当时事态紧急,是故众人便将车马扔在城外,越墙入城。今日再到城外寻找,车马却早已不知所蹤,也不知是被人偷去了,还是马儿自己拉着车跑了。沈绯云便又买了两架马车,说是城中再大车,只剩下这两架,大伙只能分乘。这两架马车一大一小,小的只可容两人乘坐,大伙谁也不愿坐,都说坐在大车里大伙一起才热闹,于是一致同意将君自傲和天涯「赶」到小车上去「受罪」,二人无奈,也只得自驾小车跟在后面。

      至于天宁府这幺大座城池中为何买不到大车这个问题,却是谁也不去多问,各人心知肚明。

      沈绯云这一路之上,却是大受同车众人的讚扬,纷纷夸他会办事,也不知是为了什幺。

      *

      正午的阳光充足,照得人懒洋洋的。

      小心谨慎、步步为营、草木皆兵,这就是现在的闵禹莲。失去了众多强大助力,又遭遇了影子这种高手的袭击,闵禹莲的神经每日均绷得紧紧的,唯恐此行发生意外。好在继影子之后,再无人来偷袭暗算,这日龙紫纹一行终来到隐龙山下。

      离隐龙山还有三、四十里路时,六圣门门主杨蝉沙便率众前来迎接,一见众人,便抱拳道:「愚师弟已经修书于在下,在下特在此恭候。」众人忙向其还礼,沈石夫妇和闵禹莲成名多年,与这些正道人士早已熟识,见面互问长短,各自见礼。其余众人在闵禹莲的介绍之下,也一一和杨蝉沙见礼。

      杨蝉沙向龙紫纹抱拳道:「龙公子,初时在下对您的身份还心有疑惑,但看了愚师弟的信后,则深信龙吟必是龙家叛逆。哼,龙吟竟和影子门勾结在一起,足见其非善类。」

      闵禹莲道:「何止是勾结,这影子门本就是龙吟一手创建起来的。当年岳仙君重创影子后,龙吟便将影子收留在隐龙山,还为影子疗伤,为的就是今日建起这影子门,好为他杀戮正道豪杰。只可惜那影子的本事已尽被紫纹所破,龙吟想用影子来对付咱们,却是再无可能了。」

      杨蝉沙闻言一怔,他只是从修邪武的信上得知龙吟派影子门向龙紫纹一行下手,其后影子亲自动手的事,他却并不知晓,如今听闻不由大为惊讶,道:「龙公子竟将影子杀了?」

      龙紫纹一笑,道:「在下不过侥倖破了影子的化身之术,却并未杀他。」闵禹莲歎道:「紫纹他宅心仁厚,却把那影子放了。」杨蝉沙皱眉道:「这厮恶果累累,实不该饶他啊……」随即又道:「不过龙公子此举却显出了龙家传人的胸襟,若是换了龙吟,哼……由此可见,龙公子才真是龙家正统传人。咱们走吧,大伙在山上已等候多日了。」

      一行人向隐龙山进发。龙紫纹故意放慢脚步,等候走在最后的叶清幽,闵禹莲见了,便拉着众人越走越快,好让他们二人能单独相处一会儿。

      自与叶清幽定亲以来,龙紫纹先是入山修炼,既而君自傲为天涯之事离去、影子来袭,然后就是为闵禹莲疗伤、赶路,一直也未能与叶清幽静下来好好谈谈心。此时眼看便要上山与龙吟对质,结果如何还是未知之数,若再不找机会和叶清幽说几句话,也可能就再无机会了,所以龙紫纹这才不顾众人眼光,故意落后。

      叶清幽身上永远带着一种凡人不敢靠近的仙子风姿,加上她本身那种忧郁的气质,即便是已经成了她未婚夫婿的龙紫纹,也不敢轻易冒犯——哪怕只是在言语之上,是故直到现在,龙紫纹还是不敢当面叫她一声「清幽」,只是叫「叶姑娘」。

      此时二人并肩而行,叶清幽却不发一语,弄得龙紫纹也不敢先开口说话。

      眼见离隐龙山越来越近,龙紫纹终忍不住,轻歎一声,道:「叶姑娘,你对我有信心幺?」

      叶清幽淡淡道:「龙公子何出此言?公子是龙族正统,自古邪不胜正,公子不必太过担心。」

      龙紫纹本指望叶清幽能说出些鼓励的话,他好顺着聊上几句,可叶清幽的回答不温不火,却让他一时不知再说什幺好。而叶清幽说完这番话,便又进入了令龙紫纹大感尴尬的沉默之中,这更让龙紫纹不敢轻易开口。

      此时龙紫纹的心中充满了紧张,那不是因为即将面对龙吟——面对龙吟,他绝对理直气壮,纵使本事不敌龙吟,他也绝不会生出惧怕之意。可面对叶清幽,他却总有一丝敬畏,就好像是被仙子召见的凡夫,不敢正视仙子的目光一般。

      又走了半晌,他终于鼓足勇气,道:「如果……如果这次我真能制服龙吟,平定家门叛乱,我们……我们就在龙城成亲好不好?」说这番话之时,他只感觉全身紧张得发冷,耳朵里隐隐有嗡嗡的响声传出,一番话说完,那嗡嗡之声更响,他只觉再也听不到其它声音,脑子里一片空白。

      叶清幽面色一黯,但龙紫纹此时紧张得睁眼如盲,却已经能视不能见了。

      此时叶清幽的心中,却浮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那个时而白髮如雪、时而黑髮飞扬的狼王,那追逐着他的日日夜夜,此时都已成了美好的回忆,只能存在于记忆中,再不能回到她身边了。

      为了圣宫,她答应了师姐闵禹莲的请求,答应嫁给龙紫纹,但她的心呢?她的心中,真有龙紫纹吗?

      有又如何,没有又如何?她有权力追求自己的幸福吗?那个尘世中唯一令她心动的男人,却正是圣宫毁宫灭派的仇人,她能为了心中所爱而背弃养育自己的师父、从小长大的圣宫吗?

      不能!她甚至还要违心地嫁给龙紫纹,以求得龙家的助力,好能「帮她」刬除她心爱的那人。但唯有这样做,她才对得起圣宫、对得起师父。

      她只能对不起自己。

      脚步一缓,叶清幽悄悄将泪水拭去,淡然道:「一切听公子的就是了。」

      龙紫纹的心一阵狂跳,耳中的嗡嗡之声消失了,那股让他的身体不住打战的寒意也不见了,他又变回了那个儒雅而风度翩翩的龙家公子。

      两人还是并肩而行,不发一言,但龙紫纹的心境却已和方才截然相反了。此时他心中洋溢着的,只有幸福。

      然而幸福的路总是特别短,他还未尝够与叶清幽并肩而行的滋味,隐龙山便已在眼前。闵禹莲笑意盈盈地站在前边,道:「待平定了龙吟之乱,你们小俩口有得是时间亲热。」说得龙紫纹面色一红。

      叶清幽的脸色却又是一黯。

      没有人比龙紫纹更熟悉上山的路了,但此次上山,他却觉得山上环境已大为不同,原来可困住江湖一流高手的隐龙大阵已被撤去,现在任何有些本事的人,都可循着山中隐秘的小路,一路登上山顶。

      龙吟成立联盟,每日隐龙山上均是人来人往,这隐龙大阵自然成了多余之物,龙紫纹想到此节不由暗自感歎——龙家千百年来在人间的超然姿态,已完全被龙吟破坏了。

      自半山腰开始,便有成群的江湖豪客、帮派弟子站在山路两旁相迎,到了龙城之前,更是人山人海。此时城门大开,龙紫纹一行人径直来到城中游龙殿前。

      游龙殿前的广场上站满了各派门人,殿前的台基下站的则是龙城的披甲武士和青衣护卫,台基上层,龙吟负手而立,见杨蝉沙带着龙紫纹一众人走到近前,沉声道:「杨门主,你主意与龙某为敌了幺?」

      杨蝉沙哼了一声,道:「龙吟,你虽为龙家人,却并非是正统传人,你窝藏影子这等江湖败类,还勾结影子门企图暗算龙公子,不止是我,魏掌门、叶楼主也已不再信任你。今日你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怕天下英雄都要与你翻脸!」

      此时除杨蝉沙的六圣门门众跟在龙紫纹等人身后外,其它三大派的掌门及门人皆在大殿左右两旁站立,静流门门主魏怜幽和星河楼楼主叶梓大步来到杨蝉沙身边,向龙紫纹众人抱拳一礼后,转向龙吟道:「龙盟主,今日你若解释不清,我等可不会善罢甘休。」

      龙吟微微一笑,道:「什幺影子、影子门,真是不知所云!二位,龙某对你们不薄吧?魏门主,后山绝壁上那株龙眼树上结出的果子,吃一颗便可增加一年的功力,你将仅有的十八颗全数吃了,龙某可有一句怨言?叶楼主,山腰那块卧龙石中有一柄绝世利刃龙牙刀,你将它拔了出来收为己用,龙某可说了一个不字?还有杨门主,你在我龙家炼堂中一呆就是个多月,龙某不但未说一句话,还派人日日给你送水送饭,难道龙某换来的,就是你们的这几句话幺?」

      众人一时无语。自李狼为龙吟献计之后,龙吟便开放龙城,撤去隐龙大阵,任由各派掌门在隐龙山中随意走动、探查,各派掌门在刚开始时出于好奇,便四处闲逛,一逛之下竟发现无数奇珍异宝,不由心中大动,眼见龙吟无意制止,大家就都动起手来,该拿的拿,该用的用。随后龙吟更公布了部分龙拳的招术,四大派掌门这类高手虽知习之无用,未去研究,其余各派掌门却趋之若骛,整日沉浸在龙拳之中。此时龙吟突然翻起帐来,众人脸上不由均有赤色。

      精明者至此方知龙吟如此大方的用意。

  • 名称:张一彤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3:5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