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相师全文阅读

      正想着,突然感到天涯体内真气乱窜,急收摄心神,引导天涯与柳依依二人真气流动。

      在君自傲的引导下,二人真气运行得越来越快,以数倍于平常的速度疾速运转,二人体内的毒龙之气和阴灵之气亦随之快速增长,并向二人全身扩散。与此同时,君自傲将一股真气注入二人体内,并催动这股真气自二人体内向外散去。

      真气外沖下,二人全身毛孔全数张开,任由真气向外涌出。在真气沖出后的刹那,冰玉魂散发出的水气顺打开着的毛孔渗入二人体内,融入二人真气之中。

      水气方一入体,二人各自体内的毒龙之气和阴灵之气便骤然凝滞不动,显是水气有抑制二气之效。但体内再无真气散出,二人的毛孔便倏然闭合,后继无力的水气渐制不住毒龙与阴灵二气,二气重又运行起来。君自傲急依前法,将真气打入二人体内,再向外散出,以冲开毛孔,让水气再次涌入二人体内。

      如此循环往复,二人体内的毒龙之气与阴灵之气渐被完全制住,再不随二人的真气而运动。君自傲仍不断使水气注入二人体内,并引导水气随二人真气流动不息,渐与二人真气合为一体。

      水气与二人真气一结合,毒龙、阴灵二气便再无法寄居其中,渐被二人运行不息的真气挤出体外,顺二人毛孔弥散而出。而二人体外便是状如巨冰的冰玉魂,其威力比水气强过何止百倍,二气一散出,便立刻被冰玉魂瓦解,消散无蹤。

      不多时,二人体内的毒龙、阴灵之气便冰消瓦解,消散殆尽。君自傲缓缓收掌,深吸一口气,自语道:「大功告成!」

      片刻后,天涯缓缓睁开双眼,见君自傲正看着自己微笑,急翻身而起,道:「那恶人呢?」君自傲笑道:「什幺恶人?那人名叫风巽,原是江南有名的侠客,只因他娘子受了和你相似的伤,只能靠冰玉魂维持性命,所以他才会死守此山,不让人进入。现下我已助他治好了娘子,你也已经没事了。」

      天涯看了看躺在一旁的柳依依,不由歎道:「她……她可真美。」君自傲点头道:「自然,据沈大侠讲,她可是江南第一美女。」天涯奇道:「为何她仍昏睡不醒呢?」

      君自傲探手把脉,只觉柳依依体内真气凝滞不动,不由皱眉道:「确是不大对头,还是请风巽来看看吧。」

      得知妻子阴灵之气得解,风巽不由欣喜若狂,跪倒在地,向君自傲叩首道:「多谢少侠大恩大德,风巽这条命,从此就是少侠的了!」君自傲不等他将头磕下,便将其扶起,道:「风大侠又言重了。只是贵夫人一直昏迷不醒,却不知是何原因。」

      风巽道:「少侠不必担心,是我对她施了『极静』之印,所以才会如此。」众人听得一头雾水,却又不好发问。天涯却讶道:「『极静』之印?难道便是传说中能将受印之物变成不死、不坏,永远保持受印那一刻的样子,完全静止住的那一招吗?可你又为何要将她封住呢?」

      风巽道:「无论是谁,整日都要呆在一块小小的冰玉魂中,时日一久,怕都要疯掉吧。所以……」天涯道:「所以你就将她封了起来?可你呢?一个人守在这雪山孤洞中,你就不寂寞幺?」

      风巽微笑道:「怎会寂寞呢?每日都能见到她安睡在我身边,我又怎会寂寞呢?现在好了,她……她终于……」

      天涯默然无语,君自傲道:「风大侠还是快去和尊夫人团聚吧。」

      众人随风巽来到洞中,风巽双手结印,弹出一道邪印,击在柳依依胸口,随后将头罩摘下,将柳依依抱在怀中,轻唤道:「依依,醒醒吧。」

      此时众人才见到他的模样,只见他面目俊朗,眉宇间略带煞气,只是沧桑满面,头髮也已然花白。沈石歎道:「风大侠不过长我三两岁而已,却……这山中岁月,着实太折磨人了……」祁月怜早已醒来,已知事情原委,看到此景,早忘了风巽差点就曾要了自己的命,歎道:「折磨着他的并非岁月,而是柳姑娘的安危啊!」

      在风巽的轻声呼唤中,柳依依缓缓睁开了眼睛。乍见风巽,她竟然一惊,挣扎着喊道:「你是谁?」

      风巽的身体因过度的激动而震颤着,连声音也有些发抖,哽咽道「依依,是我,是巽哥啊!」柳依依怔怔地看着这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半晌后才颤声道:「巽……巽哥,你……你怎会变这样啊?」

      风巽微笑道:「你一睡十数年,巽哥自然变老了……」柳依依惊呼一声,坐起身来,凝视着风巽那布满沧桑的脸,道:「我……我睡了十多年?这怎幺可能?我……我才睡了一小会儿啊?」

      天涯在旁道:「柳……姑娘,风大侠的邪印拳中有一招『极静之印』,你可知道?」

      柳依依全身一震,颤声道:「巽哥,你……你为何……这十多年的时光,你……你竟忍心不要我陪,你……你这是何苦啊!」一边说,一边用手抚摸着风巽的脸,泪水潸然而下。

      风巽将柳依依紧紧搂在怀中,道:「现在好了,你的伤医好了,我们可以永远不分开了!」柳依依亦抱紧了风巽,哽咽道:「巽哥,苦了你了!」

      二人相拥而泣,哭作一团。众人知趣地退出山洞,来到洞外雪地上。

      沈石摇头歎道:「想当年,『邪舞神』风巽叱咤江南,令人闻之而色变,又有谁能想到,他竟是个有爱有泪的汉子?又有谁能想到,他会为了一个女子放弃盛名,在这苦寒之地独居十数载?这份深情,沈某实是自歎不如。」

      祁月怜轻轻抱住丈夫的胳膊,悄声道:「你又何必太谦?为妻又不是木头人,怎会不知你对我的好?」

      天涯怔怔望着山洞出神,半晌后轻歎一声,转过头看着君自傲,道:「君自傲,我真的,我真的……感谢你!」君自傲一笑道:「自己兄弟,谢什幺?」天涯垂下头,忽又抬起,似是想说什幺,但却又慢慢地垂了下去。

      众人各有心事,一时无语,全望着山洞,等待风巽和柳依依出来。

      许久之后,风巽揩柳依依从洞中走出,众人忙上前去。风巽一指君自傲,道:「依依,这位便是恩公。」柳依依向前一步,飘然下拜,道:「多谢公子大恩!」君自傲忙上前扶住道:「夫人多礼了。」

      柳依依脸上一红,道:「小……小女子尚未与巽哥成婚,公子如此称呼,怕有不妥……」君自傲淡淡一笑,道:「在下失礼,姑娘见谅。柳姑娘,你虽只睡了一小会儿,风大侠却守了你十数年,在下斗胆提议,既然姑娘与风大侠回乡本就是打算成亲的,不如今日便在此成亲,以庆祝柳姑娘伤势得愈,不知姑娘意下如何?」

      柳依依脸上红潮更盛,道:「若不是受了这伤,我二人早已结成夫妇了……恩公既有此美意,小女子自当从命……」

      众人乍听君自傲之言,均觉其太过唐突。但细一想,却又觉理当如此。沈石道:「柳姑娘,风大侠与你在此共度了十数年的时光,此时在此成亲,也算是个纪念。」众人皆点头赞同。

      君自傲忽道:「风大侠,峰下有一干被贬人间的鬼卒,被风大侠施了印,不知风大侠能否替他们将印解了,好让它们帮忙出些力?风大侠请放心,它们外虽有些骇人,但绝非鬼界恶类。」风巽道:「恩公放心,在下这就为他们解印。」言罢身形一动,向峰下飞奔而去。

      柳依依将众人请入洞中等候,半住香的时间后,风巽便带着一大群鬼卒回到峰顶。众人出洞相迎,只见黑压压一片,足有数千鬼卒站在洞外,一见君自傲,齐跪倒在地,高呼道:「属下参见大王!   」

      风巽与柳依依不明就里,早有沈绯云在旁告之。风巽闻后动容道:「难怪恩公武功如此高强,原来竟是鬼卒之首转世。」

      在众鬼卒帮忙下,山洞很快便被装饰一新。极道灵使却还不满意,道:「若是有魍魉粉在,我便可将这山洞变成皇宫,可惜现在只能这样凑合了。」一旁一个白无常鬼边将一张破角的石凳搬开,边道:「早知如此,当年不将魍魉粉全交给铜魅罗便好了。唉,当年便不该让他去照顾大王,若是我去……」极道灵使道:「也许这全是天意吧,没有我们照顾,大王如今不也是生龙活虎吗?」

      君自傲离得虽远,听得却真,不由大为疑惑。

      在沈石主持下,风巽与柳依依拜堂成亲,送入洞房。群鬼卒不知从何处弄来了几十坛美酒,在洞外高歌狂饮起来,沈绯云骤见这许多奇形怪状的鬼怪,不由大感有趣,与众鬼卒闹在一处。

      君自傲见极道灵使滴酒不饮,只静静立在一旁,便走过去问道:「怎不和大家一起热闹热闹?」极道灵使垂首道:「在下从不饮此人间之物。」君自傲点点头,微微一笑,问道:「方才你与那白无常所说的话,我不太懂。能否解释一二?」

      极道灵使一怔,道:「大王都听到了?」君自傲点点头,手指耳朵道:「这里不知怎幺,变得更灵了。」

      极道灵使道:「职位较高的鬼卒,会被发给许多有奇妙功效的宝物,魍魉粉便是其中之一。不论将此粉撒在何种物什或活物上,均可将此物按自己的意愿加以变化。可惜我们已经没有这种宝物了,不然,我便可将这山洞变得如皇宫一般。」

      君自傲道:「你们刚才说将魍魉粉交给了铜魅罗,这铜魅罗又是谁?照顾我又是什幺意思?」

      极道灵使略一犹豫,道:「便与大王说了吧。当年大王转生人间,即将临盆之际,大王人间的父母却突遭惨祸,我等赶到时,大王之父已遭不测,而大王之母眼看也要被人活埋,我便杀了恶人,救下大王之母。那铜魅罗与属下一样,同为被贬人间之鬼卒。为使大王顺利降生,他与一干小卒便留了下来,以魍魉粉将自己和一所荒屋化作富商豪宅,照料着大王之母。谁料后来节外生枝,无极山的老道跑来杀了铜魅罗,烧了那荒宅,我等赶到时,大王和大王之母已然不知所蹤,直到今日,我等才得以见到大王。」

      君自傲深吸了一口气,紧闭双目,将这口气缓缓呼出。童年的一幕一幕浮上心头,娘亲那慈祥的笑容不断在脑海闪现,惹得他一阵心酸。再想起师父,他又不由暗忖:「那杀铜魅罗,烧荒屋的一定不是师父,师父是为了补救错误,才会收我为徒的吧?自从离开羽林城,我就再没见过他,不知他现在怎样了?」

      一时兴味索然,再无意加入这欢闹的队伍,独自一人走到远处的悬崖边,望着深不见底的崖下出神。

      天涯见他独自走开,立刻跟了上去,静静站在他背后。君自傲似乎并未发现,只自顾自地出神。

      许久之后,君自傲突然轻歎一声,道:「天涯,我突然觉得很孤独。」

      天涯怔了怔,随即道:「你变了,和从前完全不同了。」

      君自傲依旧望着崖下,道:「所以我才会孤独吗?」

      天涯想了想,道:「或许吧。前世的你,到底是什幺样子呢?」

      君自傲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天涯道:「或许,前世的你便如现在的你一样,总会觉得很孤独吧。」君自傲轻轻点了点头,道:「也许吧。」

      二人沉默了半晌,天涯忽上前几步,走到君自傲身边,与他并肩而立,眼望同一处,道:「不论何时,只要你不嫌弃,我都会陪在你的身旁。你……还会觉得孤独吗?」

      君自傲转头看着天涯,摇了摇头,微笑道:「谢谢!」

      月升日落,日升月落,眨眼又是一天。群鬼卒闹得筋疲力尽,倒卧各处呼呼大睡,只有极道灵使等几个鬼卒仍保持着清醒,为君自傲等人送行。极道灵使道:「只恨属下们这副模样实在招眼,不然真想随大王一道下山,好助大王一臂之力。」

      风巽亦道:「确实可惜。极道灵使功力高深,当年若非因轻敌而中了风某的邪印,也绝不会败给风某,若他能陪伴恩公左右,无异于添了一只臂膀啊。」

      君自傲也觉可惜。如今既要对付龙吟,又要随时小心隐藏在暗处的魄狱芒,自然是兵马越壮越强才好。可凭着极道灵使等被贬鬼卒这等模样,行走江湖绝无半点可能,若率他们与龙吟、魄狱芒交战,只怕全天下人都要以为君自傲才是邪魔歪道,群起而攻之了。

      这时青鬼飞了过来,道:「大王,您不是有一张『千面』幺?用它将极道灵使大人化作常人模样不就成了?」君自傲闻言大喜,道:「不错,我怎未想到还有这一招?」忙从怀中取出千面,递给极道灵使,道:「想来你定会用这东西吧?」

      极道灵使喜出望外,接过千面朝脸上一罩,立时化作一个高大健壮的汉子,道:「如此属下便可常伴大王左右了!」

      众人均未见过这神奇的千面,不由大感惊异,君自傲解释一番,众人立时恍然。

      来时只有君自傲、天涯和沈绯云三人,走时却多了沈石、风巽夫妇及极道灵使五人,原来的马车绝装不下。君自傲腰包大鼓,当下置办了三套车马,众人便浩浩蕩蕩地上路了。

      直走了三个多月,才来到卧虎山下。这卧虎山虽是一座孤山,但却不比七阴山小多少,山上林深叶茂,想要找到龙紫纹等人绝不容易。好在闵禹莲早派了门人在山下接应,将众人引到山上。

  • 名称:绝世相师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2: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