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镯全文阅读

      沈石大感惊诧,尚未缓过神来,便觉背后一麻,整个身体再动不了分毫。

      骷髅人的声音自沈石身后缓缓响起:「世上无知之人,往往把邪印拳说成是旁门左道,却不知邪印拳的奥妙和无比的威力。」语毕一笑,笑中充满了阴森与邪异。

      一声轻响,方才击入地下的赤雾剑气破土而出,在空中凝成一团。骷髅人从沈石背后缓缓走到他面前,摇头道:「可惜,这道剑气淩厉无匹,若真被击中,此刻我定已是缺腿废人了。」转身走开数步,一挥手,空中的剑气便直向沈石沖来。

      眼见剑气袭来,沈石却仍动不得分毫,远处的沈绯云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就在此时,一道黑影悄无声息地淩空飞至,击在沈石身上,沈石立觉全身一轻,身体重新恢复自由,急向旁闪开,躲过了飞射而来的剑气。

      骷髅人一怔,随即猛转头向黑影的出处望去。沈绯云和沈石齐松了一口气,亦转头望向黑影飞出之处。

      只见天涯看了看不远处地上的君自傲,转头狠狠望向骷髅人,狠声道:「你把他怎样了?」

      骷髅人沉默片刻,问道:「你也会邪印拳?」天涯双目寒光暴现,怒喝道:「你把他怎样了?」骷髅人冷哼一声,道:「我把他杀了又如何?」

      此话一出,天涯双目寒光更盛,两眼直瞪骷髅人,狂吼道:「那我就将你杀了为他报仇!」一股杀意沖天而起,天涯沉腰坐马,全身散发出一股强劲无匹的气劲,这气劲瞬间将整个隐月峰峰顶笼罩其中,压得人透不过气来,若是他以此气劲发出招来,只怕整个峰顶都将不复存在,骷髅人、沈石与沈绯云三人,不由齐为之变色。

      突然,一只龙爪形状的真气自天涯肩头沖出,天涯全身一震,气劲立时消散。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又一只龙爪自天涯背后沖出,天涯惨叫一声,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也许是听到了天涯的叫声,君自傲双目忽然睁开,一团夜般漆黑的气息在他眼中弥漫开来,将他双眼化成了光刺不破,深邃无比的无底黑洞,一股澎湃的阴气自他身上汹涌而出,代替了天涯的气劲,将整个峰顶笼罩其中。

      一股阴气将君自傲推起,稳稳站定。他看着天涯,沉声道:「不能耽搁了……」身形一动,人已在骷髅人面前,冷冷看了骷髅人一眼,反手一拳击在骷髅人胸口。一股无法抗拒的巨大推力传来,骷髅人呼地一声被推得飞了出去,摔倒在十数丈外。

      沈石与沈绯云同时呆住了,他们无法想像一个人的力量可在瞬间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这变化却就在他们眼前发生了。就在他们所熟识的君自傲身上发生了。

      骷髅人翻身而起,摸了摸胸口,那时并没有疼痛的感觉,若不是此刻他人已在十数丈外,他甚至怀疑自己是否曾中了别人一拳。那一拳疾如闪电惊雷,他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应,就如同狼眼寒光笼罩下的羊,无力躲开狼的任何攻击。刹那间,骷髅人心中竟生出一丝寒意。

      君自傲身形一动,人已在天涯身旁,俯身将天涯抱起,向洞口奔去。此时天涯前胸与背后的龙爪已然消失,人也已疼得昏了过去。

      骷髅人见君自傲奔向洞口,怒吼一声,飞身赶上。抱着天涯的君自傲,不知为何没了方才的速度,眨眼便被骷髅人追上。骷髅人借疾奔之势跃起,一脚踢向君自傲,同时双手连弹,发出数十道黑影。这些黑影有的从四周击向君自傲,有的直击君自傲周围的地面,还有十数道围着骷髅人踢出之腿旋转不息,不知有何用处。

      君自傲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冷冷注视骷髅人,一道阴气自体内发出,倏然外扩成一个黑色阴气球,那些击向君自傲的黑影撞上阴气球,纷纷消散。这正是那招鬼甲。

      便在此时,骷髅人的飞腿也已踢至,重重击在阴气球上,再难前进分毫。骷髅人怒吼一声,围绕在腿上的黑影齐击在自己腿上,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如炸雷一般,散放出无比强大的冲击之力。与此同时,方才被黑影击中的地面同时突起数丈高的巨石,将君自傲左、右、后方完全封死。冲力在巨石围成的封闭空间内爆发,骷髅人借劲向后飞出,安然落地,而那些巨石却被炸成齑粉,一时尘雾漫天。

      沈石与沈绯云齐为之色变,二人均以为如此强大的气劲爆发下,君自傲只怕凶多吉少。

      烟尘散尽,黑球仍在,君自傲在其中冷冷说道:「你的本事只限于此幺?」

      骷髅人怔怔地望着君自傲,自语道:「这怎幺可能?」

      君自傲看着怀中的天涯,道:「我没时间和你耗下去了,希望你有自知之明。」言罢将鬼甲阴气收回体内,转身又向洞口奔去。

      骷髅人又是一声狂吼,再次飞扑向君自傲,同时弹出无数邪印,次第击在自己身上,每挨一下,他身上的气劲便增长一分,待邪印全部中的,骷髅人身上已裹上一道厚重的强大气劲,直向君自傲撞去。君自傲一皱眉,脚一点地,飞身而起,直跃到十数丈的空中。

      眼见君自傲这手飞鸟般沖霄而起的轻功,沈石父子不由同为之咋舌。骷髅人却未有闲心讚歎君自傲的轻功,双足蹬地,沖天而起,直追君自傲。

      但君自傲跃得实在太高了,这种高度已到了凡人难以企及的境界,以骷髅人之力,也实难达到。当他沖起四、五丈后,沖势渐减,身上那道强大的气劲也开始衰弱。便他却不管不顾,疯了般继续沖向上方的君自傲。

      君自傲跃势渐消,缓缓落下,终在空中与骷髅人相遇。此时骷髅人的气劲已损失大半,但仍极具威力,若真击中君自傲,实在危险得很。

      君自傲凝望骷髅人,自语道:「为何这般执着,难道只为守护冰玉魂吗?」随即大喝道:「青鬼,入洞看看里面到底有什幺!」

      地上的青鬼应了一声,疾速飞入洞中。骷髅人闻声一怔,急向地上望去,又怎看得见这形同虚无的鬼卒?

      此时二人相距已不足一尺,眼见便要撞在一起,沈石父子在地上不由发出一声惊呼。

      奇迹又一次出现。就在这危急关头,君自傲背后忽涌出两团阴气,一左一右化作两只黑色气翼,微一煽动,人便淩空升起数丈,再轻动几下,君自傲便如巨鹰般盘旋而下,轻飘飘落在地上。

      骷髅人惊讶无比,沖势骤减,那一身强横的气劲也消耗殆尽,他顿时从空中摔落下来,若是直接摔到地上,必死无疑。

      君自傲抬头上望,两只气翼骤然散开,化成无数鬼锁之气,沖天而起,将骷髅人卷住,缓缓放在地上。

      骷髅人却不领情,拼命挣扎着,吼道:「放开我!」但他气力已然耗尽,又怎挣得开君自傲坚逾钢铁的鬼锁之气?

      君自傲等不及青鬼出洞,运起瞑界,将青鬼带入其中,问道:「洞中到底有什幺?」青鬼报导:「大王,洞中确有冰玉魂,只是那冰玉魂中,还有……还有一个昏睡不醒的绝色女子。」

      君自傲轻轻点了点头,解开瞑界,向骷髅人问道:「洞中那女子是阁下什幺人?她为何会在冰玉魂中昏睡?」骷髅人本挣扎不休,闻言立时怔住,半晌后方愕然问道:「你……你怎幺知道?」

      君自傲道:「你拼命阻我入洞,就是为了守护她幺?」骷髅人狠声道:「你敢动她分毫,我化作厉鬼也要将你碎尸万断!」君自傲看了看天涯,皱眉道:「时间不多了。我问你,现在我若杀你是否易如反掌?」不等骷髅人作答,又道:「我寻冰玉魂,只为救我的朋友。你也曾见到了,他现下确是命在垂危。我不想伤你,只请你相信我,莫再挡路,如何?」

      骷髅人凝视君自傲半晌,终长歎一声,道:「我信你了……」君自傲淡淡一笑,道:「多谢。不知洞中那女子为何会昏睡不醒?」一边说,一边收回了鬼锁阴气。

      骷髅人站起身,道:「她是我未过门的娘子,当年我遭遇强敌,她为我挡下了敌人的杀招,自己却……所以我只有借冰玉魂之力,让她这样睡下去,只盼有一天有人能救得了她……」

      君自傲心中一动,问道:「不知你遇到的强敌用的何等招数?在下颇通气疗之法,或许帮得上忙。」

      骷髅人闻言大喜,颤声问道:「你……你救得了她?」君自傲道:「在下并无把握,权且一试吧。」骷髅人点头道:「阁下若真能救她,在下情愿以死相报。」君自傲摇头道:「言重了。咱们进洞再说吧。」

      几人来到洞中,只见洞内石桌、石椅、石床等家俱一应俱全,便似普通民宅一般。细看下,见这些石器表面光滑,边缘处棱角也不十分明显,可见已被使用了多年。

      再向内走,来到一座石门前,骷髅人推开石门,一片柔和的光芒便从门内射出,众人依次进入,只见此处是一间封闭的石室,中央矗立着一块丈多高的巨冰,冰旁弥漫着飘渺的水气,散发出轻柔的光芒。冰中,一个紫衣女子双目轻合,静静躺在其中,便似在安睡一般。细观之下,只见那女子姿色不俗,颇有倾城之姿。沈石不由惊呼道:「这……这不是江南第一美女柳依依幺?」转头看着骷髅人,道:「如此说来,阁下便是『邪舞神』风巽?」

      骷髅人点点头,沈石道:「难怪、难怪!」他连着两声难怪,自是「难怪有如此高武功之意」,但沈绯云却不甚明了,小声问道:「爹,他很有名幺?」沈石点点头,道:「我和你娘尚未成名之前,风大侠就已经名满江南了。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忽然销声匿迹,却原来是因为姑娘……风大侠,到底是何人伤了柳姑娘?」

      骷髅人风巽轻歎一声,道:「说来话长。风某祖籍北方,那年我与依依一道回乡祭祖,并打算顺道在家乡成亲。未料行至平江雪原时,发现了一个被冻僵的男子,便将其救下……哼,只怪风某眼拙,误将兀鹰当作鸦雀,却原来,那人不过是在练一种极怪异的功夫,风某误施援手,正好助他得成全功。那人功成之后,非但不加感谢,反逼风某为奴为僕,风某一怒之下,便与其动上了手。怎料此人功力高深莫测,风某远非其敌,终被打伤。依依为救我,挡下了那人一招杀招,就……」说到此处,声音哽咽,再也说不下去了。

      沈石道:「那到底是怎样的招数,为何要用冰玉魂才可保住柳姑娘的性命?」风巽道:「那人称此招作『附体之灵』,说凡中此招者,体内便会渐渐生出阴气之灵,若无他施气压制,不出一月,这阴气之灵便会在人体内长成阴气之鬼,将人的身体据为己有,成为施术者忠心不二的僕人。」沈绯云讶道:「世上竟有如此邪异的功法?」风巽点头道:「不错,确实邪异。初时我也不信,但几日后,依依就……我对她体内的阴灵毫无办法,无奈下终决定出卖自己,好换得依依性命。怎料那人却忽然销声匿迹,不见了蹤影。我一路查寻,也未得到他的半点消息,倒是听到不少关于冰玉魂的传闻。有人说冰玉魂可治百病,我虽不信,但当时依依状况每况愈下,也只好试上一试。但冰玉魂只可将依依体内的阴灵暂时抑制住,却不能将之除去,所以……」

      君自傲看着怀中的天涯,插口道:「所以你就一直在此守着她,对吧?」不等风巽回答,又道:「我朋友身中龙家的毒龙之气,与尊夫人伤情相差无几,我想应该可以用同一种方法解救,我这就动手,请你们退出去吧。」

      风巽先是一怔,随即跪倒在地,道:「少侠若能救她,风巽愿……」君自傲打断他,道:「不要再说什幺以死相报,不过举手之劳罢了。请快退出去吧。」

      风巽站起身,与抱着祁月怜的沈石父子一道退了出去,将门关紧。君自傲来到中央那块巨冰前,探手一摸,手如伸入水中一般直入冰中,他暗歎一声奇妙,抬腿步入冰中,来到柳依依身旁,将天涯缓缓放下,自己坐在二人中间,两手分别放在二人丹田之上,缓缓运气,引导二人真气在各处体内流动。

      他这疗伤的法子必须要从人丹田注气,而丹田最近下体,柳依依乃是女子,君自傲虽心无邪念,但被人看见终是不好,是故他才非要众人离开。

      便是未习武功之人,体内也有真气存在,只是运行极为缓慢而已。柳依依是一个普通女子,体内却有三股真气,最弱的是她自己的元气,最强的那道令君自傲想到了风巽,料定这必是风巽为救柳依依而输入的真气,而另一道真气即不强,又不弱,阴冷诡异,飘忽不定,却是一股邪异的阴气。

      君自傲心中一动,暗道:「竟是鬼界高手所为?风巽武功高绝,寻常高手绝非其敌手,难道……是魄狱芒?」

  • 名称:脚镯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41: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