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全文阅读

      君自傲料想这定是那个「骷髅人」,便高声道:「晚辈君自傲,因好友受了重伤,急需以冰玉魂医治,故此冒犯,还请前辈给予方便。」

      一阵异样的寒风自洞中吹出,君自傲与沈石不由连退数步。一条人影自洞中飞出,立在洞中,拦住去路。

      只见这人一身紧身黑衣,连头脸也包得严严实实,黑色的衣服上画着白色的骨架,脸上则是白色的骷髅头,若在黑夜骤见,确实便是个活脱脱的「骷髅人」。

      不等君自傲开口,骷髅人已冷冷说道:「能破我『幻印』,尔等当非等闲之辈,杀了你们未免可惜。但既然你们胆敢觊觎冰玉魂,那就得死!」   语未毕,左腿已横扫而出,带起一股挟风带雪的无形真气,直扫向君自傲与沈石。

      二人均觉这一腿势道兇狠,抵挡不得,双双向后跃开。沈石站稳身形,抱拳道:「这位朋友,我们只想借冰玉魂一用,并无抢夺之意,还请看在沈某面上,给予方便,在下必感恩不尽。」

      骷髅人冷然道:「想用『烟霞双剑』的名头来压我吗?只怕你们还没这个资格!」双手在胸前一圈一扬,一道旋风般的真气直击向沈石。沈石手腕一动,赤剑已在手中,一抖剑,刺出一片烟霞般的真气,迎上骷髅人的旋风真气。

      气劲碰撞中,两股真气皆消散无形,但在旋风真气消散的瞬间,却有四道黑影自其中射出,分别击向沈石双手双足。沈石急用剑去挑,谁知方挑中第一道黑影,剑便立刻凝住不动,沈石一惊之际,另三道黑影已分别击在他双腿与左臂之上。沈石只觉双腿左臂如被铁锁锁住一般,再动不得分毫,不由大骇,急鬆开长剑,以右手运气拍打,却毫无用处。

      君自傲见状急气运右足,向下一踏,十数道「鬼锁」阴气自地下窜出,向骷髅人缠去。

      骷髅人并不躲闪,任鬼锁将自己下半身缠住,左手手指快速地动了几下,发出五道黑影,倏然射向君自傲。

      君自傲此时已知这些黑影便是邪印,若被打中,不知会有怎样的事情发生,想用「鬼影」避开,但身后还背着天涯,无奈下忽想起那招「鬼甲」,于是气向外运,一个阴气球立时将自己和天涯罩住,黑影击在其上,立时消散。

      一阵头晕体乏,君自傲忙收回鬼甲之气,但就在此时,一股无形真气汹涌而至,将他击出数丈,摔落地上。

      落地之际,他唯恐摔伤天涯,强忍体内气血翻腾之苦,在空中拧过身来,自己做了天涯的肉垫子,摔了个头晕眼花,一口鲜血再忍不住,喷洒一地。

      骷髅人看了看身上越缠越紧的鬼锁阴气,冷哼一声,伸手几抓便将阴气抓散,冷冷道:「这幺点本事也敢打冰玉魂的主意幺?」手指微动几下,弹出两道黑影,分别向沈石和君自傲击去。

      危急关头,白光一闪,一柄长剑自远处飞射而来,将射向沈石的黑影击散,又向前飞出丈许,坠下后斜插在地上,自剑身爆发出一道雾般气劲,直飞向君自傲,在那道黑影击中君自傲之前将其拦住,两相抵消。

      远处一白一红两条人影飞速奔至,正是沈绯云与祁月怜。祁月怜沖至剑前,将剑拔起斜指骷髅人,向沈石问道:「石哥,你怎幺样?」沈石道:「这骷髅人的邪印拳着实了得,怜妹千万小心莫要被那些黑影打中。我方才不小心中了邪印,现下手足被封,只是动不了而已,你不用担心。」沈绯云则奔向君自傲,见他吐了一地的血,不由在为焦急。

      君自傲运气调息,自觉并无大碍,起身将天涯交给沈绯云,道:「你替我照看天涯,我要尽合力与他一搏!」

      骷髅人看了看君自傲,转向祁月怜,道:「如今『烟霞双剑』只剩单剑,还敢向我出手幺?」祁月怜道:「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长剑一挥,划出一道环形烟霞真气,缓缓向骷髅人飘去。与此同时,君自傲「鬼影」已然上身,悄无声息而又迅捷无比地向骷髅人沖了过去。

      骷髅人不理君自傲,右手化掌,向祁月怜拍出一道无形真气。祁月怜不闪不避,长剑直指骷髅人,左手戟指长剑,不住向剑上注入真气。

      骷髅人的气劲与那环形烟霞真气相遇,本应自其空隙中穿过,不想却似被看不见的气劲挡住一般,停在圈中,再沖不出去,反被环形真气顶着,向骷髅人飘去。

      此时君自傲已沖至近前,骷髅人哼了一声,提腿踢向君自傲小腹,不想却如中雾气一般毫无用处。一怔之际,君自傲伸指连点,数道鬼棘之气已然刺入骷髅人体内。

      君自傲身体实化之际,骷髅人手指一动,一道黑影悄然射在君自傲小腹之上。君自傲一招得手,向旁跃开,欲催动鬼棘之气发作,却发现已无法运用内气,不由怔住了。

      骷髅人猛喝一声,体内鬼棘之气便被全数震散。他回过头再看那环形剑气,才发觉自己方才发出的真气已然被剑气同化为烟霞之气,直向自己撞来,而那真气环后的祁月怜又蓄势待发,自己若贸然闪避,其必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向自己,而若强行接下这烟霞气环,其又必会趁自己全力防守之际出手,两下力道加在一起,自己势难抵挡得住。

      祁月怜暗道:「我这招『朝霞』攻防一体,看你如何破解!」长剑蓄满真气,只等时机一到,便立即刺出。

      眼见剑气袭至,骷髅人双手在胸前一错,十指连动不停,几道黑影如灵蛇般在其指间游走,只见他双手向下一分,十指连弹,数道黑影直射在地面上,地面微微一颤,一块巨冰自地面快速凝结成形,直沖而起,挡在骷髅人面前。那烟霞气环撞在其上,发出一声巨响,将巨冰击碎,自己也消散无蹤。

      祁月怜在冰碎的一刹那,挺剑直刺而出。蓄满真气的长剑带出一道光芒,宛如刺破铅云的阳光一般,直沖向冰块后的骷髅人。

      碎开的冰块哪抵得住这雷霆一击,长剑蕩开碎冰,向前沖去。透过碎冰,祁月怜已见到剑尖只差半寸便可刺入骷髅人心口。

      不想奇变陡生,一道黑影忽自碎冰中悄无声息地飞出,击在祁月怜丹田处,一股让人无法忍受的灼热瞬间传遍祁月怜全身,痛得她撒开长剑,整个人蜷成一团,摔倒地上。

      长剑失去推力,仍笔直地向前飞去,但却已无方才的雷霆之势。骷髅人抬足一挑,长剑顺势一转,改向君自傲射去。

      君自傲真气被封,眼见长剑袭来,情急下不自学地依自小所习的运气之法,运起体内阳气,合掌夹住射来的长剑。长剑虽被制住,但其内气劲仍在,轰地一声爆发开来,将君自傲崩开数丈。

      这一下只震得他气血翻腾,五脏六腑似都破裂开来,体内无处不是奇痛无比。他只觉体内阳气被震得七零八落,一丝不留,全数散出体外。一阵眩晕,君自傲顿时昏了过去。

      骷髅人冷冷一笑,抬脚便向蜷缩地上的祁月怜踢去。

      一旁的沈绯云此时方缓过神来,见母亲危在旦夕,顾不了许多,放开天涯,拔剑直向骷髅人沖去。但以他的速度,却绝赶不及救下祁月怜了。

      蓦地红光一闪,沈石飞身而至,伸脚一拦,硬将骷髅人这一脚挡了下来,反手一掌,竟将骷髅人震飞数丈。待骷髅人站稳脚步,沈石已将一股真气注入祁月怜体内,解了她体内炽热气劲。巨痛骤解,祁月怜身子一软,昏了过去。沈石跃至沈绯云身旁,将祁月怜交给沈绯云,道:「照看好你娘!」转身缓步走向骷髅人,右手斜伸,烟霞之气弥漫而出,远处地上的赤剑颤动几下,竟自行淩空而起,飞入沈石手中。

      骷髅人亦缓缓走向沈石,问道:「为何要隐藏自己的实力?」沈石淡淡道:「没什幺,只因我太爱我的妻子了……」

      骷髅人一怔,脚步亦停了下来,问道:「什幺意思?」沈石一笑,道:「她本是我的师妹,自小便心高气傲,绝不愿落后于人,而我又是众师兄弟中武功最好的,她便将我当成了竞争的对手。我爱她甚过我的生命,又怎能为了面子而伤她?所以就一直故意输给她……」淡淡一笑,道:「说这些干什幺……接招吧。」

      红光骤起,赤剑带着烟霞之气刺向地面,骷髅人只觉无数气劲潜行地下,向自己窜来,忙向旁闪开。

      他方一闪开,数道烟霞真气便自其方才立足处沖出,在空中一折,直追向骷髅人。

      骷髅人觉出地下仍有无数气劲不住游走,知真正的威胁还在地下,若集中精神应付地上这几道显了形的真气,必被地下真气乘隙击伤,只得不住游走,以求远离地下气劲后,再应付地上的气劲。

      沈石清啸一声,双臂向左右一分,烟霞真气自体内发出,顷刻弥漫于全身。足尖一点地,沈石挥剑向骷髅人沖去。

      一边是穷追不捨的赤红气劲,一边是来势汹汹的沈石,地下还有无数流动不休、伺机待动的真气,骷髅人此时已陷入完全不利的境况中,躲也不是,防也不是。

      像是放弃了抵抗一般,骷髅人突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就在三方攻击近在咫尺之际,骷髅人右拳高举,大喝一声,一拳击在地面。轰然巨响中,无形真气汹涌而出,凝成一个巨大的圆球,一半在地下,一半在地上,将地上地下的烟霞气劲全数打散。

      此时沈石人在空中,正挺剑刺向骷髅人,骤见此招,即知厉害,在空中一拧身,去前沖之力,飘然落在一旁,趁骷髅人的气劲回收之际,一剑刺向其脖颈。

      骷髅人冷哼一声,猛一抖肩,本已缩回的球形气劲立时扩大开来,比方才还要大上数圈,沈石躲避不及,只得运起全身真气护身,与球形真气撞在一起。

      一声轰鸣,球形气劲炸裂开来,沈石被强大的冲劲击飞。他在空中连续拧身力,落地时却是安然无恙。一抖长剑,飞身又向骷髅人攻去。

      骷髅人右足后移,侧身面对沈石,待沈石沖近,猛喝一声,右腿疾风般横扫而出,带着无形气劲和冰雪泥沙击向沈石。沈石长剑倒竖,发出一片烟霞真气,挡住骷髅人的无形气劲,随后挥剑斩向骷髅人左腿。骷髅人右腿尚未落地,不便闪躲,便一拧身,借扫腿之力将身体甩了起来,左足离地,闪过长剑的同时,向沈石太阳穴横扫而去。

      沈石撤剑仰身,避过来腿,顺势旋身,长剑划出一片光雾,随身卷向骷髅人。骷髅人此时已然落地站稳,足一点地,人向上跃起,闪过剑气,一脚踢向沈石面门。

      沈石随着旋转之势身向下沉,闪过骷髅人来腿的同时,身子继续旋转,长剑複又卷向骷髅人。

      这一转速度奇快,骷髅人避无可避,眼见便要捲入剑雾中,被斩为两段。危急关头,他竟伸掌按向袭来的剑身,借力向后飞出。

      待站稳脚跟,只觉胸前冰凉,他低头一看,紧身黑衣已被划开,胸口处一条伤口,鲜血已缓缓渗出。

      沈石凝剑而立,缓缓道:「沈某并无伤人之心,只求阁下给个方便,让我们入洞借冰玉魂一用。」

      骷髅人对沈石的话充耳不闻,只看着胸前的伤口出神。他伸手触摸伤口,又将手伸开,盯着手上沾染的鲜血,喃喃自语道:「血……我流血了?依依,你看到了吗?我流血了!现在如果我杀了他,你就不会生气了吧?」

      沈石听得莫明其妙,但却很快明白了一件事——骷髅人一直未用全力,也一直未曾下过杀手。因为就在骷髅人自语之际,一股浓烈的杀气自其身上散出,他身上的真气亦在不住涌动,弥散开来,将自身和沈石笼罩在其中。沈石只觉一阵阴寒袭来,全身皆为之一僵,急运起烟霞真气护身。

      「我答应过我娘子,除非对方真正威胁到我的性命,否则,我绝不杀人。」骷髅人缓缓走向沈石,冷冷说道:「谢谢你,让我能重温杀人的感觉!」他的全身不住散发出的杀气,令远在十数丈外的沈绯云也不寒而慄。

      沈石皱了皱眉,冷然道:「沈某的命就在此,有本事便来拿吧!」赤剑舞动,斜刺向骷髅人左腿,一道赤雾顺剑喷涌而出,直撞向数丈外的骷髅人。

      骷髅人手指微动,射出几道黑影,分别击在地上和自己身上,又弹出一道,迎向赤雾剑气。但似是低估了剑气的威力,那道黑影并未能将剑气阻住半分,反被剑气击破。

      前无阻碍,剑气以摧枯拉朽之势撞向骷髅人左腿,穿腿而过,直击入地下,消失无蹤。

      骷髅人左大腿被剑气穿出一个大洞,只有几条皮肉相连,再支撑不住身体,他哼也不哼一声,直挺挺地向左侧倒下,摔落在地,竟碎成无数块。

  • 名称:小说阅读网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0: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