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天氏全文阅读

      来者确是解意辉,他本在内院与妻子赏花弄草,听家僕来报,说是来了几个有名的武林人士,这才急急赶来会客,不想方到后堂,便听到有人对父亲咄咄相逼,而极道灵使的一声大吼,更让他再忍不住,沖了出来,怒道:「敢在解家撒野,你们可打错了算盘!」

      君自傲注视着解意辉,心中百感交集,他强定稳住心神,缓缓道:「你虽是解九琅之子,此事却与你无关。」解意辉冷笑一声,道:「说得可真有趣,你是何方神圣,竟敢如此污蔑我爹?我爹侠义为怀,天下人皆知,尔等到底有何居心?」

      风巽冷然道:「我们不过是来求一个真相。解公子先不必恼火,且先问问你爹。」

      解九琅的身子又抖了一下,缓缓抬起头,看着解意辉,方要说些什幺,解意辉已斩钉截铁地说道:「爹,不必怕他们!咱们行得正走得端,不怕别人说长道短!我不管你们是谁,都马上给我滚!不然,休怪解某不客气!」

      极道灵使咆哮一声,道:「哪个怕你不成?」纵身上前,右掌倏然向解意辉抓去,出手如电,解意辉根本躲闪不开,被极道灵使当胸揪住,提在半空中。

      解意辉心中大骇,他自幼随父习武,如今自问并不比父亲差多少,不想竟被对方的一个随从轻易捉住,对方其余几人功力如何可想而知。他想出腿踢开极道灵使,无奈一股霸气十足的气劲不断顺着揪住自己衣服的大手传来,让自己全身僵硬,动不得分毫。

      解九琅见状大骇,一跃而起,怒道:「休伤我儿!」随即气运全身,立时就要出手。君自傲双目寒光一闪,道:「你想动手幺?」

      一股阴冷的气息立刻布满大厅之中,解九琅只觉心头一寒,全身僵硬,只觉自己只要稍微动一下,这股气息便会如洪水般暴发,将自己完全吞没。被极道灵使提在空中的解意辉亦有同样感觉,只是比其父更加不好受。

      不止他二人,连功力较浅的沈绯云,也已有些受不了了。一旁的风巽已运气护住柳依依,此时却也无力援手,御风道人见状忙运气保护沈绯云,同时暗自感歎君自傲气劲之强。

      君自傲缓缓道:「解前辈——事到如今,我还是叫你一声前辈,佛说因果迴圈,报应不爽,往日既曾犯下大错,便当承担后果,你若能说出真相,就算天下人均要杀你,君某也敢保你无事。」

      解九琅颤了一下,抬眼望向君自傲,便要开口,那边解意辉挣扎道:「爹,不可屈服于淫威!」极道灵使双目一瞪,手上劲道加强,痛得解意辉闷哼一声,再说不出话来。

      解九琅见状颤声道:「休伤我儿,我……我说就是了!」君自傲闻言一喜,收敛气息,道:「这就对了……」未及说完,解意辉又挣扎着喊道:「爹!儿一死有何足惜,爹的英名重要啊!爹若屈服于淫威,随便承认罪名,儿情愿一死!」说着,竟举起右掌,猛然向自己头顶拍去。

      「不要!」正在这里,一声惨叫响起,一位少妇自后堂奔出,哭道:「相公,不要啊!」

      君自傲闻声便已是一颤,待见到其人,身子不由得一晃,不知如何是好。

      来人正是与君自傲青梅竹马的云紫烟——如今的解府少奶奶。

      解意辉离开后,昔日云府的家僕钟四才偷偷告诉她,今日的访客竟是她曾日思夜想、为之心碎的君自傲,一年多不见,他似乎已成了颇有身份的人物。她一时百感交集,心中一阵喜、一阵悲,最后克制不住,跟着跑到前厅,却正巧遇上解意辉意图自毙这一幕。

      这一声「不要」,止住了解意辉的这一掌,更震乱了君自傲的心。她疾步来到厅内,眼望君自傲道:「傲哥哥,是你幺,真的是你幺?」

      君自傲苦笑一声,道:「多日不见……你……你过得可好?」云紫烟含着泪水看了看极道灵使,向君自傲恳求道:「傲哥哥,求你将我相公放下好幺?」

      君自傲轻歎一声,向极道灵使点点头,极道灵使立时知意,慢慢将解意辉放下。云紫烟立时奔上前去,扶住解意辉,关切地问道:「相公,你没事吧?」解意辉点点头,狠狠望着君自傲,向云紫烟问道:「他……他就是你说的那个傲哥哥君自傲?」云紫烟轻轻点了点头,问道:「你们,你们为何要动手啊?」解意辉目光不离君自傲,狠声道:「你问他!」

      君自傲心中一酸,眼见云紫烟紧紧搂住解意辉的样子,心中对云紫烟仅存的那一点爱恋,也不知不觉地消散了,剩下的只有无尽的感慨和对旧日情谊的回忆。他轻声道:「小姐,你若信我,就不要管此事。这是我和你公爹之间的事。」

      云紫烟哽咽道:「公爹的事,难道就不是我的事幺?傲哥哥,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为什幺当我好不容易忘记了你,你却又要回来?」不等君自傲说话,便又道:「我知道了,你回来是要报仇的……傲哥哥,我知道云家对不起你,我只求你不要伤害我的丈夫和公爹,如果要报仇,就找我来报好了……」

      君自傲一时无言以对,柳依依见状道:「云小姐,你误会了。咱们并非为你而来,君公子对你更是只有思念之情,绝无报复之意。你公爹表面仁义,当年却是无恶不作的绞羽门头领,咱们此行只为求他说出真相,让伪君子铁流玄的面目大白于天下。而且这还关係到另一位姑娘的终生幸福,云姑娘,你还是劝劝你公爹吧。」

      云紫烟尚未反应过来,解意辉已狠狠道:「住口!我爹是名满天下的大善人,不准你们污蔑他!」极道灵使双目一瞪,便要出手,解意辉虽知非其敌手,却毫无惧意,亦要挺身上前,却被云紫烟一把拉住。她目视君自傲,悲声道:「傲哥哥,我公爹是好人,你一定是误会他了……」

      此时解九琅忽长歎一声,自语道:「天作孽有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解九琅一步走错,便再无回头路了!」手朝胸口一挥,只见寒光一闪,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然插在其胸口之上。

      解意辉狂叫一声,扑到近前,一把抱住解九琅,悲声道:「爹,你这是何必啊!」转向君自傲,狂吼道:「我爹当年是做错了,但他这幺多年隐居思过,处处行善积德,难道还不能弥补过去的错误幺?他好不容易才忘了过去的事,要重新做人,可你们为什幺就不能给他个机会?为什幺非要逼他承认当年的事?」解九琅拉住儿子,道:「不要怪人家,这一切,都是报应……」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谁也想不到解九琅竟会自杀,一时都没了主意。

      君自傲心头一震,随即疾步上前,解意辉狂怒下一掌向他打来,叫道:「你还想干什幺?」君自傲运气于喉,猛喝一声:「退开!」震得解意辉全身发麻,这一掌硬是再打不出去,人也僵在那里再动不得。

      此时解九琅虽是气若游丝,却还有气在,人尚有意识,君自傲蹲下身来,摇头道:「你这是何必?」解九琅苦笑道:「我若认了倒没什幺,只是这孩子,岂不要一世背着恶名?」君自傲轻歎一声,道:「你太糊涂了……」随即拔下匕首,将手掌按在那伤口上。

      一股雾般阴气自君自傲掌中发出,直沖入那伤口之内,只见君自傲的手掌上不断有细屑涌出,顺着阴气注入解九琅伤口之中,片刻间,那伤口竟复原如初,连伤痕也未留下。

      解九琅只觉周身温暖舒适,忍不住呻吟一声,解意辉挣扎着将他抱紧,急问道:「爹,你怎幺了?」

      解九琅只感精力充沛,不由对君自傲讶然而视,道:「你……你做了什幺?」

      君自傲淡淡道:「只要你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你死。」

      解九琅和解意辉同时打了个寒战。照理听到这句话的人,只会觉得安心、快慰,而他们却不约而同地想到,只要他们一日不公开真相,君自傲就会如影随形般缠住他们,即便他们用死来逃避,也是枉然。

      这时解意辉忽然像变了个人似的,一改方才的倔强,鬆开其父,跪倒在君自傲面前,颤声道:「君公子,我求你放过我父吧!他确实是好人啊!」云紫烟几步来到近前,亦跪倒在地,含泪道:「傲哥哥,求你放过我公爹吧……」

      风巽亦道:「空口白话,说好就好,说坏就坏。铁流玄一死,你解九琅便现身江湖,一现身,便诛杀飞贼、仗义疏财,这手段也太过明显了吧?此时事情败露,还有何话说?」

      不等解九琅说话,解意辉已道:「难道你们以为那飞贼是我爹安排的幺?真可笑,铁流玄已死了这幺多年,我爹为何直到现在才演这幺一齣戏?这一切只是巧合罢了,那飞贼为祸羽林,无人能制,我爹为救羽林百姓,这才出手将其击杀,为何你们却非要把这当作我爹的房间安排?当年铁流玄率众剿灭绞羽门之前,我爹便已悔悟自己犯下的罪行,毅然离开了绞羽门,这才逃过一劫。我爹深信这是因他心存悔意,上天才给他机会,于是从此一心向善……实话与你们说吧,我本是流浪街头的一个乞儿,是我爹收留了我,将我当亲儿一样养大,爹对当年犯下的错,更是毫不隐瞒,在我小的时候便已对我说明。可那又怎样?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杀人的魔头了!我是一边看着爹处处行善,一边长大的,没人比我更了解我爹啊!」目视君自傲,道:「君公子,难道一步走错,就要一生承受痛苦吗?难道犯了错的人就不能重新来过吗?你们这幺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这幺将我爹毁了吗?君公子,我求你放过我爹吧,解意辉情愿代我爹受罚!」

      君自傲只觉一阵晕眩,长歎一声,道:「我放过他,谁又来放过天涯?当年铁流玄血洗天家村时,可曾想过放过谁?解公子,你言重了,我们并不是罚谁,只是要一个真相。你爹若真已有所悔悟,便当澄清事实,还无辜者一个清白才是。」

      解意辉还待再言,解九琅已长身而起,道:「不错!若真悔悟,就当坦诚一切才是,只是隐瞒不说,那才见心中有鬼。意辉,你我虽有父子之名,但你并非解某亲生,从此以后,不准你再姓解!你立刻带着你的紫烟离开我解家,养你这幺多年,我已经够了!」

      解意辉悲呼一声,扑倒在解九琅面前,哽咽道:「爹,你这是何必啊!」云紫烟也跪到解九琅面前,哭成了个泪人。

      君自傲浑身剧震,解九琅的这番话让他忽然想起了离他而去的天涯。解九琅狠心将视如己出的解意辉赶出家门,为了什幺?还不是为了身败名裂后,不连累到这爱子幺?面对这一幕催人泪下的一幕,君自傲真不知如何是好,要幺是逼得别人家破人亡,要幺是让天涯永远背负罪名,二者不论哪个,他都不愿选择。

      对解九琅,他没有同情,也没有憎恶,他只是觉得,既然他当年曾犯下了错,就要承担这错的结果。让他感动的是解意辉对解九琅的感恩,这让他想起了刘星,也想起了自己。一个懂得感恩的人,是值得别人尊敬与同情的,尤其是方才解意辉面对力量强过自己数倍的极道灵使,为维护养父尊严无毫无畏惧,更非寻常人可以办到,这怎不让君自傲感动、敬佩?

      然而天涯呢?她虽表面冰冷,但内心呢?那是一颗布满伤痕的心啊,难道要让天涯代铁流玄、代解九琅承受这一切吗?

      纷乱、纷乱,君自傲再看看云紫烟,心情更加纷乱不堪。

  • 名称:伏天氏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0: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