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雨欲来风满楼全文阅读

      天涯在旁接道:「他的师父便是岳岸崖。」御风道人一怔,随即喜道:「原来君兄弟是师伯的弟子,这……这真是……难怪我第一眼见你便大感亲切。如此说来,咱们便是同门师兄弟了。」

      君自傲亦倍感欣喜,起身深施一礼,道:「师兄在上,请受师弟一拜!唉,其实师父并未传我天道派武功,传的均是他老人家自创的武功,所以我其实并非天道派弟子。不怕师兄笑话,就连师父的名字和门派,我也是从紫纹嘴里听来的呢。」

      御风道人起身还礼,道:「虽不是同门,但你既是师伯的弟子,咱们也一样是师兄弟。师弟有很久未见师伯了幺?」君自傲点头道:「说来我与师父分别一年有余,不知他现在可好?」御风道人苦笑道:「这话本当由我问你才对。自十多年前他老人家出山,我便一直未再见到他。想来这些年师弟一直陪在师伯身边,定已学得不少本事了吧?实在令愚兄羡慕啊。」

      君自傲闻言大为失望,歎道:「分别这幺久,他老人家到哪里去了呢?」

      闵禹莲见二人一时无语,忙趁机插口道:「原来道长与君公子竟有如此关係,今日相逢着实可喜可贺。」手指龙紫纹,道:「方才小女未曾介绍的这位公子,便是君公子的结义兄弟、如今龙家唯一的正统传人、龙烈之子——龙紫纹。」

      龙紫纹方才见闵禹莲一直未向御风道人介绍自己,自己也不便先行开口,是故一直沉默不语,此时忙拱手道:「晚辈龙紫纹……」不等说完,御风道人已拱手道:「龙兄弟怎可自称晚辈?贫道癡长你几岁,兄弟叫我一声大哥便是了。」

      闵禹莲笑道:「不错,不然我这当师姐的可就要吃亏了。」御风道人闻言一怔,却是不明其意。闵禹莲道:「敝师妹已与紫纹定下了亲事,说起来,紫纹是圣宫的女婿,君公子是紫纹的结义兄弟,道长又是君公子的师兄,大家都是一家人呢!」御风道人笑道:「不错,正是一家人。」

      闵禹莲趁热打铁,道:「此次咱们聚在一起,为的就是助紫纹平定家门之乱,粉碎龙吟的野心,不知道长是否愿助一臂之力?」御风道人道:「别说咱们是一家人,便是毫无瓜葛,单为武林正义、天下安定,贫道也绝无袖手旁观之理。」闵禹莲喜道:「如此小女代天下苍生谢过道长,请!」举起酒杯向御风道人一礼,御风道人忙举杯还礼,众人亦齐举杯,一饮而尽。

      次日清晨雨收云散,天光明媚,众人重又踏上征途。一场大雨过后,阳光竟变得更加猛烈,天气也愈加闷热,虽坐在车中,却也汗流浃背,口乾舌燥。直走到日将近午,才见到一间茶舍,众人忙下车入舍。

      店中此时已有五、六个客人,分坐在四下里饮茶。店小二一见来了这幺多客人,急忙将中间几张桌子抹乾净,道:「众位客官请坐,小的这就上茶。」柜上一个四十多岁的胖妇道:「一看几位便不是寻常之人,可得上好茶才成。」众人相视一笑,沈绯云道:「乡野村舍能有什幺好茶?只要解渴就成了。」

      正说着,又有两人步入茶舍,二人皆廿多岁年纪,一个一身锦衣,文质彬彬;另一个一身青色,眉宇间略带傲气,宛如一把将出鞘的剑一般。那小二、胖妇及店中原有的客人一见二人,竟同时一愣,旋即恢复常态。而奇怪的是,天涯看了二人一眼,竟全身一震,立刻低下头去,似是怕被二人发现一般。众人此时皆望向那二人,却未发现这一异状。

      那二人找了张桌子坐下,小二忙过去招呼道:「二位爷,想来点什幺?」那青衣公子冷笑一声,道:「若有下过毒的好茶,就给咱们来上一杯吧。」小二面色一变,道:「客官可真会说笑,小店怎会有那种东西?」

      那锦衣公子微微一笑,道:「小二哥,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既是开店做生意,理当童叟无欺、一视同仁才是,怎幺那几桌的客人有好茶可喝,我兄弟二人就喝不得?」他故意将「好」字拉长音,任谁都听得出其中奥妙。

      众人闻言戒心立起,御风道人凝目四顾,向君自傲道:「这老闆娘、店小二和那几位客人均非等闲之辈,怕是刺客。」

      柜上的胖妇一拍桌子,怒道:「二位敢情是来找碴的啊,老娘可不是吃素的!」那青衣公子也一拍桌子,怒道:「本大爷就是来找碴的,怎样?以为有龙吟当靠山别人就碰你们影子门不得幺?」

      一语即出,众人立时会意,纷纷离座而起。闵禹莲沖那二人一笑,道:「多谢二位公子提醒,否则咱们只怕要着了他们的道:」转头向那胖妇冷然道:「影子门助纣为虐,死有余辜!」言罢伸指一点,一道白色剑气自指中飞射而出,直射向胖妇眉心。

      那胖妇低头闪过剑气,剑气破墙而出,墙上立时裂痕满布。那胖妇叫了声:「动手!」店内那几位客人便立刻转向众人,双手连扬,射出无数银光。那小二则身形右移,转到锦衣公子身后,一掌向其后颈斩去。

      眼见暗器袭来,众人皆不慌不忙,各自施展本领应对,大家都怕暗器上喂过毒,是以并不用手去接,而是以气或兵器将其击落。沈绯云功夫较差,但有双亲守护左右,自然无惊无险,只是眼见别人各解各围,自己却要依靠爹娘,不大感丢脸。

      风巽护住柳依依,手指微动中射出无数黑影,纷纷击在袭来的暗器上,这些暗器立时淩空疾转,竟回头射向自己主人。几人尚未缓过神来,便已被自己发出的暗器射中,几乎同时闷哼一声,倒地身亡。

      那边一声惨叫传来,只见那锦衣公子安坐椅上丝毫未动,而那小二的一只胳膊却已拧成麻花一般,骨骼寸断破肉而出,鲜血溅了一地,人倒地地上翻滚几下后,终气绝而亡。

      眼见己方几人瞬息间便被解决乾净,那胖妇心中大惊,随即狠声道:「好硬的点子,老娘不玩了!」边说边扭头向柜后木板墙上撞去,木碎声中,人已撞破木墙逃了出去。

      众人未及追赶,便闻一声惨叫传来,追出去一看,只见那胖妇俯卧地上不断呻吟,其双手双足分别被四根树藤贯穿,牢牢钉在地上,众人见此情景不由骇然。

      一声娇笑传来,众人寻声抬头上望,见不远处树上坐着一个白衣少女,沖众人笑道:「狼老大要我提醒你们小心暗算,看来是余啦。既然有人帮忙,我们就不多管闲事了。不过若让这肥婆逃回去报告影子可就不大妙了。嘻,我且将她捉住,交给你们处置吧!」

      闵禹莲冷笑一声,道:「以为咱们会领你的情幺?告诉那妖狼,不论他使出什幺诡计,圣宫都一概不惧!」那少女沖她一瞪眼,道:「凶什幺凶?两年之期已近,到时看你如何收场,哼!」冷哼一声,腾空而起,一扬手,甩出一根藤条,缠在十数丈外的一棵大树上,轻轻一拉,人便向那树飞射而去,不等碰上树干,另一只手再甩出藤条,缠住十数丈外另一株大树,人便又向那处飞去,几下之后蹤影不见。

      龙紫纹目视少女离去,道:「好怪异的功夫。师姐,难道她是狼王属下不成?」闵禹莲道:「不错。妖狼为与圣宫对抗,招揽了九个为祸人间的妖物为爪牙,这小妮子就是其中之一,名唤绿晓,是个树妖。」众人均知圣宫与狼王之间的恩怨,本来奇怪闵禹莲为何对那少女如此无礼,此刻闻言旋即恍然。

      沈石皱眉道:「人间妖物横行,邪鬼现身,龙家又生内乱,看来真要有一场大浩劫了。」御风道人笑道:「也不儘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人间正道群侠仍在,人间就绝不会刮起腥风血雨。」

      闵禹莲几步来到那胖妇跟前,冷冷道:「龙吟还派了什幺人来,说!」那胖妇咬了咬牙,狠声道:「要杀就杀,休要啰嗦,老娘可不会坏了影子门的规矩!」闵禹莲冷笑道:「龙吟也太小瞧咱们了,就算影子亲自来此,也只有死路一条,何况是你们这几个喽罗?」那胖妇邪笑道:「姓闵的,少说大话了,你若不怕咱们门主,为何怕老娘回去报信?」

      闵禹莲眯起眼睛一笑,道:「影子确实厉害,只可惜却也救不了你了。」语毕伸指一点,一道白色剑气顺指而出,直击在那胖妇背上,那胖妇尚未来得及哼一声,便已被冻成冰块,瞬间碎裂开来,化作一地冰屑。

      龙紫纹心头一颤,只觉闵禹莲太过残忍,忍不住道:「师姐,你这是……」闵禹莲道:「若让她跑回去唤来影子就不好办了。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何况只是杀这幺个恶徒?」

      沉默了一路的王虎冷哼一声,道:「什幺影子,有这般可怕幺?」旁边的夏长休面色一变,急道:「王兄弟初涉江湖,自不知影子的可怕,可不要乱说。」说话流畅连贯,全不似之前的结结巴巴。闵禹莲忙接道:「不错,王公子,这影子原来叫什幺,天下已无人记得,但影子这名号,却如影随形般盘踞在每个江湖人心中,挥之不散,只因影子实在太过可怕了。」

      沈绯云奇道:「圣宫主,影子门的名头在江湖上并不响亮啊?为何那影子却这般有名?」沈石道:「小孩子知道什幺。影子乃是天下最可怕的杀手,他每次杀人前总会提前三日告之对方,而不论被他盯上的人做出怎样的防範,请出多少高人,终也难逃一死。没人知道他是怎样杀人的,人们只知被他盯上的人,必死无疑。」

      几句话出口,众人心头均是一沉,士气立时大跌。御风道人环视众人,道:「这影子确实可怕,以贫道师伯之能,也只是将其重创,却也杀他不死。」君自傲闻言问道:「师父他曾与那影子交过手幺?」御风道人点头道:「那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影子不知受什幺人之托,要杀一位德高望重的武林前辈,师伯知道此事后便赶去援手,并与那影子交手,将其重创。影子受伤后便销声匿迹,直到四年前江湖上出现了影子门这一刺客组织,人们才又想起了影子,知道他尚在人间。」

      沈绯云打了个寒战,道:「连岳仙君也杀不了他……咱们、咱们可如何是好?」祁月怜道:「影子门虽打着影子的旗号,却未必真与影子有什幺关係,因为其出现江湖至今,也未做出过什幺大事。就算影子门真是影子所创,料想二十年前与岳仙君那一战,也已让影子受了难以複元的伤,所以其才会藏头露尾,不敢轻易亲自出手。咱们也不必太过担忧。」

      祁月怜为人心思缜密,行事素来谨慎,此一番话却与其平时处事风格大相径庭。闵禹莲亦是心思缜密之人,闻言立知她是怕损了士气,故意如此说来,便随之道:「不错。再说就算影子功力仍一如往昔,又怎敌得过咱们这许多高手?」众人互望一眼,均觉论实力还是己方远胜对方,不由纷纷点头称是。

      回到茶舍之中,那二位公子仍稳坐堂中,闵禹莲上前施礼道:「多谢二位公子。若未看错的话,这位是修邪武修公子吧?」那二位公子忙起身还礼,其中那衣着青衣的公子笑道:「在下不过江湖小辈,圣宫主竟也识得,佩服、佩服!」闵禹莲笑道:「修公子名满天下,又怎会是什幺江湖小辈?真是说笑了。」目视那锦衣公子,问道:「请恕我眼拙,这位公子是?」

  • 名称:山雨欲来风满楼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8:5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