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nningman全文阅读

      屋内一张八仙桌上摆满了酒菜,君自傲毫不客气地坐了下来,斟满一杯酒,一饮而尽,看得王财进目瞪口呆。他微微一笑,沖王财进道:「不怕王老爷笑话,小女路经贵地,盘缠用尽,听闻王老爷为人仗义,这才冒昧前来,指望王老爷能帮帮忙。不知王老爷能否赏小女这个脸呢?」

      王财进闻言淫笑道:「原来如此,这有何难?不过……嘿嘿,长夜寂寞,小姐不如在此留宿一夜,明天一早,本老爷一定把小姐的盘缠準备得妥妥当当。」说着走到近前,伸手想握君自傲的「小手」。

      君自傲飘然起身,让王财进抓了个空,「莲步」轻移,向屋中内间走了几步,道:「只是小女要去之处甚远,所需盘缠颇多,却不知王老爷一夜间能否备齐。」王财进搓了搓手,问道:「小姐想要多少?」君自傲伸出一根手指,微笑不语。

      王财进笑道:「一百两?」君自傲摇摇头。王财进道:「一千两?」君自傲又摇摇头。王财进面色渐变,试探着问道:「小姐总不是想要一万两吧?」君自傲笑道:「不错,正是一万两。」

      王财进把脸一沉,不悦道:「小姐在戏耍我不成?一万两,已足够把小姐买下来了。」君自傲双目寒光一闪,冷然道:「买下我?只怕你没这个本事!」话方说完,忽变成一个青面獠牙的厉鬼,张开「血盆大口」直向王财进扑去。

      王财进惊叫一声,两眼一翻,吓得昏死过去。君自傲哈哈一笑,眨眼间变作王财进的模样,将真的王财进一脚挑飞到内间床上,一挥手,发气打断床头上系住帷幔的细绳,帷幔立时落下,将床遮住。

      他打开屋门,沖外大声喊道:「来人啊!」连喊几声后,几个伙计打扮了汉子跑了出来,问道:「老爷有何吩咐?」君自傲装腔作势道:「赶快给本老爷备齐五万两银子,老爷要送给美人!」

      几个伙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想:「老爷这是抽哪们的风?」君自傲一瞪眼,喝道:「还不快去!」一个伙计为难地说道:「老爷,这管帐的事儿您该找郑掌柜啊。」君自傲瞪眼道:「难道要本老爷自己去找他吗?你们几个是干什幺吃的,快去把他给本老爷找来!」那几人急应声而去。

      不多时,方才那掌柜跑了来,满面疑惑地问道:「老爷,您真的要……」君自傲不耐烦地一挥手,问道:「我问你,本老爷家底如何?」那掌柜一怔,随即道:「老爷富甲一方,自然有的是银子了。」

      君自傲又一瞪眼,怒道:「我问你到底有多少?」那掌柜惶恐地答道:「这……三、三五十万总是有的吧?」显是也不十分清楚。

      君自傲一拍手,道:「不错!本老爷有这幺多银子,区区五万两又算什幺?快去準备!等等……五万太少,给我準备二十万两!」那掌柜闻言吓得几乎蹦起来,道:「哪有这幺多现银啊!」君自傲怒道:「不会拿银票幺?事事都要本老爷教,还要你何用?」那掌柜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应声而去。

      青鬼不由哈哈大笑,君自傲也大感开怀。这一路上他一直心急如焚,唯恐耽误了时日,如今距七阴山只有数日路程,心情一放鬆,不免想胡闹一番以排遣烦闷的心情,是故才会突然想到扮作女子来戏闹一番。不过闹罢静下心来,却又颇觉无聊,不由自嘲地一笑,连连摇头。

      不多时,那掌柜急匆匆地跑了来,君自傲问道:「準备好了?」那掌柜陪笑道:「还……还没呢。是陆师父来了。」

      君自傲暗道:「这王财进方才好像便是在等这个什幺陆师父,二人定然早已约好,却不能避而不见。」忙道:「那还不快请?还有,快些把银票準备好!」

      那掌柜应了一声,偷偷向屋里瞟了一眼,见床上帷幔垂下,方才那个美人又不见人影,脸上不由露出一丝猥亵的笑容,转身退去。

      不多时,掌柜引了一个颧骨高耸,门牙外翘,留着两撇小鬍子的瘦高个来。未到门前,那人便拱手笑道:「王老爷,近来可好啊?」

      君自傲乾笑几声,拱手道:「托您的福,倒还不错。」随即将其请入屋内,打个手势遣走了那掌柜。

      这陆师父在桌前坐下,看着一桌酒菜,笑道:「王老爷次次都这幺客气,鄙人可有些不好意思啦!」嘴上这幺说着,手底下却一点也不客气,自己斟满了一杯酒,拿起筷子夹了一只鸡腿。

      君自傲的目的已达成,不愿与这不相干的家伙多费功夫,左掌微微运力,打算将这陆师父击昏脱身。

      正要出手,陆师父忽道:「王老爷,现下可又有个发财的机会啦!今早有人来报,说琦水县那边出了一只虎妖,杀了不少官兵和百姓,知县柳老爷已经派人去请『烟霞双剑』沈大侠夫妇来除妖了。嘿嘿,咱们这次何不借这虎妖的名目,好好收些捐,就说是为保百姓平安,出钱请沈大侠除妖。嘿,这大庙镇的捐幺,就由你老兄来叫吧!」

      君自傲一怔,暗道:「虎妖?难道是妖界来的幺?那『烟霞双剑』的名号听来到是耳熟,不知……哎呀,沈公子的名号不是就叫『烟霞剑』幺?那个沈大侠不会就是……」

      想到此处,更不愿再多加耽搁,翻掌切在陆师父脖颈之上,陆师父哼也未及哼一声,便一头扎在菜盘中。

      君自傲快步来到屋外,将门闭紧,高声叫道:「来人啊!」不多时,那掌柜便跑了过来。君自傲问道:「银子可备好了?」那掌柜急点头道:「好、好了,库里原有三、四万现银,我又凑了十五万两的银票……」

      君自傲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备齐了就好,我托陆师父办一件大事,这些银子是给陆师父上下打点用的。我还有事,你替我送陆师父出去吧。」那掌柜忙连声称是。

      君自傲闪身进入屋内,故意高声道:「陆师父,此事全靠您成全了。」随即又化成陆师父的嗓音,道:「王老爷放心好了,一切包在鄙人身上!」语毕压低声音,向青鬼道:「你可会附身之法?」

      青鬼点点头,道:「这个鬼卒人人皆会。」君自傲喜道:「如此最好,你快附身到这陆师父身上,将我带出去。」青鬼应了一声,隐入陆师父体内。君自傲则又化成了红衣女子模样。

      君自傲以王财进的嗓音高声道:「贤伉俪走好,我不远送了。」随即向青鬼递了个眼色,青鬼立时会意,推门而出,君自傲随后跟了出来。这青鬼也真机灵,故意回身假意拱手道别,挡住了那掌柜的视线,君自傲则借机将门关严。

      那掌柜将二人引到前堂一间屋内,只见屋里摆着好几箱元宝,旧相放着厚厚的一叠票。君自傲从未见过这幺多钱,不免有些发怔。

      这次青鬼倒是从容不迫,将银票拿起,塞给君自傲,道:「夫人收好。」走到箱子前,拿了十多个五十两的元宝,又拿了二、三十两的碎银,包成一包背在背上,向那掌柜道:「这些就够了,剩下的收起来吧。」言罢转身便走,那掌柜急忙相送,直到将二人送出酒楼,方自语道:「原来是陆师父的老婆,唉,一机鲜花插在牛粪上啦!」

      「陆师父」带着他的「娘子」穿传街过巷,来到一家成衣庄,买了三套冬衣,再转了七、八条巷子,竟就此不见了。据说后来有人见到陆师父一身屎尿向大贤居狂奔,再后来王财进又和陆师父打起了官司,两方闹得不可开交,满镇人都大感奇怪。

      君自傲恢复原貌,赶回客栈,吩咐小二将车备好,硬将天涯和沈绯云拉了出来。天涯皱眉道:「刚安顿下来便要走,你抽什幺风?」君自傲强忍笑意,道:「快走快走,莫要多问。」言罢将二人推到车上,飞身上车,打马而去。

      直奔出十数里,君自傲才向沈绯云问道:「沈公子可否认得『烟霞双剑』沈大侠夫妇?」沈绯云道:「怎不认得,那正是家父家母。君公子为何突然问起?」

      不等君自傲答话,天涯已哼了一声,道:「虎父犬子。」沈绯云面上一红,尴尬道:「在下功力浅薄,确实有辱家门……」君自傲见状忙岔开话题,道:「前边不远便是琦水县,到了那里,沈公子怕就可见到令尊与令堂了。」

      沈绯云一怔,随即喜道:「君公子,你说的是真的幺?你怎幺知道……」君自傲道:「方才我上街置办寒衣,听人说琦水县境内出现虎妖,县令派人请来了沈大侠夫妇除妖,当时便疑心这沈大侠与你有渊源,不想竟真是伯父伯母。天兄,你也认得沈大侠夫妇幺?」

      天涯道:「『烟霞双剑』沈石、祁月怜夫妇有谁人不知?他二人纵横江湖未尝一败,实是第一流的高手。哼,却不想生出这幺个不中用的儿子。」后一句话小声说出,颇似自言自语,但君自傲与沈绯云都听得清清楚楚。沈绯云闻言面色大红,垂头不语,君自傲也大感尴尬,又不知再说些什幺好,只得快马加鞭,驾车向前飞驰。

      一路疾奔,终在天黑前赶到了琦水县。君自傲腰包大鼓,自然要好好破费一番,沈绯云却坚决不依,抢着要掏钱吃饭住店。最后天涯冷着脸道:「沈公子,这一路你已破费了不少,欠我们的情也还得差不多了,还是省省吧。」他与君自傲感情日厚,对连累君自傲痛失好友的沈绯云也日渐反感,是故处处要和他作对,时时要明贬暗损他几句。

      沈绯云泥人也有土脾气,闻言立时满脸通红,忿忿道:「天公子,在下知自己本事低微,难入天公子法眼,可在下一直小心谨慎,自问未曾得罪过天公子,天公子却为何这样处处挤兑在下?」

      天涯未料到他竟会发脾气,先是微微一怔,随即怒道:「既然知道自己本事低微,就别到处出风头,弄得自己险些丧命不说,还要累别人受牵连。你以为花银子就能弥补君自傲为你所受的痛苦了吗?告诉你,银子本尊有的是,用不着你的!」

      沈绯云闻言立时呆住,君自傲见状急道:「天兄,你这是何必。沈公子,天兄的意思是朋友间贵在情义,钱财身外物,何必计较太多?用你的和用我的不都一样幺。」沈绯云目泛泪光,忽向天涯深深一揖,道:「天公子,在下不该向你发脾气,是在下不对……君公子的大恩,在下结草衔环也无以为报,在下实在是想为他多分担一些,可是……」话未说完,已然泣不成声。他此刻才知天涯为何总对自己看不顺眼,想起君自傲因自己而起的遭遇,不由悲从中来。

      君自傲轻歎一声,道:「沈公子想得太多了。那件事并不完全是因你而起,即使当日我不救你,那些恶鬼与我之间,也一定会发生那样的冲突,这就是我的宿命。沈公子,如果当君某是朋友的话,今后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转头看着天涯,诚恳地说道:「天兄,今后就不要再难为沈公子了,好吗?」   天涯心也有些软了,看了看沈绯云,再不吭声。

      沈绯云涨红了脸,老半天才突然迸出一句:「君大哥,你我相识多日,既然已是朋友,今后能不能不再以『公子』相称?」

      君自傲一知,道:「当然可以。」沈绯云激动地一笑,道:「那我就叫你君大哥,大哥就叫我绯云好了!」君自傲点点头。

      天涯在旁忽道:「君自傲,今后你也再不许叫我『天兄』!谁告诉你我比你年长了?」君自傲知他脾气,忙道:「是、是,那我当如何称乎?」天涯道:「怎幺那幺笨?叫我天涯便成了!」君自傲忙点头应命。

      到得客栈,君自傲安排下酒饭,三人酒足饭饱后各处进房休息。

      因「鬼噬」神技之故,君自傲并不感到疲倦,睡意更是半点皆无,正不知如何打发长夜,叩门声忽然响起,开门一看,却是沈绯云,忙将其请入房内。

      沈绯云坐下后,道:「君大哥,你从未听过我爹娘的名号幺?」君自傲笑道:「我武功虽高过你,江湖资历却浅得很,算来算去,知道的人也只限于身边的几个而已。」沈绯云道:「这次若能遇上我爹我娘就好了,他们定能帮上忙,不会似我般毫无助力。」

      君自傲拍拍他的肩膀,道:「绯云,我也曾为本事逊于他人而难过过,但一味自卑只能令自己更加不济。人要有超越他人的信心和勇气才是。」沈绯云用力点了点头。

      叩门声又起,君自傲开门一看,这次却是天涯。天涯瞥了沈绯云一眼,走到桌边坐下,道:「君自傲,我心情不好,你弹首曲子给我听好不好?」

      君自傲一笑,道:「这有何难。只是这些日子来大事不断,倒把琴艺荒废了,也不知会弹成什幺样。若有失手,天……天涯可莫要笑我。」他本来顺口要喊出「天兄」两字,总算及时收声改口,否则天涯怕又要有一阵雷霆了。

      取出师父赠的短琴,君自傲不由感慨大生。幼时学艺的时光、言家班中温馨的日子,和最后一夜那满眼的鲜血,此时统统浮现在眼前,令君自傲发出一声长歎。

      指动弦颤,久违的琴音响于耳际,君自傲只觉置身于一片虚空之中,恩怨情仇俱忘,唯留心湖不波如井。云淡风清,燕子掠影,静得不起一丝微澜。

      忘却,将所有一切全数忘却,人便如万年冰山,无喜无忧,静看世间风浪涌动,虽千尺万仞,亦不能扰我乱我半分。

      生如一季之花,盛衰之间,灿烂也罢,黯然也罢,不过是土始土终,始终为天地间一粒泥土,苦乐常记于心又有何意义?不如永不乱心,静观风雨来去,独守我心悠悠。

      一曲弹罢,天涯与沈绯云均面露安详,默然如青空浮云,心中诸般喜忧愁苦,一时皆沉寂无蹤。

      君自傲正襟危坐,淡然道:「门外的朋友,请进来坐吧。」

  • 名称:runningman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7: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