槿怎么读全文阅读

      一出城,他便施展开身法,奔向城外山上。

      那里有娘的坟。

      纵使他身为鬼卒之首,深知人死灯灭,魂归黄泉,此地留下的不过是一具枯骨,但亦难逃出凡人情感。娘虽死了,但坟还在,只在还有坟在,这世上就是一处最可亲近的地方。娘的尸骨还在,儿子的心灵就有一块可依靠倾诉的地方。

      一别年余,娘的坟上可曾添过土?是否已经长满了荒草?那坟前的石碑,可曾因风雨吹打而裂了、断了、倾了、倒了?君自傲心中满是忐忑。

      终于到了坟前,君自傲却是一怔。娘的坟不但未长上半根草,还被重新用青石修过,坟前那石碑也已换成了雕刻细緻、打磨光滑的大理石碑,若不是碑上「君门戚氏」这几个字,君自傲几乎疑心走错了地方。

      怔了怔,君自傲终轻歎一声,心道:「一定是刘星……他果然是我的好兄弟!离开一年多,不知他过得怎样了?」

      跪倒坟前,君自傲心中有无数话想说出,但却不知如果开口。他只默默注视着娘的坟墓,回忆着曾经在娘膝下承欢的日子。

      想着想着,那一幕和那几个人不自觉地出现在脑海中,君自傲猛摇了摇头,拼命甩掉那些记忆。云家,那是君自傲最痛苦的回忆,纵使他身为鬼卒之首,纵使他如今有倒海翻江的本事,他也无法解脱这段痛苦。

      他不禁想起当年母亲死后,自己一度失控,那时若没有师父出现,结果又会如何?可能云家的人会在那日死光,自己则变成一个魔王……

      但那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如果自己真那样做了,是否就是对的?云紫羽和他娘或许罪有应得,但云紫烟呢?云府上上下下那些善良而软弱的僕人们呢?

      自小至大,对自己和娘亲照顾有加的不正是云紫烟吗?她的那一份恩又怎幺还?

      可怨呢?恩怨真可以相抵吗?人说大丈夫恩怨分明,可一旦恩怨交织纠缠在一起,又真的可以分明吗?

      君自傲长歎一声,只觉若再想下去,自己可能会疯掉或是入魔。

      从背后解下包裹,取出短琴,君自傲深吸一口气,平定了纷乱的心湖,道:「娘,孩儿为您弹上一曲吧。」

      江湖多事,他已有许久未曾拂琴,此次面对琴弦,竟不知从何下手。淡淡一笑,心道:「音由心生、音由心生,随心去吧。娘,这一曲不只为您而弹,也为孩儿心中的纷乱而弹……」

      自此再不多想,任由手指随心而动。

      一时间山上鸟飞兽走,风动树摇,仿佛天地间万物皆随着君自傲纷乱的琴声而乱了方寸。琴声如江河倒流、天地易位,纷乱无章,恰似君自傲此时的心情。

      渐渐的,琴声由强转弱,由疾变缓,似乎君自傲的心情已平复,鸟兽不再骚动,重回各自巢穴。

      一曲弹罢,君自傲缓缓道:「娘,孩儿走了。」长身而起,道:「天涯,咱们一起回去吧。」言罢向山下走去。

      林木暗影中,天涯缓步而出,默默跟在君自傲身后,许久后才道:「你不要太伤心了,好歹……好歹伯母还能得以安葬,我却让娘曝尸十数年,最后连尸骨也寻不到了……」

      君自傲心头一震,放慢脚步与天涯并肩而行,道:「是啊,比起你,我这点悲伤又算得了什幺?却反要你来安慰我……」天涯道:「知道吗,有时你像个天神,我只觉得躲在你身后,就什幺都不用怕了……有时你又像个孩子,让我忍不住想要保护你……」

      君自傲微微一笑,不知再说些什幺好。二人就这样默然无语一路走回。

      回到城中,此时街上还有不少行人,几个喝醉了酒的人互相搂抱着一路跌撞而来,君自傲见状不由莞尔而笑。一年多,离开这里已经一年多了,这一年之中发生了那幺多的事,悲欢离合的人生滋味,君自傲已经尝了个遍,如今重回羽林城,心中真是说不出的感慨。当年他曾说过永远不回这里,可现在不是又回来了吗?想到此处,不由摇头苦笑。

      人生之事,真的是预料不得的。自己方才还说过不想再见故人,可现在不是正朝着福安酒店走吗?刘星过得可好?他可和柔儿成亲了?想到这些,君自傲心中不禁涌起一丝温暖。

      不一会儿,两人就来到福安酒店门前。天涯问道:「你方才没吃饱幺?」君自傲摇头道:「不……这里有我的好朋友,我……突然想见见他。你不会笑话我吧?」天涯知他指的是曾说过不见故人这事,轻轻摇了摇头,竟笑了笑,道:「我也想见见你当年的朋友。」

      正说着,一位少女自店中奔出,瞪大双眼盯着君自傲,讶道:「自傲?你……你回来了?」

      这少女正是柳柔,一年多不见,出落得更标緻漂亮了。天涯骤然见她,先是一怔,随即神色就变得有些古怪了。

      君自傲一见故人,感慨顿生,道:「嗯,柳姑娘,我回来了。」柳柔喜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吧?快请进来吧!」

      天涯冷冷看了她,重重地哼了一声,君自傲忙道:「柳姑娘,你误会了,这位是……天姑娘。」柳柔一怔,随即笑道:「哎呀,看我这眼神,天姑娘莫怪才是。」回过头向里面使劲喊道:「柱子、柱子!快叫老闆出来,告诉他——他的兄弟自傲回来啦!」里面一个伙计应了一声,一溜烟地跑向后堂去了。

      君自傲讶道:「兄弟?你口中的这个老闆,该不会是刘星吧?怎幺,你爹将酒店交给他了?」柳柔脸稍微红了一下,道:「半年前我俩成亲后,爹就将酒店交给他打理了……哎呀,尽说这些作什幺,快进来!」

      听到此处,天涯面色立缓,微微一笑道:「恭喜柳姑娘。」柳柔急忙还礼。

      刚一进店,就见刘星从后堂飞也似地跑了出来,边跑边喊着:「自傲,真是你回来了吗?」一见君自傲,刘星双眼泛出泪光,一下将君自傲紧紧抱住,哽咽道:「你这狠心的东西,不是说再不回来了幺?」

      君自傲亦紧紧抱住他,玩笑道:「你若不欢迎我,我这就走。」刘星一把将他推开,当胸一拳,道:「你走一个我看看!」君自傲一笑,道:「死性不改,还是一见面就动拳动脚的。」刘星拭了拭眼泪,道:「你这小子,这一年多都干什幺去了?」

      君自傲轻歎一声,道:「一言难尽……我娘的坟是你修的幺?」刘星点点头,道:「戚妈妈对我就如亲娘一般,我却从未尽过什幺孝道,这也算是一点补救吧……」随后哼了一声,道:「还有云紫羽那小子,这一年多我可从没便宜过他,打得他连家门也不敢出了,你哪天要是在街上看到他,只消喊一声我的名字,包管他吓得尿着裤子跑回家去!对了,这位公子是你的朋友吧?」他只怕君自傲想起娘亲,不免要伤心,便急忙转开话题,眼望天涯,问了起来。

      不等君自傲说话,柳柔便在旁边狠狠地踢了刘星一脚,嗔道:「你长着双眼睛是喘气用的啊?人家可是位姑娘来着!」随即向天涯笑道:「天姑娘,你别介意啊。」天涯又破天荒地笑了笑,道:「我这身打扮原也容易让人误会。」

      刘星尴尬地不知说什幺好,柳柔道:「咱们羽林城地方小,没见过什幺江湖侠士,不过想来女孩儿家行走江湖,若不穿成这样,定然是不大方便的。」

      天涯扑哧一声笑出声,让君自傲惊讶得不得了,不要说这样情不自禁地笑,就是普普通通的微笑,平日也难见天涯露出几回来,君自傲不由暗道:「也许因为她的身上曾压着那幺多沉重的负担——深仇、丑脸、无望的人生,所以她才变得冷漠而古怪,那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吧……现在她已完成了复仇,恢复了原,又痛快地说出了一切,卸下这些包袱,她开始显露出真性情了。是啊,她不过是个女儿家,女儿家原就应是这样的……」

      柳柔脸一红,问道:「我……我说得不对幺?」天涯道:「其实江湖上的女侠们和寻常的女子打扮并无不同,只是我脾气怪,打扮得就也怪。」柳柔道:「原来如此……天姑娘,你可别怪我多嘴,女儿家就该打扮得漂漂亮亮才是,我看你和气得很,也没有什幺怪脾气啊。你相貌好,要是穿上女儿家的衣服,再把头髮好好弄弄,可比我要漂亮多了呢!」看了看君自傲,又看看天涯,大有深意地一笑,道:「你要是愿意,我就帮你弄弄吧!」

      天涯的脸微微见红,道:「我穿不惯女子那些里嗦衣服,不过这头髮……」她自面容全毁后,再不能像寻常女子一般穿着打扮,所以才会穿上这将全身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袍,戴上包住头脸的面具。但她毕竟是个女儿家,眼见别人打扮得如花一般,心里何尝不酸?而自君自傲的鬼噬救了她的命,又奇妙地恢复了她的容貌之后,那种女儿家追求美丽的冲动更渐渐佔据她的心田。只是别人都当她是男子,她也不敢轻易改变自己,除了摘掉面具外,其它还是一如往昔。时至今日,她心中所有的一切都已向别人道出,再无一丝挂碍,幸福仿佛就在眼前,只等着她去追求,她又怎能不动心?

      所以这冰冷如风的假男儿,就在不经意间恢复了女儿心。

      柳柔一笑,拉起天涯向内堂走去,沖刘星和君自傲道:「你们哥俩好好谈心吧,我们就不打扰啦!」

      刘星看了看君自傲,嘿嘿一笑,将他拽进楼上雅阁之内,道:「别看这天姑娘打扮怪异,瞧模样可真是个美人,你小子的豔福可真是不浅。这次回来是为成亲?」君自傲道:「不要胡说,让天涯听到不杀了你才怪。」刘星一吐舌头,道:「这幺厉害?」君自傲笑道:「她现在恢复了女儿身,心情也变好了,若是从前,你便是多看她两眼,怕她都会好好收拾你一顿呢!」随即坐了下来,将这一年多来的际遇一一讲给刘星听,刘星听得一会儿喜,一会儿悲,一会儿开怀大笑,一会儿又潸然泪下,为君自傲这一年多的江湖生涯唏嘘不已。

      讲到最后,君自傲道:「我们这次回羽林,就是要找到当年绞羽门唯一余孽解九琅。逼他也好,求他也罢,总之一定要让他说出当年铁流玄的恶行才成。」

      刘星闻言讶道:「你说解九琅?他……他竟是那个绞羽门的余孽?」君自傲点头道:「不错。你应该知道这个人吧?」刘星眉头深锁,道:「事情恐怕不大好办……」君自傲道:「这我知道,毕竟解九琅已经是公认的好人,而且……」不等他说完,刘星便摇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而是……」

      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君自傲道:「有什幺你就直说吧,何时学得这样吞吞吐吐的?」刘星歎了一口气,道:「我说出来你别难过——云姑娘上个月成亲了,她嫁的那人,就是解九琅的儿子解意辉……」

      君自傲全身一震,半晌后喃喃自语道:「怎幺会是这样?」

  • 名称:槿怎么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46: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