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全文阅读

      东方渐明,红色的太阳缓缓从山后爬起,逐渐上升。

      君自傲早已备好车马,只待出发。龙行云将路途和以冰玉魂化解毒龙之气的方法细细说了两遍,最后叮嘱道:「爷爷的溟气只可将毒龙封住六十天左右,此去七阴山路途遥远,小傲要快马加鞭才成,路上切莫耽搁。」君自傲点头道:「爷爷放心,待天兄体内毒龙一除,小傲便赶去卧虎山。」

      龙紫纹用力抱紧君自傲,道:「路上小心,留神鬼界那些家伙,我在卧虎山中等你!」君自傲亦用力抱紧龙紫纹,道:「放心吧。你也要努力才是!」龙紫纹用力点点头,鬆开双臂。君自傲退后几步,猛一转身,飞身上车打马而去。

      一路飞驰,君自傲恨不能立时飞到七阴山,却不顾马儿能否受得了。飞奔了三、四个时辰,拉车的两匹健马已然累得口吐白沫,奄奄一息,君自傲却仍扬鞭不止。沈绯云从车箱中探出头来,道:「君公子,这般跑法,马怕要不行了。」

      君自傲只顾向前,却未留意马儿如何,闻言慢慢将车停下,只见两马四脚发软,随时都可能倒毙地上。此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马若累死,就只好请君自傲自己来拉车了。

      天涯掀开车帘,向君自傲道:「君自傲,我一时半刻还死不了,不必这样急。」君自傲头也不回,道:「早到一刻总比晚到一刻要好,或许,那不起眼的一刻,就能决定生死……我君自傲绝不会再让朋友因我而死!」言罢仰天一挥手,一股雾般阴气随之沖天而起,将正从上空飞过的一群大雁裹在其中,倏然收回君自傲体内。

      这正是那招「鬼噬」。

      君自傲与龙紫纹无话不谈,除说一些两人间的贴心话外,也从不避开旁人。龙行云年岁太高自恃身份,叶清幽如仙子般不轻易近人,天涯又孤傲不合群,平时见他二人谈话,就远远避开,只有沈绯云总是在旁倾听,有时还插上一言半语,所以从君自傲的身份到经历过的事情,倒也都知道个大概。这招「鬼噬」他虽听过,却从未真正见过,此次见君自傲鬼噬之威力,不由大为惊骇,不等他发出感歎,君自傲又一挥手,阴气弥漫而出,将两匹马裹住,只见君自傲伸出的手不断化作细屑,飞入阴气之中,骇得沈绯云说不出一句话来。

      天涯呆住了,他愣愣地看着君自傲,后者脸上写满了刚毅与坚定,似已忘却了自己的生死,只不住反运鬼噬,将生气灌入马儿体内。天涯只觉他和身影越来越模糊,却是泪水已朦胧了自己的双眼。

      长啸一声,君自傲猛一撤掌,阴气重回体内,人却在瞬间衰弱了许多。相反,那两匹马却已精神奕奕,浑身肌肉不住抖动,以宣洩体内过剩了的精力。君自傲一抖缰绳,扬鞭打马,双马齐嘶一声,飞般向前奔去。

      沈绯云看着君自傲的背影,渐渐呆了。忽然间,他从那背影中看出了很多东西。他突然觉得自己和眼前这人相比,竟如沙石般渺小。同时,一股豪气也被激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里,他突然觉得自己变了。

      而天涯已然退到车箱最深处,将头包在黑袍中,不让人看见他那泪水狂涌的双眼。

      就这样,君自傲不断以鬼噬食取禽鸟走兽,再反运鬼噬,将生气传给两匹马儿,几乎不眠不休地向七阴山赶去。

      初时,君自傲日渐衰弱,人也渐渐消瘦,但十余日后,竟渐渐複元如初,且愈发精神起来。他自己并不知道,他这样不断正运、反运鬼噬,已在不觉间将这招练得更为精湛纯熟,更加淩厉有效,从前他噬食生气,却不能尽为己用,总会白白损耗掉大部分,而如今却可将生气半丝不落地全部吸收,只要三两只雁雀之类的鸟儿,便足够他与双马一天之需。

      沈绯云一直奇怪,自己和天涯随着君自傲如此折腾,竟然并不觉得如何辛苦难耐。而天涯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偶然发现,每当夜深人静,自己与沈绯云均已睡熟之时,一股阴气就会将他们轻轻包围起来,向他们送来温暖的气息。

      天涯由此发现,自己原来还有那幺多的泪水。

      转眼已有月余,马车渐近北方,天气也变得更加寒冷。这天行至一座大镇,君自傲破天荒地将马车停在一处客栈前,回头笑道:「离七阴山不远了,咱们休息一日,买几件厚衣服,好好洗个澡再走也不迟。」

      沈绯云跃出车箱,道:「君公子总算肯歇一歇了。不过说来也怪,这一路奔波,我倒并不觉得累。」天涯在车内冷哼一声,道:「糊涂蛋一个!」沈绯云未听清楚,问道:「天公子说什幺?」天涯又哼了一声,道:「没什幺!」

      君自傲笑笑,将天涯扶下车,来到店内。沈绯云急忙沖到前边,着店伙计安排客房,到柜檯上交了压金。

      待安顿妥当,君自傲请沈绯云照顾天涯,自己独自出门置办衣物。

      其实置办衣物这等事,只消吩咐下客栈小二,他自会替客人安排妥当,但如此一来,钱便要从沈绯云交的压金中扣除。君自傲不好意思总用别人的钱,可自己又囊中羞涩,这才独自上街,打算看看可有便宜衣服卖。

      走不多远,一个小丐突然扑到他面前,伸手道:「大官人,可怜可怜小的吧!」君自傲见他只有十一、二岁年纪,身上衣不敝体,手脸上青一块红一块,头髮乱蓬蓬的样子,不由想起了刘星来,心中一酸,便探手入怀,想掏些钱给他。

      不想伸手一摸,才发现怀中不过只有五、六块散碎银子。仔细一想,自当日加入言家班至今,自己一直都在花别人的钱,自己家底如何,却早忘了去想,不由脸上发红。

      那小丐眼中充满了期待,双手伸得笔直,只等君自傲拿钱出来。君自傲一咬牙,摸出一两银子塞在他手中,赧然道:「小兄弟,在下也不宽裕,只能帮你这幺多了。」

      那小丐平时讨钱,十讨九空,偶有大发善心者,也不过赏几个铜子了事,今日竟有银子入手,哪还嫌少,倒是欢喜得不行,接过银子重重地磕了个头,欢天喜地地去了。

      君自傲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一声。方要走,忽有七、八个小丐围了上来,齐齐伸手讨钱,口中「大老爷」、「大官人」、「大善人」地叫个不停。君自傲大感手足无措,看着这些小丐的可怜模样,不由得善心大动,将银子全数掏了出来分给他们,苦笑道:「我这里只有这幺多了,都给你们,自己去分吧。」

      众小丐接过银子,谢也不谢,欢叫着,一窝蜂似地跑开了。

      摸摸空空如也的口袋,君自傲又是一阵苦笑,自嘲道:「君自傲啊君自傲,你这穷光蛋还有钱布施别人吗?你把钱都给了别人,自己可就一贫如洗啦!」

      话音方落,一个声音忽然响起:「大王缺钱用幺?」君自傲一怔,随即想起这正是那个随行左右的青鬼,暗想这些日子倒把他给忘了。他功运双目,见青鬼垂着头,恭恭敬敬地站在自己面前,不由笑道:「你怎幺这幺多礼?唉,我现在身无分文,钱实在是缺得不能再缺了。」

      街上行人及路边摊贩见君自傲面对空街自言自语,不由议论纷纷。几个妇人低声道:「这人莫不是傻子?」「我看差不多,方才他还拿出那幺多银子给小叫花子呢!」「年纪轻轻的,真是可怜。」

      君自傲听得一清二楚,不免窘意大生,忙展开瞑界,将青鬼带入其中。青鬼先是大惊,既而喜道:「这可是大王的『瞑界』?」君自傲道:「不错,你也知道?」青鬼道:「是啊,只是小的职位低微,却从未蒙大王召入过。」

      君自傲道:「在街上与你说话多有不便,这才想到这『瞑界』。你问我是否缺钱用,当是有解我贫困窘境之法吧?」

      青鬼道:「游方大人可将冥钱变化成人间的银钱,大王若缺钱,不妨……」君自傲道:「不可。以此种法术骗人,与强抢何异?」青鬼惶然应道:「是、是!那……那且让小的再想想……」

      君自傲灵机一动,道:「你且四处打探一番,看此地可有恃财横行、为富不仁者。」随即解开瞑界。青鬼应了一声,匆匆而去。

      君自傲信步游街,闲逛了片刻后,青鬼回来报导:「稟大王,小的已探查明白,此地最大的财主叫王财进,平日里勾结官府,欺压百姓,抢男霸女无恶不作。他开了一座酒楼,名叫『大贤居』,就在北面街口,此时他正在其中,大王有何打算?」

      君自傲点点头,道:「咱们的银子就着落在他身上吧。走!」

      在青鬼的带领下,不片刻君自傲便来到那大贤居前,抬头看了看高悬门上的金字招牌,君自傲冷笑一声,道:「鱼肉乡里,还敢叫什幺大贤!今日便叫你这王财进真个『财尽』!」方要入内,然心中一动,转身走入一条小巷内,看看左右无人,探手入怀,取出一物,竟是当日游方无常送他的那张「千面」。

      青鬼在旁讶道:「大王取出『千面』来作何用?」君自傲道:「咱们还要在此休息一日,还是乔装行事为妙,免得之后麻烦。」将千面朝面上一罩,立时化作一个一身红衣,长裙及地的绝色妖豔女子,浅浅一笑,走出巷子,来到大贤居酒楼之内。

      一进门,酒楼内立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眼睛全直勾勾地盯在君自傲身上,倒把他吓了一跳,以为变化出了什幺纰漏。正不知所措,店小二已急忙忙地迎上前来,还未到近前,早被一个掌柜模样的老头儿抢在前面,他三步并两步地跑到君自傲面前,两眼一边上下打量,一边陪笑道:「这位姑娘想用些什幺?」

      君自傲见他一副色迷迷的模样,不由大感厌恶,但也放下心来,知道自己的变化并无纰漏,同时又十分好奇,不知自己到底变成了怎样俊美的一副模样,竟能将这老头儿迷成这样。微微一笑,道:「请问王老爷可在幺?」

      那掌柜见君自傲沖自己一笑,骨头都酥了,急道:「在、在!姑娘且随我来。」

      君自傲随他穿过后堂,来到一座大屋前,那掌柜向屋内道:「老爷,有客到!」

      只听一阵脚步声响,屋门向外打开,一个肥头肥脑、一身锦衣的胖子沖了出来,喜道:「是陆师父来了吗?」待看到君自傲,两眼一直,竟,呆住了。

      那老头道:「不是陆师父,是这位小姐。」君自傲微微一笑,飘然一礼,道:「小女见过王大老爷。」

      那胖子王财进揉揉了眼睛,直盯着君自傲,好半天才说出话来:「这位……这位小姐,您……您是?」

      君自傲瞥了那掌柜一眼,向王财进道:「王老爷,可否让小女入内一叙?」王财进目泛淫光,急让到一旁,道:「小姐请!」君自傲「莲步珊珊」走进屋内,王财进挥手遣走那掌柜,转身入屋,反手将门关紧,偷偷叉上。

  • 名称:伊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46: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