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何全文阅读

      影子苦笑一声,道:「不错,老夫一生杀人无数,原已该死了。龙公子,你动手吧。」

      龙紫纹摇头道:「前辈既已有所悟,便已不再是过去那个杀人的影子了。」言罢鬆开左手,那条火龙立刻顺右掌收回体内,天空中那十多颗火龙珠亦收敛光芒,化为溟气收回龙紫纹体内。

      影子愕然而视,道:「龙拳传人,果然非比寻常……」歎了口气,转身向林中走去,闵禹莲想上前阻拦,但苦于身受重伤,便向叶清幽道:「清幽,龙公子想得太天真了,这老鬼绝不会如此易与,你快上前杀了他!」叶清幽摇头道:「他既已悔悟,何必多造杀孽?」闵禹莲气得一阵头晕,自语道:「你们这些小孩子,真……」话未说完,又是一阵晕眩。

      那边那些与圣宫门人激战的刺客,早已被火龙珠造出的奇象惊呆,此时见主人败北而退,纷纷扔下手中兵器,转身逃走。圣宫门人知龙紫纹有心放他们,便不追杀,任由他们去了。

      影子缓步走向林中暗处,回头向龙紫一笑,道:「龙公子,我件事我要告诉你。」龙紫纹一怔,以为他会说出些龙吟之事,便道:「请讲。」

      影子环视众人一圈,最后看着龙紫纹,嘴角忽然挂起一丝邪笑,道:「想当年,我就是这样从岳岸崖手中逃过一命的!」边说着,边一消失在黑暗之中,邪笑道:「老夫惹不起你,但你也再奈何不了老夫,想追的话就来吧!」声音越来越远,影子就这样逃了。

      沈石怒道:「这厮好不要脸!」祁月怜道:「圣宫主说得不错,这老鬼果然不曾悔悟。」闵禹莲摇了摇头,道:「罢了,随他去吧,今后他也再不敢向咱们出手了。只是……」目视龙紫纹,道:「你这脾气若不能改,将来必吃大亏!」

      龙紫纹苦笑一声,道:「未料到他戏演得这样好……都怪我大意,师姐不要生气。」言罢忙来到近前察看闵禹莲伤势,众人也忙拿出伤药,为闵禹莲上药包扎。

      一直站在远处未发一言的王虎,皱着眉头自语道:「人间果多奇人,还真难以应付……」站在他身旁的夏长休闻言急拉了拉王虎的衣袖,看了看周围,发现大家并未注意他们后,悄声道:「兄弟,说话要小心,莫被人看破了才是!」王虎点点头,再不说话。

      数里之外,一株巨树之上有三人悄然而立。左边是一个白衣少女,手中轻轻摆弄着一根树枝,正是李狼属下那树妖绿晓;右边是一个健硕的汉子,身穿白衣,侧头看着中间那人;而中间那人亦是一袭黑衣,面容冷峻,正是八人中为首的紫啸,此刻他正双目轻合,似是在侧耳聆听什幺。

      半晌后,紫啸睁开双眼,绿晓立即问道:「狼老大,情况如何?」右边那健硕汉子也露出关切的神色,目光中满是询问之意。

      紫啸深吸一口气,道:「也不让我喘口气,以为我是狼王吗?要知道运用这千里听音之功,很费力气的。」绿晓一撇嘴,道:「自己功夫不济,却来怪人家。」那汉子责道:「绿晓,怎幺这样和大哥说话?」

      紫啸笑了笑,道:「你学学人家腾雷,别总是无理取闹好不好?」绿晓哼了一声,转头不理他。那汉子却又问道:「狼老大,情况到底如何了?」还未等紫啸回答,绿晓已学着紫啸的语气说道:「你学学人家腾雷……怎幺样?腾雷不也在追问你吗?」

      紫啸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就你这丫头天天气我。」顿了顿,正色道:「虽然影子亲自出手,但龙紫纹显然技高一筹,轻易就破解了影子的功夫,所以……叶姑娘也未遇到任何危险。不过龙紫纹太过天真,轻易就相信了影子的话,把影子放跑了。影子这人阴险狡诈,万一再次偷袭,龙紫纹倒没什幺,只怕别人就要吃大亏,所以咱们还是继续在暗中保护为妙,不然叶姑娘若真有什幺意外……你我就算死也不足以向狼王谢罪了。」

      腾雷轻歎一声,道:「狼王和叶姑娘还要多久才可以在一起啊,这样的日子,也该到头了……」绿晓狠狠道:「闵禹莲那贱人,等约期一到,我非要她好看不可!」紫啸缓缓道:「不用你动手,乌老哥早就準备好了……」绿晓嘻嘻一笑,道:「让乌老爹盯上的人,可有得看了!」

      一阵风吹过,树枝轻轻摇荡,三人的身影亦随之消失。

      清风明月,河柳舞枝,沿河的青石官道上,一辆大车飞驰而来。驾车者长髮飞扬,双目黑得如同夜色一般。那两匹拉车的健马四蹄翻飞,精力充沛,任谁看了,也想不到它们已如此飞奔了十几个日夜。

      驾车者正是君自傲。

      羽林城离胜古山并不近,就算骑马也要月余时间方可到达,而查明真相的期限只有两个月,哪有功夫在路上耽搁?君自傲不顾天涯反对,又依前法,每日正、反运用鬼噬,噬食鸟兽,再转给双马,日夜不停地疾速飞奔,如此只不过十余日,便已到羽林城外。

      城外十里长堤又怎经得住飞速一跑?不多时,城门便已在眼前。羽林城规模不大,又地处中原地带,周围尽是繁华城池,是故并无军队驻守,门禁也不严,虽然此时已然入夜,但城门依旧开着,来来往往的人和车马虽不多,却也未曾断绝。

      君自傲放慢速度,回头向车内道:「咱们到了。」沈绯云闻言立刻掀开车帘钻了出来,道:「这一路颠簸,可累死我了,咱们快找个客栈歇歇吧!」天涯在车里冷哼一声,道:「还是那副德行!」沈绯云听得真切,面色一红,沖君自傲道:「君大哥,辛苦你了……」天涯在车内道:「这才是句人话。」

      君自傲一笑,道:「羽林城中只有一座客栈,比起大市镇里的要简陋得多,大家凑合着住吧。」沈绯云奇道:「君大哥来过羽林城吗?」君自傲深吸一口气,道:「我就是在这里长大的……」言罢打马入城。

      众人见君自傲神情,均知他此时心情定然沉重複杂,只有沈绯云不明所以,道:「原来这竟是君大哥的家乡,太好了,君大哥,带我到你家里去看看吧!」

      君自傲苦笑一声,道:「家?哪里又有我的家?」沈绯云又待再问,天涯已掀开车帘,一把将他拉进车内,道:「你给我进来!」自己则钻出车箱,坐到君自傲身旁。

      君自傲隐约听到柳依依小声说道:「沈公子,君公子神色忧郁,定是在此有不好的回忆,你还追问什幺?」沈绯云亦小声道:「我……我光顾高兴了……」

      天涯亦听到车内声音,咳嗽了一声,将声音盖过,道:「你从未向我提过这里。」君自傲淡淡一笑,道:「你也从未向我提过天家村。」天涯若有所悟,道:「我明白了……这里还有你想见的人吗?」

      君自傲点点头,又摇摇头,道:「相见又有何意义?还是不见的好。那些过去,我一点也不想再记起了……」言罢一勒缰绳,道:「到了,这就是我说的那家客栈。」

      客栈掌柜见有大车到来,急同小二一齐迎了出来,将众人请入大堂。

      君自傲见那掌柜不时偷眼打量自己,便问道:「王掌柜,您还认得在下吧?」那掌柜犹豫了片刻,试探着问道:「您可是……可是云府的傲哥儿?」君自傲神色一黯,点了点头。那王掌柜喜道:「果真是你,没想到一年多不见,竟已这幺出息了……你娘泉下有知,也该知足了。」

      君自傲心中一酸,一时不知说些什幺好,只轻歎一声,默然无语。王掌柜见状忙道:「看我,说这些做什幺?几位客官一路奔波,不知用过晚饭没有?小店有各色菜肴,众位来点儿?」

      天涯目视君自傲,口中却对王掌柜道:「你看着来吧。」王掌柜应了一声,转身便要离开。

      风巽拦住他,问道:「掌柜,请问你可知解九琅这个人?」王掌柜道:「羽林人哪有不知他的?去年若不是他手刃飞贼,不知还要有多少人遭殃呢!这解老爷可是个大好人,人家不图名不图利,只想在小城里过个清静,却不想被这幺个飞贼扰了清静。」风巽问道:「那解老爷家在何处?」王掌柜道:「不远,顺着门前东边那条路走,过了云府不远就能见到一条岔路,走右边那条,没多远就到了。对了,傲哥儿,你应该知道那里,就是原来钱庄曹老闆的宅子。」

      君自傲一怔,道:「曹老闆的宅子怎会变成解九琅的府邸?」王掌柜道:「,曹老闆原来那家底,傲哥儿你也知道,就是云家也还和人家差着一大块呢。可去年那飞贼闹得欢,曹老闆家就遭了大殃,大半家底被偷了个乾净不说,人还被飞贼给杀了。唉,本来大家都觉得他家怪可怜的,可没想到这家人家太黑心,见事不好,竟卷了钱庄里大伙的钱,跑了!这下可害苦了大伙,不少人家眼见日子都要过不下去了,到处都能见到哭着要寻死上吊的。」

      沈绯云奇道:「那后来这事又是如何解决的呢?」王掌柜道:「要不说解老爷是好人呢!人家有菩萨的济世心肠,为帮大家,竟然将祖传的宝贝拿出来卖了,替曹家把大伙的钱都还上了不说,后来还手刃了那飞贼,大家都拿他当活菩萨一样敬着呢!后来知县老爷就将曹家的宅子和地产都断给了解老爷,就算是给人家的补偿,解老爷一直推辞不要,还是咱们大伙强将他家给搬进去的呢!」

      君自傲淡淡一笑,道:「原来如此。王掌柜,我这些朋友奔波一路,都饿了,麻请您快些将酒菜端上来吧。」王掌柜应了一声,奔后堂去安排酒饭了,一边走,一边笑,还一边喃喃着:「衣锦还乡、衣锦还乡喽!」

      众人围桌坐下,天涯冷冷道:「他比铁流玄有过之而无不及,若我猜得不错的话,那飞贼也是他安排下的,不,甚至本就是他自己!」君自傲道:「解九琅这人一直隐藏着自己,连我这个生长于羽林的人都不识其人,这样的人想一举成名,必要有大手笔才行。若说这飞贼是他安排的闹剧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我始终想不通,为何他要在铁流玄已死数年之后才重出江湖呢?」

      天涯道:「这有什幺好奇怪的,一来是他胆小,怕事情有变,二来準备也需要时间啊!」

      御风道人道:「无论是故意安排,还是纯属巧合,这人都大不简单,如何对付,还要从长计议。」风巽却摇头道:「对付这种人,越是从长计议,就越不容易得手。对付这种工于心计,又小心谨慎、步步为营的人,最好的法子就是速战速决,打他个出其不意才有胜算。不然以他在羽林的声望,大有可能鼓动百姓与咱们为敌。」

      御风道人笑道:「风兄所言有理,贫道一时见浅,让大家见笑了。」正说着,酒菜上桌,众人确也饿了,便忙着祭起五脏庙来。

      酒足饭饱,倦意阵阵袭来,大伙都有些困了。王掌柜早安排好了客房,将众人请入其中。君自傲帮着王掌柜将众人安顿好后,自己却不进房休息,独自出了客栈,一路向城外而去。

  • 名称:萧何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5: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