婧怎么读全文阅读

      众人随引路人来到山中一座大宅前,闵禹莲与叶清幽率众迎了出来。一见沈石夫妇,闵禹莲眼睛便一亮,急忙上前施礼道:「这不是烟霞双剑沈大侠、祁女侠幺?您二位怎会来此?」沈石还礼道:「在下于北疆巧遇君少侠,听闻龙家有事,有心助上一臂之力,这便跟来了。」

      闵禹莲笑道:「有二位相助,自然事半功倍,本宫先替紫纹谢过二位了。」言罢飘然一礼。

      君自傲听她叫得如此亲热,不由大感厌恶,冷冷问道:「紫纹现在何处?」闵禹莲道:「一到此处,龙前辈便和紫纹独自到山顶湖中去修炼了,我等不敢打扰,就在龙前辈在此建的宅子里等候。这几位是?」她眼望    风巽夫妇和极道灵使,问君自傲。

      君自傲不愿多理她,简单介绍了一下,便不再说话。闵禹莲道:「如今咱们的力量又壮大不少,只等紫纹下山,便可直捣龙城了。」

      天涯冷然问道:「龙吟那边有什幺动静?」闵禹莲道:「圣宫人手不足,这几个月来我们只顾为龙前辈和紫纹守山护法,防止有人上山捣乱,却不曾下山打探过消息。」

      君自傲道:「不知紫纹何日才能功成下山,看来咱们只能在此等候了。」

      众人住进宅内,又过了半个多月,仍不见龙行云与龙紫纹下山,君自傲想以瞑界与二人联络,却又怕打扰到龙紫纹的修行,只好忍住,耐着性子等了下去。

      又过了八、九日,君自傲忽觉身体凝滞,四周景物渐渐朦胧,知是即将进入雾龙心境之中,忙放鬆精神,任自己被带入其中,问道:「是紫纹幺?」

      龙紫纹的身影缓缓浮现在君自傲面前,声音哽咽地说道:「自傲,你终于回来了……你……你快到山上来吧,千万不要叫别人上来……」不等君自傲发问,龙紫纹的身影便已消失,雾龙心境也告终结。

      君自傲心头一紧,一种不祥的预感浮现心中,他沖出屋外,对正在院中看着天空出神的天涯说了句:「不要让任何人上山!」便向着山顶狂奔而去。

      他心急如焚,只觉跑得太慢,足尖点地而起,背后涌出阴气之翼,直向山顶飞去。

      不多时,顶峰便已在脚下。君自傲俯瞰山顶,只见一座不算太大的湖居于中央,四周林深叶茂,堪称奇景。细一看,只见龙紫纹正立足湖畔,怔怔地望着湖水出神。

      君自傲飘然落在龙紫纹身旁,收起气翼,急切地问道:「紫纹,你怎幺了?」

      龙紫纹转过头来,君自傲立刻便看到了他眼中那浓重的悲伤和泉涌而出的泪水,只听他哽咽着说道:「自傲,爷爷他……爷爷他死了!」君自傲失声道:「什幺?这……这是怎幺回事?」

      龙紫纹手指湖面,道:「爷爷就在这下面,你去见他最后一面吧!」君自傲二话不说,纵身跃入湖内。他功运双目,湖内景象纤毫毕现,只见湖中央一条数十丈长的白色巨龙倒卧在地,一动不动。

      他心中一震,急游到近前,只见巨龙双目紧闭,鳞片黯淡无光,不少鳞片已经碎裂,露出其下干皱的皮肤,显然已死去多日。

      毫无疑问,这便是那个慈祥的老人龙行云。龙家人身为龙神之后,本身便是龙的化身,如今身死,便恢复了本来面目。

      君自傲心头一阵酸痛,热泪滚滚而下,弥散在湖水之中。他伸手轻轻抚摸龙行云的面庞,心中道:「爷爷,这是为什幺?你怎会如此突然地走了?」

      湖水轻蕩,一个声音响起:「属下已在此等候多日,终于等到大王了。」君自傲寻声侧望,只见一个身披蓝甲的长髮男子自湖底浮出,跪倒在地,向自己施礼,便使气与音合,化成一线,飘入其耳中:「你是鬼卒?」

      那男子道:「属下澜物游,专司水中引魂之职。一月前龙行云真元耗尽而身死,属下便来此为其引魂。」君自傲问道:「那你为何至今仍不离去?」那澜物游道:「龙家人仍人间之神,死后魂魄仍有法力,所以其魂魄能长留不灭。属下知大王近期便可赶来,便施法留住龙行云魂魄,好让大王能见其最后一面……」

      君自傲点头道:「如此真要多谢你了。快请将他老人家的魂魄请出来吧!」澜物游应了一声,双掌轻拍湖底,缓缓抬掌时,一团光芒随之而出,澜物游轻轻一推,那光芒便直向龙行云的尸身飘去,最后隐入其中。

      湖水一蕩,巨龙双目睁开,一阵朦胧睡意袭来,君自傲被带入雾龙心境之中。

      龙行云的身影浮现眼前,微笑道:「小傲,你的本事又长进不少啊!」君自傲心中一酸,问道:「爷爷,分别时您还是好好的,怎会……怎会……」

      龙行云笑了笑,道:「有花开便自有花谢,腐烂成泥,才能滋养大地,让下一代盛开得更加鲜豔。人谁不死?爷爷也一样的。」君自傲道:「可是……可是这太突然了,究竟是因为什幺?」

      龙行云轻歎一声,道:「隐龙山不只隐龙,更隐藏了天大的秘密,这些秘密别说外人,便是龙家人自己也不尽知晓。而龙门之秘,便是这些秘密之一。传说龙家人中谁若能解开龙门之秘,谁便可化身为龙神,获得龙族最强的力量。小傲,时至今日,解开龙门之秘的只有龙吟一人啊。」

      君自傲脑子闪电般一转,便明白龙行云所言之意,怔怔地说道:「您的意思是,您根本连龙门是什幺都不知晓幺?」

      龙行云点点头,道:「是啊,爷爷根本就不知道何为『龙门』,又怎会知这卧虎山中有无龙门?不过因这山是爷爷早年秘密练功之地,附近又荒无人烟,龙吟绝查不到此处来,所以爷爷才将紫纹骗来,为的只是让他能静下心来苦修武功,最后,再将爷爷这点无用的功力传给他罢了。」

      君自傲虽已经想到,但听龙行云亲口说出,还是忍不住全身一颤,道:「难道就是因为这样,您才会……」

      龙行云转过身去,自语般说道:「只怪爷爷老了,经不住这样的折腾……唉,当年紫纹出生之时,风雨大作,闪电交加,爷爷就已经感觉到,这孩子必非凡胎。而他出生后,身上竟带着一条紫色的龙纹,更证实了这点。天生异相者,必有异天常人之质,紫纹便是生来就有龙神之质的不世出之才,我与兄长皆曾断言,日后他必能成为龙家最强的龙神!唉,只可惜这孩子不爱习武,视练武为负担,白白浪费了天生的才华啊……可能,这也是上天注定的命,他是天定的龙神,即使他不想,也无法扭转天意啊!龙家出了龙吟这幺个不孝子孙,却正是为激励起他的斗志,让他能成为最强的龙神!」

      顿了顿,龙行云又道:「可他已经浪费了那幺多年,想在朝夕之间补回来是绝无可能的。呵呵,现在想想,这确实就是天定的宿命,龙家自古一脉单传,我与龙吟,本是不应出现的多余子孙,而现在想来,我们并不多余,我们的出现,就是为了成全紫纹,让他能成为一代龙神。我们一个是逼迫他不得不变得更强,而另一个则要为他献上一生苦修得来的力量,我们这两个多余的人,就是为了造出最强的龙神而诞生的啊!」

      说到此处,龙行云猛转过身,激动地看着君自傲,道:「小傲,爷爷只能做到这一步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答应爷爷,你一定要帮紫纹重振龙家正气,守卫人间安宁!」

      君自傲郑重地点了点头,道:「爷爷,您放心吧!」龙行云点了点头,向君自傲招了招手,道:「小傲,你过来。」君自傲点头应命,向前几步,来到龙行云近前。

      龙行云笑道:「小傲,你没发现幺?你不但能在雾龙心境中见到我,还能在心境中自由行动,你的精神之力,已到了另一个境界了!」

      君自傲闻言一愣,至此方察觉到自己的变化,不等他说些什幺,龙行云已抓住他的肩膀,肃然道:「记住,你虽有鬼天君的力量,但你还是人,一个深爱着人间万物的人!爷爷时间不多了,最后还要求你为爷爷办一件事——青鳞这逆子比龙吟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紫纹又心慈手软,必不忍心将其除去,若放任这小子不管,他一定会掀起更大波澜。所以,你一定要替我杀了他!」

      君自傲身子轻轻一颤,龙行云立时便道:「切莫因为他是爷爷和紫纹的亲人便不忍下手,记住,这是为了龙家、为了天下无数世人!切记,切记!」

      不等君自傲说话,龙行云身子一颤,眨眼消散无蹤,雾龙心境也随之消失。

      巨龙双目闭合,全身猛地一颤,碎裂成无数细屑,缓缓沉落湖底,一团光芒自其中飞出,缓缓飞到澜物游身旁。

      澜物游道:「龙行云魂魄法力用尽,不能在人间多作停留,大王,属下要将它带走了。」

      君自傲点了点头,挥手道:「你去吧,好好为我爷爷引路……」澜物游一垂首,带着龙行云的魂魄沉入湖底而去。

      君自傲跃出湖面,来到龙紫纹身旁,道:「我见到爷爷了……」龙紫纹道:「爷爷说卧虎山中有龙门,其实……其实都是假的……」君自傲喟然道:「为爷爷引魂的鬼卒知我要来,便将爷爷的魂魄留住,方才爷爷的魂魄都已告诉我了……」龙紫纹一颤,问道:「爷爷的魂魄还在幺?」君自傲摇摇头道:「爷爷的魂魄法力已尽,被鬼卒带去了。可能是运力过度,爷爷的尸体也……也碎成无数细屑了……」

      龙紫纹双目紧闭,热泪却未被阻住,滚滚而出,道:「爷爷为了龙家安定,甘愿牺牲自己,孤独一生。从小,他就把我当成亲生孙儿一般宠着、爱着,把我教导成人。而今我长大了,还未来得及孝敬他老人家,他便……我真是个不孝子孙!」

      君自傲眼角也已湿润,他怕自己一旦落下泪来,龙紫纹受了感染,会更控制不住自己,所以便强忍住不让泪流下来,道:「紫纹,人都有一死,任谁也无法逃开的。况且,爷爷并没有死啊,他数十年修得的真元不正在你的身体中吗?你们永远都不会分开的,爷爷这一生一世都会永远陪在你身旁的!」

      龙紫纹缓缓睁开双眼,道:「自傲,谢谢你……这一切都因龙吟而起,我发誓一定要为龙家除掉这个祸害!」

      君自傲点头道:「不错。爷爷之所以甘愿付出毕生修为和自己的生命,就是想要你重振龙族正气,保卫天下安宁啊。紫纹,咱们动身吧!」他怕龙紫纹沉浸在悲伤中不能自拔,便忙趁他斗志燃起时催他离开此地。

      龙紫纹点头道:「也好……龙家人死后会化成龙身,这是龙家不外传的秘密,自傲,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君自傲这才知龙紫纹为何不许别人上来,轻轻点头应允。

      二人下得山来,众人早已等候多时。闵禹莲上前问道:「恭喜紫纹得成全功。龙前辈呢?」

      龙紫纹目泛泪光,道:「爷爷将毕生修得的龙族真元给了我,而他……已去逝了……」

      众人闻言无不大感震惊,沈绯云失声道:「怎会这样?不是说只要破了这山中的龙门之秘便可幺,爷爷又为何要将真元献出?」君自傲道:「这山中其实并无龙门,爷爷也并不知何为龙门,他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要将毕生修为传给紫纹,好让紫纹能成为可与龙吟抗衡的龙神。」

      龙紫纹自责道:「其实我早就应该想到,若爷爷通晓龙门之秘,他岂不也已成为龙神之身?他只是要骗得我能安心修炼罢了……」

      众人一时无语,皆大为伤感。

      闵禹莲道:「事已至此,紫纹不要太过伤心,应当振奋精神,与那龙吟对抗到底才是,如此才不枉龙前辈一番苦心啊。」沈石亦道:「不错。龙公子若是悲伤过度而萎靡不振,只会令奸徒欣喜而已。」

      龙紫纹点点头,拱手道:「多谢。」环视众人,只见多了许多新面孔,便向君自傲问道:「自傲,这几位是?」君自傲当下为龙紫纹一一介绍,众人一面施礼,一面说些安慰的话,令龙紫纹心里的悲伤略得缓解。

      是夜,君自傲陪龙紫纹漫步山间。此时明月初升,月色皎洁,山中微风轻蕩,叶舞沙沙之声不绝于耳,别有一番清逸之美。

      龙紫纹喟然道:「都怪我从小不肯下苦功,才弄成今天这样子……若我从小便勤于习武练功,说不定……」君自傲道:「人生便是如此,总有数不完的悔恨,但人若总是沉迷其中,不但对不起自己,更不起那些为你付出的人。」

      龙紫纹点头道:「我懂,所以我才会在爷爷死后,先努力将爷爷的真元与自己真元相融。但是……」君自傲知他一时无法从悲伤颓丧中解脱,便引开话题,道:「这次七阴山之行令我进步不少,不如我们比试一下,看看谁的进展更大如何?」

      龙紫纹道:「也好,其实我很早便想与你切磋一番了。不过,我足足用了月余时间才将爷爷的真元完全纳为己用,今日方与自身真气相融,也不知能否发挥出威力来。」

      君自傲道:「如此正好由我助你将它的威力引发出来,来吧!」语毕气运全身,双目立时化为夜一般的黑色。

  • 名称:婧怎么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24: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