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

      说到此处,李狼深吸了一口气,仿佛是要让自己尽力冷静下来一般。雪禅素以充满期待的眼神注视着他,却不敢催他继续说下去。

      就在此时,那车夫的声音自外传来:「主人,天色已暗,前边有片密林,是否在那里歇息?」李狼道:「这林中有片湖水,车若能进入林中,咱们便到湖畔过夜吧。」车夫应了一声,驾车直入林中,半晌后果然来到一座大湖前。

      雪禅素掀起窗帘,讶道:「果真有湖呢!狼王,你是如何知道的?」

      李狼微笑不语,只用手指了指耳朵,起身下车。

      待车夫升起篝火,天色已然大暗。雪禅素陪着李狼坐在湖畔,望着沉没于黑暗中的大湖,默然无语。

      许久后,李狼问道:「姑娘在想什幺?」雪禅素手托香腮,自语般道:「师父说妖界到处是毒虫恶兽,妖怪个个兇残无比,可你的故事里,妖界却与人间一般,既有冰封的酷寒之地,又有宛如仙境的世外桃源。而且,妖怪亦非个个兇恶,那些唱着美妙歌曲的花妖、树精,追逐嬉闹的兔妖们,一定既可爱又温顺;那冰穀中的狼族,为了生存而奋斗不息,夜隐这狼王更是大英雄,身为一族之首,却肯为了普通黎民亲自涉险寻找乐土,这在人间简直是不可想像之事,试问人间有哪个君王会为百姓而牺牲自己呢?狼王,到底是师父错了,还是你的故事本就是编出来的呢?」

      李狼长歎一声,道:「你看这大湖,在白日里何等美丽?然而夜色一至,能望到的不过数丈湖面,深处暗影迷蒙,风吹草响,湖水轻蕩,反令人倍感心悸。人之所知,不过是口耳相传的妖界罢了,就如这夜色中的大湖一般。妖有着仅次于神的力量,所以既受到各界的羡嫉,也令各界心悸。神界一直以来都对妖界倍加约束,稍有异况,便出手阻止,因此众妖均不知世上有它界存在。偶有小妖落入贯通人界的通道,也往往被人界所谓的正道之士诛除。他们骤到人界,既惊且惧,人又不给他们弄清一切的机会,一见便打,他们自然要奋力相抗。试想当你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境界,那里的生灵皆见你便杀,你又会如何?人若见过狼吃人,便会怕尽天下所有的狼,只要一见到狼,便会以为它定会吃自己,便能逃则逃,逃不了则先发制人,却不理那狼是否真的要吃他。落入人间的小妖何尝不是如此?于是人们便愈加相信妖怪个个兇残,也愈加害怕妖,把妖说成食人肉饮人血的邪物,把妖界说成了地狱般的境界。」

      雪禅素疑惑地问道:「妖是否长相与人不同?」李狼道:「自然不同,妖介于人与兽之间,一眼便可分辨出来。」雪禅素又问道:「那狼王为何会……」话到一半,停口不言,显是觉得难以问出口。

      李狼笑笑,道:「力量愈强的妖,便愈具人相,力量愈弱的妖,便愈具兽相。所以人间的飞禽走兽与妖界的弱小妖怪们,却多有相似,甚至本就是一类。」见雪禅素又要发问,便道:「姑娘莫要问我为何会如此,只有自天地初始时便已诞生之人才会知这种天地玄机。在下却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雪禅素点头道:「原来如此,因为夜隐长得和人完全一样,所以才会被人搭救对不对?」李狼道:「妖与人毕竟不同,再具人相的妖,也有与人绝不相同之处,就像在下这样……」说着,李狼缓缓将脸转向雪禅素,轻轻抬起双手,微微张口。

      只见他的双眼闪动着碧绿的光芒,眼瞳变得与猛兽全无二样,口中洁白的牙齿骤然变成锋利无比的狼牙,十指则化成了利爪。

      雪禅素讶然而视,却并不害怕,只是轻声道:「这是你原本的样子幺?」李狼轻轻摇了摇头,样貌恢复如常,道:「到底哪个才是我原本的模样,我亦分不清楚。不论是妖形还是人形,都是我自己,只不过变成妖形后,我的功力会增强而已。姑娘不害怕在下这副模样幺?」雪禅素摇头道:「不,我倒是觉得这种模样很亲切。那幺夜隐也能像你这样化成人形吗?」

      李狼凝视雪禅素,摇头道:「不然,在下身具两形的本领是与生俱来的。虽然世上有将妖完全化成人形的方法,但那时的夜隐,却并不懂得。他只不过是遇上了一个不怕妖的女子。」

      雪禅素讶道:「不怕妖的女子?」李狼深吸一口气,无限感伤地道:「是的……一个不怕妖的女子……」语毕半晌无语,只凝视着陷入黑暗中的远方,似是进入了回忆之中。

      许久之后,他才轻歎一声,道:「从前在江湖上有过一个被称为『魔门』的门派,因恶行累累而被正道人士合力刬除,其门人皆遭厄运,唯有掌门人十二岁的小女儿因私自外出游玩而倖免于难。这女孩发誓要为父报仇,一个人躲进山中苦修本门秘功十载,正当她功成出山之际,夜隐从天而降,摔落在她面前。那『魔门』专修各种邪术,于妖一道知之甚多,但那女子却从未见过夜隐这般的妖中高手,骤见夜隐,不由惊骇不已。她见夜隐自天上摔落却未受重伤,知他自非平凡之辈,便异想天开地起了个荒唐的念头——让夜隐成为自己的剑,为她报当年的深仇!

      「夜隐昏睡了一日便即醒来,道谢后便问起神隐山谷、忘忧灵地来,那女子自然知道那是妖界之地,却假作不知,哄得夜隐与她一同出山,去对付她的那些仇人。夜隐从未见过人间景象,只以为是到了什幺奇境之中,这女子又救了他,他自然唯其命是从。十数日的相处,他竟然爱上了那女子……

      「不过,夜隐初入人界,虽一时间不明所以,但他身为一族之王,智慧自远高于那女子,不多久,便察觉出那女子在哄骗自己。他既失望伤心,又愤怒不已。他离开了那女子,独自去寻找回忘忧灵地的路。

      「然而他身在人间,又哪找得到什幺忘忧灵地?他所见到的,都是陌生的景色和陌生的人,人们一见他,不是夺路而逃,便是不由分说出手攻来。他不明白身边的一切为何全变了样,更不明白为何会有这幺多奇怪的人对自己出手。他不知自己到底怎幺了,也不知身在何地,更不知他还能不能再见到族人。他只能逃出城镇,躲进深山,望着天上的明月,一遍遍地仰天长啸,发洩着重压在心头的痛苦。

      「就在这时,那女子出现了。她一直紧紧地跟随着夜隐,因为那十数日短短的相处,也已让她爱上了这个妖界的狼王。见到他如此痛苦,她的心也碎了。那一刻里,她忘记了复仇,决心要帮夜隐寻找那永不会被找到的忘忧灵地。两颗相爱的心,便在那一刻里贴在了一起……」

      又是一阵长长的沉默后,李狼又接道:「那女子将七界之秘告之夜隐,令夜隐震惊不已,也令夜隐倍感重返妖界之艰难。被风雪折磨着的族人和被虎族践踏着的忘忧灵地,成了令他一想起就会忧心如焚的过去回忆。那女子对七界之事所知并不算多,更不知如何才能从人界进入妖界,帮不上夜隐半点忙。她以为其他门派的高手或许会知晓,便与夜隐一道四处寻访打听。然而事情却并非像她想像中那般简单,莫说天下无人知晓进入妖界的方法,就是有,又怎会轻易告之于他人?二人一番寻访非但寸功未建,还引起了无数人的猜疑,更有数次被逼得出手自救,终被人认出了那女子的魔门武功,结果引得昔日参与刬除魔门的门派再度联手而出。

      「其实当时单论其中任何一派之力,便足以让那女子死无葬身之地,更何况是众派联手而攻。无路可逃下,夜隐终于被迫出手了……

      「为了那女子,夜隐不得不露出长久以来藏在长袍下的利爪,以自己那不让鬼神的力量,为那女子打开一条生路。但他并无伤人之心,是以那一战虽伤者无数,却无一人丧命。」长歎一声,道:「其实夜隐若将那些人都杀了,可能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

      「一个强大的妖,远比一个魔门余孽更令江湖人惊惧。然而他们自知无力与之对抗,不敢亲自招惹夜隐,便请出了一个更大、更具实力的门派来对付夜隐。

      「妖有着非常强大的力量,夜隐这样的妖王,又岂是易与之辈?那个门派虽号称天下第一大派,却也不能将夜隐如何,反被夜隐杀得连连大败。正在这时,那女子却怀上了夜隐的骨肉,夜隐怕妻子有失,便暂时隐居山中,二人在山中恩恩爱爱,倒也过了一段神仙眷属的日子。

      「一天,夜隐外出打猎,救起了一个溺水的女孩,那女孩千恩万谢,称自己随父流浪四方,在山中遭遇盗贼,父亲被杀,自己则被贼人扔下山崖,落入水路飘流至此。那女孩当时有十多岁年纪,夜隐妻子当年痛失双亲时也是这般年龄,不由同病相怜,便收留下那女孩。

      「那女孩十分乖巧,既懂洗衣做饭,又能歌善舞,夜隐与妻子都非常喜欢她,常说若能生出个像她一样的孩子,便是最幸福的事了。有了这女孩,夜隐省了不少力,他再也不用担心外出时妻子无人照料,每隔一个月,便潜入江湖打探妖界通路之事,将妻子交由女孩照料。那女孩也不负夜隐所望,夜隐不在期间从未出过任何事,这让夜隐更加信任她了。」

      李狼讲到此处,见雪禅素打了个寒战,便问道:「姑娘怎幺了?」雪禅素道:「不知怎地,我听到此处,便觉全身发冷,好像……好像感觉到有什幺可怕的事要发生一样。」

      李狼半晌无语,许久后喟然道:「不错,是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当夜隐第七次外出归来后,等待着他的已再不是脸上写满笑意的女孩和眼中饱含温情的妻子,而是满山遍野的敌人!」

      雪禅素全身一颤,失声道:「那女孩和他的妻子难道已经……」李狼苦笑一声,道:「那女孩毫髮无损,只是脸上已没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冰冷和阴沉,就好像换了个人一样。而且,她的手中握起了一把利剑,而剑锋,就顶在夜隐妻子的肚子上……

      「原来这女孩正是那天下第一大派的门人。当日他们找到了夜隐藏身之处,却不敢动手,便想出一计,让那女孩混入夜隐身边,再伺机行事。而到此刻,他们的目的终于达成了……」

      雪禅素皱了皱眉,道:「好卑鄙的手段!可他们为何要等这幺久才下手呢?平时应该有很多机会才对啊。」

      李狼歎道:「夜隐的妻子亦非易与之辈,加之熟悉山中地形,若有人趁夜隐不在时攻来,她纵然不敌,也可轻易逃走。况且若要调大批人马来攻,必须趁夜隐出山之际方可,而夜隐何时出山、出山几日,却不易知晓。所以那女孩便一直等,等夜隐之妻行动不便,而自己亦已掌握夜隐出行规律的那一天。」

      听到此处,雪禅素禁不住又问道:「他们为何不将夜隐的妻子抓走,再设下陷井,引夜隐来投,却非要大费周折,来这个不占地利的地方等夜隐回来呢?」

      李狼道:「夜隐虽是妖王,却从未杀过一人,且此计又如姑娘所言太过卑鄙,故此他们宁愿劳师远征,也不愿被外人知晓这一战的真相而折损名声。他们蓄谋已久,志在诛除夜隐,是故这一战倾巢而出,加之有夜隐的妻子在手,几乎已可算是胜在握。」

      雪禅素心头一紧,问道:「难道……难道夜隐就这样被他们害了幺?」

      李狼不答反问:「姑娘不希望夜隐死幺?」

      雪禅素点头道:「自然不愿了。那冰穀中的狼族和倍受摧残的忘忧灵地怎能没有他?似他这样的大英雄,若被这样害死,岂不是太令人痛心了吗?可他的妻子在那些人手中,他又能怎样呢,我真不敢想了……」

      李狼眼中闪过一丝温柔的光芒,道:「他们机关算尽,却没算到夜隐那天神般的力量,没算到狼王历代世袭的无双绝技『气屏之术』,所以那一战对他们来说,简直可算是地狱。」

  • 名称:无敌真寂寞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5: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