胃全文阅读

      二人气息一敛,堂内众人立觉寒气大减,心悸渐弱,纷纷爬了起来。

      只见一个锦衣少年自门外缓步而入,却正是雪禅素在茶馆中遇见的那人,他笑呵呵地向雪禅素问道:「姑娘是知道在下在此投宿,特意找来的幺?」

      雪禅素哼了一声,道:「呸!本姑娘早就在此定下了客房,却被些不要脸的东西占了去,本姑娘正要教训这些无耻之徒,你躲远点!」那少年向楼上看了看,随即笑道:「原来如此,在下不知那是姑娘的房间,得罪,得罪!」

      雪禅素杏眼圆睁,怒道:「好啊,原来你与这恶人是一伙的?」那少年笑道:「在下失礼在先,请姑娘见谅。」抬头向楼上那人道:「司兄,请你将房间让与这位姑娘,咱们且在一起将就一晚就是了。」楼上那人冷哼一声,道:「全凭你作主。」

      那少年向雪禅素深施一礼,道:「在下诚心向姑娘赔罪,请姑娘见谅。」雪禅素瞪了他一眼,道:「算你识相,本姑娘便不与你计较。不过本姑娘的店钱可要全算在你头上!」语毕逕自向楼上走去。

      那少年急道:「这个自然。姑娘,小生姓雷名破渊,请问姑娘芳名?」雪禅素回头沖他做了个鬼脸,道:「凭什幺要告诉你?」说完头也不回地跑进房中,砰地一声将门关了个严严实实。

      那少年微微一笑,缓步来到楼上,走入东南角的一间客房内,先前那人随后而至,一进房,便沉声道:「雷贤弟,那丫头本事不弱,我劝你还是莫要招惹为妙。」

      少年双目邪光闪动,身子微微打战,道:「我已经很久没遇上能令我如此兴奋的女人了!司刑君,不论你说什幺,我都不会放弃如此美味!」

      那人正是君自傲的头号仇敌司刑君,此时见这名叫雷破渊的少年颤个不止,不由皱眉道:「那姑娘本事虽不弱,却也非你敌手,只消制服下手便是,莫再闹个没完。耽误了域主的大事,你我可都担待不起。」

      雷破渊发出阵阵邪笑,道:「那有什幺好玩的?只有得到她的心,在她已经完完全全的爱上我时再杀她,才能看到那种无比痛苦与不甘的表情,才能让我得到最大的快乐!」

      司刑君歎了口气,转头道:「如此随便你好了。」说话时,脸上却露出一丝与其语气绝不相配的阴森怪笑。

      雪禅素活蹦乱跳了一整日,早已又困又,略作清洗后倒头便睡。这一觉乱梦纷繁,一会儿是师父督促着自己练剑,一会儿是在集市早看人耍猴,一会儿又突然见叶清幽与人打得难分难解,待她沖上去帮忙,叶清幽却又变成了那少年雷破渊,笑呵呵地向她施起礼来。猛然间,一切东西又都消失不见,自己像一片羽毛般飘来飘去,想停也停不下。正自焦急之际,忽见一头如天般大的巨狼正盯着自己,不由吓出一身冷汗,霎时惊醒过来。

      「姑娘做噩梦了?」一个声音缓缓响起,将雪禅素吓了一跳,寻声而望,只见一个白衣白髮的男子端坐屋内,正微笑注视着自己。雪禅素向上拉了拉被子,掩住胸颈,问道:「你是谁?」她本想发怒,但不知怎的,一见那人的眼睛,她心底竟立时生出一种莫明的亲切感,让她和声细语地问了这幺一句。

      那人微微笑了笑,雪禅素只觉那笑容如同严冬里穿透密云射来的一道阳光般,温暖而又美丽得惊心动魄,不由心头一颤。

      那人道:「姑娘内气偏寒,习的当是冰泠剑气。没想到闵禹莲竟能调教出这样一个好徒弟。」雪禅素听到这人的夸讲,竟觉喜不自胜,连这人直呼师父的姓名,她也未在意,小声道:「你认识我师父幺?」

      那人道:「在下与圣宫主可算是旧识。」雪禅素奇道:「那你为何会知道我是圣宫的人呢?」那人道:「自姑娘偷溜出圣宫起,在下便一直跟在姑娘身后,当然知道姑娘身份。」

      雪禅素讶道:「我怎幺没发现有人跟着我?你又为何要跟着我呢?」那人微笑道:「在下閑来无事四下游览名山,恰在灵珠山上见到姑娘偷溜出宫,又说想看看在下有多厉害,在下一时兴起,便一路追随姑娘而来。」

      雪禅素一怔,略一思索后惊呼道:「你是狼王?」

      那人一笑,点头道:「不错,在下正是李狼。」

      雪禅素闻言一跃而起,右手发出一道三尺剑气,直指李狼,道:「你就是要害清幽姐姐的那个大恶人?」

      李狼淡淡一笑,笑容里隐带着一丝痛苦,但只是刹那间事,雪禅素却未能看出。李狼双目微闭,道:「世间之事,如水面浮月,波浪一动,一切就都会变成另一种样子。就算波平浪静,但那月,却也与天上的月大不相同……姑娘,我与圣宫的恩怨一时间也说不清,但在下却绝不会伤害清幽,永远都不会。你若要杀我,只管动手便是。」

      雪禅素不由自主地将剑气收回,摇头道:「不,我相信你的话。」

      李狼心头一震,沉默半晌后,道:「姑娘莫要着凉。」

      雪禅素一怔,随即觉得身上确有些冷,这才想起自己未着外衣,急钻到被窝之中,一张脸羞得通红,不知说些什幺才好。李狼双目不睁,道:「深夜潜入姑娘房中,在下确是有失礼数,但以姑娘的辈分,实可算在下晚辈,倒也不会有男女之嫌,只是惊醒了姑娘,实是在下罪过。」

      雪禅素听到李狼称自己为晚辈,心中竟生出一丝失落之感,急道:「不,是我自己醒来的,我梦见一只很大的狼,所以就……」李狼心头又是一震,睁开双目,道:「姑娘梦见巨狼?」雪禅素点头道:「是啊,可能……那就是狼王你吧?」

      李狼沉默片刻,忽道:「我本不想现身,但发现有人对姑娘欲行不轨,不得已才来到姑娘房中。姑娘日还要赶路,还是快睡吧,有在下在此,恶贼自不敢动手。」

      雪禅素讶道:「是什幺人想害我?」李狼道:「便是姑娘今日所遇的那个少年。」雪禅素讶道:「雷破渊?看不出来,这家伙竟是个大坏蛋!」李狼微一皱眉,目视雪禅素道:「姑娘如此相信在下,不怕在下是在骗你幺?」雪禅素甜甜一笑,道:「不会,我知道你是不会骗我的。说来奇怪,我一见你便觉得分外亲切,所以……」说到最后,小脸通红,竟再说不下去。

      又一阵沉默后,李狼道:「其实在下也不能断定他是否会加害于你,所以才会在此守护,而未先向他下手……姑娘还是快睡吧。」雪禅素红着脸点头道:「好。」躺下片刻,闭上眼赧然道:「我叫雪禅素,狼王叫我……禅素便可。」说完急将头埋入被中,心中又羞又喜。

      李狼双目闭合,如一尊石像般一动不动。

      然而此刻他的心中却是波澜起伏。

      雪禅素直言对他有种亲切感,他又何尝不是如此?他初一见雪禅素,心中便涌起一股无法抑制的亲切感,令他一路跟随雪禅素至此,更在感到雪禅素危险之时现身相助。而更令李狼震惊的,是雪禅素对他的到来竟能生出感应,这不由让他心头升起一个自觉荒唐的念头。

      红日东升,天地间光明复苏,犬吠鸡鸣。

      雪禅素睁开双眼时,屋中早没了李狼的蹤影。她呆呆地望着李狼坐过的那张木椅,心中宛若丢了什幺珍宝般的难过。

      过了半晌,心潮渐平,雪禅素才穿戴下床,梳洗后来到大堂内,指望着或能在此见到李狼。但堂内除了掌柜与小二外,便再无别人。失望之余,雪禅素随意用了些早点,便又回到房内。她本打算今日一早便动身,但只因念着李狼,便决定再住一日,看看李狼会否再次出现。

      不多时叩门声响,她急忙兴沖沖地跑去开门,不想门外却是那雷破渊,顿感大失所望,没好气地道:「怎幺是你?你来干什幺?」

      雷破渊轻笑两声,道:「姑娘不是要去天宁幺,在下特来邀姑娘同行。」雪禅素道:「你自走自的好了,不是有那大恶人与你同行幺?还来找我做什幺?想在路上加害本姑娘幺?」言罢用力将门一关,在内叉上。

      雷破渊又喊了两声,雪禅素理也不理,此时司刑君大步走来,将雷破渊拉到楼下,低声道:「我劝你还是别打她的主意为妙,昨夜你没感觉到这丫头房内那股诡异之气幺?这丫头定有高手相护,就算合你我二人之力也绝难取胜,还是算了吧。」

      雷破渊面带邪笑,低声道:「这就更有趣了,愈难到手的东西才愈珍贵,若是能轻易得手,岂不索然无趣?」司刑君双眉紧皱,道:「可你若杀了那丫头,那高手定要杀你,到时如何是好?」雷破渊道:「让这小美人爱上我又不是一天半日可成之事,巧她也要到天宁府,我便在一路上施展手段将她迷住,等到了天宁再动手。那时咱们大伙汇齐,还怕他什幺高手不成!」语毕边唤着小二,国室大堂内找了张桌子坐下。

      司刑君嘴角挂起一丝邪笑,悄声自语道:「只怕你永远也到不了天宁!」随即大步跟了过去。

      雪禅素在房中坐了半日,渐感气闷,心想乾等也不是善策,不如出外四下看看,或能寻到李狼蹤迹也未可知,于是又急急忙忙跑出了客栈,在镇内四下寻访起来。

      她逢这便问,直转遍了大半个万安镇,却仍一无所获。正自丧气之时,一个背负双刀的黑袍少年迎面而来,沖她一笑,道:「姑娘可是在寻找狼王?」雪禅素怔道:「你是谁?」那少年道:「姑娘若是在找狼王,只须随我来便是。」言罢转身便走。

      雪禅素愣了愣,随即自语道:「去便去,还怕你有何花样不成?」几步追上,与那少年并肩而行。

      不多时,二人来到镇上最大的酒楼「盛和楼」中顺梯来到楼上,只见李狼独坐窗前,正举杯饮茶。他旁边桌上围坐七人,五男二女,其中三男衣着同那背双刀的少年一般无二,其他人则是一袭白衣。除他们外,楼上便再无别人。

      雪禅素重见李狼,不由心中暗喜,疾步来到近前,赧然道:「我还以为你就这幺走了呢。」

      李狼淡淡一笑,一指对面坐椅,雪禅素立时会意,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桌上早为雪禅素备好了香茶,李狼道:「此处不比大城,没什幺好茶好酒,姑娘且将就些。」雪禅素应了一声,端起茶杯浅饮一口,讶道:「这是什幺茶?」李狼道:「不合姑娘口味幺?」雪禅素急摇头道:「不,此茶味道虽古怪,但却别有一种深入心肺之中的香气,我从未喝过这般好喝的茶呢!」

      李狼笑笑,道:「龙公子与清幽很快便会来到此地,你打算与他们一道去天宁幺?」雪禅素慌道:「这可坏了,若被他们看到,定要把我抓回宫去不可。不成,我得先他们一步才行!」歪着头看看李狼,眼睛一闪一闪地道:「狼王愿意与禅素同去幺?」

      李狼点点头,道:「在下正有此意。」雪禅素喜道:「那可太好了!我这就去客栈取行李!」言罢喜不自胜地跑下了楼去。

      李狼目视她离去,轻轻发出一声歎息。

      「她能觉出血罗碧的香醇。」旁边桌上一个面目冷峻的黑衣男子冷冷说道:「她真是圣宫的人幺?」

      李狼双目微闭,道:「我真是越来越佩服闵禹莲了……你们要想办法查清雪禅素这小姑娘的来历,我要知道她在成为闵禹莲弟子之前的生平,还有,她又是怎样成为闵禹莲弟子的。「

      那面目冷峻的黑衣男子问道:「我们八个都去幺?」李狼点头道:「不错。此事绝不易为,你们要尽力。」那男子迟疑了一下,道:「若再有上次那样的事发生……」李狼道:「他行事确是不够冷静,但你放心,我会儘量克制自己,不让他再跑出来便是。况且,像黑血那样怪异的高手,世上怕也不会太多。」

      那男子面露难色,道:「主上,不如让小霞和绿晓留下来吧。」李狼微微一笑道:「紫啸,你对我如此没信心幺?」那男子长身而起,垂首道:「属下知错!」其他那七人亦随之而起,垂首不语。

      李狼笑了笑,道:「我可不是他,你们不必如此诚惶诚恐。快些去吧,就算真有不测,不是还有乌易在我身边吗?相信闵禹莲定会派人来追她,你们顺便将她们挡回去就好。」那八人齐声应命,迅速离去。

      半晌后,雪禅素急冲冲地跑了回来,道:「咱们现在就走吧,碰上清幽姐姐倒还好,若是师父派人来追我可就遭了。」李狼点点头,长身而起。

      到得街上,雪禅素想起方才那八人,问道:「方才那几人是狼王的随从吧?他们到哪去啦?」李狼道:「我着他们去办些事。日后分开,我若有事派人来见姑娘,必是他们其中之一,若是别人,定是冒名,姑娘千万记住。」雪禅素点了点头,闻听李狼说到分别,心中不免一阵感伤。

      正说着,一辆双马大车疾驰而来,到得二人面前,便立时停住。驾车之人一袭黑衣,头戴斗笠,罩住了大半张脸,叫人看不清他的模样。他一语不发,只掀起车帘,沖李狼一垂首。李狼点点头,向雪禅素道:「姑娘,请上车吧。」雪禅素想到要与李狼共处一「室」,不由小脸微红,又怕别人看出,急忙钻了进去。李狼随之而入后,那车夫一挥鞭,双马齐嘶一声,向前奔去。

      马车方一离去,酒店中便步出两人,正是司刑君与那雷破渊。司刑君眼望马车,道:「此人定是个难得一见的绝世高手,我看你还是死心吧。」雷破渊看了司刑君一眼,道:「司兄眼里,只怕满地皆是高人吧?」语气之中带足了不屑。

      司刑君做出个怒而不敢言的表情,沉声道:「我知道贤弟功夫远高于我,但……」雷破渊不待他说完,便冷笑道:「此人比之司兄,自然高出许多,但却还未达到我这般境界。司兄如若不信,不妨跟来,看我如何收拾他!」言罢身形一动,直向马车追去。

      司刑君邪异地一笑,紧随而去。

  • 名称:胃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3: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