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晓翼全文阅读

      第二天一早,龙紫纹与叶清幽向玄清娘娘道别后,便离开圣宫,直奔山下。闵禹莲率众送至宫外,道:「狼王功力高深,龙公子千万小心才是。」龙紫纹道:「在下自当小心,宫主不必远送,请回吧。」言罢一拱手,与叶清幽沿石径而下,不一会儿便消失在密林之中。

      闵禹莲目送二人离去,长长歎了口气,转身入宫。其余众人紧随其后,待所有人皆入宫内后,那宫门便自行关闭。

      过不多会儿,宫殿旁的密林内一阵声响,一个十五六岁白衣少女背着行囊从林中钻出,向圣宫望了望,自语道:「师父发现我偷偷跑掉,一定要气个半死了。」嘻嘻笑了笑,转头望向下山石径,道:「你们不让我去,我就偷偷跟去。哼,我倒要看看那个狼王有多厉害!」

      这少女正是闵禹莲唯一的弟子雪禅素。

      圣宫所在的灵珠山,雪禅素实是熟得不能再熟,她穿林过溪,不一会儿便已先龙叶二人一步来到山下,望着曲折蜿蜒的石径,心道:「跟着他们太危险了,一个不小心被发现就遭了。是了,我先他们一步到天宁去,那里他们就不能把我赶回来了。」想到此处不由深感自己聪明之极,着实得意了一番。

      只是这天宁在何处,她却半点不知。不过这也难不倒她,山下五里外有一座小镇,是她常去的地方,她料想镇上必能有人知晓天宁之所在,便一路飞奔而去。五里路程对她而言并不遥远,不多时,人便已置身镇上了。

      谁知小镇地处偏僻,镇上少有出过远门、见过世面者,雪禅素问了半天,却无一人知晓,只卖烧饼的齐伯道:「咱们小地方的人见识浅,姑娘不如到西边的万安镇问问,那里见过世面的人多,兴许就有知道的。」雪禅素问明路途后,便向万安镇奔去。

      那万安镇距此地颇远,雪禅素轻功虽好,却也不能如千里马般整日奔跑不停。走走歇歇中,直过了午时才到得万安镇。

      这万安镇比灵珠山下的小镇大出数倍,在雪禅素眼中,俨然已是一座大城。一入镇中,她便被热闹繁华的诸般景象所吸引,全然忘了来此的目的。她一会儿伫足耍猴人的场子前笑得前仰后合,一会儿又跑到胸口碎大石的卖艺人那边叫好,东瞧瞧西看看,倒是开心的不得了。最后,竟又跑到茶馆听茶博士说起书来。

      那茶馆小二见雪禅素白衣如雪,眉清目秀,料想必是哪家的大小姐,哪敢怠慢,一边将雪禅素面前的桌子擦得锃亮,一边满面堆笑道:「姑娘来点什幺?」

      雪禅素眼盯着茶博士,口中道:「随便,只要别拿劣茶糊弄本姑娘就成。」那小二应声退下,不多时便端来一杯香茶,雪禅素一上午滴水未进,却也真是渴了,端起杯来咕嘟嘟地喝了个乾净,将杯一放,道:「再来一杯!」

      那小二应声而去,一旁桌上的一个锦衣少年却笑了起来。雪禅素侧头一瞥,见那少年正看着自己,兀自笑个不停,一瞪眼,道:「喂,你笑什幺?」

      那少年笑道:「我笑有些人不懂行品茶,鲸牛饮,真是可笑;白白糟蹋了好茶,真是可惜。」雪禅素脖子一梗道:「本姑娘愿意,你管得着幺?」那少年道:「姑娘喜欢牛饮,在下倒确实管不着,不过有碍观瞻罢了。」雪禅素小嘴一撇,道:「你懂什幺,茶这东西渴时解渴,无聊时解闷,读书时提神,倾谈时添趣,不同时候有不同用处。当一饮而尽时却假作斯文的细品,反倒是矫情做作。这些对你说了也是对牛弹琴,白费口舌。」

      那少年怔了半晌,对不上一句,微微一笑,拱手道:「姑娘的嘴上功夫着实厉害,在下甘拜下风。」雪禅素得意道:「本姑娘手上的功夫更厉害,小子要不要试试?」那少年眼睛一亮,道:「姑娘是练家子?那可好!在下最喜欢和人打架,咱们到外面切磋切磋如何?」

      雪禅素久居圣宫,平时只和师父过招,偶尔同门对练,也是有胜无败,打来丝毫无趣,今日遇上这幺个好打架的少年,正是求之不得,长身而起,道:「一会儿挨了打,可莫要哭鼻子!」少年微微一笑,道:「这话原该是在下对姑娘说的才对。」

      二人这一闹,自然惊动了周围众人,茶馆内茶客纷纷跟了出来,街上行人也围拢过来。那少年向四周众人拱手道:「各位大哥大嫂、大叔大婶,我和这位姑娘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不过是切磋武艺而已,烦请大家赏个脸,若是我胜了一招半式,那是应当之事,众位千万别叫好,若是这位姑娘侥倖胜了,还请大家多多喝采才是。」众人闻言纷纷叫好鼓噪起来。

      雪禅素道:「动手就是了,哪来这幺多的废话?本姑娘先让你三招,来吧!」那少年道:「不成不成,我怎能占姑娘的便宜?还是请姑娘先进招吧!」雪禅素一笑道:「如此本姑娘就不客气了!」纤手一扬,直取少年咽喉。

      那少年转臂一格,上步还了一拳,雪禅素旋身闪过,方要还招,那少年已一脚踢来,只得再行闪避。

      少年发招迅疾,环环相套,不住攻来,不给雪禅素丝毫还手的机会,惹得围观众人纷纷叫好。那少年得意道:「姑娘手上的功夫比嘴上的功夫差得太远了。」嘴上说着,手上却丝毫不慢。

      雪禅素小嘴一撇,道:「占了点便宜便要卖乖,当本姑娘真制不住你幺?」说着右手戟指少年,一道白色真气疾射而出。

      那少年一惊,急向后仰身,连翻了三个筋斗,退出两丈多远,凝望着雪禅素指上那道三尺多长的剑形真气,讶道:「剑气?」

      雪禅素一甩手,那剑气随指而动,划出一道光弧,惹得周围众人一阵惊歎,仰头道:「小子倒有些见识。怎幺样,还敢小看本姑娘幺?」

      少年嘿嘿一笑,拱手道:「在有眼不识泰山,请姑娘见谅。」转头向众人道:「诸位,在下不是这位姑娘的对手,认输了!请诸位散了吧。」众人见无热闹可看,便纷纷散去,只是不住回头偷望雪禅素的剑气,惊歎不已。

      雪禅素将剑气收回,得意地哼了一声,走回茶馆内。那少年紧追而上,陪笑道:「姑娘功夫如此了得,不知是得自哪门哪派的真传?」雪禅素端起小二刚送上的茶,浅饮一口,道:「怎幺?想拜我为师幺?」

      那少年一笑,道:「不瞒姑娘,在下一向对高深的功夫渴慕得很,若姑娘能指点一二……」雪禅素眼睛一闭,故作高深道:「不成不成,本门武功博大精深,你这种小子哪会领悟得了?」那少年道:「姑娘若不教我,我就缠住姑娘不放,直跟到天涯海角。」

      雪禅素瞪了他一眼,又得意地一笑,道:「你若跟得上,便儘管跟来。」言罢抓起行囊,身子一晃便已到街上。她施展轻功,不多时便出了万安镇,来到一片田地边,回头向来路望了望,得意地一笑,自语道:「小子,本姑娘可没空理你。」刚说完,忽又哎呀一声,道:「糟了,本来是要打听去天甯的路,怎幺这幺着就跑出来了?」

      「姑娘要去天宁?」那少年的声音骤起,把雪禅素吓了一大跳,她四下张望,却未见半个人影。此处一片田地,既无深沟亦无大树草丛,根本无一处可容人藏身之地,却不知那少年躲在何处。

      雪禅素心中大奇,道:「小子,你躲在哪里?」那少年道:「姑娘不妨自己找找,若能找到在下,在下不便不再纠缠姑娘,还会告诉姑娘如何去天宁。

      雪禅素听了半晌,却听不出声音发自何处,心中愈加讶异。她四下搜寻,却一无所获,最后嗔道:「小子,快滚出来吧,本姑娘认输了!」

      话音方落,她只觉有人在后轻拍自己肩膀,急转头回望,只见那少年正笑呵呵地站在她背后,笑道:「咱们各胜一回,算是打成平手。」雪禅素详怒道:「好小子,原来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快说,方才你藏在哪里了?」

      那少年道:「这是本门独专之技,说了只怕姑娘也领悟不了。姑娘不是要上天宁幺?正巧在下亦要到天宁走一趟,不如咱们结伴而行如何?」雪禅素小嘴一撇,不悦道:「不说算了,谁稀罕!本姑娘才不与你这小子同行呢!」言罢逕自向万安镇奔了回去。

      这一番折腾后,雪禅素的肚子开始唱起了空城计,忙找了家饭馆祭了五脏庙,顺便向几乎无所不知的店小二打听了天宁府的所在,终于弄清了要一路向西,经过衡春、寿光、吕範三座大城和十数个小镇才可到达。眼看着日向西行,算算天黑前绝到不了下一站,便只好在此地寻了处客栈休息一晚。

      雪禅素虽从未出过门,却自有鬼精灵。她早有偷溜之心,平日到得灵珠山下小镇中,尽向人讨教「出门经」,于外出独行早有纸上兵法。吃饱喝足后,先找了家客栈,定好客房后才又四下游玩。

      这万安镇规模虽说不小,但毕竟不是大城,天色未黑,便已被她转了个遍。

      回到客栈,刚一进门,掌柜便迎了上来,苦着脸道:「姑娘,真是对不住,方才来了两位客官,兇神恶煞地非要两间客房,当时本店只剩一间,所以……所以姑娘的那间……」雪禅素小眉毛一皱,不悦道:「难不成你将本姑娘的房间给了他们?」那掌柜尴尬道:「小人知道这幺做不合情理,可那两位……小人实在招惹不起……姑娘的定钱小人会双倍奉还,请姑娘另寻别家吧。」

      雪禅素一瞪眼,道:「天下间哪有这般道理?你就是十倍奉还,本姑娘也不答应!」那掌柜面露难色,作揖道:「姑娘就帮帮忙吧,那两位客官不似善类,小店实在不敢得罪……要不然,姑娘不嫌弃的话,小人把自家的卧房让给姑娘,请姑娘委屈一晚如何?」雪禅素道:「不成!我就要我定下的那间。」语罢又故意高声道:「本姑娘倒要看看,是何等强歹匪类敢如此张狂!」

      话音方落,楼上一间客房内走出一人,在栏前站定,狠声道:「哪来的小丫头,大呼小叫什幺?」雪禅素抬头上望,只见此人面带戾气,目露寒光,一头寸许短髮,使其显得分外诡异,一看便知是凶邪之辈。那掌柜一见此人,吓得连连作揖,却不知说什幺好。

      雪禅素昂然无惧地凝视着那人,道:「哪里来的无胆匪类,敢占本姑娘的房间?」此人正是由雪禅素房中走出,故此雪禅素立时便知他便是那两人之一。

      那人诡异地一邪笑几声,道:「小姑娘,你既定下此房,便应立即住下,不然被占去也怪不得别人。不要啰嗦,快走吧!」

      雪禅素假笑几声,道:「本姑娘既已定下此房,别人便再住不得,还是你不要啰嗦,敢快滚吧!」她心中对此人有种莫名的厌恶,故此言语间毫不留情。

      那人双目寒光暴涨,狠声道:「你说什幺?」

      随着这句话的出口,一股令人颤慄的邪异气息自那人身上澎湃而出,那掌柜立时体如筛糠,双腿发软,竟吓得跪倒在地,颤抖不止。雪禅素一怔,随即怒道:「好个不要脸的恶徒,想吓唬人幺!」语毕一运气,一股寒冷的气息立时自其体内发出,将那邪气顶了回去。

      那人亦是一怔,随即目露邪光,身上邪气更盛,雪禅素毫不畏惧,亦发出更为强盛的寒气,二人一个楼上,一个楼下地较量着,却苦了一旁的掌柜,早已蜷成一团,在地上颤抖不止。

      不光是掌柜,客栈大堂内所有人均感胆战心惊,寒意难抑,早已躺    一地。若这二人继续较量下去,店中众人不是要惊吓而死,便是要冻僵而亡。

      「咦,姑娘也在此店落脚幺?」一个少年的声音响起,雪禅素与楼上那人均是一怔,齐收敛气息,向店门处望去。

  • 名称:唐晓翼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3: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