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回十六夜全文阅读

      殿内陈设十分简单,只在中央铺了一张可容数十人安坐的红色地毯,一个老妇人端坐其上,看模样似有五六十岁,周向散发出慈祥安谧的气息,脸上皱纹并不很多,面色红润,实可称鹤髮童颜。老妇面前坐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年轻公子,见有人来,急长身而起,温和地一笑,却正是龙紫纹。

      白衣少女边奔向那老妇人,边上下端详着龙紫纹,嘴角挂起一丝暧昧的笑意,待奔到老妇人面前,便一下跌入老妇人怀中,撒娇道:「师祖,禅素想陪清幽姐姐下山,师父不准,还对人家凶呢!」

      那老妇人和蔼地笑道:「我的小禅素功夫还不到家,还要再修炼几年才成,快起来吧,也不怕人家龙公子笑话你。」少女毫不羞怯地扬起头,向龙紫纹问道:「你会笑我吗?」不等龙紫纹答话,又道:「我叫雪禅素,是清幽姐姐的师侄,你叫什幺?」

      龙紫纹微微一笑,暗道这少女倒是大方得很,一拱手道:「幸会,在下龙紫纹。」少女一歪头,道:「我喜欢你的名字,我就叫你紫纹哥哥吧!」

      「让龙公子见笑了。」白衣宫主与叶清幽并肩来到近前,微笑道:「这孩子天生讨人爱,被我们宠坏了,一点规矩也不懂。」龙紫纹道:「哪里,这位小妹妹天真烂漫,确是惹人怜爱。」

      叶清幽手指白衣宫主,淡淡道:「这位是我的师姐,现今圣宫的宫主闵禹莲。」龙紫纹急向白衣宫主深施一礼,道:「原来是圣宫主,在下龙紫纹见过宫主。」

      闵禹莲急回礼道:「龙公子切勿如此多礼,此次多亏龙公子捨身相救鄙师妹,否则……龙公子已无大碍了幺?」龙紫纹道:「经玄清娘娘一番医治,在下已无大碍。」随即向叶清幽道:「在下还要多谢叶姑娘相救之恩。」叶清幽淡淡道:「是小女应谢过龙公子才对。」

      当日龙紫纹将真元注入叶清幽体内后,便昏死过去,而他那强大的真元,不但沖散了阴滞叶清幽经脉的阴气,更与叶清幽的真气相合,令叶清幽内伤飞速痊癒。叶清幽醒来时便已恢复如初,她见龙紫纹昏迷不醒,气息渐弱,又觉出体内多了一个强大的真元,知是龙紫纹捨命相救,竟又将龙紫纹的真元重渡回其体内,这才保住龙紫纹性命。然而龙紫纹真元脱体多时,无法安然复位,无奈下叶清幽只得将龙紫纹带回师门,请师父玄清娘娘救治。玄清娘娘毕竟技高一筹,此刻已让龙紫纹复原如初。

      玄清娘娘慈祥地一笑,道:「真元乃是内气这之祖,与性命相边,岂可随意传来传去?况且当时龙公子亦受了重伤,硬逼出真元,实与自杀无异。而清幽之举亦是兇险,你的内气已与龙公子的真元融合,贸然将其隔断逼出,一个不好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场,你们这两个孩子啊,真是一个赛一个的冒失。」

      龙紫纹正色道:「娘娘,在下遭遇强敌,若非叶姑娘出手相救,恐怕早已丧命多时,又怎可眼看叶姑娘性命垂危却不相救呢?」叶清幽亦道:「龙公子为救清幽,竟干冒奇险,清幽又怎能安心将龙公子真元据为己有,而任凭龙公子变成废人?若真如此,清幽倒情愿粉身碎骨。」

      一阵笑声响起,雪禅素自玄清娘娘怀里爬起,围着龙紫纹转了个圈,又跑到叶清幽的身旁打量了一番,沖着圣宫主闵禹莲道:「师父,你看他们有没有夫妻相啊?」

      龙紫纹脸色一红,心里却凭空添了几丝甜蜜,隐约看到了幸福的一丝曙光,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叶清幽则面无表情,似是未将雪禅素的话放在心上。

      闵禹莲瞪了雪禅素一眼,道:「小孩子家,从哪里学来这种话?再要胡说,为师就罚你面壁一个月。」雪禅素一吐舌头,低头退到一边,小声道:「一个月?岂不要闷死了?」

      闵禹莲望着雪禅素歎了口气,随即向龙紫纹道:「龙公子,我还有些事要与你商议,不如到我那儿一叙如何?」不等龙紫纹作答,玄清娘娘已道:「你们都去吧,老婆子要静修了。」言罢双目一闭,盘膝坐定。

      众人向玄清娘娘施过礼后,齐退出殿外。雪禅素最后一个出来,小心翼翼地将殿门关好。闵禹莲道:「禅素,去将冰泠剑法好好练几遍,为师与龙公子有要事相商,你切不可来打扰。」言语间面容十分严肃,令雪禅素不敢顽皮,规规矩矩地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闵禹莲引着二人回到方才大屋之中,坐定后向龙紫纹微微一笑,道:「家师自三年前将宫主之位传与我后,便一直在紫云宫中闭门修行,已不再管宫内任何事,也不愿别人打扰,所以我才将公子请到此处。」龙紫纹道:「因在下之事,竟扰了娘娘的清修,真是罪过。却不知宫主有何事吩咐?」闵禹莲道:「不敢当。那『真龙比武大会『之事,师妹已告之于我,没想到那狼王竟会去凑这热闹。龙公子,你对这狼王有印象如何?」

      龙紫纹未料到她会问起李狼,思索片刻后,缓缓道:「李狼此人功力高绝,只可用『深不可测』来形容。在下与他接触不多,却也觉出此人行事诡异。最令人不解的是此人先前黑衣黑髮,狂傲不羁,而后来忽变白衣白髮,儒雅沉静,几乎让在下以为那并非同一人。」

      闵禹莲歎道:「龙家这数十年来不问江湖事,却不知有多少惊天动地之事发生。龙公子,你可曾听说过我圣宫?」

      龙紫纹道:「圣宫地位与我龙家不相伯仲,在下怎会不知?家父常对在下讲,圣宫乃天下除魔卫道的第一大派,邪魔歪道之辈皆闻之丧胆,在下一向对圣宫敬仰有加。」

      闵禹莲又是一声长歎,道:「昔日之圣宫,门徒过万,遍布天下,单就主宫之中,便不两千人,何等壮大!而今加在一起却不到三百人,龙公子可知原因?」

      龙紫纹双眉深蹙,问道:「怎会如此?」闵禹莲双止微合,似是陷入回忆之中,半晌后,方缓道:「这都是因为李狼,这个妖界的狼王!」

      龙紫纹愕然望向闵禹莲,失声道:「李狼是妖界狼王?」闵禹莲深吸了一口气,道:「不错!那还是二十多年之前,家师发觉人间妖气陡盛,细查下发觉妖界狼王竟混入人间肆虐,便率圣宫门徒四处围捕,欲刬除此妖。那时我只有十多岁,奉命在宫中留守,未能参加猎狼之役。这一战惨烈之极,圣宫战死七千余人,我五个师姐无一倖免,连师父也身受重伤,直至今日尚未能尽愈。圣宫自那一役后元气大伤,一直未能恢复昔日之势。」

      龙紫纹听得心惊胆战,道:「妖界难道找到了各界互通之法不成?」闵禹苦笑一声,道:「龙公子定是以为那狼王率了大批妖界高手与我圣宫为敌吧?其实不然,那一役中,圣宫的对手只有那狼王一人!」

      龙紫纹全身一震,骇然道:「什幺?只有李狼一人?」闵禹莲摇头道:「龙公子又错了,那时的狼王并非李狼。」龙紫纹听得一头雾水,正要发问,闵禹莲已接道:「那一役圣宫损失虽重,却也将那狼王杀死,算来也是圣宫胜了。谁知四年前,我北方分宫忽被人铲平,派人前去查探,竟均有去无回。几经周折后,才终于查到,原来那狼王在人间遗下一子,如今长大成人,继承了狼王之位,北方分宫之事,便是此人所为。家师自二十多年前那一役后,一直未能痊癒,日日静座疗伤休养,将宫中之事全交付于我。当时我已年过三十,足可独当一面,便自作主张地率众围剿,结果……唉,却又重蹈了当年覆辙,一年多的时间里,弄得圣宫伤亡惨重。最后那一战,我们将那李狼困在黑龙林中,本以为稳操胜券,没想到那李狼竟不逊于其父,杀得黑龙林内血流成河。那一战让圣宫只剩下不到三百人,而那李狼只是受了重伤,却无性命之忧。龙公子说李狼忽而狂暴凶邪,忽而儒雅冷静,便是那一战受伤所致。他是人间女子与狼王所生,半人半妖,这伤令他体内人气与妖气分离,才会时常变化。当时我与师妹皆身负重伤,尤其是师妹,几乎命丧当场,多亏家师赶到,及时医治方保住她的性命,但她却忘却从前之事,连武功也失了。家师身上仍有旧疾,圣宫门徒又几乎伤亡殆尽,实是兇险之极。而那李狼伤得亦是不轻,若两方继续拼斗,难保不是同归于尽之局。当时双方互有忌惮,家师便用激将之法,激得李狼与家师立下誓约,家师将用一年时间重传师妹武艺,然后派她刺杀李狼。若李狼自我师妹出宫后两年内未被我师妹所杀,圣宫便任由李狼处置,但李狼在这场两年为期的比试中却不可伤我师妹分毫,否则便要自行了断。」

      龙紫纹听到此处心下恍然,暗道:「怪不得那次李狼说我救的是他而不是叶姑娘,当时若不是我出手相助,叶姑娘定会为李狼所伤,那李狼就得履行前约,自行了断了。」而从闵禹莲口中得知李狼的厉害,亦不由让他从心底生出阵阵寒意。

      闵禹莲顿了顿,凝视龙紫纹,道:「如今我师妹出宫一年有余,却仍不能伤狼王分毫,若是到了两年之期仍不能杀死李狼,圣宫怕就要从江湖中除名了。为了圣宫,甚至天下之安危,我想请龙公子助我师妹一臂之力,合力刬除此妖!」

      此言一出,叶清幽立时一震,只是未被龙、闵二人发觉。龙紫纹道:「除魔卫道本是龙家份内之事,在下自然义不容辞。只是以李狼之力,只怕在下与叶姑娘联手而攻也不能伤他分毫,而且如此一来,前约尽毁,李狼怕会对叶姑娘下杀手……」

      闵禹莲道:「若是正面交锋,自然毫无胜算,但如果是龙公子先近得李狼全力应战,师妹再伺机出手,就算李狼功高盖世,出难保不会被师妹重创,到时你二人再联手而攻,不怕李狼不死。本来师妹去那比武大会,为的便是寻这样一个时机,现今机缘巧合下与龙公子相识,实是上天的安排,若龙公子能从中相助,则天下安矣!」

      龙紫纹微一皱眉,心中对此计大为不屑。闵禹莲观色知其意,正容道:「这样做虽有失正道身份,但为了天下苍生,个人荣辱又算得了什幺?若任那狼王灭了圣宫,恐怕下一个就要轮到龙家,迟早天下都要让他毁尽。况且,若两年之期一过,师妹只怕也要……「话到此处,暗暗打量龙紫纹,却不再往下说。

      一担到叶清幽的安危,龙紫纹不由心头一震,想也不想,起身便道:「宫主请放心,在下自当尽力而为!」

      叶清幽闻言轻轻一颤,但龙、闵二人又未发觉。

      闵禹莲喜道:「如此就有劳龙公子了!不过单以龙公子之力,所仍难令李狼全力施为,若能再多些帮手方才稳妥。圣宫人才凋零,实在是无能为力,不然早就以此法对付那李狼了。不过以龙家之力,寻一二高手绝非难事,只是要龙公子多费心了。」龙紫纹道:「宫主言重了,在下有一结拜兄弟,功力与在下不相上下,若我们联手而攻,或可近得李狼全力施为。」龙紫纹一直以为君自傲功力高深,而龙家的情况複杂,自顾上且不暇,更别说助圣宫对付李狼,故此龙紫纹一下便想到了君自傲。

      闵禹莲点头道:「如此甚好。龙公子初来圣宫,且重伤初愈,便多留些时日,一来将养身体,二来让师妹陪你四下转转。这里的景色或不如龙家的隐龙山,却也别有一番灵秀。」

      龙紫纹道:「多谢宫主美意,只怕耽搁久了,我那兄弟离开天甯,便再难找到,所以还是儘快出发为益。」闵禹莲道:「也好,不过今日天色已然不早,龙公子且留宿一夜,明早再走不迟。」龙紫纹无可推却,只得应下。

  • 名称:逆回十六夜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2:5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