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全文阅读

      龙行云摇头道:「不会,紫纹这孩子天资过人,就算爷爷出手,他打不过也能逃得走。况且紫纹若真有不测,爷爷必能生出感应。此刻他极可能是受了伤,正躲在什幺地方养伤,也说不定是另有际遇,却绝无性命之忧。倒是小傲你,可要小心鬼界的高手才是。」

      君自傲双目寒光闪动,狠声道:「伍慷与司刑君那恶贼,就算功力高我十倍,我也定要将其碎尸万段!」龙行云凝目而视,半晌后忽道:「小傲,爷爷有一事相求,你可否答应?」君自傲闻言急道:「爷爷折煞小傲了,您但请吩咐就是,小傲一定竭力而为。」

      龙行云慈祥地一笑,道:「青鳞这不孝孙定已向家中赶去,龙吟那小子听到消息,定会立时起事,向龙烈下手,到时龙家只怕要有一场腥风血雨。小傲,爷爷现在比一个寻常老人尚且不如,只能请你护送爷爷回去,阻止龙吟这逆子。只是如此一来,却要误了你报仇之事。」

      君自傲正色道:「我既与紫纹结为兄弟,他的事自然便是我的事。莫说紫纹现下不在此处,便是他在,孙儿也当助他护送爷爷回家,助爷爷一臂之力才是。君子报仇,十年尚且不晚,又何必急于一时。待帮爷爷安定龙家后,小傲再找群鬼报仇不迟。」

      龙行云慈爱地注视着君自傲,点头道:「龙家之责便是守卫人间,待内乱一了,爷爷便助小傲对付恶鬼,那时小傲更可放手而为了。」君自傲道:「如此孙儿先谢过爷爷!」

      龙行云因心境受制,受伤不轻,连行走亦觉艰难,君自傲便背了他奔回客栈。此时的君自傲与从前大不相同,背上多了百十斤重量亦不觉如何,不多时,便越窗进入客栈之中。

      方将龙行云安置床上,天涯的声音便已在门外响起:「你带了什幺人回来?」

      君自傲将门打开,只见天涯目光冰冷,似是颇为不悦,便歉然道:「有些事我想独自弄个清楚,所以没有告之天兄便溜了出去,还请天兄见谅。」

      天涯冷冷道:「你爱怎样与我无关,你也用不着解释什幺。我问你带了什幺人回来?」

      君自傲见天涯目光稍有缓和,不由微微一笑,将天涯让进屋内,手指龙行云道:「这位是龙紫纹的爷爷,亦是我的爷爷。天兄或许不知,我已与龙紫纹结为异姓兄弟。」天涯目视龙行云,不发一语。龙行云笑道:「好淩厉的眼神!这位小兄弟便是近年名声鹊起的『邪印尊者』吧?」天涯微一点头,道:「不错。敢问阁下大名?」龙行云歎道:「不过一介老朽,哪来什幺『大名地。』老夫龙行云。」

      君自傲向天涯道:「爷爷受人暗算,身负重伤,所以我打算先将爷爷送回龙家,再寻群鬼报仇不迟。」天涯微微一怔,随即冷冷道:「如此你自管去好了。」言罢转身欲走。君自傲急拦住他,诚恳地道:「天兄,实不想瞒,龙紫纹其实正是龙拳传人,龙拳乃护世之拳,龙家更是保卫人间的龙神之后,如今龙家内部动荡,直接关係着天下安危,所以我才决定先助爷爷平定内乱。天兄功力高绝,若能同去相助……」不等他说完,天涯已冷然道:「龙家、天下,又与我何干?你爱管便自己去管好了。」语毕逕自去了。

      君自傲摇头苦笑,暗歎天涯个性实在怪异。龙行云则皱眉道:「小傲与此人关係如何?我看此人一身邪气,贸然将此事告之于他,怕是不妥。」君自傲道:「我这条命便是他救的,别人可以信不过他,我却不可。况且他虽一身邪气,但我却总觉得他并非恶人,甚至对他有种亲切感。」龙行云正色道:「非是爷爷过虑,要知龙家之事关乎天下众生,必须处处小心才是。若此子心术不正,借机掀风搅雨,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小傲今后还是小心些为妙。」君自傲心中不服,表面却未露痕迹,恭顺地应了一声。

      二人又闲谈了片刻,龙行云便沉沉睡去。君自傲只觉毫无睡意,乾脆坐在床边盯着窗外胡思乱想起来。不知不觉便想到了方才与龙青鳞那一战,心道:「这龙青鳞本事着实了得,换了从前的我,只怕一掌就要被他打死。他的溟气似是以寒气为主,每招皆是阴寒之气四溢,与紫纹的溟气大不相同。龙家的溟气应是广纳百家,浩然如百川归聚之处,看来龙青鳞若不是专爱寒劲,便是功力差紫纹太多。真不知紫纹发起狠来又会是什幺样子,便以现今的我,怕也接不了他几招吧?」猛然间,又想起今天悟出的那招奇术,暗道:「加上那噬人之气,我算是自悟出两招绝学了。可第一招太过凶邪,倒是今日偶得的这招颇为实用。这两招均是在紧要关头自行发出,看来是我前世所专之技,却不知都有什幺名头,哪天有机会定要问问游方无常。现下左右无事,不如再试试今日这招奇术。」

      想到此处,慢慢将阴气散开,脑中立刻一片恍惚,他强行制住阴气,使其散于体表,只觉迷朦之感渐强,几乎便要昏厥过去,急将阴气收回,重行凝在一处,眩晕之感立消。他心中暗道:「看来此术不可持续使用,应用在闪躲纵跃之中方有奇效。」随即双足蹬地,向前一纵,同时将阴气散开。只觉耳畔无半丝平常纵跃时生出的风声,更听不到衣袂响动,一阵恍惚后,已悄无声息地站在窗前,心道:「此技用于纵跃移动,可收声息皆无之效,实可化成神鬼难测的轻功,若说名称,我看叫做『鬼影』便再合适不过了。至于之前那招幺,我看叫『鬼噬』倒是不错。」

      走回床前重又坐下,不由琢磨起这一身阴气还可怎样使用来,但想来想去却毫无进展,不觉间天已大亮,龙行云呻吟一声,醒了过来。君自傲急转身道:「爷爷睡得可好?」

      龙行云苦笑一声,道:「什幺好不好的,人老了就是不中用,休息了一夜,却没恢复半丝功力。」

      君自傲道:「家师曾传孙儿一套以气疗伤之术,较之寻常内疗之法更具功效,且让孙儿试试如何?」龙行云笑道:「岳老头的功夫就是多。不过爷爷这伤你却无能为力,爷爷伤不在身而在心,只有同样会用雾龙心境者方能治爷爷的伤。眼下紫纹不知所蹤,能帮爷爷复原的,也只有龙烈了。」君自傲点头道:「如此咱们便莫再耽搁,早些出发吧。「龙行云笑道:」青鳞那娃儿昨夜被你伤得不轻,咱们倒不怕他会抢先一步。不过他手下家僕倒是龙家僕人中数一数二的好手,若这小子打发脚程快的先回去报信,倒也不妙。好,咱们这就出发!」

      君自傲应了一声,收拾好行囊后,来到天涯门前。不想叩门半晌,却不见天涯开门。君自傲推门而入,却见房中空无一人,桌上一封短笺,拾起细看,见上面写到:「君公子既已有龙家相助,当再不需在下相随,告辞。」除此之外,再无一字。君自傲无奈地苦笑一声,回房告知龙行云。龙行云道:「此子自出道以来,一向独来独往,从不多管他人之事。这次竟出手救你,还欲助你报仇,实已是破天荒的头一回,既然他不愿再与你同行,便随他去好了。再者他虽未有什幺劣行,但行事邪异,又一身邪气,不似正道之士,龙家之事,还是不要让他参与为妙。」君自傲嘴上不说,心里却大不以为然。

      龙行云身体不便,着君自傲买了辆双马大车,备了此乾粮草料,驾车向东北方而去。一路上龙行云不断为君自傲讲解天地玄机,倒使他受益不小。

      石上流泉,潺潺作响。一条崎岖石逕自泉边经过,曲曲折折地通向山上,石径两旁松林密布,站在径上向林内望去,只见一片阴沉沉的暗绿色。顺石径而上,直到山顶,便可见一座白色宫殿,面向石径,背临深渊,宛若神仙府地。

      一条素白身影顺石径而上,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用不多时,这少女便来到山顶宫殿门前,也不见她动那扇紧闭的大门,那门却自行打开,待少女奔入门内,又自行关闭。少女一路飞奔,绕过一片假山园林,来到一座大堂前。堂前门边一位廿多岁的白衣女子一脸焦急地迎了上来,嗔道:「怎幺去了这幺久?宫主唤你多时,你快些去吧!」那少女一吐舌,道:「怕又要挨駡啦!」言罢转身奔去。

      穿过数道回廊,赫然可见一座大屋。此时屋门大开,阳光嚮往屋内,反叫屋外之人看不清屋内景物。那白衣少女奔入屋内,嘻笑着向端坐屋内上座的白衣女子道:「师父,我来啦!」

      那白衣女子约有卅多岁年纪,貌如仙子,却又面带威仪,一派宗师风範,沖那少女一皱眉,微嗔道:「不好好练功,又跑到哪里去了?」那少女吐吐舌头,道:「师父教的冰泠剑气禅素早已练会了,就出去玩儿一小会儿也不成幺?」说着做了个惧怕的表情,却掩不住嘴角的笑意。

      「禅素妹妹已通晓师姐的冰泠剑气了幺?」左侧客座处传来一阵温婉淡雅的语声,那白衣少女双目一亮,转头喜道:「清幽姐姐!你何时回来的?」边说着,边向那说话之人奔去。

      那人一身淡蓝,周身散发出一股超尘之气,正是叶清幽。白衣少女奔到近前,一把抱住叶清幽双肩,道:「清幽姐姐,你一去就是一年多,可把禅素想苦了。外面好玩儿幺?」最后这一句,却是偷瞟了师父一眼后才小声说出的。

      那白衣女子佯嗔道:「还是这幺没大没小的,都是你师叔把你惯坏了,你师叔身负重任,又不是出去游山玩水,有什幺好不好玩的?」

      叶清幽神色一黯,忧伤之情隐然可见。少女见状一怔,方要发问,叶清幽已道:「外面不过是人多些,也没什幺特别的。」少女笑道:「我才不信呢,光是山下的小镇里就有那幺多好玩儿的去处,外面的天地一定更有趣!清幽姐姐,不如你带我下山吧,我还可以帮你对付那个人呢。」

      上首那白衣女子面色一沉,微怒道:「你可知你师叔对付的是何等样人?当真不知深浅!那狼王功力高深莫测,便是为师也非其敌手,你一个小小孩儿,又哪帮得上你师叔的忙?且此妖兇残暴虐,若你落在其手,不被撕成碎块吃了才怪!」

      少女一撅嘴,小声嘟囔道:「净吓唬人,师叔和他斗了一年多,不是也没怎样幺……」叶清幽淡淡一笑,却难掩伤感之情。此时一位白衣女飘然而至,向上首女子一礼道:「稟宫主,玄清娘娘请您速去紫云宫,龙公子醒来了。」

      上首那女子闻言大喜,道:「看来龙公子已然复原,咱们快去看看吧!」那白衣少女奇道:「龙公子?哪个龙公子?圣宫里何时跑出个男人来啦?」

      叶清幽淡然道:「龙公子乃是护世龙拳传人,我身负重伤,亏龙公子以真元相救方得不死,可龙公子却因此险些丧命。我虽将他的真元强行打回他体内,但龙公子却仍昏迷不醒,我只好把龙公子带回宫中,请师父施法救治。看来现下已然无事了。」白衣少女讶道:「清幽姐姐受了重伤?是被那狼王害的幺?」叶清幽摇首道:「不然。此事说来话长。」白衣少女眼珠一转,忽笑道:「这龙公子为救姐姐竟不惜性命,真是难能可贵呀。」凑近叶清幽耳边悄声道:「该不会是看上姐姐了吧?」

      叶清幽闻言一怔,未及说话,白衣少女已一把拉起她,道:「咱们还是快去紫云宫,看看这位公子吧!」

      三人离开大屋,顺回廊来到一座大殿前,被称作宫主的白衣女与叶清幽向前一步,深施一礼,道:「徒儿拜见师父。」白衣少女待二人礼毕后,亦施礼道:「孙儿拜见师祖!」

      半启的殿门内传来一个苍老而慈祥的声音:「小鬼丫头,快进来吧。」白衣少女娇笑一声,开门飞奔而入。那宫主笑首摇了摇头,向叶清幽道:「师父太宠禅素了,弄得我都管不住她了。」叶清幽微微一笑,与那宫主一同步入殿内。

  • 名称:我的绝色美女房客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1: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