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鼬全文阅读

      天涯道:「这位高人当时有数十弟子,其中一个非常聪慧,其师创出此拳后不久,他便尽数学会,只是功力不及其师,却打不出此拳来。于是这第八拳便以有名无实的心法形式由他的传人一代代传了下来。」

      君自傲皱了皱眉,道:「这幺说,这第八拳岂不是形同虚设幺?是否这第八拳本就是一个传说——一个后人因敬仰前人而编造的神话呢?」

      天涯道:「不然,因为那心法确实非常奥妙有用,绝不可能有假,我那招『杀气流窜』便是我在初习心法时,从中悟出的。而且,其实在一代代的传人中,有不少功力极高者可以勉强用出此拳来,只不过此拳魔性太强,就像一个魔神一样,在用出后,不但要吃光使用者的内力,甚至还要吃掉使用者的命,所以,历代传人都不敢用此招。」

      君自傲一怔,道:「难道天兄方才便用出这第八拳来对付龙吟了?」天涯点头道:「以龙吟之能,用其它功夫对付他根本毫无作用,唯有以第八拳与他相抗,不过,以我的能力,怕也只是让他受了重创而已,却伤不了他性命。」君自傲道:「真是险极!只可惜当时我昏了过去,未能见到这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拳,实在遗憾。」

      天涯道:「有什幺可遗憾的?说不定哪天,我就会再用此拳。」君自傲忙道:「还是莫用为妙!」

      天涯轻轻摇了摇头,忽道:「你方才受了龙吟一击,现在感觉怎样?」君自傲闻言方想起此节,道:「天兄不说我倒忘了,那一击对我似是毫无影响,却不知是何缘故。」天涯皱眉道:「龙吟那招着实诡异,以他的功力,便是随意拍上一掌,你我怕也承受不起,那招他绝对是全力而发,你又被打个正着,怎会没事呢?」

      君自傲道:「或许我贼皮铁肉,特别耐打吧!总之没什幺大碍就是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将爷爷救出来,天兄可有什幺主意幺?」

      天涯摇头道:「龙吟虽已受伤,但你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为救我元气大伤,而我的内力已全被第八拳吃光,没有十天半月休想复原。唯今之计,便是暂时躲起来养伤。龙吟是个聪明人,他知道我们一定会去救龙老前辈,所以他定会用龙老前辈引我们自己送上门,我们一日不露面,他就一日不会加害龙老前辈。」

      君自傲点头道:「也只好如此。不过龙吟在乎的只怕不是你我,而是紫纹。我看咱们还是到天宁去吧,紫纹便是在那里失蹤的,若老天保佑,说不定我们还能在那里找到他。不然他一个冒冒失失地闯回来,只怕也要被龙吟拿下。」

      天涯点点头,道:「只是这隐龙山道路错综複杂,你我想要下山,恐怕并非易事。」君自傲沉思片刻,道:「我倒有一法,只是不知管不管用。」天涯急问道:「什幺办法?」

      君自傲道:「说来天兄或许不信,其实我乃是神界的鬼卒之王鬼天君转世,自言家班惨事后,我的力量便开始觉醒,更有了驱使鬼卒的能力。我想召一二鬼卒引路,或可带我们离开此地。」天涯闻言大吃一惊,怔了半晌后,深吸了一口气,道:「难怪你有那幺多奇怪的本事,原来却是如此这般……既然你有此能耐,那便快用出来吧!」

      君自傲点点头,环视四周,道:「此处可有鬼卒?」话音未落,一个声音便随之响起:「在下听候大王调遣!」君自傲听这声音甚是熟悉,道:「你是……」那声音道:「大王不记得小的了?小的是厕鬼呀!」君自傲讶道:「厕鬼?你怎会在此处?」那厕鬼道:「稟大王,小的、小的反正每日均无事可做,所以……就一直跟在大王身边,看何时可为大王效力……还请大王恕罪!」

      君自傲笑道:「何罪之有。你若无事便只管跟在我身边好了,若有天我记起了前事的本领,便可立刻解了你的『鬼印『,省得你总背着个不洁的名头。」厕鬼闻言大喜过望,连声道:「多谢大王!」

      天涯听得眉头大皱,纵目四望,却望不到半点影子,道:「其它事稍后再说,还是快让他带路吧。」顿了顿终忍不住问道:「这厕鬼到底在何处?」君自傲道:「老实说,我也看不见这等隐蹤之鬼。」环顾四周,道:「厕鬼,你可否能现身相见?」

      厕鬼闻声支吾半晌,道:「小的法力低微,白日里显不出形来,还请大王恕罪。」君自傲道:「那你能否带我们离开此地?」厕鬼道:「隐龙大阵虽然厉害,但动困不了我们这些可任意飘游四方的鬼卒,大王放心吧!」

      似厕鬼这等鬼卒,说话时声音响于四方,任谁也听不出其身在何处,自无法在前引路,只能跟在君自傲左右,不断以言语指示应向何处转、向哪里行,故此直走了近一个时辰,才终于走出隐龙山。

      天涯道:「龙吟不会费力追咱们,但也不可大意,还是速离此地为妙。我记得北边有座小镇,你我均有伤在身,不如到那里买辆马车,备好乾粮,连夜离开。」

      君自傲点点头,那厕鬼的声音响起:「大王,您的身体……似有些虚弱,何不……何不……以『鬼噬』……来医治?」君自傲奇道:「你怎知我这招?」厕鬼道:「大王从前常以此招处罚那些犯下大罪的恶鬼,故此……小的才会记得……」君自傲暗自称奇,忖道:「我为此招起的名字竟与前世相同,看来冥冥中确是自有定数。想来前世我定是个残忍好杀之徒,否则怎会动不动就用这一招?今后可要多加注意,切莫重走老路。」天涯听得莫名其妙,却也不愿发问。

      君自傲虽受了龙吟一击,却并无大碍,只是将生气分给天涯,却令他虚弱不堪,而天涯又内力全无,此时莫说龙吟,便是随便哪个寻常高手都可要了二人性命。再者二人又要徒步赶路,确需补充体力。君自傲气运双耳,只闻周围虫鸣鸟叫,身后林内则有山猪的哼声,立时定下主意,要以此为餐。

      此时厕鬼忽道:「大王,林内有山猪!」君自傲不由一怔,因为这次他清楚地听到了声音的出处,他心中一动,气运双目,向声音起处望去,只见一个头大身小,一身黄衣的青色瘦鬼站在那里,正满脸兴奋地望着树林,一双大眼微微外凸,显得其极为趣怪可笑。见君自傲望向自己,立刻吓了一跳,手足无措地颤声道:「大王能看到小的了?」君自傲点点头,道:「不错,我终于可以看见你了。」厕鬼跪倒在地,道:「恭喜大王!」君自傲知他指的是自己又接近了前世一步,不由暗歎一声。

      天涯不明就里,只见君自傲双目连眼瞳带眼白全数化为黑色,再听二人对话,知是君自傲在突然间又悟出了什幺本领,便道:「现在不是为此高兴的时候,快走吧!」

      君自傲点点头道:「且等我用上一餐便走。」言罢自脚下发出一道阴气,贴地窜入林中,倏发倏收,一头大山猪已被拖了出来,阴气将其紧紧裹住,那山猪只来得及挣扎了几下,发出两声哀嚎,便被融食为气,吸入君自傲体内。强盛的生气涌入体内,令君自傲顿时精神百倍,全身重又充满了力量。

      天涯骇然而视,诧异道:「你把它吃了?」君自傲微一点头,道:「我并不愿用此技,但唯今之势,却不得不如此。」天涯道:「那厕鬼方才说的『鬼噬』便是这招吧?你方才救我时……」君自傲道:「也正是这一招,不过我将其反运,所以才能将生气反送于你,这招本来兇残之极,却不想还有救人之功效。」

      天涯沉默片刻,道:「救我之时,你若不能收功,便会如这山猪一般被我吃掉吧?」君自傲笑道:「天兄怎又提此事,反正你我都已无碍,还是快些赶路吧。天兄内力暂失,不如让我背你走吧。」

      天涯一怔,随即道:「这、这倒不必……反正天黑前定能到达,我还是自己走的好。」君自傲知他脾气,也只好由他。二人一鬼一路步行,终在天黑前来到了那座小镇中。

      一入镇,君自傲便道:「若龙吟有心追赶,我们根本就逃不出隐龙山,既然现下并无危险,咱们也不必过分小心,还是在此地休息一夜,明日再走的好。」天涯犹豫片刻,点头同意。

      这小镇上只有一家小客栈,生意清淡,难得有人住宿,平时全靠兼营酒店维持,今日骤见来了两个客人,自然殷勤加倍。君自傲向天涯笑道:「天兄不惯与人同住,咱们就要三间客房吧。」天涯道:「何须三间?我们只有两个人。」说到「人」字时故意加重了声音,君自傲一拍额头道:「这我倒忘了。」心中暗忖:「鬼卒日日行走于人间,何时又用过什幺客房?」厕鬼亦知机地在他耳边悄声道:「多谢大王美意,小的自有依附之处,大王不必挂怀。」

      掌柜亲自带二人来到房前,天涯吩咐其準备热水洗面,掌柜应声退下。天涯看了看四周,向君自傲道:「你那个看不见的属下可莫要偷溜到我房中,不然,我不管他是神是鬼,概不轻饶!」言罢推门入房,将门关了个严严实实。

      君自傲摇头一笑,看左右无人,便向厕鬼道:「你可莫要招惹我这位天兄,随我进来吧。」推门进入自己房中,厕鬼随之而入,道:「鬼卒是不可干扰人间事的,除非是神或大王授命,再者……小的胆小,大王是知道的,虽明知天大人伤不了小的,但小的还是很怕他,似他这样的人,小的平日都不敢近身,更别提招惹了。」君自傲奇道:「你说他伤不了你?」厕鬼道:「正、正是。鬼卒穿行人间,除引领魂魄外,再没有别的本事,最多是法力高强者可在白日里显形吓吓人。不过除了神和大王您,别人谁也看不到、伤不到我们——不管他有多高的本事。

      君自傲微微点头,心道:「我那招『鬼影』可令我在瞬间变得如同虚影一般,想来这些鬼卒的身体便和那时的我一般,既不能伤别人,也不会为别人所伤。难怪这厕鬼初见我时就胆战心惊,我前世那般暴戾,现世又仍有判他生死之能,他自然要怕。」刚要遣走厕鬼,忽又想起一事,急问道:「那幺从鬼界转世来的那些『鬼』呢?他们能伤你幺?」厕鬼道:「我们虽都是鬼,但却大不相同。所以他们也一样看不到、伤不到我们。」君自傲一阵暗喜,道:「鬼卒的这种本事如能为我所用,不啻于可安插在任何地方的细作,将来与群鬼较量,定能发挥奇效。」

      又一想,只觉这厕鬼的名号实在不中听,应为其改一改,也算是小小的补偿,便道:「你生前叫何名字?」厕鬼道:「从前做人时的事,小的死后就都忘了。」君自傲道:「如此我便为你重起个名字如何?」厕鬼闻言惊喜万分,道:「大王的意思是……」君自傲道:「厕鬼这名字不大好,我想为你换个名字,也省得其他鬼卒瞧不起你。你肤色偏青,便叫你青鬼如何?」得了新名的厕鬼喜极而泣,跪倒在地不住叩首,连声道:「多谢大王!」

      君自傲方要上前将他扶起,隔壁天涯房内忽传来一声惊叫,正是天涯的声音,君自傲一惊,跃出房外,撞开天涯房门沖入房内。

  • 名称:宇智波鼬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0: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