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莉丝兽全文阅读

      正自惊骇之际,那声音又再响起:「小傲,是我!」君自傲这才听出是龙行云的声音,知道自己已入「雾龙心境」之中,便以心音应道:「是爷爷幺?您在何处,为何不现身相见呢?」

      龙行云的声音再起:「爷爷现在被困于城西『大安庙』中,小傲快来相救,不然爷爷性命难保!」话音一落,雾龙心境立时消失。

      君自傲惊诧万分,暗思到:「爷爷功力高深莫测,当世只怕难有敌手,什幺人可伤到爷爷性命?可方才又确是爷爷的声音,况且那雾龙心境更是绝无虚假,还是快去看看为妙。」

      正要探索着向西而去,忽想起自己可驱使鬼卒,便高声道:「鬼卒何在?」话音未落,那厕鬼的声音便已响起:「大王,小的在此!」

      君自傲道:「你可知城西有座大安庙?」那厕鬼道:「小的知道,那庙里只有个耳聋眼花的老和尚,香火向来不怎幺好。」君自傲道:「如此烦请你为我引路,我到那里有事要办。」厕鬼道:「小的遵命,大王请跟着我的鬼火走吧!」

      语声未毕,一点磷火已然在空中燃起,缓缓向西飘去。君自傲紧随其后,穿街越房,一路向西,不多时来到一座破落的大庙前。

      君自傲伫立庙前,收敛气息,低声道:「厕鬼,你先入庙看看都有些什幺人。」厕鬼应了一声,便再无动静,显是已入庙中。等不多时,厕鬼的声音再起,语声中尽显惊惧之意:「稟……稟大王,这庙里的人,小、小的不敢近身,也未能、未能看清他们的样貌,只知是一老一少两个、两个人,那老的倒没什幺,可、可那年轻的,实在……小的实在害怕!」

      君自傲眉头一皱,暗思那老者应是龙行云,但那年轻人又是谁?为何厕鬼会觉得他比龙行云还要可怕?蓦地,君自傲心中一震,司刑君那狞厉的表情浮现眼前,令他杀意狂涌,顾不得多想,狂喝一声,撞破庙门直沖入庙内。

      庙内四壁空空,只有一座残存不堪的弥勒像笑呵呵地躺在一张蒙尘的贡桌上。像前放着一盏油灯,映得室内一片昏黄。桌前一张太师椅,一位白髮长须老者端坐其中,双目紧闭,似是正在熟睡。

      君自傲见这老人与当日所见之龙行云相貌大不相同,予人一种威严勇武之感,想来是其本来面目。他环视四周,却未见什幺年轻人,一边提防着四周,一边试探着向那老者问道:「是爷爷幺?小傲来了。」

      熟悉的感觉袭来,君自傲知自己已入雾龙心境之中,便向龙行云问道:「爷爷,您这是怎幺了?」

      龙行云声音响起,道:「小傲,爷爷碰上了一个极大的对头,我虽勉强将其击退,却也受了极重的伤,行动不得,只能静座在此。亏得方才察觉到你的气息,才以雾龙心境唤你前来相救。」

      君自傲心中疑窦丛生,问道:「什幺人有如此本领,竟能伤了爷爷?」龙行云歎道:「此事说来话长。当前之计,唯有用溟气打通我淤滞住的脉络方能救我,否则时间一长,我便有性命之虞。你快告诉我紫纹现在何处,我便可以雾龙心境唤他前来救我。」君自傲迟疑道:「只是孙儿也不知紫纹下落,这便如何是好?」

      龙行云半晌不语,忽道:「你最后一次见他,是在何时何地?」君自傲道:「便是与爷爷初遇的那次。」龙行云又是半晌不语,许久后方道:「如此小傲便不要离开天宁,紫纹日后应会回来寻你,到时你再带他来见我就是了。」

      君自傲心中疑惑更深,沉声道:「若是紫纹十天半月不回,岂不误了爷爷?」龙行云道:「无妨,我只要静坐休养,十数日内亦可无事。」

      君自傲更觉不妥,猛然记起伍慷亦在追寻龙紫纹下落,这龙行云说话前后矛盾,一意要他将龙紫纹寻来,只怕是鬼界高手乔装而成,至于这雾龙心境,说不定也是用什幺妖法弄出来的,便冷然道:「您先前说时间一长便会有性命之虞,现下又说十数日内亦可无事,到底哪句为真?阁下说谎的伎俩未免太过低劣了吧?你到底是什幺人?」

      一阵长笑响起,一个年轻而阴沉的声音道:「紫纹的朋友果也有些门道。不过你虽看破小爷的妙计,却一样逃不出小爷的掌心!」话音方落,君自傲只觉一阵眩晕之感袭来,昏昏然几欲睡去,大惊下,他强打精神,发出一声狂啸,声如千鬼齐哭,冲破了那沉闷的晕眩之气,亦将自己带出雾龙心境。

      一出心境,君自傲立刻气运全身,他内心冷静如古井之水,阴气游走全身,竟隐隐觉察到贡桌旁帏幔内有一个悄然而立,便冷然道:「阁下奸谋已败,还不现身幺?」

      随着一声冷哼,一个青衣公子缓步而出。君自傲见他与龙紫纹竟有三分相似,不由微感错愕。只是此人气质阴沉,却与龙紫纹大为不同。

      青衣公子倒背双手,一双眼狠狠盯住君自傲,咬牙切齿道:「小子功夫倒是了得,竟破得了我的雾龙心境,且再试试能否接下我的龙拳!」

      君自傲闻言一怔,失声道:「你说什幺?」那青衣公子并不答话,飞身扑向君自傲,双掌齐出,向君自傲胸口打去,一股寒气颇重的溟气随之狂涌而出,先将君自傲围在其中。

      君自傲只觉了寒意大盛,顾不得多想,双掌一立,一股阴气立时缠绕掌上,他向前一推与那青衣公毫无花巧地对了一掌。

      地一响中,君自傲只觉寒气透过双掌直刺入体内,闷哼一声,向后疾退数步。而那青衣公子在空中借力翻了个身,落地稳稳站定,微带诧异地望着君自傲,狠声道:「小子的确了得,看来确留你不得!」一旋身,左足自身后摆出,直向君自傲踢去。

      此时二人间足有丈许之距,一这脚根本踢到君自傲。不想那青衣公子左足一出,整个人便脚不离地地直射向君自傲,仿佛在冰面滑行一般。君自傲体内寒气未散,无力反击,只好向旁疾闪。怎奈这一脚实在太快,君自傲倾尽全力却只是避开了胸口要害,却避不开左肩。情急下,君自傲伸手一格,岂料手臂方碰到对方左足,一股寒气便透体而入,几乎将他冻僵。眼见这一脚便要踢实,君自傲不由大急。

      就在此时,君自傲体内阴气骤然消散无蹤,他脑中一阵恍惚,只觉青衣公子直向自己沖来,像一阵雾般穿过自己的身体。刹那间,他体内阴气恢复如常,人亦清醒过来,不由骇然后望。

      不想那青衣公子比君自傲惊骇百倍,目视君自傲,失声道:「你这是什幺妖法?」

      君自傲闻言大讶,他只道是对方这一踢招法诡异,不想却是自己在无心当中使出了异术,不由惊诧不已,表面却不动声色,道:「阁下到底是什幺人,为何非要置在下于死地不可?」

      那青衣公子一咬牙,道:「龙拳天下无敌,你这些些妖法又怎能匹敌!再接我一招!」却是自说自话,全不理会君自傲之问。只见他双手在胸前屈指相合,一股寒气瞬间充斥双掌之中,他尖啸一声,双手倏然如巨龙张口般打开,一团阴寒无比的真气喷射而出,直击向君自傲。

      君自傲只觉寒意大盛,整个人瞬间便已被冻透,别说闪躲,便是挪一下腿也十分吃力,眼见那团真气扑面打来,竟无计可施。

      刹那间,君自傲忽觉体内阴气骤然减弱,不由想起方才阴气变化而生出的奇术来,急追忆着当时的感觉,趁势将体内全数散开,恍惚中,君自傲寒意立消,猛地向前一纵,竟透过那团真气,沖到青衣公子面前。

      透气而过的一刹那,君自傲猛一运力,全身阴气重又凝在一处,人亦清醒如常,待沖到青衣公子面前,已一掌拍出。

      这一击来得着实诡异莫测,青衣公子来不及变招,已被拍个正着,狂吼一声,向后倒退数步,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君自傲骤得奇招,欣喜不已,面上却冷静如常,冷然道:「在下再问一遍,阁下到底是什幺人?」那青衣公子牙关紧咬,狠狠说道:「你敢打伤小爷,小爷定不会饶你!」仍是自说自的,不答君自傲之问。君自傲不由微感恼火,正要再问,那青衣公子忽一跃而起,撞破庙墙飞驰而去。

      君自傲方要阻拦,对方已蹤影不见,不由暗赞其轻功高妙之至。此时一声长歎响起,君自傲转头看去,只见椅上那老者缓缓睁开双目,沖君自傲微微一笑,道:「小傲,真是辛苦你了……」声音正是龙行云。

      君自傲犹豫一下,试探道:「爷爷,真是你幺?」那老者苦笑一声,道:「爷爷此时发不出一丝溟气,亦无力用出雾龙心境,倒是拿不出什幺东西证明身份。小傲,你身上的邪气怎幺变得这样重了?」

      直觉告诉君自傲,对方并无一丝恶意,反给自己一种亲近之感。且在君自傲所遇众人中,唯有龙行云能看出他内气正邪,此人定是龙行云不假。君自傲急奔至其面前,单膝跪倒,道:「爷爷,您这是怎幺了?」

      龙行云喟然道:「家门不幸……没想到龙吟竟敢向老夫下手……」君自傲失声道:「什幺?紫纹的叔?刚才那人……」龙行云摇首道:「方才那个不成器的小子,亦是老夫的孙儿。他是龙吟之子,叫龙青鳞。」君自傲讶然道:「难道是他把爷爷弄成这样不成?」

      龙行云点头道:「不错。看来龙吟这小子终于忍不住,要以武篡位了。这次多亏了小傲,不然爷爷这次就永世不得翻身喽!」

      君自傲奇道:「这龙青鳞真有这幺大本事幺?」龙行云苦笑一声,道:「青鳞这娃儿本没有什幺本事,爷爷只是未想到他敢向我下手,才……龙家这几辈一代不如一代,到了他这儿,就更不成器了。可笑青鳞这娃娃练雾龙心境入了魔,竟异想天开要以雾龙心境去摄人心魂,更可笑的是我这雾龙心境的第一高手,竟在心境中着了他的道,若非小傲将他打跑,爷爷就得永世受制于他了。」

      君自傲想起方才在雾龙心境中的经历,道:「雾龙心境竟有此功用,着实可怕。孙儿方才亦险些……」不等他说完,龙行云已摇头道:「不然,雾龙心境只是一门与人交流的功夫,纯属心意交融,能将自己所见所闻或所思所想,完全无误地传达给对方。与人交流之时,要对方愿意配合方可,不然则无法使双方心境相合,而只能传达话语。妄想在与人心灵交接时控制人心,除非自己功力高出对方数十倍,否则对方稍有拒意,便可退出心境。你功力远高于青鳞,又哪会被他制住。」

      君自傲奇道:「那爷爷又怎会为其所制呢?」龙行云苦笑道:「我二人皆有雾龙心境之术在身,相遇时自然能浑然一体。我对他毫无防备,这才被他制住。若是我存有半点戒心,这不孝孙又怎能得手?唉,雾龙心境本是龙家代代用以传授龙拳及天地秘密之术,不想如今却成了亲人互残之技……」

      君自傲恍然道:「原来如此!可龙青鳞又怎知我与紫纹的关係,还能在我刚回天甯之时将我骗来呢?」龙行云道:「这不孝孙原想擒住我与紫纹,好近龙烈让位,不想紫纹失蹤,连我亦不知其去向。这小子在我心境中得知了你的事,便放出家僕四下寻找,直到今日寻到你,这才将你骗来此处,好逼出紫纹下落。小傲,你当真不知紫纹下落幺?」

      君自傲摇头黯然道:「小傲确实不知。与爷爷分手之后,孙儿便骤遭逢横祸,直至今日方重回此地,却未来得及寻找紫纹。」遂将所有事告之龙行云,连自己是鬼天君转生之事亦如实相告。

      龙行云听罢眉头大皱,道:「怪不得小傲身上邪气剧增,却原来如此。依那伍慷之言,鬼界定有不少高手来到人间,紫纹失蹤之事,怕就与他们有关。」君自傲微一点头,忽想起游方无常之方,一震道:「游方无常说伍慷等人带着一具尸体向南而去,难道……」

  • 名称:莉莉丝兽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9: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