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全文阅读

      也是空山静夜,也是焰舞赤光,此处却不是深山洞中,而是一片密林之内。君自傲仰躺地上,呼吸平稳顺畅,如酒醉后正自酣睡一般。天涯则在火堆前盘膝打坐,暗自运功疗伤。

      许久之后,天涯才缓缓站起身来,走到君自傲身旁,探手观脉后轻咦一声,暗道:「他脉相稳定,毫无受伤之象,却为何昏睡三日而不醒?」略一沉吟,他试探着将一丝真气送入君自傲体内,想藉以探知究竟。

      不想那真气方一入君自傲经脉,便立即被一股强横无比的气劲撞了回来,天涯被震得手臂酸麻,急鬆手后撤。

      君自傲真气却似被唤醒,在体内鼓蕩不休,朦胧中他只觉通体舒畅,呻吟一声坐起身来,长出了一口气。

      天涯将手缩回黑袍之中,道:「你终于醒了。鬼界高手为何要杀你?」仍在朦胧中的君自傲闻言浑身一震,客栈中那场腥风血雨忽地浮现眼前,他倏然而起,只见星斗满天,四周树木遍布,近处一堆篝火正红,将一身黑袍的天涯亦映成了红色。

      红,如血的红,把君自傲重又带回了客栈,带回了言雨澜身边,他痛苦地闭上双眼,想避开这满眼的红,但心中却无一刻能忘得了那一抹撕心裂肺的血色。

      天涯一语不发,静静凝视君自傲,直到君自傲再次睁开双眼,才道:「你的同伴都死了,你已昏睡了三日,现下有何打算?」

      君自傲眼中闪动着的悲伤,渐渐被一股汹涌的怒意所替代,他仿佛化身成了地狱中的厉鬼,全身散发出一种令人胆寒的气息,狠声道:「报仇!」

      天涯微微摇头,道:「以你的本事,怕只是白白送死。」君自傲咬牙切齿,道:「那又如何?」天涯冷笑一声,道:「你自去送死,与我无干。只是我救你一命,你须先还于我才行。」

      君自傲双目寒光一闪,随即抱拳道:「大恩不言谢,待在下手刃仇人后,自会将命还与尊者!」天涯冷笑着摇了摇头,道:「那时你的性命早已为他人所取,又拿什幺还我?你即一心求死,不如就让我杀了你,也算你还了我相救之恩!」语毕身形后撤,黑袍中射出三道黑影,直取君自傲胸腹。

      此时君自傲已被痛苦和愤怒沖昏了头,见天涯出手,也不假思索,便运起全身内力向天涯击出一掌,一股黑色阴气顺掌射出,不但将天涯发出的黑影击散,更以雷霆之势疾射向天涯。天涯虽料到君自傲定会还以颜色,却未料其出手如此之重,不由心中一惊,闪避不及下,只好出掌硬接了这股淩厉的阴气。砰然一响中,天涯倒退数步方才站稳,急运起全身内力,以防君自傲再攻。

      不想君自傲竟怔在原地,以万分惊诧的表情注视着自己的手掌,仿佛不相信方才那一击是自己发出一般,天涯不由微感愕然。

      君自傲心中百感交集,暗道:「我竟有此神力,可为何这神力不早些发出来?如果当时我有此神力,又怎会……」一种无法言喻的难过滋味在他心中弥漫开来,他颓然跪倒在地,一时间热泪盈眶。

      天涯只道君自傲是绝顶高手,却不知其体内真气之事,见他跪倒在地,亦不知应如何是好,沉默半晌,方缓声道:「那老鬼功力甚高,我能全身而退,实属侥倖。你与我功力相仿,自然也非其对手。何况那老鬼定然还有帮手,你若贸然而去,只怕仇未报身先死,如此却正合了老鬼心意。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若真要为死者雪恨,便要先珍惜自己的性命才是。」

      君自傲惨然一笑,道:「珍惜自己的性命?我这条命留之何益?别人把我当成英雄豪杰,而我呢?却连一个人都保护不了……」他心中的哀痛此时已化成了对自己的恨,只觉自己是天下最无能、最可恨之人,实应速速死了才好。

      「住口!」天涯突然一改往常的冰冷语调,声音因激动而带着颤音,怒道:「一死何难?可到了黄泉之地,你有何面目见死去的同伴?大仇未报之前,你的命便不是你的,而是他们的!你要为他们而活下去,直到为他们报了仇,这条命才是你的,那时才随你怎样轻言生死!」

      君自傲闻言一震,抬起头凝视天涯,半晌后,他倏然长身而起,沉声道:「多谢尊者教诲,在下自会铭记于心!」声音充满了坚定,双目中流动着寒光。

      天涯微微一颤,不自觉地打了个寒战。他感到君自傲身上发生了难以形容的变化,散发出一种令人胆寒的气息,全不似方才那般颓丧迷茫,更不似方醒时那般愤怒莽撞,此时的君自傲,仿佛已忘却了仇恨,好像一个运筹帷幄的大将,不被一时的损兵折将所扰,以一种冷静得令人惊惧的心境面对大敌,以最终的胜负为目标,将不惜一切代价、不择一切手段向敌人发出最淩厉的攻势!

      一抱拳,君自傲道:「在下欠尊者的,他日必当奉还。今日就此别过,待在下为言家班报了此仇,再来相见。」语毕深施一礼,转身大步离去。

      天涯心中又是一寒,他只觉君自傲已化作另一个人,一个任谁都无法接近、任谁都会因之丧胆的人。刹那间,他对君自傲生出一丝莫名的感觉,令他忍不住张口道:「此处离天宁甚远,你不识路径,怕是走不回去。再者鬼界高手众多,以你一人之力,怕难以得手。我左右无事,便随你一道玩玩,也省得你将命白白送给不相干的。」

      君自傲未料到这「生人勿近」的天涯竟会有相助之意,讶异下微微一笑,道:「如此在下就又欠天兄一份人情了。」天涯语气一转,冷然道:「莫要会错了意,我可绝不会帮你对付任何人。」君自傲仰天一笑,声音中透出几许悲凉,道:「在下也绝不再做那处处需人帮护之人!」

      天涯半晌无语,许久后,方缓声道:「如今你有何打算?」君自傲略一思索,道:「司刑君与老鬼必不能就此甘休,定会四处搜寻你我,咱们就潜于暗处,伺机逐个击破便是。」天涯道:「司刑君似与老鬼反目,而他被我打伤,左手已废,必会隐蹤疗伤,一时间怕是难觅其蹤。且鬼界势力定然不小,只怕你找不到什幺暗处可藏。」

      君自傲目视星空,冷冷一笑道:「天兄放心,到时我便站在老鬼和司刑君面前,只怕他们也没本事认出我来!」

      天涯心中不解,面上却不露声色,微一点头,道:「如此甚好。」言罢转身向黑暗中一片密林走去,边走边道:「我要休息了。君公子也请早些歇息吧。」

      君自傲全无困意,便盘膝坐于地上。他见火苗闪动,四周一片通红,不由心下烦躁,运气一掌击向火堆,可火光舞动如常,丝毫未受影响。君自傲见状再发一掌,却仍空自挥击,未能发出一丝真气。

      惊诧中,君自傲忽隐约有所感悟,他不刻意运力,自然而然地发出一掌,一道真气立时澎湃而出,气劲到处,火焰立熄,四周瞬间化作一片黑暗。

      随着这一掌,他心中早已萌发却一直未曾细思过的那个念头渐渐明朗开来。他运起内力,施展了一套轻功,只觉越练越气闷,越练周身真气越不顺畅。他停下来调息片刻,不运内力,不依套路,只按自己心中所想左沖右突,上下纵跃,只觉周遭景物随自己进退起伏而飞速变换,心中明白自是自己移动迅疾之故,不由大为惊诧。

      他倏然停住,凝目望向数丈外一株巨树,只见枝叶掩映下,树枝上有无数鸟雀正自安眠,不由心中一动,倏然奔至树下,向那树干猛击一掌。那树立时一颤,抖落无数叶片,群鸟惊醒,纷纷震翅而起。君自傲向上一纵,射向空中,轻喝一声,双臂倏展,真气弥漫而出,形成一张硕大的气网,将群鸟阻住。他飘然落下,将真气一收,群鸟便被拉回地上,在真气笼罩中鸣叫不止。

      君自傲将真气散开,群鸟争先恐后地逃逸而去。他微微一笑,随即盘膝而坐,细察体内真气之变化,不多时便渐渐感觉到自己体内竟存有一强一弱两股真气。强的那股阴寒邪异,却与他浑然一体,深世藏于全身骨肉脏腑、经络穴道之中;弱的那股温暖柔和,却与他格格不入,便似是肠中之虫一般,虽在自家体内,却与自家全无干係。

      然而偏偏这浑然一体之气自行流动,不易控制,反是这格格不入之气却可依师父所传运气之法驱使,实是怪异。君自傲初时不解,旋即恍然,暗道:「当年我未曾习武之时,身上便有一身噬人之气,师父说阴气我太盛,指的便应是此气。后来师父传我阴无拳,旨在抑阴培阴,想来这股温暖之气便是我多年来练出的阳气,故而能以运气之法驱使。师父所传运气之法本就是御阳抑阴之法,故此无法催动这股阴气。」想到此处,又运气迴圈,只觉这阳气运行之时,阴气便被压制在体内无法运行,再运气击出数掌,只觉一运力出击,体内阳气便分出九成去抑制阴气,似是怕阴气因主人有伤人之意而奔涌而出一般,不由暗道:「难怪每逢与人交手之时这真气便发挥不出,却原来九成真气都用在抑制阴气之上,又怎会再有攻敌之余力?先前我只道是自己没有习武的天分,却未想到这运气之法本就在压制我原本功力,所以刘星与柴大哥一习此法便能功力日进,我却是越练越笨。如此简单的道理,我为何到现在才想通?是了,小时候我不懂如何运用阴气,后来随师父学阴无拳和其它功夫,又将阴气压了下去,若不是因为雨澜……娘死的时候,我也曾一时阴气大盛,那时师父将它重又压服,没想到……」想到此处,他猛然想想师父当年的话,不由惊出一身冷汗,道:「师父说我的阴气若不加抑制,便会变成一个吃人魔头,如今我如此放纵阴气,只怕……」略一沉吟,终一咬牙,道:「魔头又如何?总好过当个眼见亲朋丧命却无能为力的庸才!」

      再一思索,却又觉不妥,生怕有朝一日自己会变得六亲不认,全无人性,不由更加烦恼,沉吟半晌,忽想道:「我既已悟出单独运行阴气之法,何不阴阳双修?别人是求阴阳合一,我便求其各行其事,互不相犯,若有朝一日阴气过盛,再以师父所传运气之法使阳气抑住阴气便可。」主意打定,一阵欣喜,可一想到言雨澜等人的惨死,却又是一阵悲愤,更坚定决心,绝不再做那软弱之人。

      想通此节,君自傲便再不依法运气,却暗思起运行阴气之法来。不觉间红日跃升天际,林中百鸟齐唱,百草竞香。君自傲一跃而起,仰头向天,真向那红日望去。

      日光渐强,刺得他双眼微痛,他轻笑一声,双眼渐渐全化成黑色,那日光便再不能伤他分毫。此刻他已练成运行阴气之法,虽还未达得心应手之境,但与从前相比,却已有天壤之别。此时他将气运于双眼望向天空,只觉日大如盘,由红变黄,进而化作一团白芒。他闭目敛气,忽觉四周怪笑声不绝于耳,睁眼四望,却未见半条人影,侧耳再听,也无甚笑声,不由微感愕然。

      脚步声响,天涯缓步走来。君自傲一笑道:「天兄醒了?」

      天涯站定颔首道:「君公子起得倒早。今日有何打算?」

  • 名称:综漫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9: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