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环全文阅读

      君自傲狠狠咬了咬牙,点头道:「此处人多眼杂,还是入夜后再来,以免多生事端。咱们且先找处地方落脚再说。」

      这真龙比武大会就此不了了之,一众参加者虽怨声载道,但伍慷等人均已离去,也只能在心中大骂,无可奈何下纷纷离开天宁。原本人满为患的大小客栈,一下子便冷清下来,仿佛是从桃红柳绿的春光里一下子跌进了冰封雪冻的严冬之中。是故二人不费丝毫气力,便找到一处不错的客栈。

      一入大堂,竟有三四个伙计围上前来,仿佛见着元宝似的,个个目露精光,殷勤介绍本店的诸般好处。君自傲不耐烦地一挥手,道:「快準备一间上房,其它休要啰嗦!」天涯接道:「要两间上房,我不惯与人同宿一室。」伙计点头应着,将二人引向楼上。

      二人无甚话说,便在各自房中休息。待到夜深人静之时,君自傲逕自穿窗而出,直奔被封的客栈而去,不多时便来到客栈后院,他见左右无人,便纵身跃入院中。

      几日之间,院中竟已蒿草丛生,一条黑影在草中乱窜,却是一条丈多长的斑斓大蛇,一见生人,立时猛扑上来。

      君自傲身形不动,脚下弥漫出一股黑气,将那大蛇缠住,心道:「这蛇五色斑斓,定有巨毒,若不除去,早晚要伤他人性命。」心中一狠,黑气立时将大蛇裹在其中,那大蛇扭动几下,便被黑气所融,涌回君自傲体内。

      君自傲觉周身一暖,精神大振。随即一惊,暗道:「怎幺不知不觉间便将它吃了?我这本事用来也太过容易,今后用之时定要小心些,不然只怕真要变成吃人恶鬼。」回想起当夜之时,不禁轻歎一声,心道:「那夜我一气吃下十数人,早已是吃人恶鬼,还装什幺英雄好汉?」再一思量,又想:「那些人虽非善类,却不也应有些死法,今后此技非到不得已之时绝不可用,若真要用,也只用来对付虫蛇恶兽便是。」

      定了定神,他运起阴气,以音气合一之法沉声道:「鬼卒何在?」

      话音方落,一个尖细的声音便已响起:「大王在上,厕鬼前来拜见!」君自傲四处察看,却连鬼影亦未见到半个,便问道:「你在何处,为何不出来相见?」

      那声音道:「小的样貌丑陋,怕汙了大王的眼……再者小的法力低微,现形又太耗法力……」君自傲闻这厕鬼语带颤音,对自己显是三分惶恐加七分惧怕,一笑道:「我唤那游方无常,你却怎幺跑了出来?」那声音急道:「小的听大王召唤鬼卒,附近又再无别个,就……请大王恕罪!」

      君自傲笑道:「我可不是什幺大王,就算从前是,现在也不记得了,实不必如此相称。那游方无常说我只消运气喊这句『鬼卒何在』,他便会出来相见,如今又为何迟迟不见?」

      那声音又再响起,虽仍打着颤音,却比方才强出许多:「游方大人之意,想来是大王一喊,附近的鬼卒便会来见,再……再由来见的鬼卒去找游方大人……游方大人再来见大王……游方大人常在神、仙二界行走,平日少来人界……所以……」君自傲一点头,道:「不必多说,你速去将他找来便是。」

      那声音嗫嚅道:「只是……只是小的职位低微,法力亦低微,上、上不了神、仙二界……」君自傲一怔,道:「那该如何是好?」那声音道:「小的这职位向为他人所恶,鬼卒皆不屑理会在下,所以……大王若要小的却找别个去唤游方大人,只怕……只怕……」一连两个「只怕」,却也未说出个只怕什幺来。

      君自傲觉这厕鬼战战兢兢,欲言又止,却也有趣,便笑问道:「你这『厕鬼』是鬼卒中的哪一级?专管些什幺?」

      那声音沉默片刻,道:「小的专司引领在厕中溺死者赴黄泉之职……」君自傲闻言失声笑道:「厕中溺死者?有人会在厕中溺死幺?鬼卒中竟还专设了这幺个职位?」

      那声音随着尴尬地笑了几声,道:「是……是啊,小的至今也未碰到一个……所……所以只能天天四处游蕩,好技术打发时间。」

      君自傲听出这厕鬼语声中隐含凄凉失落,便收起笑容,想说些安慰之词,但却不知从何说起。正在此时,游方无常的声音忽然响起:「在下参见大王。」与此同时,一个头戴高冠,一身素白的男子自丈外地面缓缓浮出,却与清晨山中樵夫的样貌全不相像。

      君自傲上下打量一番,只见这游方无常身形既高且瘦,面色苍白,眉目皆细,予人以妖异之感,与想像中的无常鬼颇为不同。

      厕鬼那颤抖的声音又再响起:「小……小的参见游方大人!」游方无常向南墙处望了一眼,道:「你且退下,大王有事问我。」那厕鬼应了一声,便再无声息,似是已然离去。

      君自傲顺游方无常目光向南墙处望去,却未能看到什幺。游方无常微微一笑,道:「大王未能记起前世之事,自不能见到这等隐蹤之鬼。」君自傲奇道:「神界也真是趣怪,竟在鬼卒中高了这『厕鬼』一职,却只是个虚设的职位。」游方无常道:「此人生前酒后如厕,跌入厕中溺死,当时大王觉此人死法可笑,便封他做了这幺个『厕鬼』。」

      君自傲愕然道:「我?这『厕鬼』竟是我封的?」游方无常道:「不错,大王身为鬼卒之首,自有此权力。」君自傲闻言心中大感愧疚,忙道:「那现在我可否为他另封别职?」游方无常道:「自然可以。不过鬼卒与所司之职间有『鬼印』相锁,大王若要为其另封别职,便须先解了原有之印,再另施别印方可。」

      君自傲苦笑一声,道:「我哪里会解什幺印,前生之事今世又怎会记得?对了,我前世到底怎样,又为何会转世人间?」

      游方无常一揖道:「大王前世乃鬼界高手,自命『鬼天君』,纵横鬼界无人能敌。后受命于神界,成了鬼卒之首,位列神界三品。百年前大王忽将一切託付在下,只身奔赴黄泉,用逆世轮回之阵转生人间,直到十数年前,才降于人间。」

      君自傲皱眉道:「那当时我未将因何转生之事告之于你幺?」游方无常摇头道:「大王心事素来不与人言,在下亦不敢多问。」君自傲略一沉吟,又问道:「那逆世轮回之阵又是什幺?」游方无常道:「逆世轮回之阵乃是神界所创的一种违背天道的转世之法,是专用来处罚触犯天条之神的法阵。以此法转世,可保有前世之力,若受罚之人诚心悔过,则可引发其力,使其重归神位。」

      君自傲道:「如此说来,我当是受罚而转世人间了?」游方无常摇头道:「受罚者应由天兵押解赴黄泉,大王却是自行前去,绝非受罚。」君自傲愈发不解,暗道:「既非犯了天条,我为何会转世为人?难不成是作鬼作厌了,想尝尝当人的滋味?」他苦思半晌,却仍是想不通。

      蓦地,他想到唤游方无常来此的目的,不由暗骂自己糊涂。前世之事思之无益,眼下要紧的是寻敌报仇,一心纠缠在前生之上,却正是本末倒置。想到此处,急理了理思绪,向游方无常道:「此事日后再提不迟。我唤你前来,只为请你帮我打探两人行蹤,不知你能否办妥?」游方无常道:「若在下所料不差,大王定是要寻那司刑君与伍慷二人吧?」君自傲讶道:「你怎知道?」游方无常道:「鬼卒遍布各界各处,那夜之事,早有鬼卒告之于我。」

      君自傲想起那夜惨变,不由又是心下黯然,游方无常见状道:「鬼卒行走各界,却不得干预务界之事,况且那时属下未知大王身份,故此……」君自傲挥手道:「那夜之事错全在我,与他人无关。不过鬼界高手潜入人间,神界便如此坐视不救幺?」游方无常歎道:「神界自家事尚自顾不暇,哪有余力管人间之事?」君自傲讶道:「神界还会出什幺乱子不成?」游方无常道:「到底如何,在下倒也不知,只是能觉出些苗头罢了。」

      君自傲皱眉道:「鬼界这些人功力奇高,莫非也是用逆世轮回之阵转生人间?」游方无常摇头道:「不,逆世轮回之阵只有神界之人方可驱使,想来群鬼定是另有它法。」君自傲微一沉吟,忽发觉自己又忘了原本目的,便道:「我要寻找的那二人,你可知蹤迹?」

      游方无常道:「那伍慷与另两个鬼界高手带着一具尸体匆匆向南而去,鬼卒不敢接近他们,不知他们到底要去何处。不过南方最近的去处便是通天镇,想来他们定会在那里歇脚。而那司刑君行蹤诡秘,鬼卒竟无一知晓。」

      君自傲微一点头,道:「多谢相助,你且去吧。」游方无常一揖道:「不敢!在下常在神、仙二界,大王若有须用在下之处,便须运气相唤。若是驱使寻常鬼卒,便不必运气。大王附近若的鬼卒,自会现身应命。」言罢缓缓沉入地下。

      君自傲理了理思绪,暗道:「如此我便与天兄向南而行,待遇上众鬼,再见机行事。」至此不再多想,由院中内门进入店中。

      大厅中血迹已干,化成黑色血渍。君自傲触景生情,心中一阵酸楚,那夜一幕幕惨像重入眼中,令他悲痛难当,暗自发誓道:「雨澜、言班主、柴大哥,还有诸位叔伯,君自傲定会手刃仇人,为你们报分血恨!」咬紧牙关,猛一转头,直奔自己房间。

      进得房内,只见景物如昨,丝毫未变,只是原来包在行囊中的短琴,此时却跌落地上,想来是官府捕快搜查之时所为。君自傲将琴拾起,吹了吹灰尘,重新包好缚在背上,伸手推窗,一跃而出。

      远处火光闪动,似是巡城兵丁,君自傲怕另生事端,便纵身跃到房上,向回奔去。

      眼看快到客栈之际,一个声音蓦然响起:「小傲!」君自傲方欲四下张望,忽觉自己竟变成石人般动也动不得。

  • 名称:杨玉环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29: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