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小说全文阅读

      大堂内气氛立见紧张,天涯沉声道:「司刑君,这里不是任你张狂的地方!」司刑君狠狠瞪着天涯,道:「我倒不觉得!我劝你快快退到一旁,我或可饶你不死!」天涯冷笑一声,道:「好大的口气,本尊倒要领教领教阁下的手段!」

      眼见事端又生,伍慷急奔入堂内,拦在二人中间,向天涯抱拳道:「老夫并不知尊者下榻于此,得罪之处,还请……」未及说完,一股杀气自背后发出,伍慷急闪向一旁,只见司刑君凝掌而立,森然道:「伍先生,咱们乃鬼界高手,何必怕他一介凡夫?你我先联手收拾了他,再结果君自傲不迟!」

      伍慷面色一变,微怒道:「司先生,阁下何不到长街上将你我身份张榜布告天下?」司刑君邪笑挂于嘴角,道:「伍先生息怒,我只是一时失口罢了。不过既已让他知晓你我身份,就再留他不得,先生还是助我杀了此人为妙!」伍慷知他是存心逼自己向天涯出手,却又无可奈何,气得闷哼一声,运功望向天涯。

      他故技重施,双眼白芒闪动,欲先制住天涯,不想天涯丝毫不受影响,冷然道:「鬼界高手又如何?只管放马过来便是!」司刑君狞笑道:「好胆色!我倒要将你的胆挖出来,称称有多少斤两!」凝于身前的右掌倏然推出,直向天涯抓去。

      天涯身形不动,毫无闪躲之意,待司刑君手掌袭至,黑袍中忽射出一道黑影,击在司刑君掌心,司刑君怪叫一声,纵身后跃出数丈,不住甩手,叫道:「好厉害的火劲儿!」

      天涯冷笑一声,道:「阁下右掌已废,只怕取不了本尊性命!」司刑君只觉右掌奇热难当,似有烈火在内不断烧灼一般,大惊下急功运右掌,以内劲缓解烧痛,半晌后烧灼之感方消,他心中惊骇万分,口中却道:「废我右掌?你还没那般本事!」尖啸一声,複又扑向天涯。

      天涯微微一怔,黑袍中又射出一道黑影,司刑君知道厉害,急向旁一闪,转头向伍慷叫道:「伍先生,还不帮忙?」

      一般高手过招,绝不会唤他人相助,而司刑君不但一早言明要伍慷与其联手,更在失利之时唤其相助,不由让伍慷心生厌恶,加之他未看透天涯招数,本不欲贸然出手。但司刑君毕竟乃是同侪,他纵然不愿,却也不得不出手相助。

      两人联手攻来,形势立见偏转,天涯勉力应付,黑袍中不断射出黑影,却无一中的。

      司刑君边战边邪笑道:「与鬼界为敌,焉有善果?你现在若跪地求饶,我还可饶你一命!」天涯并不答话,闪过伍慷一击后,沉腰坐马,猛然向司刑君击出一拳。

      这一拳看来平平无奇,缓慢无力,司刑君便未将它放在心上,左手化爪抓向天涯手腕,右手化掌向天涯面门拍去。不想左手方接近天涯手腕,便触到一股螺旋劲力,司刑君只觉一阵剧震自左手传来,整个左臂似被绞碎一般剧痛。他狂吼一声,倒跃出两丈之外,侧头一看,只见左臂衣袖寸裂,臂上鲜血淋漓,前臂反扭,显是臂骨尽断。

      伍慷在旁骇然而视,一时不敢再行出手。天涯长身收拳,冷然道:「阁下还想领教幺?」司刑君强忍剧痛,狠声道:「我不过一时大意……今日且留你性命,待他日本……他日我定当十倍奉还!」语毕狠狠望了伍慷一眼,道:「伍先生似不愿与我联手,看来我是高攀了,后会有期!」身形一动,撞开一扇木窗,逃逸而去。

      伍慷方欲挽留,司刑君已蹤影不见。他轻歎一声,凝视天涯道:「尊者功力果然非比寻常,实属绝顶之高手。如此功夫不用以创出一片天地,实是可惜了。」

      天涯一语不发,凝立原地。伍慷见状又道:「不瞒尊者,老夫实乃鬼界一卒。如今我鬼界高手均已转生人间,人间天下迟早是我鬼界囊中之物。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况人间本多无知愚民,尊者若是为他们而与鬼界为敌,着实不值。而尊者若是肯为鬼界所用,将来前途必不可限量。不然等到我鬼王发威,天下生灵皆化为飞灰,尊者怕也不能倖免。」一番话中七分恫吓,三分利诱,尽显老江湖本色。

      天涯冷哼一声,道:「你们爱杀多少便杀多少,只是莫来惹我。不然,本尊不管什幺鬼王鬼帝,一概诛除!」伍慷面色一沉,道:「尊者如此冥顽不灵,可莫怪老夫手下无情了!」言罢双目白芒一闪,俯身疾沖向天涯。

      天涯凝神而待,直至伍慷沖到面前,才从黑袍中射出一道黑影。伍慷身形一矮,闪过黑影的同时借前沖之势一脚向天涯双腿铲去,一闪一攻,一气呵成,令天涯大感措手不及,只得纵身而起。不想伍慷变招奇快,方一铲空,便借势仰躺地上,以腰力拧身而起,双手一撑,以足领身向空中的天涯蹬去。天涯未料到对方有此奇变,猝不及防下急提足下踏,在空中与伍慷对了一脚。

      气劲碰撞中,天涯被向上推去,他淩空拧身,将力道化尽后,飘落地上。

      伍慷亦已安然落地,不等天涯站稳,便再次攻来。天涯只觉伍慷招式诡异,功力深厚,与其交手,竟比方才同战二人更感吃力,知其方才未用全力,不由心中一凛。

      伍慷方才一来厌恶司刑君,二来对天涯有招纳之意,故而手下留情,而今见天涯无意投诚,便起了杀心,下手愈加狠辣。

      十数招后,天涯渐感不支,猛一咬牙,沉腰坐马,一拳击出。伍慷知他此招厉害,急向后纵去。谁知方一落地,一股沉重的气劲便当头砸下,不及闪躲下,被砸了个正着。

      伍慷只觉如被泰山压顶一般,全身骨节作响,几欲碎裂,勉强站稳身形,运起全身力量与那气劲抗衡。天涯冷笑一声,道:「阁下竟能挡下此招,着实了得,且再接本尊一招如何?」言罢沉腰坐马,又是一拳击出。

      伍慷大骇下猛一用力,竟将头顶那股气劲顶起,趁机飞纵而出,撞破窗子逃逸而去。那股气劲倏起倏落,砸在地上发出轰然巨响,整个客栈随之一颤,险些塌毁。

      天涯缓缓站直身形,猝然喷出一口鲜血,晃了几晃后,勉强站稳,自语道:「这老鬼好厉害,竟连第五拳都奈何他不得,看来鬼界果多高手……」环视四周,只见尸骸遍地,血流成河,不由微微摇头。

      蓦地,他看到了倒在言雨澜身旁的君自傲,不由一怔,自语道:「他也死了幺?」缓步来到近前,只见君自傲胸前一片血红,面色却红润无比,胸膛缓起缓伏,呼吸匀畅,似是在熟睡一般,显是未受分毫伤害。天涯讶然而视,不知其所以然。

      浑身一震,天涯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他半跪在地调息半晌,方觉好转,略一犹豫,抱起君自傲,缓步走出客栈,消失在夜色之中。

      空山静夜,虫鸣声声,间或有一两声夜枭鸣叫,闻之令人毛骨悚然。

      火焰舞动,山洞内一片温暖。龙紫纹向火堆中再添了几根枯枝,回头看了看昏迷中的叶清幽,不由眉头大皱。他用龙拳中的一招「云龙幻雾」吓住了伍慷三人,借机带着叶清幽狂奔数十里,躲进深崇山峻岭之中。叶清幽本就受了极重的内伤,如此疾奔下,一到此地便再支撑不住。龙紫纹内力所剩无多,拼死为她推宫活血疗伤,却不见起色,不免忧心忡忡。

      再休息片刻,他只觉内力稍有恢复,便急将叶清幽扶起,双掌轻贴在她背后,将内力打入她经脉之中。

      叶清幽气若游丝,内力散乱无比,在经脉中左突右沖,令伤势不断加重。龙紫纹勉强将她的内力引导成流,不想内气一到膻中穴,便重又乱成一团,与沈绯云的伤势一般无二,只是龙紫纹未像君自傲般从丹田注力,却也不致自伤。

      他觉出叶清幽膻中穴处有一股阴湿邪异之气伫留,扰得其真气散乱,但此时他内力眼看又要用光,连引导叶清幽内力亦成问题,更不用说冲破这股邪气,不由令他心急如焚。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无能,第一次感到自己无心苦练的武功是如此重要,他深悔当初未曾听话勤修苦练,才致使今日眼见心仪之人命悬一线,自己却无能为力。

      叶清幽气息渐弱,其体内那股邪气却愈见强盛,随时都会冲破其全身经脉。龙紫纹焦急万分,只盼天降奇迹,哪怕是用自己的命来换叶清幽的命,他也愿意。

      蓦然间,一个念头涌上龙紫纹心头,他猛一咬牙,额上渐渐浮出一道淡淡的紫色龙纹,一时间洞内真气鼓蕩,隐有龙吟之声。

      紫色龙纹愈加清晰,龙紫纹身上不断散发出强盛无匹的真气,洞内龙吟之声大作,犹如龙神现世一般。

      习武之人外练筋骨,内练真气,练气有成者,体内便会生出一股遍布全身的本源之气,此气与习武者四肢百骸、全身经络融为一体,寻常所说之内气,便是由此气生出,再储于丹田之中。练气之人将此气称为真元,即有真气之本之意,世人所指功力深浅,实质便是真元的强弱,一般的真气耗尽耗尽,其实便是真元生出之真气暂时用尽,所以内力耗尽者只消休养一段时间,真元自会再造出内气来。

      此时龙紫纹真气耗尽,若静待真元再造,至少要等上数日,到那时,叶清幽怕早已香销玉沉。龙紫纹在情急之下,竟不顾性命安危,硬生生将真元逼出,打入叶清幽体内。

      龙紫纹这等高手的真元何等强大,一入叶清幽体内,便立刻将其内力制住,以摧枯拉朽之势沖向膻中穴,在这强大的溟气真元冲击下,那道邪气瞬间烟消云散,叶清幽的经脉立时恢复顺畅。

      龙紫纹面露笑容,随即全身一震,颓然倒下。

  • 名称:免费看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28: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