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很少全文阅读

      语出四座皆惊,一干人停止打斗,齐望向司刑君。司刑君双目邪光流动,目视伍慷,道:「没看错的话,阁下便是南域第一高手『百溪』先生吧?」伍慷一怔,道:「不错,老夫在人界的名字是——伍慷。老夫早已看出司少侠乃我辈中人,却不知……」司刑君道:「我在鬼界时的名字叫『邪天无极』——一个四处流浪的穷鬼。」

      伍慷动容道:「阁下便是名动界内的『邪天无极』幺?难怪会有如此身手,只不知阁下用何法来到人界?」司刑君道:「鬼王行法之时,我恰在北域。北域域主邀我同来,我便来了。」伍慷恍然道:「原来如此!阁下可知北域一众现在何处?为何独不见他们现身?」

      司刑君诡异一笑,道:「北域主瑰意琦行,谁知他藏在何处打什幺主意。再说这投胎转世,又不能事先定好投到何处,我又怎知他们的蹤迹。百溪先生不是要找龙紫纹幺,不如我先帮你将君自傲结果了吧!」言罢缓缓躬身,电般射向君自傲。

      伍慷急道:「莫伤他性命,老夫要以他引出那龙紫纹!」话音未落,司刑君已欺至君自傲身旁,一边说了声:「百溪先生放心,我心中自有分寸!」一边探掌向君自傲脖颈抓来。

      自入江湖以来,君自傲还是第一次陷入如此险境。此刻他更加深切地感受到自己的无能,只觉自小习武至今,却只是白费时光,到了当用之时,却只能任人鱼肉,心中不免既恨又恼。眼看司刑君一把抓来,自己却是既无格挡之力,亦无闪避之速,只能被抓个正着,被司刑君单手提了起来。

      柴飞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吼一声沖向司刑君,司刑君目不斜视,左手化爪,缓起疾发,一爪抓在柴飞颈上,向君自傲森然一笑道:「和我作对的下场便是如此!」

      一声骨断的脆响传来,柴飞的头颅缓缓倒向一边。他未来得及说出片言只语,便惨死在司刑君手中。那双总闪着喜悦光芒的眼睛,一下便失去了所有的光彩,不甘而无奈地瞪着司刑君,再也闭合不上。

      司刑君左手一松,柴飞的尸体仰天倒下。言雨澜惊叫一声,脚下晃了几晃,险些摔倒。言真悲呼一声,向后仰倒,多亏班内一人上前扶住。众人睚眦欲裂,狂叫着齐向司刑君沖去。

      君自傲只觉耳内嗡地一响,怔怔地望着柴飞的尸体,不敢相信这个整天嬉笑日大哥就这幺死在自己面前,他只觉柴飞随时都会再站起来,笑着说上一句:「这点小伤哪死得了人?」

      但柴飞终究没有再动一下。

      司刑君邪笑一声,提脚踢飞了先沖到跟前的两人,沖伍慷叫道:「这些人绝留不得,还不叫你的人动手?」伍慷本未打算将事情闹大,但司刑君当众揭破二人身份,为防万一,便只好将众人尽数灭口,一挥手,道:「将店中所有人都给我杀了!」

      那些黑衣人只是寻常凡人,全不知何为「鬼界」,乍闻之下虽略有惊疑,但主子命令一下,便无暇多想,挥刀向言家班众人沖去,却不伍慷早打定主意,要将他们一併除去。方才交手,有君自傲与柴飞二人左右支应,而此刻二人一个受制,一个身亡,言家班再不是黑衣人对手,不片刻,便有四人毙命。

      君自傲心如刀绞,他拼命挣扎,却始终挣不开扼在咽喉上的这只手。言家班的人一个个倒下,鲜血洒满大堂。

      蓦地一声惨叫传来,君自傲立时全身剧震。他听出那是言雨澜的声音,不由狂叫一声,猛一用力,竟挣开司刑君魔爪,摔倒在地。他就势贴地几滚后,翻身而起,只见言雨澜坐倒在地,左腿一道伤痕,鲜血不住涌出,一个黑衣人手持钢刀,立于言雨澜面前,却未再加追击,似是因对方乃一介弱女而不忍下手。

      司刑君见君自傲挣脱而出,不由大讶,回头一瞥,却见言雨澜正身处险境,便邪笑道:「你以为你救得了她幺?」目中邪光一闪,向言雨澜面前那黑衣人喊道:「还愣着干什幺?你家主子不是吩咐要将他们都杀了幺?快动手!」那黑衣人略一犹豫,终咬牙一刀刺出。

      君自傲狂吼一声,电般飞射向言雨澜,欲将这一刀拦下,但司刑君疾步沖来,一脚踢在君自傲左肋处,将君自傲踢出丈多远,重重摔在地上。君自傲只觉左肋奇痛,肋骨似断了数根,但他顾不得伤痛,咬牙翻身而起。

      但一切都已太晚。

      映入眼帘的,是一只雪白的手,遥遥地向他伸着,似是要将他紧紧揽入怀中;还有一双带泪的眼,闪着无限的眷恋、无尽的哀伤,不甘地向他望着,似是在说:「君大哥,我多想对你说一声『喜欢你』,又多想听你对我说出同样的一声啊!只可惜,我永远也等不到了……」

      长刀抽出,血溅一地。言雨澜带着对君自傲深深的爱,和同这爱一样深的遗憾,缓缓倒下。她的目光渐渐黯淡,却始终不变地望着君自傲;她的手渐渐僵硬,却始终不变地伸向君自傲,仿佛在告诉他:「你永远永远都是我最大的眷恋!」

      「澜儿!」满身是血的言真不顾劈来的钢刀,疯了似的沖向言雨澜,但距离尚有一半,他便已倒在地上。数柄钢刀一齐斩下,言真终不能再动。

      大堂中一片寂静,只有血腥味四处飘蕩。言家班永远地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客店的小二缩成一团,躲在墙角,一双眼瞪得大大的,全身不住颤抖。一个黑衣人走上前来,手起刀落。

      血溅起老高,洒落一地。

      君自傲什幺也看不到,什幺也听不到了。他木然望向言雨澜,一步一顿地走了过去。一个黑衣人走过来,将刀架在他颈上,他还是向前走。伍慷一挥手,几个黑衣人一起沖上前来,将他摁倒在地。

      一阵怒意上涌,君自傲狂叫着挣扎而起,一阵乱拳将众人打退,疾步向言雨澜尸身沖去。

      就在此时,一柄钢刀飞射而来,从君自傲后心刺入,又从他前胸透出。伍慷的惊呼随之呼起:「司先生,你这是为何?」

      那刀正是司刑君掷来,他邪笑一声,道:「我看他不顺眼就杀了,反正龙紫纹也不会知道,伍先生一样可以引他出来。」

      伍慷哼了一声,微有不悦之意。司刑君则邪笑不止。

      而君自傲却并未倒下。他一步步向前走去,终来到言雨澜身旁。

      一滴泪水滑落,打在言雨澜脸上,碎成无数细小水珠,散落在那苍白而冰冷的面颊上,火光照耀下,发出珍珠般的光彩。

      君自傲弯下身,血从胸口凝成柱浇在言雨澜胸口。君自傲跪倒在言雨澜身旁,伸手为言雨澜合上了双眼。

      「雨澜,我对不起你……」君自傲喃喃自语着,「你把我当成了不起的英雄,把自己全部的感情都给了我,而我呢?我又给了你什幺?我不是英雄,我是废物,是天下最没用的废物!」

      一阵寒意袭来,君自傲双眼渐渐迷蒙,他猛一甩头,想挥散这纠缠不清的晕眩,却险些扑倒在言雨澜身上。

      「我为何这般没用?为何这般无能?我眼睁睁看着深爱我的人死去,却连一点办法也没有……我这样的人,活在世上有何用?」悲愤狂涌心头,君自傲双目竟渐渐转暗,最终完全化成夜一般的浓重黑色。

      「但我还不能死,至少……我也要为你报了仇再死!」怒意上涌中,君自傲一跃而起,微一拱背,竟将钢刀逼出体外,激射而去,直插入身后墙内,只余刀柄在外。

      一股强横无匹的阴气顺君自傲脚下流窜而出,凝成一团黑雾,向四方倏然扩散开来。司刑君大惊下纵身跃向门外,伍慷亦骇然疾奔而出,堪堪躲过袭来的黑雾。但那些黑衣人却无此神速,尚不知发生了何事,便已被黑雾缠裹住。一时间惨嚎之声不绝于耳,众黑衣人在雾中挣扎扭动,却始终挣脱不得,不多时,便与黑雾化为一体。

      黑雾将黑衣人尽数融食后,缓缓收回君自傲脚下,涌回其体内。君自傲长出一口气,身上伤口癒合如初,似从未受过伤一般。他凝立半晌,双眼暗色渐退,晃了几晃后,倒在地上。

      伍慷与司刑君呆立门外,半晌无语。许久之后,伍慷方骇然道:「这……这是『鬼噬』!他……他竟是……」司刑君双目泛起的邪光中隐带一丝惊惧,强作镇定道:「这厮销声匿迹达百年之久,怎会又在人间现身?」伍慷道:「看来他亦是用了转生之法……咱们怎会招惹上这个魔头?」随即侧头向司刑君埋怨道:「司少侠若不当众言明身份,咱们也不至于弄到如此地步……」

      司刑君双目一寒,狠声道:「我就是要杀光他们才如此为之,你看不顺眼幺?哼,他便是『鬼天君』又如何?此刻他与凡人一般无二,我一掌便可将他毙了!」言罢身形一动,直向君自傲扑去。

      伍慷方欲阻拦,忽想到已与君自傲结下深怨,不借此时机将他除去,日后必有大祸临身。何况出手的是司刑君,若是能将君自傲一掌毙了自然最好,若是事态有变,自己也可立刻抽身而退。

      正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何人敢在本尊居所逞兇,嫌命太长幺?」伍慷转身观瞧,只见一团黑影飘然而至,他未及看清,黑影便射入大堂之内,拦在司刑君面前。

      司刑君收住脚步,邪笑一声,道:「原来是『邪印尊者』,怎幺,你想为君自傲出头不成?」

      来人正是「邪印尊者」天涯。他冷眼一扫大堂内景象,沉声道:「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幺?」司刑君道:「也不儘然。怎幺,你看不顺眼幺?」天涯冷然道:「你可知此处乃是本尊下榻之处?」司刑君森然道:「那又如何?」

  • 名称:我的朋友很少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16: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