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帝尊 小说全文阅读

      言真满面愧色道:「在下真是有眼无珠,竟不识国手……先生原来竟是琴中圣手,为何不早对在下言明?唉,昨日在下还要先生做搭台打杂的杂活,真是……真是罪该万死!」君自傲一怔,随即想到自己昨夜奏琴之时一时动情,怕是忘了以气抑音,众人定是听到琴声,才致如此。

      君自傲淡然道:「在下不过粗通音律,胡弹几曲罢了,受班主如此讚誉,实不敢当。」不及言真开口,柴飞已抢道:「君兄弟,你就不要过谦了,昨夜你那琴音一响咱们大伙就全呆了,嘿,不瞒你说,听到你琴音的没有一个不流泪的,连赶车的老王都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能把琴弹得这样感人肺腑的,我可从没见过!」言雨澜抬头看了君自傲一眼,立刻又把头低下,低声道:「君大哥的琴艺,实在可称国手……」言真又是一揖道:「咱们一早便来打扰先生,只为有一事相求,不知先生可否答应?」君自傲道:「班主有事吩咐一声便可,谈什幺相求?来,请屋里坐吧。」

      众人拥在门前不敢入内,只言真、柴飞、言雨澜三人进入屋中。言真轻歎一声说道:「不瞒先生,我这班子越来越难维持,如今所剩钱款,只够月余之用,眼看着班子就要散伙,一干兄弟便要无以为生了。小徒虽然出了参加武术大会赢取赏金的主意,可凭咱们这种土把式,如何能有胜望?不想在此危难关头,先生竟加入本班,这……这……」说到此处竟不知再说些什幺好,把一旁的柴飞急得不得了,急抢道:「师父,我来说吧!君兄弟,咱们想你既是自荐入班,又有如此琴艺,不如就请你以琴艺来相助唱词,不知你愿不愿意?」

      君自傲淡然道:「在下倒从未想过以弹奏之术谋生,在下只是以此为娱罢了。不过在下既加入戏班,自当为班出力就是。」众人闻言大喜过望,言真更是躬身施礼,连声称谢,君自傲急将他扶起。

      正在此时,客栈掌柜匆匆而至,一进屋,便对君自傲深深一揖道:「请恕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先生如此身份,怎可居此陋室?小人已为先生準备了上等房间,请先生即刻便搬过去吧!唉,小人一想起昨夜先生所奏之曲,便……便忍不住要涕泪不止咧!」众人闻言随之大笑。

      君自傲未想到如此一曲竟将自己身份抬高百倍,这才知师父所授此技竟有如此功效。见眼下众人万分尊敬的眼神,不由想起以往饱受欺淩的下人生活,心中一酸,差点流出泪来。

      换罢房间,掌柜又摆下几桌上等酒席,请言家班众人吃了一顿酒。筵席间众人频频向君自傲劝酒,君自傲只推辞不饮,众人知他艺高身贵,加之他面冷如冰,倒也无人敢来强灌。

      不多时,众人酒酣耳熟,笑闹起来。君自傲不爱热闹,便来到院中独坐。他仰天长出一口气,自语道:「师父,您传给徒儿的本事竟如此有用,真让徒儿意想不到。刚见言家班众人时,我只觉得他们意志消沉,面目灰暗,而此刻却个个眉飞色舞,满面红光,真不敢相信他们情绪前后的差别,全是因我而变……师父,您说过这世间最令人快乐之事便是帮助别人,徒儿今天终于有所领悟了。」

      此时言雨澜缓步来到院内,怯生生地来走到君自傲身边,赧然道:「君大哥,为何不和大家一起热闹,反跑到院中独坐呢?」君自傲淡然道:「在下喜欢清静。」言雨澜哦了一声,道:「我爹高兴得不得了,说言家班这下有救了,君大哥,谢谢你!」

      君自傲目视它方,淡然道:「助人乃快乐之本,能帮别人,是件很快乐的事。」言雨澜嗯了一声,便再不言语。

      二人就这幺一语不发,一个立一个坐的呆了半晌,气氛越来越令人尴尬。君自傲虽觉不妥,却不愿开口多言,言雨澜却是不知该再说些什幺好。

      如此又是半晌,言雨澜忽道:「君大哥家里还有什幺人呢?」君自傲闻言神色一黯,自语般说道:「家?我已没有家了……」言雨澜歉然道:「对不起,勾起你的伤心事了……唉,其实我又何尝像个有家的人?我两岁时娘便故去了,爹一个人带着我和戏班子四处流浪,我从没尝过一般人家儿女在母亲怀中撒娇的滋味,从记事起,便是每天不停的练习唱、念、做、打,我真羡慕那些父母双全的孩子们,如果我娘不死,该多好啊……」言罢眼圈一红,轻轻抽泣起来。

      君自傲不由转头望向言雨澜。他自小无父,却有娘在无微不至的关爱着他,他的心中只知母亲是天下间最重要、最可亲的人,他无法想像一个人如果没有母亲,怎幺可以活得下去。此刻他听闻言雨澜自小无母,不由怜意大生,相似的际遇一下拉近了他与言雨澜的距离,他竟破天荒地柔声说道:「不要难过了,不然你娘在九泉之下也不会安心的。」言雨澜闻声一颤,她绝想不到这冰一般不露任何情感的人,竟会如此温柔地安慰自己,一时间感动无比,颤声道:「谢谢君大哥……」

      君自傲微微一笑,道:「我们都是苦命的人,但今后的路还长,我们要勇敢的面对才是。」那笑容如朝阳般灿烂,照得言雨澜整个人都要化了,她越发沉醉于对君自傲的爱火之中,不能自拔。

      班中众人均吃得大醉,这一日都在房中休息,没有出门。第二日一早,众人刚用过早饭,客店掌柜便笑嘻嘻地走跑过来向言真问道:「言班主,今天可还要上街吗?」言真点头道:「正是,掌柜有何见教?」掌柜道:「言班主,莫怪在下说你,这唱戏尽可在街头开场子,这抚琴奏乐乃高雅之举,怎可到市井之中弹奏?那种地方吵杂无比,君先生怎能尽心弹奏?不若在小店之中设一雅阁,请君先生在内弹奏,贵班众在外表演,这样可好?」言真闻言喜道:「如此甚好!那就有劳掌柜费心了。」掌柜道:「先别客气,咱们可先得把租金的事谈好了。」见言真面色一黯,掌柜又笑道:「老哥莫怕,等赚到钱,你七我三如何?」言真笑道:「掌柜作的好买卖!好,就如此吧!」

      那客店掌柜与言真定好诸般事宜后,便着人挂出了「当世琴中第一国手」的牌子,一下引来了不少好事者。掌柜将大堂桌椅摆好,安排下众人,言真则着班内众人穿戴整齐,画好戏妆,準备在琴音相助下表演。

      掌柜见布置妥当,便将君自傲请入楼上雅阁之内,以轻纱隔门,以防外面景物扰了君自傲的意兴。

      君自傲端坐雅阁之内,只觉有些好笑,心道从前只听说豪门大小姐见人时要轻纱隔门,不想自己这堂堂男儿汉竟也得如此「羞于见人」。不过如此一隔,便有静室独处之感,不被外物所扰,确对弹奏大有好处。

      此时楼下戏班众人已经唱了起来,君自傲细听下,知是一出文戏,讲得是一对青年男女在春游踏青时相识的故事,略一思量下,便弹起师父所创的「醉春咏」来。这「醉春咏」先急后缓,含冬后春至,万物复苏之意境,首段如寒风扑面,大雪连天,给人以寒冬之感。

      这边曲声方起,楼下便已静寂无声,一众听客凝神细听,戏班诸人亦停止表演,一同聆听起来。众人只觉身在寒风之中,竟瑟瑟发起抖来。

      随琴音一转,众人只觉寒意全消,随之而来的是阵阵温暖,只觉春风和煦,草长莺飞,融融春意沁人心脾,浑身上下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君自傲一曲奏罢,众人却还沉浸其中。

      此时闻音而来者已站满大堂,门外亦已是人潮如海。客店掌柜最先清醒,他急站到大堂上首,高声说道:「各位,方才此曲乃是当今琴中第一国手君自傲君先生所奏,今日本店请大家免费一闻,明日起欲闻先生琴音者须交纹银十两!今日到此为止,各位请回吧!」

      众人闻言立时闹将起来,不少人大叫着要君自傲再献一曲,掌柜在下应付着,忙了个不可开交。

      君自傲在阁中轻歎一声,手抚琴弦,弹奏起来。众人一闻琴音,立刻止住喧嚣,竖耳聆听起来。

      只听琴音肃穆,宛如一位威严的君王在向跪拜一地的臣子下旨一般,堂中众人不由纷纷垂首而立。琴音一停,众人不待掌柜驱赶,纷纷自行离去,再无一人喧哗吵闹。

      掌柜呆看众人离去,只觉方才琴音虽绝妙之至,自己却无丝毫感应,而一众听者却纷纷肃容离去,不由心中大奇。客店内一众住客及言家班众人亦是因此而倍感惊奇。殊不知君自傲此时气与音合之技已然大成,可让闻声者产生不同的感觉。他将气与音合,送入外来众人耳中,故此只有外来者感到逐客之意而纷纷离去,客店中原有众人却无此感觉。

      如此一来,君自傲名声倏然间大盛,满城中口耳相传,一日间便已无人不知。第二天一早,上门求闻者竟又排了个人山人海,掌柜见状将价钱升到百两,这才将大部分来者吓走,但仍剩下几十个文人及富室大户,宁愿掷百金而闻一曲。言家班众人知自己的表演无人关注,乾脆也未上妆唱戏,和众人一起听了起来,君自傲颇觉无聊,只随便弹了几曲应付,但众人却听得如癡如醉。

      结果这天听者虽寡,却收到了数千两的银子,客店掌柜乐得合不拢嘴,早早便张罗着关了门。君自傲心中厌烦,也未吃晚饭,逕自回到房中休息。

      不多时,叩门声响起,君自傲开门一看,却原来是班主言真。一揖过后,君自傲问道:「班主有何见教?请到屋中详谈。」

      言真点头入内,坐定后歎了口气道:「君先生,老夫和一众兄弟明早便要走了,老夫特来向先生告别……」君自傲讶道:「告别?在下也是班中一员吧,何谈告别二字?若戏班要走,在下自当相随。」言真闻言一怔,半晌后歎道:「老夫就直说了吧!老夫原想让先生以琴艺配合唱词,好让听客增多,让戏班重获生机,可……唉,如今看来,我们的本事与先生的琴艺相比,简直如萤火比之日月,先生的琴艺已然独当一面,我们的戏反成了无用之物……听客只为闻先生琴音而来,却并无看戏之意,先生所得,其实完全与小班无关。先生虽已加入戏班,却不过是口头之约,未得过戏班一文半物,我们怎能厚着脸皮来要先生所得呢?老夫决定明日便率班赶赴天宁府,去参加真龙大会,试试运气也好……」

      君自傲微微一笑道:「班主,在下入班在先,成名在后,便是天下人皆愿掷千金而闻在下一曲,在下也仍是班中一员。做人最要紧的就是要有忠有义,怎可今日得势,便忘昨日之约?在下已然是班中一员,自当为班出力,若是柴大哥有此际遇,班主是否会不收他所得之财呢?「

      言真摇头道:「先生不但琴艺了得,人品也非凡夫所及,只是……柴飞怎能与先生相比?柴飞是我从小养大的,他的唱功武艺,都是老夫所传,戏班就他的家,他若真有此技,自当要为家中出力才是。可先生不同,先生未得过班中一点好处,若我们就此伸手取先生所得之物,那简直就是无耻之极……老夫还是决定带他们去天宁,不论成败,总是尽了自己的一份力……」

      君自傲点头道:「班主所言亦有道理……其实在下也不想如此下去,琴艺乃是心之外映,用之修身养性则可,以之牟利,不免汙了这琴音。班主既然要参加大会,在下自当一同前往。」言真闻言急道:「这怎使得?如此一来岂不要误了先生前程?先生切莫因不愿毁一时之约而误了大好前途啊!」君自傲道:「实不相瞒,初得众人敬仰之时,在下确也曾想凭此技名扬天下,但这两日来,在下深感无趣之极。成名不过倍添扰攘,得利却凭出卖心音,在下实不想被名利汙了心音。而且在下现今只想游历四方,长些见识,所以在下才会加入戏班。我想那真龙武术大会定云集了四方豪侠,正是增长见闻、一试身手之地,班主既要前往,在下正好相随而去,若能夺得赏银,也可为班中缓和一二。」

      言真苦笑一声道:「先生,请恕老夫不知好歹,先生武艺如何老夫虽然不知,但想来老夫班中绝无人可与先生相比。先生若能夺得赏银,自是先生功力高绝之故,与小班全无关係,小班怎可厚颜取之?」君自傲欲待再言,言真已起身一揖道:「先生请勿再言,您的高义老夫心领了。先生若真要参加那大会,咱们便在天宁见吧!老夫告辞了。」一揖过后,逕自去了。

  • 名称:盖世帝尊 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5: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