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奶粉全文阅读

      大雨连续下了五六天,仍没有一丝晴天的预兆,言真不由焦躁不安起来。

      「爹,小心别着凉了。」女儿言雨澜轻轻走上前来,为他披上长衫。言真轻歎一声,道:「这雨没完没了,何时才完啊?」

      言雨澜闻言亦随之歎了一声,说道:「爹,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咱们冒雨赶往蒯州吧?」言真喟然道:「可这样一来损耗就更大了,咱们班子本就已无力维持,再有损耗的话……」话未说完,又是一声长歎。

      柴飞在一旁百无聊赖地把玩着飞刀,闻言后说道:「师父,不如咱们也去参加那大会,或许……」言真摇头道:「别说癡话了,咱们这种角色,哪上得了那种檯面?」

      柴飞道:「成与不成先不谈,去试试也是好的啊,说不定……」言真打断他的话,说道:「你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这真龙武术大会既然能以『龙拳真经』为赏,自是武林中最高层次的比武大会,虽说前二十名均有奖赏,可也不是咱们能捞得到的。咱们只不过是群跑江湖卖艺的,强行出头只能落个灰头土脸、贻笑大方而已。」

      柴飞不服气地说道:「那就这幺干呆着?这样下去班子一样完蛋。师父,参加大会又不用花一文钱,咱们左右也是无事可做,去长长见识也比干耗着强吧?」言雨澜亦在旁帮腔道:「是啊,若真能侥倖进入前二十名得到赏金的话,班子就又可恢复生机了。」

      言真无话可说,只长歎一声,不置可否的转身离去。

      柴飞欲再进言,见言雨澜向他摇了摇头,便不再作声。

      雨越下越大,天地间一片迷蒙。水顺檐而下,宛如一道瀑布,又似一片水帘。站在屋内向外望去,但见长街如海,到处是一片水色,不见一车半马的蹤影,更没有一个行人。

      此时言真早已回房休息,柴飞则跑到后堂和店伙闲聊,客栈大厅内只剩下言雨澜一人。她倚门望天,只见乌云密布,豪雨连绵,恐怕再过个三五日也不会有晴天,不由发出一声长歎。

      蓦然间,一道身影出现在长街之上,言雨澜凝目望去,不由大奇。这漫天大雨倾盆而下之际,那人竟不打伞,亦不疾奔,只是缓步而行,仿佛这漫天大雨拍在身上的滋味竟是种享受一般。

      那人渐行渐近,竟缓步走入客栈大厅之内。言雨澜讶然而视,只见那人与自己年龄相仿,身背一个长方形的大包裹,不结髮髻,头发散披背后,一张脸泛着冷冷的白色,眼黑得如同化不开的夜色,让人无法看透其中蕴藏着什幺。言雨澜被这人的气质所动,不由瞧得有些癡了。

      这人不顾脸上横流的雨水,向言雨澜一拱手道:「姑娘,在下住店。」

      言雨澜猛醒般地啊了一声,随即面色一红,道:「我……我也是住店的……」此时内堂伙计见有客上门,急迎了出来招呼,那人一拱手道:「小二哥,在下要一间最便宜的客房。」店伙笑道:「咱们是小店,原也没什幺贵房,您随我来吧!」那人微微一笑,如同严冬中露出的一丝暖阳般,点头随小二去了。

      言雨澜目送他离去,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尤其是那人最后的一笑,更深深印在她心中,抹之不去,挥之不散。她一颗芳心乱跳个不停,不住问自己这是怎幺了。

      这时柴飞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见言雨澜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上前打趣道:「师妹,怎幺失魂落魄的?莫不是害上相思病了?」言雨澜一怔,随即满面通红,怒嗔道:「胡说些什幺?看我不告诉我爹去!」言罢一把推开柴飞,飞奔回自己房中,把柴飞弄了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言雨澜回到房中,心仍突突跳个不停,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没有平静下来的时候。这一日里她饭不思,晚上更是辗转不能成眠,脑子里想得全是那个冷冰冰的少年。

      第二天一早,言雨澜刚起身便听到一阵破空之声,她将窗子打开一条缝隙向外望去,只见天清气朗,竟然大晴,昨日那少年正在客栈院中练着一路拳脚,他动作缓慢,只在每拳每脚将打尽时方全身发力,发出有力的破空之声。

      言雨澜一见他,连梳洗打扮都忘了,只知癡癡地凭窗而望。

      这一套拳打完后,少年稍一调息便欲离去,言雨澜见状不由大急,她只盼这少年多练一会儿,好让她再多看上几眼,不想让他就此离开自己视线之外。

      或许是老天帮忙,此时柴飞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他大声叫好道:「兄弟,拳打得真不错!堪称高手啊!」那少年一拱手,道:「多谢夸讲。」柴飞笑道:「兄弟,以你这身手,真该去参加真龙武术大会呀!」那少年面无表情地说道:「在下习武只为健身而已,还没有参加什幺比武的本事。」柴飞道:「去试试总是好的。那真龙大会高手云集,就算不能得到奖赏,去凑个热闹、开开眼界也不错啊!」那少年沉吟片刻,问道:「那真龙武术大会是怎幺一回事?」

      柴飞闻言精神一振,道:「兄弟知道『龙拳』吧?」见那少年摇了摇头,柴飞露出一副夸大了几倍的惊愕表情说道:「兄弟连『龙拳』也不知?看来兄弟乃是刚开始行走江湖之人,不过无妨,我告诉你——这龙拳乃是天下第一的神拳,据传说讲,龙拳是用来保护天下苍生的拳法,习得龙拳者,其力量之强,几可直逼鬼神!几千年中,龙拳更无数次救苍生于危难之中。有见过龙拳的人说,那拳简直就是龙神的化身,其威力绝对是匪夷所思的!这次的真龙武术大会,便是以记载了『龙拳』秘密的『龙拳真经』为最高奖赏的比武大会,获得第一者便可得到这龙拳真经,拥有龙的力量!你说这有多吸引人啊!」

      那少年一怔,沉思片刻后问道:「这样珍贵的东西,大会举办者得到后为什幺不归为己有,却要赏给别人?」柴飞道:「这还用问?那大会举办者自是『龙拳』的传人,他定是要借此大会挑选衣钵传人咧!嘿,就算拿不到龙拳真经也没关係,只要能进入前二十名,就有大笔的赏银到手,到时就不用愁无力维持班子……啊,对了,我看兄弟你身手不凡,手头又不像十分富裕的样子,不如去试试如何?」

      少年沉吟片刻,淡然道:「多谢兄台,在下再想想吧。」言罢一拱手,大步离去。柴飞大呼小叫了一阵,自觉没趣,也逕自去了。

      言雨澜见少年离去,不免有些失望,正自发呆之时,一阵拍门声传来,言真的声音响起:「澜儿,怎幺还不出来?今天天气突然转晴,咱们正好出去开场子唱戏。」言雨澜应了一声,急忙穿衣梳洗。

      吃过早饭,言真率领班内众人来到街前,动手搭起棚子,表演起来。他所率的「言家班」是个戏班子,共有十多人,一向靠游走四方开场唱戏为生。言真早年习武,大弟子柴飞尽得他真传,故此身手亦是了得,但为人却不够稳重,月余前听闻武林中举办武术大会之事,便上下游说众人,想要前去一试。言真深知自身斤两,一直也未同意。不想来到此城后天公却不作美,连下了几日的大雨,弄得班子空自损耗,却没有一文的进项。这日好不容易晴起了天,便急忙出来打开场子,好歹先平了住店的费用再说。

      不想这一天下来,观者并无几人,虽得了些钱,却还不够众人一天的开销,言真不由焦急万分,柴飞则趁机游说言真去参加大会,而言雨澜则茶饭不思地想着那少年。

      晚饭时柴飞又开始游说,言真听得颇不耐烦,却又无心斥责柴飞,只闷不做声地自顾吃喝。班里其余众人在旁听得久了,不少人也开始帮起柴飞的腔来,说得言真渐也有些心动。他思量班里所剩无多,仅够支撑一个多月,若今后再像今日一般,散伙是早晚的事,但若真能侥倖在大会中得到名次,那巨额的赏银便可帮班子度过难关了。思量下,言真已打定主意去参加大会,只是却未立刻说出,只说自己再考虑一下。众人见有了希望,便不再多话。

      此时那少年从自己房中缓步而出,言雨澜不由面色一红,低下头去装作吃饭,却连一粒米也未送入口中。

      不想那少年竟来到桌前,向言真一拱手道:「这位老伯,贵班要不要帮闲打杂的人手?」言真一怔,问道:「这位小哥,你的意思是……」那少年道:「在下想游历四方,长些见识,正巧贵班亦是四海为家,便想冒昧在班中求个差使,与众位一道游历天下。在下只求三餐,别无所求。」

      言雨澜闻言不由立时心跳加速,一张脸涨得更红了。她怎也想不到这少年竟会来要求加入自己班中,心中说不出是兴奋,是欣喜,还是激动,她只盼爹马上就点头答应才好。

      言真沉吟道:「这位小哥,实不相瞒,我们班子这些时日自顾亦已不暇,恐怕无力再招人手,小哥还是……」话未说完,柴飞已在另一桌上转过头来叫道:「原来是兄弟你啊!师父,收下他吧,他的武功高得很,参加大会的话,定能夺得赏银!」

      言真一瞪眼,柴飞吐了吐了舌头道:「我说的是真的,再说多个武功高的人手,就算不参加比武大会,平时行走江湖也能安些心啊……」言真又瞪了他一眼,他才住口不语。

      言真沉吟片刻道:「好吧,多一人也无妨,这位小哥怎幺称呼?」那少年道:「在下姓君名自傲。」言真点头道:「今后你就先帮着做些搭台打杂的活吧,等时间长了,再看看有什幺更适合你干的。若有兴趣,老夫也可教你唱戏。」说罢一一向君自傲介绍了班中众人,君自傲一一见礼,礼数虽周,却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让人觉得有些不自在。

      介绍到柴飞时,柴飞抢着自报家门道:「我叫柴飞,看你的年龄也就是十七八岁,我比你大,你叫我柴大哥就成了。这位是我师父的女儿,叫言雨澜。」言罢一指低头不语的言雨澜,言雨澜一听此言,不由面色更红,紧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言真不由不悦道:「澜儿,怎幺如此无礼?」君自傲淡然道:「无妨,在下已见过小姐芳容了。」随后向众人一拱手道:「今后还请各位多指教在下。」言语中仍是面如寒冰,不带一丝感情。众人勉强应了一声后,君自傲逕自转身回房,众人不免一阵议论。

      回到屋中,君自傲端坐桌前,手抚琴弦,轻弹起来。离开羽林后,他一路流浪至此,盘缠已所剩无多,正巧遇到这游走江湖的言家班,不由心中一动,思量着若能加入此班,既可游走四方长些见识,又可省下一路盘缠,这才试探着向班主言真开口,不想如此顺利便被接纳。

      此刻他以气抑音,琴音只在这小屋中四下飘蕩,门外之人亦不能听到分毫响动。

      手指轻动中,君自傲不禁又想起了母亲,两行热泪悄然滚落。昔日母亲对自己的种种关爱一一涌上心头,琴音亦随他心念转为轻柔哀婉,表露出连绵的哀伤与无尽的思念。不自觉间,君自傲竟忘了以气抑音,任凭这与气相合,与心相通的琴音飘散出去。

      第二日一早,君自傲便被一阵叩门之声惊醒,他本未宽衣,此时直接翻身下床,将门打开。

      言真率领着言家班众人肃立门外,一见君自傲开门相见,言真向前一步,深深一揖。君自傲见状大讶,表面却不动声色的淡然道:「班主这是何意?」

  • 名称:毒奶粉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4: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Mozilla/5.0 (Windows NT 10.0; WOW64) AppleWebKit/537.36 (KHTML, like Gecko) Chrome/76.0.3809.87 Safari/537.36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