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你的那十年 小说全文阅读

      言雨澜问道:「李狼?好怪异的名字,他是什幺人呀?」

      龙紫纹道:「是个很厉害的高手,难道他没有参加大会不成?」柴飞闻言凝目细观,半晌后才叫道:「龙公子你看!你说的这人在大榜最后呐!哪是什幺高手啊?」

      龙紫纹与君自向榜末看去,只见倒数第四位上赫然便写着「狼王-李狼」,不由相视讶然。君自傲道:「这是怎幺回事?难道不是他?」龙紫纹沉思片刻后道:「我想他定是存心隐藏实力,故意落在最后。看来这人比我想像中还要厉害数倍,实在是个可怕的强敌。自傲,若遇上他,千万要小心!」

      言雨澜闻言心中一颤,急对君自傲说道:「君大哥,大会中高手云集,你千万要小心,万不得已时切莫逞强啊!」君自傲点点头,沉声道:「这个自然。」

      看罢大榜,众人回归店中,柴飞上窜下跳的欢呼不已,言雨澜则围着君自傲嘱咐叮咛个不停,唯恐他在比武中有失,而言家班众人纷纷向柴飞与君自傲道贺,不免冷落了龙紫纹。

      龙紫纹此时心潮起伏不定,便出了客店,独自漫步街头。他思量起君自傲对叶清幽的猜测,不由浮想联翩。若叶清幽真是那忧郁的女子,自己便可再见到她,但若不是呢?人海茫茫,红尘万丈,又该去何处寻觅芳蹤?龙紫纹只觉心绪烦乱之极,理不出一丝头绪。

      不觉间红日西沉,月出东方,长街上行人绝迹,只有更夫按时巡街,报着那少有人听的更次。

      龙紫纹静立一株巨树之下,仰头凝望明月,心中想的仍是那女子。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爱上一个人,却又不知这人身在何处,姓甚名谁,不由让他百感交集,心中那份炽热的爱火,不知要向何处宣洩。

      良久,他才轻歎一声,自语道:「罢了,缘来自取之,无缘莫强求,若命中注定我与她与缘,上天自会安排我们相见,空想许多又有何用?」摇了摇头,转过身形,缓步向客店方向走去。

      方行至一处高檐之下,一阵衣袂飘动之声传来,龙紫纹凝视细听,发觉一人正施展轻功,向北疾行。此人身法轻盈飘逸,却又移动迅疾,必是少见的高手。龙紫纹好奇之心不由大起,顺那人去路跟了过去。

      那人穿街过巷,一路向北直出城外。不觉间,龙紫纹已跟至一片树林之中,那人飘然落在一片空地上,龙紫纹见状急隐身于树上,凝目向那人望去。

      只见那人一袭黑衣,长髮束成一束披在背后,因背对龙紫纹,故看不到其面貌如何。这人落地后倒背双手,凝立不动,龙紫纹只觉此人周身散发出一种强悍冷傲的气势,虽背手而立,却无一丝可乘之机,不由暗道:「这人是谁?难道是自傲所说的司刑君?但自傲说司刑君轻功势若雷霆,明显与此人不同,难道又有新的高手出现了吗?」

      正思量间,那人忽然冷冷一笑道:「来了就请现身吧。」龙紫纹闻声一怔,一个名字倏然掠过脑海,心中苦笑一声,暗道:「我已屏息敛气,却还是被他发现了,这个李狼未免厉害得太过可怕。」随即便要纵下树来。

      正在此时,一阵柔和忧郁的语声响起:「狼王果然胆色过人,竟只身赴约,你不怕小女设局害你幺?」

      一个一身淡蓝的女子,缓步而出,来到李狼面前,一双秀目隐含无尽忧郁,配上周身散发出的出尘气息,让人不由惊为天人。龙紫纹心中一颤,不由暗道:「是她!」

      这正是龙紫纹日思夜想的女子,此时骤然再见,龙紫纹不由心神大乱,一时欢喜,一时焦急,说不清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只在心中不住地自语:「我又见到她了,上天又安排我见到她了!」

      李狼轻笑一声,道:「我从出世至今,还未怕过什幺。布局也好,设陷也罢,我都一概不惧。不知这次清幽要怎样对付我呢?」

      龙紫纹闻言心中又是一颤,暗道:「原来叶清幽真的是她,看来我们还可在大会中相见。她难道与李狼有过节不成?李狼功力强横,她一人怎对付得了?」想到此处,心中已打定主意,若二人交手后叶清幽不敌,自己便现身相助。

      叶清幽忽缓声道:「狼王为何要参加这种骗人的大会?」

      李狼一笑道:「清幽不也参加了幺?清幽又是为何而来?」

      叶清幽道:「虽然是虚有其名的大会,但说不定也会有高手前来,若你遇上实力相当的对手,我便可趁你无暇分心时刺杀你。狼王到时要小心才是。」

      龙紫纹不由一怔,他看出叶清幽必与李狼有极大过节,但她却又毫无保留的将计画坦白告知对方,又令人不解其意。

      李狼仰天大笑,道:「清幽到底是清幽,连暗算别人也要光明正大地来。我也坦白地告诉你,我来此只是想看看龙家人到底有何可怕之处!」

      叶清幽淡然道:「狼王以为这大会真拿得出龙拳真经为赏幺?」李狼笑道:「自然拿不出。不过我想龙家人定不会对此事袖手不理,说不定会来参加大会以测虚实,那就正好让我领教一下他们的本事。清幽,到时我若与龙家后人交手,定会忙于应付无暇分心,是清幽下手的绝好时机,清幽万万不要错过才是!」

      龙紫纹越听越不解,这二人一个欲杀对方,却又让对方小心留意,一个明知对方欲杀自己,却又助对方想好时机,简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之事。

      叶清幽轻施一礼,淡然道:「多谢狼王提醒,小女此次定不会失手而归。多日不见,不知狼王武功进境如何,小女欲先讨教一二。」李狼一笑道:「也好,我也正想看看清幽的剑法又增进了多少。」

      叶清幽轻声道:「请狼王指教。」言罢长袖一甩,手中已多了把淡蓝色的软剑,一抖腕,软剑如飘带般飘然而起,向李狼咽喉射去。

      李狼微微一笑,身形缓移,似是閑亭信步,却又奇快无比,闪过这迅疾的一剑后,右手伸出,以拇、食、中三指向剑身钳去,那软剑似有灵性一般,竟自行飘然垂下,让李狼抓了个空。叶清幽手腕一抖,软剑又向李狼手臂缠去。

      龙紫纹在旁静观,不禁暗赞不已。叶清幽剑法轻灵飘逸,剑剑隐含巨大威力,却并不显阴狠,于正统中添奇变,却不走诡异之途,整个剑法如其人一般,显示出一种出尘之姿,忧郁之意,让人观剑如观舞,不免为之沉醉不已。只是这剑法忧郁之气太重,每一剑都显得那幺无奈,让人忍不住随之发出声声歎息。

      而李狼身法似缓实疾,变化无端,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让人摸不着路数,不论软剑如何袭来,均可轻易躲过,外似飘逸内示奇诡,让人观之色变。他一味闪躲,却不还击,只不时以拇、食、中三指化合成钳形抓取剑身,却也似未尽全力,不由让龙紫纹忧心大增。

      战不片刻,叶清幽忽虚刺一剑,纵身后跃,软剑在空中画出一道圆形光圈后,一道淡蓝色的剑气填满其中,在叶清幽面前形成一个三尺左右的圆形光屏,叶清幽轻喝一声,抖腕运剑刺向光屏,剑锋透屏而出,竟化成无数蓝色剑气,分别从不同角度向李狼射去,一时间林中流光飞舞,眩目无比。

      龙紫纹只觉此招如流星破空,光芒四射中又充满了忧伤与无奈,那种展于刹那又消于须臾的凄清孤寂之美,深深震撼着他的心,让他忍不住要发出一声长歎。

      就在此时,李狼长笑一声,道:「好一招『寂寞流星』!清幽的剑法真是大有进境!」说话间身体向前一躬,两臂屈向背后,形成一种近似于马步出拳的姿势,只是两手并不握拳,而是以拇、食、中三指形成钳式手形,一股强大无匹的气劲立刻充满整个树林。

      冷哼一声,李狼双手闪电般交互击出,每击出一下,便有一道狼形气劲飞射而出,迎上叶清幽刺来的淡蓝色剑光,这些狼形气劲一遇剑光,便张口咬住,与剑光同时消散于空中。眨眼间,那无数的剑光便已消失殆尽,而狼形气劲却尚余五道,齐向叶清幽射去,叶清幽闪避不及,眼看便要中招。

      龙紫纹叫声不好,急运尽全身功力,电般飞射至叶清幽面前,长啸一声,身形在空中疾转不停,一道火焰般的炽红真气如蛟龙绕柱般缠住他的身体,五道狼形真气撞在其上,刹那间消散于空中。

      龙紫纹飘然落地,只觉胸口如被重锤击中一般,一口鲜血眼看便要冲喉而出,他咬紧牙关,好不容易才强压下去,却已无力张口说出半个字。

      李狼一怔,随即问道:「怎幺是你?清幽何时与他扯上关係了?」

      叶清幽螓首轻摇,淡淡地说道:「我并不认识他。」龙紫纹此时略有好转,回首抱拳一礼道:「在下旁观多时,适才见情势危急,才……多有冒昧,还请姑娘见谅。」

      李狼冷然道:「我还以为身后是清幽的人,才容你跟到现在。你可知偷窥他人私事是件很无耻的事幺?」

      龙紫纹不由无言以对,叶清幽见状淡然道:「若非公子出手相助,小女定性命不保,小女在此谢过公子。」言罢飘然一揖,手中软剑早不知收入何处。

      龙紫纹急忙回礼,李狼见状冷笑一声道:「你真以为你救了她?你可知你已令她错过了杀我的大好机会?」一连两问,语气分外强硬。

      龙紫纹一怔之际,叶清幽已淡然说道:「狼王向来不是多话的人,今日为何如此啰嗦?」李狼苦笑一声,道:「他坏了你的事,你却为他说话,真是会替人着想。今日到此为止,咱们比武大会上见。」言罢身形一动,纵身而起,眨眼无蹤,只在空中留下一路残影。

      龙紫纹一惊,至此方知李狼轻功高出自己太多,方才来时不过是故意让自己跟上,震惊之余,不由思量起若在大会上与此人相遇,应该如何应付才好。

      此时叶清幽淡淡说道:「今日多蒙公子相救,小女感激不尽。看公子功力高绝,定非寻常高手,敢问公子高姓大名?」龙紫纹急施礼答道:「不敢,在下姓龙名紫纹。」叶清幽动容道:「原来竟是在会中排名第一的龙公子,难怪竟有如此身手。」

      龙紫纹一笑道:「让叶姑娘见笑了,叶姑娘适才也见到了,在下的功力实与排名不符,与姑娘及李狼相比,简直有天渊之差。」叶清幽道:「龙公子不必过谦,狼王的『群咬之阵』并不是什幺人都破得了的,龙公子若无过人之力,又怎能破其五咬呢。」

      龙紫纹摇头苦笑一声,问道:「叶姑娘似与李狼有极大过节,不知可否告之些许?在下或可相助一二。」叶清幽轻施一礼道:「多谢公子美意,小女自家之事不敢有劳公子,小女有事在身,先走一步,还请公子见谅。」言罢转身飘然而去,未及龙紫纹说话,人已远去无蹤。

      龙紫纹轻歎一声,顺原路回到城中。到得客店之时,天色已然微亮,方一进门,君自傲便迎了出来,一见龙紫纹面色,便骇然道:「你怎幺受伤了?是何人所为?」龙紫纹苦笑一声道:「我太低估李狼的实力了,现在看来,他实在是江湖超一流的高手……」

      君自傲皱眉道:「紫纹怎幺和他交上手了?好在伤得不重,不然误了今日的比武可就不妙了。」龙紫纹问道:「今日大会便要开赛幺?」君自傲点头道:「是昨日傍晚时分大会派人前来告知的。我当时寻你不到,还以为你独自跑去喝酒了呢,不想却是遇上了李狼。你们又怎会交手?」龙紫纹苦笑一声,道:「其中情形说来倒是十分怪异。」随即将昨夜遭遇一一告知君自傲。

      君自傲闻言沉思片刻,沉吟道:「他们之间一定没有直接的仇恨与过节,叶清幽应是迫不得已才要刺杀李狼,而李狼亦深知此情,所以才没有对叶清幽痛下杀手。他们之间的恩怨,会不会是彼此上一代仇恨的延续呢?」

      龙紫纹沉默不语,将君自傲所言细细品味一番后,点头道:「你想的很有道理,这样解释的话,他们的这种态度与举动就不十分异常了。唉,江湖上这种子承父仇的事太多太多,不知何时才会有止息的一天。」

      君自傲道:「多想无益,这毕竟是他们之间的事,咱们还是为今日的比武做些準备吧,尤其是你,带伤出战是很危险的,快回房好好休息调息一下吧!」

      龙紫纹点头答应,心中却是杂乱无章,满脑子都是叶清幽与李狼之事。

      不觉间时辰已到,君自傲唤了龙紫纹,与言家班众人来到比武会场。

      此时场中早已人潮涌动,一派万人空巷的盛况。场中的青石地上架起了一座高约七尺的擂台,会场左侧留出了一条通道,直通此擂台左侧的比武者休息处。君自傲与龙紫纹、柴飞三人辞别众人,顺通道来到擂台左侧。

  • 名称:最爱你的那十年 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3:4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