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尔格全文阅读

      突然,一只洁白的大手轻轻贴到君自傲背上,一阵暖意随之传来,君自傲只觉得心中一蕩,随即杀意全消,不自觉间鬆开双手,顺韩七后背滑了下来。

      韩七只觉背后一松,猛转过身,挥拳便要打向君自傲,此时一道淩厉的目光直射而来,韩七猛地打了个寒战,拳头凝在空中,竟不敢打下去。

      君自傲回过头来,只见身后站着一位廿多岁的白衣男子,他面貌清秀而又隐带刚毅,仿如神仙降世般风姿不俗。此时他双目射出电般寒光,吓得那韩七不往倒退,不由让君自傲心中一震,隐隐崇拜起这人来。

      白衣人目中寒光一敛,拱手一笑道:「众位,不必和小娃娃一般见识吧?钱即已索回,不如赶快回去赴命领赏吧。」

      自这白衣人出现,众人便感到一种咽喉受扼般的压迫感,人人皆出了一身冷汗,此时白衣人一开口,那压力立时大减,众人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头也不回地跑了。

      白衣人低头沖君自傲一笑,轻声说道:「今夜子时,云府花园。」言罢飘然而去。君自傲呆呆地望着白衣人远去的背影,半晌后才回过神来,见那小丐仍躺倒在地,急跑上前去,扶起小丐,问道:「你怎幺样了?」那小丐呻吟一阵,开口道:「没什幺大事,谢谢你!」君自傲不悦道:「你为什幺偷人家的钱袋?」那小丐歎了口气,说道:「我也是饿得没有办法了……我不比你这样的小少年,有爹疼有娘爱的,为了不被饿死,我只得如此……」

      君自傲闻言神色一黯,说道:「那你也不该偷啊,我娘说过,偷东西的人是最可耻的。」言罢探手入怀,将娘给的钱全数取出,塞到小丐手中道:「这些你先拿着,买几个包子吃吧!」那小丐一怔,随即眼圈一红,哭道:「我长这幺大从没人对我这样好过,小兄弟,你真是大好人!」抹了一把眼泪后,又道:「小兄弟,你叫什幺名字?我不会忘记你的,将来我有了钱,一定要好好报答你!」君自傲道:「先不要说将来,现在你打算怎幺生活呢?」小丐道:「我下次会小心不被抓到的。」君自傲嗔道:「不成!你怎幺还想去偷?如此下去你不被人打死,也要变成一个人见人恨的恶贼,哪还有什幺将来可说?这样吧,以后你每天晚饭前后到云府后门来,我给你送吃的东西,你以后就不会被饿死了。」

      小丐闻言一震,随即跪倒在地,哭道:「小兄弟,你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也不会忘的!」君自傲急将他扶起。二人互通了姓名,君自傲才知这小丐名叫刘星,今年已十一岁,他父母早丧,孤身一人,终日以乞食为生。这几日要不到吃的,无奈下起了偷盗之念,不想却被发现,多亏了君自傲相救,这才捡回了一条命。

      随后,君自傲将刘星带到云府后门,自己回屋取了些乾粮鹹菜送了出来,约好了取饭的时间后,刘星千恩万谢的离去。

      到了晚饭时,君自傲一口未动,戚氏问及,君自傲只说不饿。戚氏只道是他买了小食吃得饱了,倒也未在意。

      用过晚饭,母子二人早早睡下。戚氏劳累了一天,很快便已睡熟。君自傲却感精力十足,辗转反侧不能入眠。猛然间,他想起了白衣人离去时说的那句话,心中不由一动,耐着性子躺到子时,便悄悄穿了衣裤离开小屋,直奔花园。

      此时夜深人静,那巨犬「威壮」也已不在,君自傲再无一点顾忌之处,一路小跑来到花园之中。

      清风徐动,明月高挂,君自傲方踏入花园之中,一个声音便缓缓响起:「你来了?」

      君自傲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白衣男子安坐园内的小亭之中,正是白天帮助自己的那个白衣人。君自傲疾奔几步来到亭前,对着白衣人深深一揖道:「谢谢叔叔相救之恩!」

      白衣人微微一笑,说道:「该谢我的不是你,我并没有救你。」君自傲一怔之际,白衣人继续说道:「当你扼住那人脖颈之后,你心里在想什幺?」君自傲又是一怔,沉思片刻后答道:「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很愤怒,想……想杀死他!」白衣人又问道:「那昨夜你扼住那巨犬咽喉时,你又想到了什幺?」君自傲大骇道:「你怎幺知道?」白衣人肃容道:「回答我!」君自傲道:「好像、好像也是非常愤怒,想杀死它!」

      白衣人轻歎一声,又问道:「那你说,我救的是你吗?」君自傲略一思索,不由出了一身冷汗,骇然道:「您的意思是……」白衣人点点头,歎道:「不错,实际上我救的是那汉子。若非我出手压住你的杀意,那汉子此刻早成你腹中之物了!」

      君自傲全身剧震,喃喃自语道:「这到底是怎幺回事?」白衣人凝视君自傲半晌,忽然轻声问道:「孩子,你想成为一个人人惧怕的吃人恶魔吗?」君自傲一震后高声喊道:「不,我不要!」白衣人点点头,向君自傲一招手,君自傲立刻会意,急走到白衣人跟前,嗵地跪倒在地,说道:「请叔叔救救我!」

      白衣人轻歎一声道:「我自然要救你,更要救这天下苍生……孩子,你身上阴气太重,阳气衰弱,所以才会有这种噬人的鬼魅阴气。长此以往下去,你必成邪类。今后我会教你一些抑阴生阳的方法,让你的阳气增长,阴气削减,只要阴阳调和,就不会有事了。」君自傲闻言一喜,立刻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叫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白衣人又是一声轻歎,道:「起来吧,明晚此时此地再见。」

      君自傲应了一声抬起头来,白衣人却已不知所蹤。

      第二天君自傲又没吃一口饭,戚氏不由大忧,但晚上回来见早、午两顿所剩饭菜都已不见,只道是君自傲肚饿吃了,一颗心便放了下来。却不知君自傲将省下的饭菜全送给了刘星。

      到了夜里,君自傲又悄悄溜到花园,白衣人早已等在那里。君自傲磕过头后,白衣人道:「虽然你成了我的徒弟,但我却不能教你本门的功法,你也不必知道我的名字和本门的规矩。以后相见,也不必再行此大礼。今晚就先传你一套我刚为你创的『阴无拳』,你只要勤加练习,必能减阴生阳。」君自傲应了一声后,白衣人便一招一式地传授起来。

      这「阴无拳」颇为简单,但君自傲学起来却觉极为艰难,每出一招,全身都说不出的不自在,一套几十招的拳打下来,君自傲已累得倒在地上,动一动都觉得困难。

      白衣人轻轻将手按在君自傲胸口,君自傲只觉一股暖意传来,疲劳立刻大减,挣扎着爬起来道:「师父,我再练一遍吧!」白衣人摇首道:「不必,你每日打一套就可以了。我再传你一套普通的拳脚,权作强身健体之技,你每日尽可随意练习。」言罢便一拳一脚地传授起来。

      此套拳脚比「阴无拳」複杂百倍,但君自傲学起来却没觉怎幺费力,虽然打起来总感到彆彆扭扭的,但比练阴无拳却好得多,一套打下来,也不过就是出了一身大汗,身上有些乏力而已。

      白衣人点点头,道:「你的悟性很高,很好。明晚此时再见吧!」君自傲应了一声,深深一揖,再抬头时,白衣人已然不见。

      第二天君自傲依法行事,苦练了一日,直到黄昏时,方提了今日的饭菜来到后门等刘星。

      他等了半晌,却仍不见刘星到来,不觉胡思乱想起来,正想出去打听时,一个声音自身后响起:「傲哥哥,你在等谁啊?」回头一看,正是云紫烟。

      君自傲冷然道:「没等谁。」云紫烟道:「傲哥哥,你还在生气吗?上次是我娘不对……你要是还生气,就打我出气吧!」君自傲道:「用不着你来装好人,离我远些!」云紫烟眼圈一红,抽噎起来。

      正在此时,刘星欢蹦乱跳地跑了过来,见君自傲身边站着个轻声抽噎着的小女孩,不由问道:「自傲,这是谁呀?」君自傲道:「云府的大小姐。别理她,我们走!」说罢拉着刘星飞似地跑开,这一来,云紫烟哭得更厉害了。

      一口气跑了老远,君自傲才停下来,将手中油纸包递给刘星道:「这是今天的。」刘星接过后问道:「你们大小姐怎幺哭了?是不是你欺负她了?」君自傲冷哼一声道:「我们是下人,只有受欺负的份儿,哪有欺负主人的能耐?」刘星点点头,随后忽道:「对了,我找到事情做了!」君自傲喜道:「真的吗?在哪里?」刘星道:「在福安酒店,洗碗洗盘子打杂跑腿儿什幺都干,嘿,我求了那掌柜一个上午他才答应的呢!」君自傲道:「好啊!好好做事,将来定会慢慢好起来的!」刘星兴奋地点了点头。

      当夜君自傲仍按时到花园学艺,白衣人此次拿来一副棋,竟传起棋道来。君自傲初时惊诧不解,但随着白衣人的指点,渐入棋道后,便沉迷其中,早忘了想师父为何传此技艺,不觉间学到天色微明。

      此后君自傲每夜来此学艺,白衣人夜夜所传均有不同,或讲诗书,或授琴瑟,或传丹青,或论刀剑,君自傲悟性极强,过耳不忘,过目铭心,渐渐越学越杂,越学越精。

      如此寒来暑往,不觉间已是十年,君自傲已由一个七八岁的孩子,长成了一个十八岁的少年。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无一不工,面目冷峻,眼含精芒,身材高大,寻常十来个人勉强能扛起的重物,他一人便可扛走,力大无比却又谦谦守礼,府内府外认识他的人无一不喜欢他。

      云紫烟已长成一个亭亭玉立的绝色少女,对君自傲的好感日渐加深,云紫羽亦已长成一个英俊的公子,只可惜从小被娇生惯养,养成了一身的坏毛病与尖酸克薄的稟性,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他不但经常刁难君自傲,更不时对君自傲横加羞辱。君自傲怕母亲受累,每次都苦忍了下来。

      这一日,君自傲正在劈柴,一个清丽脱俗的少女翩然而至,正是云府的小姐云紫烟。君自傲假作未见,仍挥斧破木不止,不打一声招呼。

      云紫烟早已习惯他这种态度,丝毫不怪,反柔声道:「傲哥哥,不要太过劳累,歇息一会儿吧。」君自傲边劈柴边说道:「做下人的就要拼命苦干才行,哪有安闲一刻的福气。」云紫烟垂首赧然道:「园里的芙蓉开了,特别好看……谢谢你!」君自傲道:「花园又不是我照料的,你该去谢老王才对。」云紫烟咬了咬嘴唇,道:「你总是如此,为什幺总要装作冷淡?我知道那明明是你为我……」君自傲打断她的话,说道:「大小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幺。这里又髒又乱,请大小姐移驾别处吧!」

      云紫烟微微一笑,道:「好,那你别忘了要休息休息才是。」言罢几步一回头地去了。

      君自傲正要劈柴,却听见一阵笑声传来,他寻声看去,只见刘星正蹲在墙头上,不怀好意地邪笑着,便骂道:「哪里来的小毛贼,小心笑掉了牙!」刘星一跃而下,飘然落到君自傲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你的大小姐对你可是越来越好了啊!」君自傲一拳打过去,道:「少说没用的,你的好柔儿怎幺没看住你?」刘星一闪身躲过来拳道:「她?男儿志在四方,女人家管得了幺!」

      君自傲笑道:「趁柔儿不在就吹牛皮,看我不告诉柔儿才怪!」刘星闻言立刻求饶道:「好好好,是在下不对,行了吧?来,让我试试你的功夫有没有长进!」说罢左手虚晃一招,右拳向君自傲胸口打来,君自傲大笑一声,身形一侧,左手化掌斜拨开来拳,右脚抬起,向刘星小腿踢去。

      刘星向后一纵,闪开来腿,又立刻侧身纵回,提腿向君自傲头脸侧踹过去。君自傲后仰闪过,随即还以一拳。二人如此拳来脚往打了半天,最后刘星以一招缠丝手拿住君自傲,笑道:「认不认输?」君自傲挣了几下后颓然道:「你又赢了,放手吧。」刘星闻言大笑鬆手。

      君自傲揉揉肩膀歎道:「唉,看来我实在是个笨蛋,师父传给我的功夫我练得一点也不好,还不如你呢!」刘星叫道:「这是什幺话?我可是武学的天才,你怎能和我比?」君自傲没好气地骂道:「快滚!说你胖你还真喘起来了,下次师父再教我新功夫,我说什幺也不转教给你了!」刘星急求饶道:「是我不对,嘿,我也就是学武比你强点儿,你那些什幺棋啦琴啦诗啦画啦,我就连半点儿也学不通,还是你比我厉害!」君自傲笑了笑,又歎道:「说不定我真的不适合习武呢。」刘星急道:「别胡思乱想,你师父不是说你身上阴气太盛吗?说不定等你阴阳调和了,一下子就会厉害起来了呢!」君自傲苦笑道:「但愿如此!」

      正在此时,一个锦衣华服的少年公子走了过来,喝道:「君自傲,谁叫你带外人进府的?府上若丢了什幺东西,就唯你是问!」君自傲转头一看,见正是云府公子云紫羽,便一躬身,冷冷地说道:「在下知错了,请公子原谅。」云紫羽得意地笑了笑,随即看了看刘星,哼了一声,说道:「小子,这也是你来的地方吗?快给本少爷滚!」刘星眉毛一竖,便要发作,君自傲打了个手势制止了他。刘星气得哼了一声,狠声道:「大爷我还不爱来呢!告辞!」言罢一纵身跃上墙头,又回头狠狠瞪了云紫羽一眼,才一跃而去。

      云紫羽张大了嘴,惊得怔怔无语,半晌后才突然换了一副笑脸,对君自傲道:「君兄,你这位朋友的身手好厉害啊!不如你介绍给我认识一下如何?」君自傲垂首冷然道:「市井之人,不敢高攀。」云紫羽满脸堆笑道:「没关係,我最喜结交豪侠之士了。这样吧,晚上我做东,咱们到越海楼去喝一杯如何?」君自傲道:「在下无此福运,少爷的好意在下心领了。」云紫羽欲待再言,君自傲已挥起斧头,狠狠地劈起柴来。云紫羽讨了个没趣,冷哼一声,转头离去。

      他回到房中,越想越气,顺手拿起茶杯猛掷在地上,骂道:「不识抬举的东西!天生的贱命!」摔也摔了,骂也骂了,却仍心中气闷,起身便向府处走去,几个僕人急要跟从,被他喝骂几句吓得退到一边,任他独自出了府。

      云紫羽久被娇宠,在家在外均横行无忌,更结识了一群狐朋狗友,平日经常出没烟花之地、赌坊酒肆。此时他心中不悦,便欲到赌坊赌上几手,好痛快痛快。

      不想出门未走上几步,迎面便遇上一位老友,那老友一见是他,大喜道:「我正要去找你,不想你却自己迎来了,正好省了我几步的奔波。走,到福安酒店去,兄弟几个已等候多时了。」云紫羽应了一声,心道喝上几杯也是不错,便随他去了。

      刘星刚一回到店中,一个俊俏的少女便迎了上来,说道:「星哥,你回来的正好,城里那几个无赖子弟们跑到咱们这儿来吃酒,我正怕他们吃多了要闹呢。」刘星道:「有我在,你就放心吧。你爹呢?」

      少女道:「一大早就被姑母请去了,今天是我表哥成亲的日子,本来我也该同去的,可你又不知死到哪里去了,我就只好留下来看店了。」刘星一笑,刚要开口,却听到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响起:「今天正好有些不顺心,和大伙喝上一顿解解气也是好的。」他回头一看,却见云紫羽在一人陪伴下,径直奔此处而来。刘星一皱眉,说道:「这家伙怎幺跑到咱们这儿来了?柔儿,你先招呼着,我到后堂安排些事就来。」

  • 名称:图尔格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1: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