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赤红之瞳全文阅读

      只见背后丈多远处,一个年龄似在廿卅之间的黑衣人倒背双手,岿然而立,这人眉如利剑,眼闪寒星,面宠虽苍白而消瘦,却给人一种强悍刚毅之感,让人不敢小瞧半分。

      这人冷哼一声道:「本以为发现了两个高手,不想你们却是这种胸无大志之辈,枉我跟了这幺长时间!你们这种人根本不配让我注意,更不配成为我的对手!我劝你们还是放弃比武大会,早早滚到一边去吧!」

      君自傲闻言冷然道:「阁下是否注意我们是阁下的事,在下可从未想要引起过谁的注意。我们是否苟活于世,是不是行尸走肉,就更不关阁下的事。比武大会比的是真本事,我们配不配成为阁下的对手,到时一试便知。」

      龙紫纹则微微一笑,拱手道:「这位仁兄也要参加真龙武术大会吗?若是如此,在下倒很希望能与兄台一战。在下龙紫纹,敢问兄台高姓大名?」

      黑衣人冷哼一声道:「你们这种虚度生命的人也配来教训我吗?我会让你们知道——成功永远只属于心怀梦想的人!记住我的名字——李狼!」言罢一转身,大步离去。

      二人注视着他远去,一语不发。良久,龙紫纹才长出一口气,问道:「君兄,方才你可曾察觉到被人跟蹤?」君自傲摇头道:「我根本没有任何被盯住的感觉。」龙紫纹道:「我亦是如此……这人竟能在一丈距离内跟蹤我们而不被发觉,实在是厉害得可怕。如果大会中多几个这样的家伙,那就太有趣了。」

      君自傲道:「只是这人太过嚣张,不免让人厌恶。」龙紫纹笑道:「恐怕高手都会有些怪脾气吧,我现在对大会越来越充满期待,这种有所期待的感觉,真的令人感到无比的充实呢!」君自傲道:「我却只觉得这大会越来越可怕,说不定还会有什幺怪异的人出现在其中。」

      龙紫纹微笑不语,只默默与君自傲并肩同行,半晌后忽道:「不知为什幺,我总觉得与君兄格外投缘,好像多年前便已相识一般的亲切,不如我们结为异姓兄弟如何?」君自傲闻言一怔,随即道:「好啊,我也正有此意,不想龙兄却先说出来了。」龙紫纹喜道:「好,那明日我便着小二买好香烛米酒……」

      不及说完,君自傲便抢道:「何用明日?那些东西要来何用?连着兄弟的是情义,又不是什幺仪式!不如咱们现在就对天盟誓,结成兄弟如何?」龙紫纹笑道:「还是君兄来得洒脱,好!咱们现在就对天盟誓!」言罢一撩衣襟,跪倒在地,仰天说道:「苍天明月在上,在下龙紫纹,愿与君自傲结为异性兄弟,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若违此誓,天地不容!」君自傲亦跪倒在地,仰天说道:「在下君自傲,愿与龙紫纹结为异姓兄弟,从此不分彼此,为兄弟抛头颅撒热血永不言悔,若违此誓,天诛地灭!」龙紫纹笑道:「兄弟,我今年十九岁,你呢?」君自傲道:「如此你是大哥,我今年十八岁。」龙紫纹道:「咱们年纪相仿,大哥小弟的叫着未免彆扭,不若你就叫我紫纹,我叫你自傲如何?」君自傲道:「好,如此正合我意!」二人不由相视而笑。

      二人一路谈笑着回到客店,只见言雨澜正独自一人坐在院里发呆,君自傲见状不由上前问道:「言姑娘,这幺晚了,怎幺还不去休息呢?」言雨澜见二人回来,急站起身道:「我……我睡不着,就……出来坐坐……」君自傲道:「天黑夜冷,小心别着了凉,快回房休息吧。」言雨澜赧然点头,望着君自傲微微一笑后,缓步走回房内。

      龙紫纹温婉一笑道:「言姑娘怕是在等你回来呢!」君自傲道:「别胡说,她等我做什幺?」龙紫纹笑道:「等你回来好看你一眼,不然就睡不着觉啊!」君自傲道:「紫纹怎幺也如柴兄一般爱说笑起来了?」龙紫纹道:「不是说笑,言姑娘对你可是深情得很呐,难道你看不出来幺?」君自傲一怔道:「什幺?」龙紫纹笑道:「果然是当局者迷,你没见方才言姑娘看你的眼神幺?既温柔又多情,分明是喜欢上你了!」

      君自傲怔在当地,半晌无语,龙紫纹笑道:「言姑娘是个好女孩,能被这样的女孩喜欢,那可是天大的福气,自傲,我都有些羡慕你了!」君自傲沉吟不语,不知该说些什幺才好,龙紫纹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好想想吧,莫要辜负了佳人美意才是。」

      君自傲摇了摇头,轻歎道:「我现在全乱了……」

      夜色已深,明月高挂天上,整个世界一片静寂,人们均已进入梦乡,唯有君自傲,仍凭窗而立,心潮起伏不定。往事一幕幕从心底翻开,从初见时言雨澜的赧然垂首,到今夜她那深情的微笑,无一不在透露着她心底的秘密,无一不在向君自傲表达着她越来越深的爱意,那一言一笑,一垂首一回眸,此刻想来竟蕴藏着那幺多的含义,君自傲不由以拳捶头,暗骂自己竟然一直没有发觉。

      言雨澜确是个可爱的好女孩,但君自傲却无法确定自己对她的感情是否属于喜欢,或者说,是否属于爱。他不由想起了云紫烟,想起自己甘心情愿地在暗地里为她做的每一件事,想起临别时自己那痛苦矛盾的心情,和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而这一切,都是他与言雨澜之间所不曾有的,他清楚地知道,和言雨澜在一起,自己并没有与云紫烟共处时的那种感觉——那种将感情深埋在心中从不表露,却又无时无刻不浓烈弥漫出来的感觉。

      猛然间,他惊醒到自己对言雨澜的感情,竟似极了对母亲的感情,言雨澜在他生病时的细心照料,让他忆起了母亲的关爱,所以才不自觉地拉近了与言雨澜的距离,希望能多与她在一起,他觉得自己对她的依恋,也许只是一种对母亲的思念。

      但他却又不敢肯定确是如此,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对言雨澜的感情远不止这幺简单。他虽然仍思念着云紫烟,但却不可能和她再相见,不可能和她有什幺结果。人生的路还很长,他也必会有自己的爱人,但那人会是谁,并不是他所能知晓的,他忽然觉得若那人是言雨澜也很好,她喜欢他,而他对她亦有好感,这样配成一对,不也很合适幺?

      君自傲只觉头痛欲裂,他越想就越理不出个头绪,越想就越想不清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言雨澜,越想就越想不明白自己应不应接受言雨澜的爱,越想就越想不出自己确切的将来,一种郁闷的感觉在心头涌动,让他不安、让他烦躁、让他只想仰天狂喊到气绝。

      他就这样在窗边站了一个晚上,却什幺都没能想清楚。

      不觉间天色大亮,店内众人起床梳洗完毕,都到大堂内用饭。言雨澜环视四周,向柴飞问道:「师兄,君大哥怎幺没有出来?」柴飞笑道:「我又没日日想着他,怎会知道?你自己去找他问问不就知道了?」言雨澜瞪了他一眼,低头用饭。

      言真见状轻咳一声,道:「也是,君兄弟一向早起惯了,今日怎幺却迟迟不出?澜儿,你去看看吧!」言雨澜心中一喜,表面上却道:「叫师哥去不就成了幺?」嘴里如是说着,人却已站起身向内堂客房处走向。

      君自傲正自发呆,忽被一阵叩门声惊醒,开门一看,却是言雨澜,不由怔在当场,不知说什幺才好。

      言雨澜倒未觉有什幺不对,对君自傲一笑道:「君大哥,原来你早起来啦?为何不去用饭呢?」君自傲只觉尴尬非常,吱唔着说道:「我……我身体不大舒服,你们自己吃吧……」言雨澜闻言急道:「君大哥的旧伤还未痊癒幺?我这就去请大夫来!」君自傲急道:「不必了,只是稍有不适,没有大碍,休息一天就好了……」言雨澜关切地说道:「那你快去躺一会儿吧,我这就着小二给你做些粥喝。」君自傲摇头道:「不必……我睡上一觉就没事了,你……你不用担心……」言雨澜方要再言,君自傲已将门关上。

      言雨澜悻悻地回到前堂,坐在那里一言不发,言真不由问道:「怎幺了?」言雨澜道:「君大哥不舒服,说不吃早饭了。唉,但愿不要有什幺事才好。」柴飞道:「放心吧,君兄弟身强体健,不会有什幺事的。」言雨澜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只低头不语,显是心乱如麻。

      君自傲呆坐房中,想到方才言雨澜关切的神态,不由摇头苦笑,他真不知自己今后应以什幺态度对待她,是接近?是远离?或是当做什幺也没有察觉,仍像以往一样相处?他完全拿不定主意。

      叩门声响起,龙紫纹的温婉语声传来:「自傲,是我。」君自傲闻声急打开房门,将龙紫纹迎了进来。龙紫纹关切地问道:「听言姑娘说你身体不适,是否是昨夜染了风寒?」君自傲摇头苦笑道:「说身体不适,不如说是心中有事。唉,紫纹,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龙紫纹一怔道:「自傲莫不是为了言姑娘之事才……」君自傲点头道:「唉,正是为她……我现在都不知该怎样面对她才好了。」

      龙紫纹道:「你难道不喜欢言姑娘吗?」君自傲摇头道:「我也不清楚,我说不清对她的感情到底属于那种,也不知该做怎样的决定……紫纹,我现在真觉得一片混乱……」龙紫纹歎道:「唉,感情这东西还真是说不清楚……不过言姑娘确是个不多见的好女孩,你应该儘量珍惜才是。」

      君自傲苦笑一声,道:「我也知道这道理,可一时之间……唉,真不知该做何决定。」龙紫纹拍拍他肩膀道:「算了,若实在下不了决心,就先保持原状好了,随着时间的流逝,事情总会有个结果的,现在多想也是无益,反要劳心费神,明日便要公布大会入选者了,今日不如到各处转转,散散心如何?」君自傲点头道:「也好,闷坐房中反添烦乱,出去走走也是好的。」龙紫纹温婉一笑,与君自傲并肩而出。

      二人来到街上,东游西逛一番后,龙紫纹忽道:「转来转去也没什幺意思,不如咱们去喝上两杯如何?」君自傲一怔道:「喝酒?真看不出你还有这种嗜好。我长这幺大,可从没喝过酒。」龙紫纹笑道:「我家有个叫老林的僕人,人颇风趣,又嗜酒如命。我平日练功练得烦闷时,便找他玩耍散心,日子久了,就也学会饮酒了。老林常说男子汉不喝酒便没有男子气,喝得越多才越有英雄豪气,虽然语有偏颇,但也有些道理,男儿生于天地间,岂有不喝酒的道理?自傲,今日我就帮你补上这一缺憾!」说罢拉起君自傲,直向一家酒店走去,君自傲苦笑一声,只得随他。

      进了酒店,龙紫纹在楼上寻了一处靠窗的方桌坐下,君自傲从未来过这种地方,索性一切由龙紫纹作主。龙紫纹点了七八样菜肴,要了两壶酒,将二人酒杯斟满后,举杯道:「咱们兄弟结义之时只是对天盟誓,却少了这结义酒,今日正好补上,来,咱们共饮一杯!「说罢与君自傲碰一下杯,仰头一饮而尽。

      君自傲看看龙紫纹,又看看杯中酒,摇头苦笑一声,亦举杯一饮而尽。他只觉这酒入口辛辣,入喉有如火烧,而入肚后却又泛出一丝暖意,烘得周身上下暖洋洋的,极是舒服,不由赞道:「酒这东西虽然味道怪异了些,但回味却香浓酣畅,怪不得有这幺多人喜欢喝它。」说完看了看龙紫纹,只见他半张着嘴,瞪眼看着自己,不由奇道:「怎幺了?我说错了吗?」

      龙紫纹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没……没错,自傲,你真的从未喝过一滴酒吗?」君自傲道:「当然了,我骗你作什幺?我出身微寒,哪有钱来买酒喝?」龙紫纹一吐舌头道:「天啊,你可真算得上酒中奇才了,我第一次喝酒时可是呛得眼泪鼻涕一起流呢!」君自傲讶道:「酒还会呛人幺?我怎幺没觉得呢?」龙紫纹像看怪物般地看着他,连声道:「天才,天才!你真是喝酒的天才!」君自傲笑道:「吃喝之事里还有什幺天才幺?你可真能说笑!」

      龙紫纹歎道:「『天下事千奇百怪』,这话我今日可完全信了……」君自傲笑駡道:「胡说八道些什幺?来,咱们再干一杯,祝咱们在比武大会中一帆风顺,连番得胜!」龙紫纹举杯与他对饮而尽,歎道:「唉,越和你交往得深,就越觉得看不透你,你这家伙到底还有多少让我目瞪口呆的怪本事呢?」君自傲笑道:「师父教给我的本事多着呢,你就等着慢慢看吧。」

      龙紫纹道:「你师父到底是谁呢?不说别的,单是他传你的琴艺便已天下无双,我真想不出他其它的本事会有多厉害。」君自傲道:「说来恐怕你不会相信,我师父的名字、门派,我都一概不知,当年师父收我为徒时说过,他虽收我为徒,却不会传我师门的武功,我所学的功夫,都是师父自己创的。而且师父也不让我知道他的名字,也不知是为什幺。」

      龙紫纹恢复儒雅的风度,沉吟道:「天下竟有这样神秘奇怪的师父,真是闻所未闻。」略一思索后忽道:「对了,这样厉害的人,我不可能不知道,自傲,你和我说说你师父,或许我能猜得出他是谁!」

  • 名称:斩赤红之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40: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