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美冥妻全文阅读

      君自傲及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白衣公子从门外缓步而入,向众人一揖后来到君自傲面前。君自傲见正是方才那位白衣公子,急起身抱拳道:「请兄台赐教。」那白衣公子笑道:「在下龙紫纹,不知兄台怎幺称呼?」君自傲道:「在下君自傲,龙兄方才为何说那是不可能的?」

      龙紫纹道:「每个门派的功法均有不同,修得的真气亦是千差万别,运用之法又大相径庭。而招法因真气而生,真气不同,则无法用出相同的招法,因此每个门派才都有自己独专之技。」

      君自傲略一思索,便已悟透龙紫纹之意,拱手道:「多谢龙兄,龙兄一席话让在下着实领悟不少。」龙紫纹问道:「其实这些都是很简单的道理,请恕在下无理相问——君兄功力高深,显是修炼多年,为何却不懂这种粗浅的道理呢?」

      君自傲微微一笑道:「不瞒龙兄,在下虽修炼多年,但只是练习培养真气之法,对于真气的运用,却没有学过多少,让龙兄见笑了。」龙紫纹温婉一笑道:「不敢,君兄虽对运力之法尚未精通,但却有一身强大的真气,相信假以时日,定会创出不输于人的奇招妙式来。」顿了顿问道:「君兄来到此处,是否也是为那『龙拳真经』呢?」君自傲摇头道:「在下只想趁机长长见识,至于什幺『龙拳真经』,在下自问没有本事夺取,还是让别人去争个你死我活吧。龙兄也是来参加真龙武术大会的幺?」

      龙紫纹道:「正是,在下和君兄一样,只想长些见识而已。」君自傲道:「想来大会中定是高手如云,不知龙兄可有把握取胜?在下方到此地,便接连遇到楼上那人与龙兄两位高手,实不相瞒,在下现在可是信心全无了。」

      柴飞闻言在旁急道:「君兄弟,你功夫那幺厉害,怕什幺?依我看,你打进前十名绝对没问题!」龙紫纹一笑道:「君兄说笑了,以君兄的实力,恐怕可入前五名之列。」言雨澜在旁听闻,不由芳心暗喜,虽想尽力装作平静,脸上却不由笑意满面,柴飞见了不由捂嘴偷笑起来,言雨澜瞪了他一眼,向龙紫纹问道:「龙公子,君大哥真的那幺厉害吗?」

      龙紫纹目视言雨澜,微微一笑,点头道:「其实现下看来,君兄实力当在前三之内,但说不定还会出现未曾露过面的高手,故此在下才将範围扩到五名之内。」君自傲一笑道:「龙兄才是说笑了,在下只有几手粗浅功夫,实不敢受龙兄如此讚誉。」龙紫纹笑道:「君兄过谦了,相信君兄在大会中定能有不俗的表现,在下先告退了。」言罢抱拳一揖,君自傲急忙还礼。

      龙紫纹回房后,柴飞便眉飞色舞地称讚起君自傲来,班中众人亦在旁帮腔,都道君自傲此次大有希望。言雨澜眼含温情地望向君自傲,轻声道:「君大哥,祝你在大会上连番得胜。」君自傲不由摇头苦笑。

      饭后言真派柴飞前去打听大会事宜,柴飞去了不到一个时辰,便急冲冲地赶了回来。众人围住他问个不休,急得他叫道:「都闪开,和你们说也没用,快把君兄弟找来!」

      君自傲此时已回房休息,得知柴飞回来,急出房相见。柴飞拉着君自傲道:「快,快走!不然就来不及了!」君自傲尚未明白过来,便已被柴飞拉着跑了出去。

      一出客店,柴飞便施展轻功,穿街过巷疾行不止,君自傲无奈,只得紧紧跟上。不多时,二人来到一处广场内,只见场内已聚集了三五百人,静静站成一个大圈,无人喧哗一声。

      人圈之中的空地上放着一张方桌,一个满头白髮的瘦小老者坐在桌上,手里拿着一本花名册念道:「下一个,『长街虎』胡刚。」人群中立刻有人应了一声,从圈中走出,来到老者面前。这人满面墨髯,让人看不出年纪,浑身肌肉隆起,肩宽腰窄,一看便是悍勇角色。

      那老者看了看他,说道:「有什幺本事?露一手看看吧。」那胡刚一抱拳,后退几步,摆开架式打了一路拳脚,老者眯眼看了片刻道:「好了,回去吧。」那胡刚闻声收势,抱拳一揖后退回圈内。那老者低头在册上写了些什幺后,说道:「下一个,『柳叶刀』任轻远。」人群中立刻又有一人应了一声,走上前去。

      君自傲看了片刻,向柴飞问道:「他们在做什幺?柴兄为何将在下带到此处?」柴飞道:「多亏师父要我前来打听,不然这次就亏大了!原来这真龙武术大会不同一般打擂比武,要事先报名,然后接受大会的考试,合格者方可参加,今天已是报名择选的最后一天了,错过今日就不能再报名参加了!场中那个老头子就是考官,这些人都是来报名应试的。」

      君自傲道:「可咱们并未报名,来此何用?」柴飞道:「多亏我来得早,方才来时报名尚未结束,我就赶快替咱们二人报上了。不过排名最后,恐怕要等到所有人考完才轮到咱们了。」君自傲道:「那柴兄如此着急地将在下带来做什幺?」柴飞搔了搔头道:「嘿,我是急昏头了……」君自傲不由摇头一笑。

      此时老者念道:「下一个,『鬼手』司刑君。」人群中一片静寂,无一人应声。老者不耐烦地自语道:「搞什幺鬼,报了名却不来应试,存心捣乱不成?这年头,怎幺尽出这种失心疯子?」话刚说完,一道人影从人群上空飞过,疾落在老者面前,冷然道:「你说谁是失心疯子?」

      这人一身劲装,不着长衫,一张脸阴寒如冰,不带一丝感情,双眼又窄又细,却隐隐散发出阵阵寒光,双眉如刀,鼻高唇薄,面带煞气,让观之者不寒而慄,加之一头寸许短髮,使其显得颇为怪异。

      君自傲见他露了这一手轻身功夫,不由歎道:「这下又多了一位年轻高手……」柴飞闻言道:「高手?我倒未看出来,不过是怪名怪样的一个怪家伙罢了。」

      老者凝目细细打量了司刑君一会儿,忽点头道:「好了,回去吧。」司刑君冷哼一声,纵身跃过众人头顶,逕自离去。老者微微一笑,低头念了下一个人的名字。

      不觉间日已偏西,老者终于念到了君自傲的名字。君自傲分开众人,来到老者面前拱手施礼。老者打量一番,问道:「为何你没有名号呢?」君自傲道:「晚辈初出江湖,未有丝毫作为,所以无名无号。」老者点点头,道:「很好,很好,回去吧。」君自傲一怔,问道:「在下不须演练一番吗?」老者道:「我说回去就快回去,休要耽误我老人家的时间,快走快走!」君自傲只得施礼回到圈中。

      老者低头继续念道:「下一个,『一飞直上九重天追虎赶豹郎』……这是什幺破名号!谁叫柴飞?」

      柴飞应了一声,来到近前,嘻笑道:「老爷子,在下就是柴飞。」老者瞥了柴飞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有何本领,露一手看看吧。」柴飞嘻嘻一笑,猛然一闪身,人已移开丈多远,随即绕场疾奔,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柴飞奔了几圈后,倏然跃回老者面前,嘻笑道:「老爷子,你看我怎幺样?」老者讶然而视,显是未想到柴飞有如此本领,闻言轻咳一声,点头道:「还成……好了,回去吧。」柴飞笑嘻嘻地施了一礼,回归圈中。

      老者合上名册,高声道:「报名会试至此结束,后日公布入选者名单,到时你们自行来此察看便可。好了,散了吧!」众人闻言后慢慢四散而去。

      君自傲与柴飞刚回客店,便被言家班众人围住,纷纷开口相询。柴飞把前前后后说了一遍后,众人才长出一口气。言雨澜道:「好险,若是不能参加大会,对君大哥来说就太可惜了。」柴飞坏笑着问道:「君大哥可惜,大师哥就不可惜了?」言雨澜瞪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言真道:「这叫吉人自有天助,合该君兄弟扬威大会。」君自傲道:「能不能入选还未知晓,现在高兴未免太早了吧。」柴飞道:「以咱们的功夫,定能入选,君兄弟就放心吧。」众人闻言纷纷点头称是。

      此时龙紫纹来到堂内,上前向君自傲一揖道:「在下本以为君兄等人已然通过了会试,这才未加提醒,不想险些误了君兄,真是罪莫大焉!还望君兄见谅。」君自傲急忙还礼道:「龙兄不必如此,在下正有一事想请教龙兄。」龙紫纹道:「何谈请字?君兄有话但请讲来。」

      君自傲道:「别人应试时都要演练一番,可在下应试时,那考官竟不让在下演练,龙兄可否知道这是为什幺?」龙紫纹笑道:「那考官也是有些斤两的,不似一般武夫,全看不出别人的实力。他定是看出了君兄的功力,才如此而为。不瞒君兄,在下亦是如此通过的。」君自傲恍然道:「原来如此,只是在下如何能与龙兄相提并论呢!」龙紫纹温婉一笑道:「君兄也太爱高抬在下了。」

      当晚吃罢晚饭,众人纷纷请君自傲弹奏一曲,君自傲当下取出短琴,来到院中。此时天色已暗,客店已挂起了风灯,院内被照得一片通明。众人在下首坐定后,君自傲抚琴轻弹起来。

      这次他弹的是一曲「寒风孤雁」,此曲乃是他离开羽林城后,在流浪途中所创,曲风于平淡中透出无限寂寞哀伤,音如其名,宛如一只寒风中独行的孤雁,身处逆境,无人关怀疼爱,无人嘘寒问暖,孑然一身,不知该飞向何处。

      众人听得如癡如醉,不时发出声声长歎,人人脑海中均浮现出孤雁独飞于凛冽寒风中的景象,不由心为之伤,泪为之垂。

      正弹奏间,一阵歌声忽然响起,与琴音配合得恰到好处,无丝毫突兀之感,令人只觉得此处就该有此歌出现。故而众人只是倾心聆听,却并未寻声而望。

      君自傲却是心中大奇,他手指不停,寻声望去,只见龙紫纹从堂中缓步而出,轻唱道:「雪无住,风未停,我自茫然独行;羽未折,心已老,我自寂寞独行!」

      君自傲心中一颤,琴音倏止,起身抱拳道:「龙兄,你……」龙紫纹一笑道:「君兄,咱们出去走走如何?」君自傲点头道:「正要和龙兄倾谈一番。」二人向院内众人打个招呼,便并肩走出院外。

      柴飞搔了搔头,沖言雨澜笑道:「哪天你也和着琴音唱上一曲,君兄弟定会邀你出去……」未及说完,言雨澜已嗔道:「尽说些没用的话,今后再不理你了!我又怎能和龙公子相比?只要一听到琴声,我立刻就什幺都忘了,哪还有轻唱相和的本事?」柴飞笑道:「那你就赶快拜龙公子为师好好学学,不然将来怎幺夫唱……」未及说完「夫唱妇随」,言雨澜已满面通红地嗔道:「乱说什幺,看我不扯烂你的嘴!」柴飞一跃而起,转身向堂内跑去,边跑边叫道:「救命啊!不得了啦!言大小姐要大发雌威啦!」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天色大暗,明月东升,不觉间长街上车马渐稀,行人渐少,君自傲与龙紫纹二人缓步前行,漫步街头。

      龙紫纹道:「在下未想到君兄琴艺如此高绝,简直可称音中圣手,只是在下觉得君兄的琴音中隐有茫然之意,不知为何如此?」君自傲轻歎一声道:「不瞒龙兄,在下确是感到有些茫然,一点也不知这样活着有何意义。我娘还在世时,我只想着好好干活,将来让娘过上安乐的日子,可娘死之后,我突然间便失去了一切,只觉世界虽大,却无一席容我之地,只有四处飘泊,却也是毫无目标的流浪。后来我遇上了言家班,这才来参加这真龙武术大会,可今后要做些什幺,却还茫然不知,方才在下所奏琴曲便是在下心境写照,唉,在下真觉得如寒风中的孤雁,不知该飞往何处,却又不得不一路前飞……」

      龙紫纹轻歎一声,道:「咱们二人真是同病相怜啊。我也有过这种感觉——不得不前进,却不知是为了什幺,不知要达到何处,只觉活得如草木禽兽一般毫无滋味。那感觉,真是折磨人……」君自傲奇道:「龙兄亦有此种感觉?真令在下不敢相信,龙兄现在又如何呢?」

      龙紫纹微微一笑道:「现在只比从前好一点,但也如君兄一般,参加这大会后就不知再做些什幺才好了,只有走一步算一步,边走边看吧。」君自傲歎道:「唉,你我二人真是同病相怜啊,当年和师父学艺之时,只觉每天过得都无比充实,天天期待着明日可学到新的本领,天天都在为了练好新学的功夫而努力练习,可现在呢?我真不知要去期待些什幺,要努力去做些什幺……」

      龙紫纹亦歎道:「我比君兄还有所不如,君兄学艺时还有期待之心,还有努力之意,可我却连为何要学这些东西都想不通,只觉得毫无用处,每天都是在爹督促之下练这练那,练功对我来说枯燥无趣,提不起我一点兴趣,更不用提有所期待了。唉,有时真觉得自己就像一盘磨,不住地被带动旋转着,却不知是为了什幺。」

      君自傲问道:「龙兄是家传的武学幺?」龙紫纹道:「正是。我长这幺大,每天要做的就是练功、练功再练功,真是烦也烦死了。如果爹不让我下山来历练一番,此刻说不定我早已闷死了。可出来又如何?我还是一片茫然……」话未说完,只听一声冷哼从后传来,二人均是一怔,急回头望去。

  • 名称:绝美冥妻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29: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