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利亚全文阅读

      推门而入的正是那道童,进屋后,他从怀中掏出火摺子燃了起来,火光映照下,屋内一片破败景象。

      那道人随后而入,见戚氏倚住床栏颤抖不止,便道:「这位夫人不必惊怕,贫道道号出尘子,乃是无极山天道观观主,这位是贫道的徒儿,名唤御风,我们并非是恶人。」那御风见戚氏仍抖个不停,不由笑道:「这位大婶,你连鬼都不怕,怎幺反倒怕起人来了?」出尘子瞪了他一眼,御风顽皮地一吐舌头,不再多话。

      戚氏强定住心神,颤声问道:「这……这到底是怎幺回事?你们为何是杀人?」出尘子不答反问:「夫人可知现在身在何处,可知此处主人是什幺人吗?」戚氏嗫嚅道:「妾身只知此宅在悬舟城内,方位如何,却不曾知晓,这家主人姓孟名複,乃是拙夫的好友……」出尘子摇头道:「什幺好友,贫道虽不知其中详情如何,却也知夫人受骗了!此处乃悬舟城阴气彙集之地,此间主人也绝非善类,乃是专门噬人食血的恶鬼!」

      戚氏闻言大震,颤声道:「这怎幺可能?」出尘子正色道:「方才我们所言,夫人想必全部听到,而如今这天象与宅院面貌的突变,夫人更是全部看到。这些变化均是鬼魅之术造出的,恶鬼一除,一切便回归自然。」戚氏冷汗淋漓,不住自语道:「这怎幺可能呢?」

      出尘子说道:「鬼有鬼域,人有人界,二者互不相扰。可偏有些恶鬼,从鬼域中偷入人间,害人夺命。本观火工道人家在此城,两月前他回家团圆,却在夜里察觉有千鬼齐出的异相,恐有害于人,急回观告之贫道。贫道这才带了徒儿前来,不想这些鬼魅竟彙聚成帮,贫道察觉宅中尚有人气,这才杀将进来。」

      戚氏此刻虽仍一头雾水,但知对方无意害自己,心神却已安定下了七八分,她沉吟半晌,才问道:「道长说恶鬼害人,可他们对妾身照料甚周,若非他们,妾身与夫君早已丧命,妾身怎也想不出他们要怎样害我,道长莫不是弄错了吧?」

      那御风不等出尘子开口,已先急道:「我师父法力无边,岂会有错?再说这天色哪有一下就成黑夜的道理?这些若还不能说明他们是鬼,那你就去看看院中可有尸首?那些鬼魅早化成磷火散了!」出尘子接道:「鬼魅害人,千奇万诡,虽然他们帮了夫人不少,可谁知暗地里在打着什幺主意!」

      戚氏闻言神色一黯,眼前的变化确实足以证明出尘子所说的一切,但孟複的救命之恩,照料之义,又怎能一下完全忘记?

      出尘子亦明白戚氏的心理,温言安慰道:「夫人顾念恩义,这固然不错,但恶鬼所为定有所图,不可当作恩德。夫人方才说与夫君二人在此,但贫道并未再察觉到人气,敢问尊夫何在?」戚氏闻言道:「孟大哥说在城外北郊有一处……」话刚说一半,突然全身一震,骇然道:「他、他不会已遭了毒手吧?」

      出尘子长歎一声道:「贫道未见此宅中再有别的人气,想必尊夫定已为恶鬼所害,还请夫人节哀……」话音未落,只见戚氏已昏倒床上。出尘子见状,急令御风上前探望,御风应了一声,几步来到近前,欲行施救。

      不想火光一近,本已睡熟的君自傲竟被惊醒,张嘴大声哭了起来,把御风吓了一跳,待看清后,不由回过头对出尘子笑道:「师父,这里还有一个小婴儿呢!」

      只见出尘子双目圆睁,呼吸急促,怔在当场,御风不由大骇,顾不得戚氏,急奔回出尘子身边,骇然道:「师父,您怎幺了?」

      豆大的泪珠已流了出尘子一脸,他难以置信地自语道:「这怎幺可能?这怎幺可能!」御风见状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只呆立在一旁。

      半晌后,出尘子才回过神来,他拭去脸上的冷汗,伸手拔出长剑,向床前走去。御风大骇道:「师父,您要做什幺?」出尘子咬牙道:「为师要杀了这婴儿!」

      御风惊呼一声,急拦在出尘子身前,叫道:「师父,您被迷了心智不成?这孩子是人啊!」出尘子长歎一声,柔声道:「风儿,为师并未失常,你不必担忧。」御风道:「可您为何要杀这小婴儿?」

      出尘子长剑下垂,问道:「风儿,你说鬼是什幺?」御风一怔,随即答道:「自然是人死之后便化为鬼了。」出尘子摇头道:「不然,人死之后只是化为魂魄,真正的鬼,并非人死所变。」御风大讶道:「那鬼是由什幺变来的?」出尘子道:「这个为师也不知,为师只知自有人起,鬼便已存在了。鬼大多数身处鬼域,并不能踏足人间,只有一部分专司引领魂魄到黄泉的鬼才可在人间行动。但也常有恶鬼偷偷潜入人间为害,也正因此,才有了我们这样的人。」御风问道:「可咱们从前不是也遇到过由人变成的鬼吗?那又是怎幺回事?」出尘子答道:「人死而成魂后,本应由专司引领的鬼带领着赶赴黄泉,继而投胎转世,但若刚变为魂魄之时便沾染上强大的法力,比如仙气、神力、阴气或强大的道法,便会化为生前的模样,变成介于人于魂之间的类似鬼的东西,但却不可持久,当那力量耗尽之时,其人依然会化魂而去。」

      御风点头道:「原来如此。」出尘子道:「这些原不该现在教你,但既遇上了此等事,不与你说清,你还道是为师乱杀无辜。这婴儿睡熟时全无一丝生气,以至为师亦未能察觉,而他刚一醒来,便发出极强的阴气,就算将方才所有鬼魅的阴气加在一起,也比不了他半分!此子定是鬼域中王者级的恶鬼转生而成,日后一旦长成,必会为祸人间,到那时,别说为师,就算你师伯出马,只怕也制不住他了!」

      御风大骇之下,难以置信地说道:「什幺?连师伯也制不住他?他……他竟这幺厉害吗?」出尘子喟然道:「现在想来,千鬼齐出之异相,正是流散在人间的鬼魅前来朝拜这鬼中王者之举,而此宅之鬼将这女子幽囚在此,也并非有什幺奸谋,而只是要保护他们的王者!唉,世人到底做错了什幺,要招来这等灾星?好在被咱们发现此子,只要趁这鬼王尚未长成之际将他除去,人间自会万世太平!」御风闻言踌躇道:「可他现今还只是个可爱的小婴儿,师父,或许将来他不会为祸人间也说不定呢……」声音越来越小,显是对自己的估计也毫无信心。

      出尘子拍了拍御风的肩膀道:「你有仁慈之心,为师很高兴,但此事关係千万人的生死安危,却绝不可存一丝侥倖之心!」言罢长剑一抖,向床上的君自傲刺去。御风轻歎一声,斜过头去不忍看。

      剑光才闪,剑锋离君自傲已只有三寸之距,足见出尘子剑法之快。而此时君自傲蓦地发出一声大叫,一双圆圆的眼睛完全变成了黑色,一股黑色的阴气从君自傲全身涌出,迎上长剑。金铁交鸣声中,长剑竟断成数十截,出尘子惨叫一声,倒飞出去,直撞向御风。

      御风大惊之下急展开双臂迎住出尘子,怎耐冲力巨大,远非其力所能抵抗,虽抱住了出尘子,却也被这股冲力撞得飞出门外,手中火摺子掉落屋中。

      二人倒飞出两三丈远方才摔落在地,御风扶起出尘子,只见他面白如纸,嘴角不断溢出鲜血,不由悲呼数声。出尘子挣扎着想起身,却没有一丝力气可用,他拼尽全力对御风喊道:「快走,快走!」御风一咬牙,背起出尘子跃上墙头,几个起落后,蹤影不见。

      掉在屋中的火摺子并未熄灭,仍在不住地燃烧着。不多时,火顺着地面蔓延到屋内破桌,破桌立刻也燃烧起来。火势越来越大,片刻功夫整个大屋已成一片火海。

      大火燃烧,发出阵阵浓烟,戚氏被呛得醒转过来,只见触目所及到处是火蛇流窜,不由惊惶万状,一回头,只见君自傲正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急忙抱起孩子,寻路向外沖去。可四面火光,哪有半条逃生之路?戚氏不由焦急万分。大屋破败已久,哪堪火蛇摧残,慢慢地坍塌下来,戚氏一咬牙,将君自傲用小被裹住搂在怀中,向屋门外沖去。

      就在戚氏沖出屋门之际,大屋发出轰隆巨响,完全坍塌下来,碎木带着火星飞向四处,又引燃了枯草朽木与其它破屋,眼看着大火就会蔓延整个大宅。戚氏见状顾不得休息,抱着君自傲夺路而逃。

      然而她平日从未踏足院外一步,此刻一出院,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辨不出哪条是逃生之路,正自焦急之时,一点磷光飞到面前,又向左飘去。戚氏不顾多想,跟着那磷光跑去,那磷光一路在前引领,却越来越暗淡,最后终于消失不见,不过却已把戚氏引到了宅院的大门前。

      火光熊熊,不多时整幢宅子都燃烧了起来。大宅地处城边偏僻之地,四周本就没有几户人家,后来又因鬼宅之名太盛,吓得那几户人家亦全部迁往城中别处,故此虽火光熊熊,却并无人来救。

      刚刚得来的温饱安居,刹那间便灰飞烟灭,而丈夫更不知去向,此刻的戚氏茫然失措,完全不知该如何是好。蓦地,她想起了那两个道人,他们到哪里去了?屋子又为什幺会突然起火?戚氏想不出一点头绪,她甚至有些疑心方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火势完全平息之时,天已然大亮。戚氏抱着君自傲,仍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一片废墟出神。直到此刻,她仍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此时君自傲突然哭号起来,戚氏也不由泪如雨下,自语般地说道:「这到底是怎幺了?夫君,你现在又身在何处啊?」君自傲哭个不停,戚氏忍住悲伤给他喂了奶,君自傲才止住哭声。

      戚氏看着君自傲,勉强打起精神,摸索着向城中走去。

      一路上一遇行人,戚氏便打听城外北郊孟府旧宅,但却无一人知晓。戚氏犹不死心,到了城中又四处打听,可仍是一无所获。戚氏一咬牙,自己来到北郊寻访,然而荒草连废屋,哪有一点人影?戚氏这才死了心,不免悲从中来,又是一阵悲泣。

      蓦然间她思量起出尘子所言,心中不由又是一颤。夫君显然已被鬼所害,自己母子二人虽侥倖逃脱,却难保那宅中没有一二漏网之鬼会再来加害。若单就自己一人也就罢了,可夫君留下的这一点血脉,自己心头的这一块宝贝,却无论如何也不可有失。戚氏忍住悲伤,打定主意赶快离开悬舟城,另寻别处安生。

      此刻戚氏身上仍有几件鬼宅主人所赠的首饰,回到城中典当后得了数十两银子,尽够用上一阵。戚氏父母早丧,只有一姨母住在羽林城中,别无去路下,戚氏便想到投奔于她。好在羽林城距此并不十分遥远,戚氏一路晓行夜宿,半月后来到了羽林城中。

      羽林城并非大城,规模远不及悬舟城。但戚氏要找寻她的姨母,却也如大海捞针般不易。她只知姨母家在此城,却不知是何街何巷,何门何户,结果几天下来一无所获,身上那些银子空耗在客店之中,渐渐所剩无多,不免令她着急起来。

      这日一大早,戚氏梳洗完毕,抱了君自傲方要出门,客店的老掌柜迎了过来,见礼道:「君夫人,你的姨母还未曾找到吗?」戚氏歎道:「有劳掌柜挂心,确是还未找到。」掌柜亦随之歎了口气,同情地说道:「也真难为你了,孤身一人,还带着个孩子,真是不易啊!只是夫人可曾想过,若是终寻不到你那姨母,又怎幺办呢?」戚氏踌躇道:「若真如此,小女子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掌柜道:「夫人是否愿听老夫一言?」戚氏急点头道:「掌柜若有办法,还请指点一二,小女终生铭记大恩。」掌柜忙摆手道:「那到不敢!你苦寻多日,却仍找不到你姨母,想来你姨母已不在此处了,老夫想,就算你找得到她,她也未必有能力收留你,夫人别见怪,老夫只怕一个不好,她还要将你诓骗到青楼妓寨,到了那时,夫人可就欲哭无门了。咱们城里富户云炫云大老爷老来得了一对龙凤胎,想找个有修养的奶娘,可在咱这小城里哪找得到?所以也没有合适的,只先用几个粗贱的凑合着。我看你似是有身份的人家出来的,又刚刚生产,不如到云府当个奶娘,那云家是城里数一数二的大户,到了那里绝对衣食不愁,是个好差使。不知夫人你看如何呢?」

      戚氏沉思半晌,觉得掌柜所言极有道理,自己左右不过是要寻个安身之处,只要有正经人家收容,到哪里也是一样的,于是应道:「多谢掌柜,只是小女乃是外地来人,无人引见不敢贸然登门。」那掌柜道:「不妨,老夫自是好人做到底,引见之事就交给老夫了。」戚氏闻言急忙道谢。

  • 名称:伊利亚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18: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