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老不尊全文阅读

      戚氏缓缓睁开双眼,发觉身在一间暖阁之中,诧异下方欲起身,君苇斋的声音已然响起:「别乱动,好好躺一会儿吧,小心别动了胎气。」

      门缓缓打开,君苇斋迈步而入。戚氏侧头望去,只见柔和的阳光随门的开启而射入屋内,衬在君苇斋身后,映得他仿佛正欲乘风飞升的仙人一般,显得空灵飘逸,一身寒衣也早已换成了白色长衫,衣袂随风而动,更添潇洒,戚氏不觉竟看得呆了。

      君苇斋关上房门,缓步来到床前。戚氏问道:「夫君,这是什幺地方?咱们怎幺会到此处?」君苇斋笑道:「咱们这次走运了,昨夜我的一个故交好友恰好到郑府拜年,是他救下了咱们,这儿就是他的府上。」戚氏闻言落泪道:「总算你这些故友中还有念旧情的,咱们可要多谢人家才是。」君苇斋点头道:「我们相交甚厚,倒不必太过客套,你不要管这幺多,只消养好身子,生一个活蹦乱跳的孩儿出来就是了。」戚氏不由笑道:「哪有孩子生下来就能蹦跳的?」言罢二人相视而笑。

      如此过了七八日,戚氏一直在房中静养,这家主人派了两个丫头伺候着,一切均不需戚氏动手。到了第十三日上,戚氏腹疼大作,君苇斋急唤来了产婆接生,不多时,戚氏便顺利诞下一男婴,母子平安。

      君苇斋抱着儿子,竟泪如雨下,戚氏不由笑道:「看你,我受了半天的折磨尚未落泪,你这当爹的怎幺倒哭了起来?」君苇斋看着怀中孩儿自语道:「孩子,爹是个没用的人,只会挥霍钱财,弄得你娘跟着我忍饑受冻,还要遭人白眼,你长大后,可千万不要学爹的样子……」戚氏闻言也不由眼角湿润,柔声道:「夫君,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如今你得遇如此好友,定能提挈于你。只要今后发奋努力,咱们一定还会过上好日子的。」君苇斋不置可否,只看着孩子喃喃自语道:「你要成为一个顶天立地,傲视众生的男子汉,绝不受人欺淩!是了,你就叫『自傲』吧!」婴儿一双圆圆的眼睛眨了几眨,忽然嗯啊着叫了几声,似是认同了这个名字,君苇斋与戚氏不由笑了起来。

      又过了七八天,戚氏身体复原得差不多了,便时常在丫环陪伴下到院中散步。这家宅院广大,布置典雅,一看便知是书香门地大富之家。戚氏出于礼貌,只在所居院落中行走,倒未踏足院外别处。

      这天君苇斋閑坐屋中,戚氏弄儿为乐,正自欢娱,一个管家模样的老者叩门而入,一揖之后说道:「我家主人欲请君相公贤伉俪到前堂一叙,不知方便与否?」君苇斋一怔不语,戚氏欣然道:「我们讨扰了多日,早想到恩公面前谢恩了,只是怕恩公事忙。如今恩公相请,哪有不去的道理?」言罢整了整髮髻,抱起孩子道:「烦请您在前带路。」老者又是一揖,做个手势,请君苇斋与戚氏先行。君苇斋晃如未见,仍在一边发怔,被戚氏推了推后,才回过神来,与戚氏一道随老者而去。

      不多时,三人穿过庭园来到一座大屋前,不及进入,屋内早有一人迎了出来。戚氏见他卅多岁年纪,身着懦生长衫,三缕墨髯垂于胸前,颇具出尘之姿,料想定是此间主人。果然此人开口道:「君贤弟贤伉俪在我这小宅住得可还好?」君苇斋一笑无语,戚氏见状急应道:「这位想必便是恩公吧,我夫妇二人若不是得遇恩公,还不知能否活到现在,请受小女一拜。」说罢便欲拜下去。

      那人见状大惊,急上前扶住戚氏,连声道:「这岂不要折煞在下了,在下万万不敢当!」口里说着,眼睛盯的却是戚氏怀中的孩儿。君自傲看着这人眨了眨眼,微微一笑,这人竟如蒙大赦般松了口气。戚氏此刻正低着头,倒未曾察觉。

      这人向堂内一摊手道:「来,咱们到堂中再叙吧!」戚氏应了一声,扯着满面忧色的君苇斋步入堂中。

      坐定后,主人向戚氏言道:「在下早年与君贤弟相交甚厚,几年前在下到北边做了些生意,没赔没赚的,就乾脆回来家乡。唉,不想几年未见,贤弟他竟落泊成这个样子……都怪在下照顾不周啊!」说到最后一句时竟看着君自傲,倒似在对他致歉一般。

      戚氏道:「恩公千万别这幺说,我们夫妇二人能得不死、这孩儿能得降生,都是蒙恩公高义大恩,我夫妇二人结草衔环亦不足为报,恩公却还这样说,真折煞我夫妇二人了。」

      主人笑了笑,说道:「弟妹莫要如此叫我了,在下姓孟名複,若不嫌弃,便叫我孟大哥好了。这次请二位前来,一是祝贺二位喜得贵子,二是有一事要与二位相商。」君苇斋沉着脸呆坐一旁,不言不语,戚氏无奈之下,只得再开口道:「孟大哥有何差遣,吩咐一声就是了。」孟複连道不敢,接着说道:「君老弟的文采出众,我有意助他赴京应试,不知弟妹意下如何?」戚氏喜道:「这自然好,若真能得中个一官半职,也可报大哥大恩,只是我家相公已久疏诗书,恐怕……」孟複摆手道:「这到不难,我在城外北郊有座旧宅,君老弟尽可到那里发奋攻读,如今离乡试尚有半年,时间上是足够了,只是为他能专心读书,这段时间弟妹要与他分开,不知弟妹是否愿意?」戚氏喜道:「如此甚好,只要相公能有出头之日,几日分离又怕什幺?只是要劳恩公费心,贱妾着实过意不去。」

      孟複笑道:「同意就好。」转头对君苇斋说道:「君老弟,弟妹和你家少爷在这儿绝不会受亏待,你就安心地去读书吧!我看今夜你收拾一下,明日便去吧。」君苇斋勉强一笑,点头应允。

      当晚用过晚饭,戚氏遣走了两个丫环,关了门,才面带不悦地向君苇斋说道:「难怪你那些旧友不爱理你,你看看你这样子!孟大哥对咱们可是仁至义尽,你却连好脸色也不曾给人半分,真难为你是怎样做人的!」君苇斋苦笑一声,告罪道:「是我不好,下次改过就是了。」说完便怔怔地看着戚氏。戚氏不由嗔道:「呆看什幺?早些歇了吧,明天早些去,为了咱们,更为了孩子,你都要努力发奋才是。」君苇斋眼圈一红,道:「明日咱们便要分别了,你会想我吗?」戚氏嗔道:「男子汉大丈夫,眼泪就这幺不值钱吗?不过分离半年就这个样子,你也真是没出息。」随即一笑,道:「我当然会想你了,不过你却不要想我,要好好用功,知道幺?」君苇斋擦了擦眼泪,点头应允。

      第二天用过早饭,孟複便来接君苇斋过去。君苇斋极不情愿地与戚氏道了别,洒泪而去,戚氏欲相送到府外,却被孟複拦住,言道如此一来定增君苇斋留恋之心,于前途无益,戚氏亦觉有理,便任由君苇斋自行去了。

      君苇斋离开居所,却并未去什幺城外北郊,而是径直来到昨日那所大堂前,孟複亦随后而至。

      孟複一拱手,说道:「多留无益,你还是快快安心的去吧!」君苇斋泪流满面,颤声道:「这一去之后,可还能不时回来看看他们?」孟複摇头道:「若不是你沾染了些许法气,连这几日的相聚亦不可得。如今你限期已满,任谁也留不住你,两个时辰后你就会化成毫无知觉的游魂,到时自会有鬼卒引你去黄泉,想再回来是绝不可能了。」

      君苇斋拭了拭眼泪,一咬牙道:「既然如此,不如现在就去了吧!只是请阁下多费心照料他们母子二人……」孟複歎了一声道:「这个不劳你费心,我怎敢怠慢贵人?祝你投个好胎,来世不要再受如此之苦吧!」言罢在君苇斋肩头一拍,君苇斋立刻化作一团磷火,飘蕩在空中。片刻后,一只无常鬼从地面浮出,引了那磷火,潜入地下而去。

      君苇斋化魂而去,戚氏却只道他正苦读诗书,如此又过了几日,不免有些思念夫君,无聊之下,戚氏抱了孩儿想出去走走,丫环却无论如何也不答应。戚氏开始并不在意,可月余之后,丫环们仍不让自己踏出所居院落一步,戚氏不免有些气恼,但身在他人檐下,又怎敢张口说长短,只有整日闷坐屋中逗弄孩儿以为乐。

      这日,戚氏刚哄睡了孩儿,忽闻外边传来阵阵喝骂打斗之声,急忙出门来看。刚到门口,两个丫环已把她挡了回来,一个说道:「君夫人请在屋中歇息,外面来了歹人,我家老爷正与他周旋,夫人小心别被歹人惊了贵体。」戚氏讶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有歹人倡狂,可真奇了。不知是什幺样的强徒?」丫环并不答话,只拦着不让戚氏出门,戚氏无奈下只得回屋中坐下,心中七上八下惊疑不定。

      正在此时,只听门外两个丫环喝道:「休得近前!」戚氏大骇,却又忍不住跑到窗边,顺窗缝向外望去。

      只见两个丫环手持长剑,指着一个十五六岁眉清目秀的小道童,喝道:「哪里的贼道人,敢来这里撒野?再不快走我们就不客气了!」那道童冷笑一声说道:「魑魅魍魉之辈,何时对人客气过!道爷今天就是来送你们回老家的!」言罢,伸手从背后拔出一把三尺精钢宝剑,向两个丫环沖来。戚氏吓得退回床边,不敢再看。几声呼喝与金铁交鸣声后,两个丫环先后发出一声惨叫,便再无声息。戚氏吓得面白如纸,几欲昏厥过去。

      外面那道童刺倒两个丫环之后,那两个丫环竟化作一片磷光,慢慢消散在空中。道童哼了一声,踏上阶来,便要推门而入。

      正在此时,一声大吼蓦地传来,孟複从院门外飞跃而入,脚不沾地地直向道童沖来,道童冷笑一声,一跃而起迎向孟複,手中短剑一挺,刺向孟複咽喉。

      孟複尖啸一声,身形向右一闪,避开来剑,左手顺势向道童小腹抓去,那道童大骇下淩空拧身换势,斜落在丈许外地上,低头一看,见小腹处外衣已破,知是险受破腹之灾,不由惊出一身冷汗。

      孟複并不追击,只落在阶前,挡住门户。与此同时,一个人影从门外跃进,落到道童身旁,关切地问道:「风儿,无碍吧?」那道童摇首道:「师父,徒儿没事。」

      来人约有卅多岁,头戴道冠,身着道袍,背后一把七尺青锋,面白无须,双目精芒迸射,一派仙人风範。见那道童无事后,这道人双目神光一闪,对孟複说道:「人行人道,鬼走鬼路,若两不相犯也就罢了,今日尔等做出戕害生灵之事,罪业难逃,贫道替天行道,定要将尔等尽数殊除!」孟複怒道:「什幺叫戕害生灵?鬼杀人你要管,人杀人你又为何不理?那一众恶人行兇之时,你又在何处?我杀人只为救人,自是善行,何罪之有!」

      那道人亦怒道:「若真是行善救人,将伤人者吓走岂不一样可行?分明是凶性难抑才杀人食血,还将人幽囚在此,定是另有不轨之谋,今日你绝难逃一死,诡辩无益,拿命来吧!」言罢双手一圈,身后宝剑竟自行跃出剑鞘,飞落道人手中,道人一挺长剑,一跃而起,向孟複刺来。

      孟複长啸一声,霎时间百余鬼魅从地面涌出,直向那道人袭去。那道人身在空中,不急不慌,将剑向上一抛,双手圈成抱球状。那剑在空中一滞,随即竟自行向群鬼扫去,惨嚎声中,百余鬼魅无一倖免,均被长剑斩为两段,一时院内磷光四射,壮观无比。

      磷光散去,原本强烈的阳光,竟随之大暗,本来正午的天色,一下变成黄昏。孟複大吼一声,向道人疾沖而去,那道人双手一分,飘然落地,长剑亦飞回手中,向孟複刺去。

      孟複冷笑一声,绕过长剑,袭向道人左侧,双手齐出,向道人头腹两处抓去。眼看得手之际,那道人突然大喝一声,整个院落竟被震得震颤不止,孟複亦被震得失去知觉般动不得身。道人趁势长剑一挥,将孟複拦腰斩开。

      孟複尖叫一声,亦化作磷光散去,霎时间,天色竟随着磷光的消散化成了浓浓的黑夜,一轮明月高挂九天,小院内的高墙大屋,竟也在瞬间变得破败不堪。

      戚氏在屋内本已吓得魂不附体,此时天象竟在刹那间大变,更让她惊骇不已,就在这时,屋门嘎然打开,戚氏不由惊叫一声。

  • 名称:为老不尊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7:4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