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维游戏全文阅读

      时值寒冬,漫天飞雪下,悬舟城一片银妆素裹。本应浓如宿墨的夜色,在白雪映光之下竟化为无尽的朦胧。雪花大片大片地落下,积满大街小巷。

      这天是大年三十,千家万户团圆同庆,鞭炮声不绝于耳,黔首百姓忘记了一年的辛劳,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富商贵族更是大摆筵席,推杯换盏,忘情于欢歌豔舞。

      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在这一天里,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忘记忧愁,心情欢乐。

      就在这万户同庆之夜,一男一女两条身影却在寒风中瑟瑟而行。他们无心领略漫天飞雪的写意,无心纵情于新年的欢歌,只是焦急地蹒跚向前。

      男子一身书生打扮,长衫上针痕遍布,补丁累累,显是落泊已久;女子罗衫褪色,腹部高挺,竟是有孕之身。大雪漫天,二人却均是一袭单衣,可见确是穷困潦倒之极。

      二人来到一处大户门前,女子停步闪到一旁,男子上前扣动门环。不多时,大门吱地一声打开来,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满面堆笑地迎了出来,待看清书生模样后,却面色一沉,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君大官人啊。大过年的,不在家呆着,跑到这里来做什幺?」

      这书生姓君名苇斋,本是富家公子,年少时父母早故,遗下不菲的家资,无人管教之下,君苇斋不免挥霍起来。他喜欢结交朋友,出手豪阔,倒也是四海之内友人无数,但却大多是酒肉相交之辈,多为慕他钱财而来,如此几年挥霍下来,家财被败得七七八八,君苇斋手头见紧才觉不妥,于是安稳下来,娶了一房妻氏,思量着做些生意重攒起家业。怎奈他身无长技,又仍不戒挥霍,不觉间家财尽数败光,渐渐无人前来问津,落泊得赁屋为居,煮糠为食。更不想屋漏偏逢连夜雨,一直未能有身孕的妻子戚氏,竟在此时大起了肚子,二人的生活过得便愈发艰难了。

      二人手头钱物所剩无几,已无力交纳房租,房东屡要不得,一气之下竟在大冬天将二人赶了出来。走投无路之际,君苇斋硬着头皮向昔日老友们开口相借,但却四处碰壁。

      眼前这座大府,乃是君苇斋旧友郑先明府邸,君苇斋阔绰之时,他二人极为要好,君苇斋在这危难之际,不免想起了他来,这才到郑府打算借些钱度过难关。

      这开门之人是郑府的管家刘三,昔日君苇斋阔绰之时没少打赏他,不想今日落泊,这厮竟连半分好脸也不再送。

      君苇斋心中酸楚,脸上却陪笑道:「刘管家,烦请您向先明兄通稟一声,就说故人来访。」

      刘三一瞪眼,道:「故人?你算哪门子的故人!别辱了我们老爷的名头,快走!」说罢转身便要入内。君苇斋急拦住刘三,哀求道:「刘管家,念在当年相识一场的情面上,就请您通稟一声吧,在下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刘三怒道:「你有路无路与我何干?你那万贯家财又不是我给你败去的,你少在此纠缠,若是扰到了我们老爷,倒要连累我挨一顿好骂了!快滚!」

      君苇斋气得浑身打战,戟指刘三,颤声道:「刘三,不要欺人太甚!当年我打赏给你的银子,没有上千也有几百,莫说只是要你通稟,就是开口向你借几两使使也不为过吧?」刘三闻言嘿嘿一笑道:「没错,当年我是受了你不少的银子,可也没少受你差遣为你跑腿呀,两下相抵咱们谁也不欠谁的。想借钱,可以,要是你让你那标緻的娘子陪我几日,想借多少都由你。」言罢一阵大笑。

      君苇斋忍无可忍,一掌过去重重地抽了刘三一个耳光,刘三手捂面颊怒喝道:「你个穷酸鬼,敢打老子,来人呐!」大喝声中,几个家丁应声沖出,刘三一指君苇斋道:「给我打!」

      众家丁应了一声,沖上前来。君苇斋不过一介书生,哪抵得住这许多家丁,几下便被打翻在地,那些家丁仍不停手,拳打脚踢下,君苇斋惨叫不止,一直躲在一旁的戚氏见状悲呼一声沖了过来,用力拉扯众家丁,却哪里拉得住,反被推倒在地,立刻昏死过去。

      刘三见状一惊,他怕闹出人命,急忙叫家丁住手。君苇斋挣扎着爬起,扶起妻子大呼数声不见醒转,不由悲极而怒,仰天大叫一声,向刘三沖来,口里狂喊道:「刘三,还我娘子命来!」刘三也有些怕了,急向内跑,却已被君苇斋抓住衣袖,刘三情急下猛力一挣,衣袖立时断裂,君苇斋用力过猛,收不住势,向后倒去,后脑重重撞在门旁的石狮子上,顿时鲜血迸流,魂归天外。

      刘三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怔在当场,不知如何是好,众家丁见出了人命,个个也都呆若木鸡。半晌,刘三才回过神来,一咬牙说道:「你们都瞧见了,这可是他自己失手撞死的,与我无关!可那小娘子却是你们打死的,若被人知晓,你们可要坐大牢!」众家丁闻言吓得面如土色,刘三见状接道:「不过真要是经了官,我也脱不了干係,不如就把这两个穷鬼的尸首寻个地方埋了,人不知鬼不觉,咱们都图个乾净!」众家丁早没了主意,见管家有了计较,都随声附和起来。刘三安排了一阵,吩咐几个家丁悄悄架了车,带领五名家丁,拉着这两具尸体直向城东荒僻无人处行去。

      不多时,大车行到一处废宅前。月色惨澹,映亮了长空,却照不透这被黑暗封锁住的宅院。此宅大门早已倾倒一扇,剩下另一扇半开半闭地斜立着,门上原来的朱红漆色,已随风雨侵蚀化为暗红色,仿佛凝固了多年的鲜血一般。

      一下车,刘三便打了个寒战,一阵风吹过,发出鬼哭般的声音,吓得众人均是一身冷汗。一个家丁壮着胆子问道:「大管家,这不是那出了名的鬼宅吗?」刘三点头道:「不错!若把尸首运出城,冒的风险实在太大。这宅子平日根本没人敢进,四周也无人居住,把尸首埋在此处万无一失!就算日后真有人发现了,也绝想不到咱们头上来!」说罢喝令两个家丁背上尸首入内,那两个家丁却畏缩着不敢上前,刘三气得大骂不止,厉声道:「怕什幺?咱们连活的都不怕,还怕死了的不成?若是此事被人知晓,你们的小命可都要不保!」

      刘三连骂带打之下,二人硬着头皮将尸首背了起来,刘三留下两个家丁看守马车,瞄了瞄四周,确定无人后,挥手带众人溜进废宅。

      这大宅久无人居,房屋破败,蛛网遍布,惨澹的月光下,幢幢废屋状若恶鬼,在黑暗中静静等待着择人而噬。不时有几声异响传来,骇得几人冷汗连连,大有草木皆兵之感。

      刘三命提灯的家丁在前开路,摸索着走了几步后,找了一块鬆软的土地,便挖将起来,众人心中惊惧,只盼早些完事,故此分外卖力,不多时便已掘出一个大坑。刘三看好大小,令家丁将尸首扔入坑内。

      那戚氏本来未死,只是一时昏迷,此时突然腹中胎动,昏迷中忽发出一阵呻吟,众人闻声吓了一大跳,方才背她的那个家丁腿一软,竟跪了下来,颤声道:「可不是我打的,不要找我!」另一个胆大些的定了定神道:「大管家,这妇人没死,怎幺办?」刘三略一盘算,心中一阵发狠,咬牙说道:「什幺没死,我看不过是死后憋了气,这刻沖出来罢了,快些给我埋了!」那家丁欲再分辩,刘三一瞪眼,怒道:「叫你埋就快些,不然闹出事来可小心脑袋不保!」众家丁此刻心惊肉跳没个主意,见刘三如此吩咐,只得照办。

      就在这时,一声凄厉的尖啸蓦然响起,霎时阴风四起,笑声、哭声、喊叫声连成一片,不绝于耳,黑暗中幢幢破屋旧宅竟也舞动起来,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嘎声响,整个大宅仿佛变成了鬼域一般。

      鬼影朦动中,无数奇形怪状的恶鬼从黑暗中涌出,将刘三一干人等团团围住,几人吓得瘫倒在地,缩成一团,刘三拔脚欲逃,怎耐腿早已软得不听他的使唤,裆里亦已屎尿齐流,浸湿了大半边衣裤,一时腥臭无比。

      群鬼围住几人,不再向前。一对黑白无常厉叫一声,面向戚氏跪倒在地,其余众鬼亦纷纷效仿,一时间院里、房上,竟有千余鬼魅竞相跪拜起来。几人瞪圆了眼看着这恐怖的异相,几乎疑心身在梦中,但这若是个梦,也未免是个太过离奇荒诞的噩梦!

      正当几人惊愕之际,群鬼发出一声尖啸,海潮般涌向刘三等人,霎时宅院中血肉横飞,惨嚎不止,片刻功夫,刘三四人竟被群鬼撕成无数的碎块,一群饿鬼随后蜂拥而上,瞬间将一地血肉吃了个乾乾净净,分毫不留。

      在那对黑白无常的带领下,群鬼再次向戚氏跪倒,拜了几拜后,悄然退入黑暗之中隐没不见。

      只剩一只大嘴厉鬼,顺屋脊几跃来到门前,大口一张,竟将门外大车连同两名家丁一併入腹中,拍了拍肚子后,狞笑着跃回入黑暗之中。

  • 名称:低维游戏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4:4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