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山剑场全文阅读

第二十四章    是敌是友

     

      原本便一直警惕着罗德森的阿福眼见他突然起身,左手悄悄伸进了放着法刀的口袋,一旦情况不对劲立刻便可抽刀反击,只是对方却并没有如他所想一般展开偷袭,而只是拉住正自满脸激动的哈桑,叽里咕噜说着些什幺。

      因为语速实在太快,除了一些什幺「不要生气、事情说明白」之类的话外其他都是迷惘一片。但大概意思就是劝解的话语,虽然如此阿福依旧不敢放鬆。右手握住仍旧一脸害怕的肖凤,万一有意外好立刻逃跑。

      也不知道罗德森究竟和哈桑说了些什幺,加上一边阿茹娜的劝解和布库老人的大声责问,他总算鬆开了棍子安静下来。只是人一冷静,之前好不容易升起的勇气也不翼而飞,双眼再也不敢看向阿福。

      劝止住了哈桑后,罗德森这才重新坐下。一边的布库老人也把儿子给狠狠按坐,飞快的话语从他嘴中吼出,大意似乎是要儿子向阿福道歉。而做妹妹的阿茹娜一边看着脸色冷漠的阿福和躲在他身后的肖凤,一边黯然伤心的坐在哥哥旁边。

      一家三人正在那里互相热闹时,罗德森举起瓷杯把奶茶一口而饮,随手抹去嘴角鬍鬚上的水渍,脸带微笑冲着阿福说道:「哈哈,这个年轻人可真是古怪,他居然说看到你在空中突然一下子消失,一口咬定你就是害人的鬼怪,居然还说你这个失忆的女伴也是被你掳获过来的,真是真是,我都不知道该说什幺好啊!」

      阿福脸色依旧冷漠,心中却忍不住苦笑一声,想到肖凤正是因为被他们四人当成俘虏带着一起进了死人洞,后来又是自己把她带出基地,现在变成这个样似乎也是自己害的,虽然是无心之言,但哈桑所说居然也八九不离十。

      虽然眼下哈桑被劝解,但阿福已是决定要离开这里,不管他是否认为自己是妖怪都不会改变了。伸手一把抓起肖凤的手,随后他冲着老人一家用不甚流利的蒙语说道:

      「这些天感谢你们三人对我俩的照顾,无以为谢,这段时间我所带出去的牛羊千万别卖掉,宰用自家做食,吃了可以强身健体延长寿命,也算是对你们的报答吧!」

      说完也不理会对方是否理解,猛地提脚顿地,一阵黄光闪耀间带着肖凤眨眼消失在包毯中。向着远方的地面飞速潜去。似乎根本就没预料到阿福会消失得这幺迅速,罗德森愣了一愣立刻回过神来。顾不得掩藏自己急忙从腰间拿出一台类似电子錶一般的仪器,拉出天线对着阿福肖凤两人原本坐着的地方一阵扫描后,转身也跟着跑了出去。

      包毯中只剩下一脸目瞪口呆,惊讶愕然惶恐的布库老人一家。等到回过神来,布库老人「啰啰」的牙齿声声颤抖,再也顾不得训斥儿子,起身对着阿福肖凤两人离开之地不停磕头,口中大叫着神仙之语。

      儿子哈桑似乎根本就不认同父亲的这种看法,一把拉起父亲于之争吵起来,而阿茹娜在起初的惊骇过去后,看着阿福小时之地愣了愣神,随后突然起身抛掉正自争吵的父兄,如旋风般冲出了门去。

      丝毫也没理会身后父亲和哥哥的呼唤,阿茹娜一把冲入边上马栏解开绳索一跨而上,「驾」的一声带起阵阵清脆马蹄声想着罗德森的方向追去。

      而身后正拿着仪器在狂奔的罗德森突然听到身后的清脆马蹄声,一回头见到正是那老人的女儿,心中一东停下脚步,等马匹跑过身前伸手如闪电般一把拉住马缰顺势而上,不等阿茹娜反应过来随手把她推下马去。

      幸亏这里的地面都是绿草青地,从马上掉下来的阿茹娜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只是等她起身之后那罗德森早已驾驶着马匹远远奔去。

      心中一急伸手在口中打着呼哨,那匹被抢的黑马一声人嘶鸣差点没把罗德森从马背上摔下来。随后不等他回过神扭头便準备向阿茹娜跑。

      只是不等完全转向回悟过来的他双脚猛的一夹,也不知使了什幺方法,马匹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嘶,被迫着重新掉头向远处而去。眨眼便小时在远处成为一个小点。

      失去了阿福,甚至连最后想和他一起走的心愿都无法实现,阿茹娜此时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凄然,眼泪再也忍耐不住,顺着那原本灵动活波的大眼里流了出来。草原儿女豪爽大方,却也是重情意的癡心人。

      正自搥着草地放声大哭时,突然一阵咩咩的羊叫声吸引了她的注意,猛然想起阿福临走时所说的话,连忙抬头起身,却只见自家的牛羊群正在那只异常状硕的头羊带领下,悠闲而又秩序井然的向着自家方向走去。

      心中灵机一动,也顾不上这个念头是不是可行以及可笑。一把冲向那只头羊面前跨脚而上。因为头羊那巨大的体型,阿茹娜甚至双脚都不必屈起,如同骑着矮脚马般宽鬆舒适。

      带着哀求语气低头对着头羊耳边唸道:「羊儿啊羊儿,带我去找刘郎吧!他带着肖姑娘走了,却把妳我都留在这了!」说到伤心处泪水又一次忍不住滑落下来。

      头羊此时妖丹已是初成,虽然并未完全凝固,离化形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但已经具备了和人差不多的智慧,最初在看到女主人跨上自己的身,正自準备暴跳生气时候又听到她这番话,顿时明白怎幺回事,「咩咩」的一声嘶叫,牛羊群落立时闪开两边,头羊跨脚向前速度如风,竟是比阿茹娜那匹黑马速度都快。

      对这些一无所知的阿福,此时已带这肖凤经过一阵急性的土遁,最后在离着蒙族村落足有三四里远的地方停了下来。肖凤对此到并没有显示出什幺惊慌的表情,只是满脸惊奇的看着四周。

      突然身边飞过一只小白蝶,她立时来了兴趣,鬆开挽住阿福的手开心的追逐起那只白蝶来。见着此时变得无比纯真稚嫩的肖凤,不时的轻笑让阿福心里也没来由的一阵微笑,一时间原本因为离开布库老人家的淡淡失落彻底消散。

      反正也只是暂居在他们家,迟早自己还是要回到人类的大城市,找机会学习人类的知识,顺带看能不能把肖凤的病治好,如果有可能,自然还是要去看一下主人此时的情况。别离了将近四五个月,也不知道她现在生活得怎幺样了。

      正自思索着将来的计画时,突然远处心神感应到罗德森骑着一匹马飞速向这里赶来。心中冷冷一笑,之前在布库老人家不好动手,现在到了野外,到底要看看这个外国人要做什幺!

      走到肖凤身前对着那只白蝶随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道便让牠僵在半空动弹不得,被肖凤轻鬆抓住。随后阿福一把把她拉向自己身后任由她独自玩耍,而自己则正面冷视着远处。

      大概过去十来分钟,一人一马这才出现,马上的罗德森见到阿福与肖凤正在路前方更是用力拍打着马匹,本就直喘粗气的黑马速度一再提高,等到了阿福跟前勒住脚步,马身上都是汗水淋淋冒着热气。

      罗德森俐落之极的从马上跳下,随后语带惊喜的看着阿福:「没想到没想到,我在Z国这幺多年,一直就有听说关于Z国所谓神仙妖怪修真之说,后来在内蒙做生意又待了很长时间,也见识过一些所谓的有大神通的活佛喇嘛,却都不过如此,没想到朋友你居然比他们更厉害,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修真者吗?」

      说到这时候他已是满脸豔羡,看着阿福彷彿看到一块稀世珍宝一般,原本正在玩耍着白蝶的肖凤显然不习惯面对着他的目光,手一鬆放开白蝶躲在了阿福背后。

      阿福眉头一皱,不耐烦的道:「你跟蹤我们究竟想做什幺?我没时间跟你嘀嘀咕咕,如果你只是想看看新鲜,现在已经看到了,可以离开了,我们不欢迎你!」

      没有理会阿福那冷冰冰的话语,罗德森依旧面带笑意开口道:「别这个样嘛?我好不容易才追到这里,就这幺让我走岂不是太浪费了……」

      不等他话说完阿福突然右手一杨,一把造型犹如半轮弯月的小巧蒙刀悄无声息向他刺去。速度之快几乎脱手瞬间便已到了他的面前。罗德森一声惊叫,原本一直隐藏的异能立时发动,原本正自喘着粗气的黑马莫名其妙到了罗德森站立之处,冤枉之极的提他挨了这一刀。

      经过阿福改造的法刀发挥出了他歹毒的威力,几乎中刀的同时刀身黑芒一闪,尸毒腐化衰老几乎同时发动,原本青春大好,还有十几年寿命的黑马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衰老萎顿浑身散发着恶臭,随后刀身上被附加的灵魂碎片一股脑的冲入马身,连惨叫都没发出来,变得怪异无比的黑马已是「轰然」一声摔倒在地。

      如此可怕的场景让原本躲在阿福背后的肖凤吓得「啊」的声尖叫,一把抱住阿福腰间瑟瑟颤抖。而一刀出去如此结果也大大出乎阿福的预料。儘管只是一匹普通的马类,但这个威力似乎也太过恐怖了。

      而借马抵挡住攻击的罗德森,此时正站在黑马原本嚼草之地,目瞪口呆看着地上那开始散发着阵阵恶臭的马尸,冷汗一瞬间流遍全身。当时自己只要稍微晚上一步,变成这般模样的就要换成他了。

      而对他能这般飞速借马代形抵挡攻击的本事,回过神来的阿福心中也是吃惊不小。伸手一召插在马背上的法刀飞回他的手中。在他手掌半空微微悬浮。

      一边拿着这把法刀,一边看着冷汗直冒的罗德森:「身手不错,现在不要我多言了吧?不管你是什幺人,现在只有一句话,走还是不走!」

      阿福的这声厉喝这才把罗德森从惊骇中震醒过来,急忙举起双手抬头向着阿福大喊:「NONO,相信我刘点先生,我并没有恶意,你看,刚才是你突然攻击,我被迫才施展异能的……对对对,我承认我不是普通人,但是我也绝对不是个坏人啊。你想想,如果我是坏人,如果我想动手,我当时在那个老人家里不好动手吗?何必孤单单一个人跑这幺远过来送死。」

      听着罗德森满头大汗的辩解话语,阿福只是冷冷看着不发一言,自天坑基地逃脱成功后,伪蛟仇动以及青狼的变化都让他成长了不少,虽然他们三人有可能是因为其他原因才对自己与肖凤狠下杀手,但谁又知道会不会是真的互相勾结。

      人心不可信任,甚至连同为异类的妖族也是一样。听着他啰嗦之极的辩解着,阿福的忍耐力已是到了极点,就在他準备再下杀手时候,突然罗德森猛地张口说道:「对了对了,你的女伴现在急需治疗吧,我知道那里有好医院好医生,我愿意带你去那里,给你女伴治疗。保证能够恢复的哦!」

      被他这番话提醒,阿福猛然醒悟过来,对啊。自己此时不正想着找个地方隐藏其来学习人类,顺便给肖凤治疗的吗?如果光靠自己,对人类世界并不怎幺熟悉的自己肯定很快就会露出马脚,但如果有他这幺个引路人在,这些问题说不定都能很快得到解决,甚至也不会露馅。

      心中盘算了一下,但仍旧不放心这个不知来历的人类,突然想起出基地时看到的那些被进化后的仇动所控制住的基地成员,自己是不是也在他身上下个什幺法子好控制他呢?

      突然脑中一动有了主意,手中小刀猛地一旋在自己胳膊上划开一道血口,「哧」地一声,一道微带淡黄的古怪液体流了出来,随后在能量的控制下盘旋灵动如一条小蛇。

      小蛇成形伤口便已自行癒合。阿福看着正盯着自己一举一动的罗德森,冷冷的道:「要我相信你也行,不过你得接受我的控制,看到这条血蛇了吗?等下我会控制牠融到你的身体里,千万不要闪避,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罗德森此时的脸色难看得如同寒冬零度穿着夏季凉衫,只是阿福手中那把跃跃欲试的蒙刀逼迫下,他终于在死与自由间做出了选择:「好……好吧!」

      话语刚落,血蛇腾空而起如疾箭一般直直射入他的肩膀。但令人奇怪的是竟是丝毫也没造成伤口,碰着衣衫的同时候便散开化为一滩淡黄血液,随后从毛孔慢慢往他身体中钻去。

      心神能量试探过去,果然和自己猜测的一般,身体的吞噬性已经完全受自己控制,此时罗德森体内自己的鲜血顺着血管流向了心脏大脑等处,彷彿原本就是出自他身体的一部分般,竟是没有引起体内组织的抵抗又或者能量的排斥。

      等到血液彻底归位阿福这才鬆了口气,法刀一收方回口袋。刚準备开口和罗德森说话时,突然只见他一脸惊骇着看着自己身边。

      阿福警觉的偏头看去,立时愕然当场,却只见之前那头被法刀杀死的黑马,此时腐烂乾枯的躯体竟是缓缓膨胀变化,就这幺一会儿功夫,一阵阴冷之极的气息笼罩他的全身。「喀啦」的一声,死马突然翻身而起站立起来。

  • 名称:巴山剑场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1:42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