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歌行全文阅读

第二十三章    被迫离走

     

      一晃时间过去了近半个月,这半个月的生活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阿福从离开刘菲之后少有的平当幸福的日子,每天放牧着牛羊,一边欣赏这远离都市的美丽草原,一边呼吸着这片未曾受过污染的空气,甚至连心境都提高了不少。

      肖凤虽然仍旧没能回复记忆,但至少对布库老人一家已经不再抗拒,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在阿茹娜的帮助下甚至能够帮着做些小活了。

      唯一没有改变的是仍旧依恋着阿福,甚至连每天都跑回来几次照顾她的哈桑都黯然神伤不已,而阿福对这一切却依旧是木讷,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这之间扮演着什幺样的角色。

      每天的生活简单而又充实,利用这放牧的机会阿福已是颇具趣味的开始给那只母羊充实能量,引导着牠体内的天地元气在躯体内运转。

      因为有他这个超级核电厂存在,这只头羊修为的提升速度已千百倍于自然修炼的速度在疯狂增长,短短半个月竟是已经修炼出了初级的妖丹,眼见再过一段时间便能彻底凝聚,到时候阿福就可以帮他化掉喉中横骨口出人言了。

      身体因为修炼的缘故终于停止了那不似羊类的疯狂生长,过多的能量全部被运转熟悉之后凝聚了起来,也因此这头巨羊看起来似乎比半个月前还要小上了一号,但毛髮晶莹雪白,两只羊角盘曲尖利通体反射着类似金属的光泽,不是那些普通羊可比的。

      而那几把法刀这段时间又被他做了部分修改,顺带输入了不少法力,威力比起製作之初更加阴险,威力也增大不少。他相信再过不久这些法刀绝对会比那些人类的低级法宝更加厉害。

      因为早已经打算好要学习人类的文字知识,好能看懂手中所拿到的秘笈自修提高能力,在一有闲暇的时间便全拿来与那个翻译巴音聊天起来。

      直到这时阿福都没发觉自己学习能力之快已到了一个什幺可怕的程度,与巴音只不过聊了五天的样子,一时兴起决定向他学习当地的蒙话,教了也不过四天的时间,这短短几天所教的千多句蒙话居然都只听上一遍都牢记如心。让巴音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愕然于无法置信。

      虽然只有一千多句话,但大多是些常用话语,加上一些手势的配合与理解,阿福居然也能够开始简单的与布库老人一家交流。原本便显得充实的日子更是多了几分趣味。

      每天听着老人敍说着这个草原上的一些古老传说。人类的历史似乎比想像的更要宏伟,而人类的想像力也是浩瀚无比,阿福在听得心驰神往的同时,却也不由更坚定了学习语言的重要,

      正是因为文字和语言才让人类把过往的历史都保留下来,也因此才能如此进步的吧,如果自己能够把语言文字学会,然后学习人类的知识,再诱导一些同类,把这些知识传授给他们,说不定也能成为像人类一般发达的种族。

      那样,也就不会再有同类遭受如自己一般的流浪之苦,也不会再有人类来欺压了吧,小狗们也可以和人类的孩子一样和平幸福的生活在同一片蓝天下。

      至少在现在的阿福眼中看来,这个念头想法并不幼稚,相反却给予了他一种类似神圣职责般的崇高于激动。实际上直到很多年后他才明白这个想法的荒诞,光靠几个智慧个体,想要解救庞大的种族该是多幺不可达到的一件事情。

      正当他为这个念头而準备疯狂学习语言,并打算学好蒙语后便立刻带着肖凤离开这里前往大城市学习人类知识时候,意外却发生了,而这场变动的主要原因却正是因为自己的懵懂与大意。

      今天如着往常一般阳光普照,带着草原上特有的青草芬芳的微风徐徐吹来,给人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赶着大批牛羊向着远离这里几里许的绿草牧地而去。

      今天放牧的只有哈桑和阿福两人,让阿福有点郁闷的是,做妹妹的对自己似乎十分的好,但哈桑这个哥哥除了从开始时对自己还可以外,这段时间总觉得有点不冷不淡。

      今天放牧也是如此,没多久到了地方,哈桑便吆喝着挥起鞭子赶着部分牛羊到了稍远点的地方,竟是连理也没理阿福,似乎在有意避开他一般。

      虽然心中弄不明白怎幺回事,但阿福却也乐得自在。没人在场更好施法,随后一道微微青光,空气中彷彿立时闪耀起一片绿色光幕。铺盖在了这片草地上。

      几乎眨眼间这些原本便生长得不错的青草以肉眼可见速度硬生生拔高了几釐米,原本还青黄相杂的叶片通体变得青翠无比。根本不用吩咐,等到变化刚一消失早已熟络了的牛羊如同疯了般开始嚼食起来。

      就在同类都在进食的当儿,那只头羊已是乖巧之极的走上前来,偏着头用脑袋摩擦着阿福的身体表示着亲热。阿福笑着拍了拍牠的脑袋,随后双手握住牠那对黑乌晶亮的双角,开始往牠体内输入元气。

      早已习惯那让自己又舒服又难受的能量的注入,头羊一声不吭忍受着阿福的行动,如此一羊一人彷彿石雕一般静止不动,足足有一个多小时之后这才停手。

      原本便是外表不俗的头羊此时毛髮更是显得晶莹剔透。被当作能量灌入之处的双角更是黑亮无比,「咩咩」的一声叫唤后,头羊又低头擦了擦阿福,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吃起了青草来。

      看着正自嚼食着青草的牛羊群落,抬头再看着那远处苍茫彷彿无边际的地平线,一种开阔轻鬆的感觉悠然而生。只是就在他準备歎息一口坐倒在草地好好休息下时,心神感应的範围里突然出现一个不和谐音。

      一个带着隐匿气息的古怪人类居然正向着布库老人一家靠近。原本轻鬆的感觉顿时消失,阿福想也不想双手空中一划,一道缩地符阵瞬间成型,包裹着他的身体消失在半空。

      可他怎幺也不会发现,他半空消失的这个场面,却被正赶来準备找他的哈桑看了个正着,望着他的身形突然消失在半空,哈桑脸色立时变成苍白,惊愕恐惧心悸,种种複杂害怕的神情如同大杂烩溶解在他的脸上于心中。「啊!」的一声凄厉大叫,彷彿疯了般转身边跑,甚至连身后的牛羊都忘记了。

      被符法一带,下一刻已是回到布库老人一家居住的蒙古包附近,收了术法全身看了看没有什幺破绽,随后拿出一把法刀方在衣服口袋中,抬脚走了进去。

      果然和预测的一样,此时蒙古包中正坐着一个满头金髮身材高大的外国人,看他那极其端正的盘坐姿态,还有那比阿福熟悉了不止一万倍的蒙语,显然对此地十分的熟悉。

      此时他正和布库老人以及阿茹娜正高兴的聊着什幺,因为说的都是蒙语而且语速又快,除了阿福熟悉的什幺牧草,牲口之类的辞彙外根本就听不懂。而肖凤也茫然坐在一边,紧紧依靠着阿茹娜看着他们谈得兴高采烈。

      见到阿福突然拉开毯门走了进来,原本坐着的肖凤连忙站起扑到了他的身上。那表情如同小孩子见到久别的父母一般依恋无比。而她的这个举动也立时引起了包中几人的注意。

      阿茹娜见到肖凤扑在阿福怀中,虽然知道是因为她此时失忆的缘故,却仍忍不住脸色一黯,随后还是满心欢喜的起身招呼阿福坐了过来。

      等阿福刚一坐下布库老人也开始向着他边打着手势边说道,原来竟是这个外国人看上了他们的牛羊,觉得种特别的好,所以决定提前预订老人下一批要出栏的牲口,而且还準备在这里住段时间考察下附近的草地,可能短时间内会住在这里。

      这时阿茹娜已经倒好奶茶端了过来,接过散发着阵阵奶香的茶水喝了一口后,阿福冲着布库老人点了点头,随后转头看向这个外国人,心中一阵冷笑。

      对方气息隐藏得很是巧妙,或许换做几个月前的阿福也许根本就不会注意,但此时的他经过那如梦幻一般的黄龙变化后,不但修为大有增长,眼界与智力也是提升了不少。

      更何况他隐藏的方法明显是靠着什幺仪器达成的,和石家兄弟相比差了不止一筹。双眼灌注真元看去,这个外国人几乎是赤身裸体暴露眼前。

      果然不出所料,视野中出现的这个外国人,腰间,胸口前,脖子上、甚至是双腿两侧都带着大大小小不同的装备,因为偷取过J市地下基地军火库,现在的他对一些人类的精工巧作已是有所了解。这些东西正是人类所谓的军火以及某种探测仪器。

      只是这个人的身体内有着一种很是古怪能量在缓缓运转,彷彿某种猛兽在他血脉潜伏作势欲扑,看来除了依靠这些装备,他本身也具备一定的能力,说不定就是和天坑基地里那些猎妖部队成员一样的角色。

      正在心中思索时突然外国人开口,这次竟是一口流利之极的汉家话:「这位先生……不是本地人吧,我叫罗德森,M国人,在内蒙这边做生意很多年了,这里来得次数很多,我看你的肤色样貌都不像当地人啊?」

      愣了愣神阿福点了点头:「没错,我……我和我女友趁着假期出来旅游,结果出了事,后来多亏布库老人一家相救,因为女友现在病情不稳定,所以在这里暂时修养。」

      听到阿福的回答后,这个名叫罗德森的男子点了点头:「这样啊!」转头看到双眼纯净的彷彿孩子一般,正自拿着阿福的右手百无聊赖的扳着指头玩耍的肖凤:「是失忆吧?刚才布库老人也和我说了,这个病可不好治啊?作为一个陌生人的建议,你愿意听听吗?」

      阿福心中警惕,但表面却装着一副诚恳表情:「你说吧,我愿意听。」    罗德森端着奶茶喝了一口,随后说道:「失忆这个病,其实很是麻烦,在我的祖国虽然科学技术发达,但治疗起来也很是麻烦,除了依靠药物,最好的办法还是多带她去熟悉的地方转转,多和熟悉的人聊聊天说说话,这样有助于她记忆的恢复。」

      虽然对方说得有点道理,但是此时若要阿福折回基地,简直无异于羊入虎口。向着对方表示了感谢后阿福也闭口不再说话。

      前急忙赶来是因为害怕对方会对老人一家以及肖凤作出什幺不利举动。可眼下看来对方除了聊天喝茶根本就没有其他动作,一时间阿福也不知改如何处理,乾脆一边听着老人于他聊天,一边暗自提神警备。

      就在这时毯门突然被猛地掀开,原本肌肤黝红的哈桑此时满脸仓惶的闯了进来,张口便冲着坐在包厅内前面的父亲布库叽里咕噜说了大堆,隐约间阿福听到什幺「刘点、妖怪、消失」等语。

      那还不明白是怎幺回事,心中暗自叫糟,这是说完了的哈桑这才注意到包厅中的情况,眼见着阿福这个妖怪居然就坐在里面,原本便自紧绷着的神经彻底断开,「啊!」的一声吼叫抓起放在包厅间的一根棍子便向着阿福狠狠砸来。

      怎幺也没想到事情居然变成这样,看来这里是待不成了,一边咒駡着自己的粗心一边挥手準备抵开棍子,可不等棍子真的落下,坐在离哈桑最近处的罗德森却突然伸手一把抓住劈下的棍子。力气之大,任凭着这个蒙族汉子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

      如此一缓下来其他人总算回过了神,肖凤害怕的躲到了阿福身后,而布库老人则是脸带怒色似乎在训斥着儿子,一边的阿茹娜回头看了一眼阿福和肖凤,随后也带着担忧于惊慌冲到哥哥面前安抚暴动的他。

      费了半天功夫总算让差点发狂的哈桑平静下来,见到阿福只是脸色平淡看着自己,而肖凤则是满脸害怕的躲在他的身后。在知道了对方是妖怪后,哈桑此时已是片面的认定肖凤是阿福这个妖怪掳获过来的女子,冲着阿福一阵怒吼,所说无非是让阿福这个妖怪赶紧离开肖凤。

      虽然听不完全,但大概意思还是清楚,阿福有点苦笑不得,不过现在无论如何这里已经是呆不下去了,只可惜了那只才修炼到一半的羊妖。

      和着肖凤起身,刚準备开口向老人阿茹娜道别,随后施展法术离开这里。突然的罗德森猛的站起身来。

  • 名称:长歌行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5: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