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儿全文阅读

第十章    老狼复甦

     

      整个场面简直兇险到了极点,眼见着无数蜻蜓怪虫睁着複眼恶狠狠看着三人。一时间两边都陷入了一种无法言语的古怪状态。

      只使这僵持并没有持续多久,便被阿福肩膀的「滋滋」声给打破。却是之前怪物的酸液正在拼命腐蚀着他的肉体组织,彷彿是某种发动总攻的信号,无数蜻蜓怪物双翅急振向着三人冲来。

      强自忍着疼痛阿福随手一挥,一道简单火墙随即产生,周围原本黑暗的世界立时大放光明。似乎从来没有见过烈火,除了冲到前面的几只收翅不及其余的纷纷四散而开。

      被火墙烧个正着的几只扑煽着翅膀急速冲出,原本两对匀称的薄翼此时已烧得残缺不全,就连飞行姿态都是踉跄不定。只是这种怪物之强悍兇猛和刚才那种飞行怪有得一拼,竟自就这样继续冲到三人面前。

      好在这时仇动总算有所动作,急忙把早已準备好的符箓施展开来。眼见符纸燃起化成一股巨风,把这几只怪物吹得再也支撑不住往后倒飞,

      儘管只是些无须法力也能使用的低级货色,但用得巧妙却也能发挥大作用,眼见起效果的仇动乾脆把怀中剩余的低级符纸全部拿出,运转起体内剩余的真元通通燃起,无数风雷闪电火焰巨石顿时四散爆裂。

      如此一来把那些正準备再度攻击的飞蜻蜓别说攻击,就连保持飞行平衡都很是困难,尤其是不少被闪电霹中后浑身麻痹,竟自纷纷四散掉落。

      更出乎三人意料的是,巨石狂风雨水混乱袭击,原本便是悬挂在几块钟乳石上的那个巨大囊包再也支撑不住,「喀嚓」一声淬响掉了下来,外层的囊皮顿时四散破裂。露出里面一个浑身挂满虫卵的古怪人体。

      而那两条被无数纹路分成块块皮肤的手臂阿福仇动绝不陌生,不正是之前掉落下来便自失散的伪蛟又是何人。

      怎幺也没想到这个囊包中居然会是他,看眼前场景,显然这些蜻蜓怪物是把他当做了孵化后代的食物。若不是仇动一把丢出这大堆符咒,怕是根本就不会发现他的存在。

      见到自己的卵巢被破坏蜻蜓怪物很是愤怒,加上这些低级符术效果很快消失,几百只飞虫立时分成两批,两百多只向着三人狂攻过来,剩下的一百多只则降落在地上伪蛟的身上,看来显然是想把他重新包裹起来。

      「奶奶的,我可不想再死一次。」

      仇动已是满脸发白,转身便冲着阿福大叫:「混蛋,快点把武器拿出来……对了,这些家伙怕火,赶快拿火焰喷射器!」

      只是此时别说阿福早就痛得连真元都无法聚集,更重要的是攻击迫在眉睫又那有时间施展法术拿出武器。就这幺一会儿数十只怪物已自把三人团团包裹。

      正自在边上的仇动眨眼便被数根针刺入体内,本就受伤浑身无力的肖凤也未逃恶运,阿福虽然浑身鳞片但还是被蜻蜓怪物从肩处伤口找到了突破。眨眼间三人浑身又痛又麻,更让人噁心的是彷彿有什幺东西随着针管被注入体内。

      意识再也无法保持清醒,空间中彻底陷入黑暗~~~

      ……

      疼痛,麻木,但更让人难受的还是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飘飘之感。儘管如此,意识却是出奇的清醒,但身体却彷彿莫名其妙消失不见了一般怎幺也感觉不到。

      好在这已不是阿福第一次经验这种失去身体的感觉,在起初的茫然过去之后,他开始扫视起自己此时存在的地方来。

      黄沙掩面烈日酷热,放眼看去除了满面的死寂和沙土,竟是看不到丝毫的生命景色这,这一幕不分明是自己最初学会符图法术,所做过的那个古怪梦境吗?

      一时间心中简直是惊喜交加。自打从那梦境中领悟出各种神奇的符图法术后,他便不只一次希望能在窥入这个梦境获得新体验,只是却天不从人愿,那古怪祭天仪式再也没出现在梦境中过。

      没想到在今天这样生死危机关头,居然实现了自己久远以来的梦想。立时的再也顾不上浑身的难受,集中全部注意力开始观察着这整个天地的一切。

      和上次一模一样,同样是一阵苍凉悠扬的鼓点声,先远后近逐渐向着这里传来,黄沙尘土苍凉鼓点,原本毫无生命的沙漠彷彿成了一个回忆过往的老者,在见证了沧海桑田之后发出了声声感歎。

      边歌边舞抬着各种乐器,无数穿着原始粗野袒胸露腿的强壮人类,正在那个身躯佝偻苍老的白髮老妇带领下,向着仪式举行之地缓缓前行。

      阿福顺着这支队伍前行的方向看去。果然再次看到了不远处那个充当祭坛的略微高起的平台。不多久队伍行进至平台上,老妇柱着骨杖缓缓上前,在早已摆放好了的充当祭品的动物死尸前开始了喃喃咒文。

      不多久她便开始边唸边跳起了古怪舞蹈。随着舞蹈和古怪咒文的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疯狂,最后老妇人猛地把骨杖狠狠顿地。

      一切和那次梦境一模一样,一轮刺眼到金黄的光芒彷彿至虚空中出现,整个大地空间被这浓郁耀眼到极至的黄色所笼罩,但是和上次毫无準备被光芒刺得醒过来不同。这次早就有所準备的阿福凝固起全身的注意,全力以赴迎接这光芒的照耀。

      和上次一样,光芒照耀在身上彷彿被火直接灼烧灵魂一般,儘管有了心里準备阿福却还是忍不住一声凄叫。原本清醒的意识片片碎裂,再也无法保持完整的形态。

      就在彻底粉碎的瞬间,模糊的视野中,隐约看到一条长长身躯的古怪生物,正在刺目的光芒中蜿蜒舞爪升向天空……

      ……

      「呕!」

      忍受不住大脑的那种撕裂疼痛,阿福张嘴死命的呕吐着,彷彿想要把那种疼痛从体内吐出来,只是任凭着怎幺呕吐出声,却是什幺东西都吐不出来,那怕仅仅只是一些胃液。

      也不知乾呕了多久,脑袋的疼痛终于渐渐消止,这时他才有时间注意观看身边的一切,抬头放眼看去,视野里竟是一片古怪的浅黄之色,无数黏稠的半固态黏液和丝脉正把他紧紧包裹,周围更是封闭的无一丝缝隙。

      只是让人奇怪的便是,儘管封闭得如此紧密,却一点也感觉不到窒息,彷彿有某个看不见的通道正自把外界的空气源源不断的输送进来。

      身体突然传来无数蠕动的感觉,彷彿有无数的生命正自在体表的肌肉中呼吸,新鲜的空气随着他们的呼吸吞吐出入。无数深黄色的脉络正把一股股更加黏黄的液体输入到自己体内。

      看着这一切,之前的记忆逐一从记心中流过,大脑猛地划过一道闪电,阿福立时明白了怎幺回事,浑身禁不住的一阵恶寒。

      原来,自己居然被那些长得如同蜻蜓般的怪物当做了孵化后代的营养床,这些包裹缠绕自己的黏稠液体,正和之前所见到的被包裹在囊包中的伪蛟一模一样。

      自然的,之前自己所感觉到的,那些在自己体表肌肉中蠕动呼吸的生命是什幺了,那分明就是那些怪物的卵。

      原本的迷惘立时消散,他拼命挣扎着想要摆脱束缚,可此时的他别说动弹,就是移动一下手指头都很是费力。更何况,这些黏稠液体组成的囊皮别看着似乎脆弱,却拥有着于外表完全不相衬的柔韧。就算阿福在正常情况下,想要一举撕开也要费些力气。

      努力挣扎了一会儿,直到全身仅剩的力气也消耗殆尽,除了带动起囊皮轻微抖动外再也起到任何效果。那些脉络依旧在有条不紊的向自己身体里输送着黏黄的液体。为自己身体中那无数的虫卵提供着丰富的营养。

      最初的恐慌和急躁逐渐消失。阿福气喘吁吁闭上了双眼,开始慢慢沉浸到那种调息时才能进入的对身体的内省境界。开始仔细观察着身体里所发生的一切。

      无数颗足有绿豆大小的黄色乱壳正镶嵌在肌肉之中,从外界脉络输入进来的深黄液体正不断通过自己的细胞组织沁润着他们。这些怪物虫卵彷彿一群永远也填不饱的恶魔。拼命把这些液体中的营养成分吸入体内。

      原本以阿福被遗蜕改造过后的古怪躯体,早已拥有了无可匹敌的强悍再生力,那怕只剩下一个细胞,只要有丰富的血肉营养,便能再生复活。

      只是这怪物带着一股很是古怪的毒性,居然连他这幺强悍的细胞体也被麻痹住,无法轻易吞噬转化,为了抗争这些外来的入侵者,全身的能量都被调集起来围剿这些毒素,连带着原本强悍的再生之力也被抑制住。

      这就是为什幺阿福没把这些肌肉中的虫卵吸收掉,而且浑身无力的原因。

      只是在他晕迷的这段时间里,身体的努力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体内的毒素大多都已经被吸收转化,仅剩的顽固分子正集中在自己大脑那泥丸宫中,把那小小的区域包裹的严严实实。

      心中一动,开始运转起丹田的混沌妖元,好在虽然因为经脉中剩下的毒素让真元运转也很是困难,但在阿福一遍又一遍的努力下,阴阳二气所组成的能量终于还是从丹田中爬了出来。

      一寸又一寸,慢慢的整个经脉都充斥起能量,一圈又一圈,能量运转的速度步步加快,最后带动着新产生的能量输入到全身各个部位。

      细胞们在得到了强力军的支援下,吞噬毒素的能力大为增强,不多久体内残余的的毒素全部被吸收,只剩下了泥丸宫中那小小的一块。

      所有可以动用的能量开始疯狂向这里聚集,无数黑白两色的气液把这块小小的地方包裹的严严实实,若非这里是大脑之处,是所有智慧生物最为精巧脆弱的器官,阿福说不定早就一股作气围而剿之。只是眼下却只能像这样先围起来。

      小心翼翼加大着能量的输入,一层又一层把这小小的关窍给包裹住,那些剩余的黄色毒素似乎也知道了自己的末日即将来临,竟是疯狂的向着泥丸宫中渗透。

      自那次阿福被傀儡之术控制窜入J市日砂分派,结果受到致命重伤,再生后的他任凭怎幺努力意识都无法在渗透泥丸之中,原本寄生在泥丸宫中的老狼意识也没再出现过。

      只是此时在这个强烈毒素的猛力渗透下,儘管泥丸处的墙壁再如何坚硬终于也支撑不住,没多久功夫便被硬生生破开一个口子,紧接着裂缝越来越多,毒素疯狂往里涌入。

      阿福心中慌恐,毕竟是自己的大脑,鬼知道这些毒素涌入泥丸之后会发生什幺不好变化,一时急切下意识带着妖力紧跟其后也涌入泥丸宫中。想在里面把所有毒素一网打尽。

      在这两者的配合之下泥丸终于彻底破开,重新恢复了原本的通行状态,混沌真元中阴柔之力彷彿碰到了海绵一般被疯狂吸收。毒素也被同时吸收一空。而阿福的意识却被强行的排斥出去。

      体内的混沌妖力疯狂的分解转化,原本阴阳互融的妖元,阴柔部分纷纷被吸收自泥丸,经脉中剩下的只有阿福机缘巧合下吸收自日砂派符阵中的太乌之力。

      这种转化是这样的高效和快速,任凭着他如何努力制止都毫无办法,等到几个呼吸之后,体内已只剩下不足正常时五分之一的太乌之力,其余全部的阴柔妖元通通被吸收入泥宫。

      最后一点阴力也被吸收消失后,身体中的太乌之力很快便适应了没有羁绊的运转,开始按着于往昔截然不同的路线独自运转起来。

      最开始速度还很是缓慢,但渐渐的速度竟是越来越快,到最后连强悍的经脉都彷彿承受不住而发出格格的声响,若是再这样下去,一定是经脉断裂走火入魔的下场。

      最为糟糕的是,阿福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竟是一点控制之力都没有,整个事情已完全脱离了他的想像。好在最担心的事情终于没有出现。太乌之力就在这经脉承受的极限範围内疯狂转动没在提高。

      随着无数次的运转周天,经脉中对原本妖元的流转记忆完全被粉碎,渐渐开始适应新的能量和新的路线。无数次的运转之后新生的太乌之力渐渐充斥全身,虽仍比不上之前混沌真元的份量,却也基本和消失的阴柔之力持平了。

      而阿福还来不及为这个变化鬆一口气,泥丸宫突然又生新变,一个阔别已久的妖器裂天爪带着浓浓黑暗气息突然从泥丸宫中浮现而出,紧接着一个熟悉之极的大嗓门破口大駡:

      「他妈的,憋死我了!总算是出来了!」

  • 名称:怜儿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5:41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