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凡玩家全文阅读

第六十八章    事实真相

     

      外人乍一看来彷彿这妖怪躯体上突然间长出无数长毛,只是细看之下却禁不住心中一阵发寒。

      这些粗细只有普通细麵一半不到的黄色肉鬚在众人愕然注视下飞快的互相纠结,随后把原本破开的伤口堵住缝合,彷彿缝衣服一般把躯体缝补癒合起来。

      日砂派众人大多看到过那妖球发威时肉鬚舞动的可怕场景,此时眼见这怪物身上如此立时勾起回忆,无数人咬牙切齿蠢蠢若动,恨不能立刻便把这怪物杀个粉碎。

      刘果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只是现在毕竟答应这两个老家伙也不好当场反悔,但若叫他眼睁睁看着这妖怪自我疗伤也不可能,眼睛一转计上心头,他微微偏头对着身后一个弟子丢了个眼色,手指虚空画了个「之」字,那弟子心领神会微一点头,躲在他身后拿出张上画无数闪电状线文的黄符。

      日砂派虽是道家正统,然所精之符箓术法里却并非全无阴险符法,这黑符有个名堂换做「针符」,一经使出却是能变幻出无数肉眼几不可见的电针攻击敌人,一旦击入肉体便立时爆炸,威力虽然一般但若用得巧了却也能发挥很大作用。比方说现在!

      只见那弟子把黄符迎风燃起,随后化成灰烬飘散空中,一时间空气里响起轻微「劈啪」声,运转真气脱着这团黑灰向着阵中的怪物狠狠掷去。

      身体这快速自癒的本事已是本能,原本无需阿福自己操心,但为了加快治疗以待机会来时方便逃跑,他硬是强咬牙关把丹田里受阵法压制的混沌能量缓慢运转,这样一来肉鬚狰狞舞动的频率更显快速,眼见着阵法压力刚撤开分多钟时间,一些小点的伤口已告癒合,胸口的塌陷也在以肉眼可见速度胀起。

      也幸亏如此,就在那黑灰隐秘飘来时他立时感应到一股压力,无奈此时身受阵制无法移动,只好把体内运转的些许混沌能量护在体表伤口。刚一护完无数闪电刺针袭至,体表伤口一时血肉横飞,甚至有不少肉鬚被生生打断滚落一边。

      幸好早就用能量护住伤口才没导致伤口继续破坏,但眼见着原本已初步癒合的伤口又有不少裂开出血,天上两妖也不是白癡自然看得分明,嘿嘿一声冷笑也没道明,只是石道酸望着地上的阿福开口问道:

      「怎幺样小狗子,现在你该给我们个交代了吧?想我俩对你也算招待备至,为什幺你却无故杀害我盟中小妖?」

      表面是石道酸怒声责斥,一边的石酸道却是双手一合变幻一道黑绿光芒,悄无声息向着地下阿福一指,因为此时身在森林绿色四处倒也没什幺人注意,光芒一闪一灭融入阿福身体,紧接着阿福便惊喜发觉,原本压制着身体的压力正在逐渐减小。

      没等他高兴多久,耳中已传来石酸道冷冷的声音:「别高兴得太早,这些日砂派的人类道士所布之阵颇有些门道,我这道木气也只能暂时消耗部分水元缓解你身上压力,却并不能真正破开这阵法,先慢慢把内伤调好别露声张,等会听我号令行事!」

      阿福心中恍然,微微点头表示明白后开始全力运转能量,只是这次学了个乖,只静心治疗体内经脉蓄势待气,当然表面也配合假装审问的石道酸以瞒过日砂派诸人。

      故作上气不接下气迟缓开口,说着些什幺「老子高兴要杀就杀,若非两只杂妖赶到老子早就全灭了那夜总会诸妖为民除害」云云,这些话纯粹指桑駡槐藉机向两妖发洩自己愤恨,两妖如何不知,石道酸假装一声怒喝伸手对他一指。

      一道绿光闪过后,地面突然冒出无数荆棘藤条把阿福缠住,随后紧紧收缩起来,眼见着骨骼喀吱作响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能量也差点一散。耳中石酸道一声冷笑:

      「小杂种别逞口舌之利,别忘记那女孩还在我俩手里!乖乖配合我兄弟俩把这齣戏演好,若有可能不但可以放了你主人,更能把这帮子人类道士消灭乾净,既救了人又报了仇何其快哉!」

      阿福心中惊怒的同时也升起一阵无力感,只是此时形势如此也只好照办,表面是受了惩罚开始老老实实「交代」起来,胡诌说自己原本只是个普通的低级小妖,后来被国外某个财团抓去做实验结果变成现在这样,儘管身体自癒能力惊人但每月需吞食大量带真元妖力等能量的血肉,否则将全身崩溃而死。

      话虽然全是编造但却颇合情况,解释起来也完全说得通,这一来别说日砂派众人完全相信怒声阵阵,就连漂浮半空的两妖明知虚假也有点半信半疑起来。

      这一番话断断续续说了有近十分钟,内里悄悄运气调息阻碍受损的经脉已是打通修复了大半,儘管身体表面伤口依旧却并没什幺很大影响了。

      等到解释完后混沌能量重归丹田,阿福惊喜发现这番受损疗伤原本弱小的混沌能量居然壮大精粹不少,不等他高兴下去周围日砂弟子已是群起共愤,刘果也是按捺不住咬牙切齿向两妖拱手开口:

      「两位妖族前辈听得分明,这斯为一己之因杀我派中十几弟子,是可忍孰不可忍。也怪不得我们狠下辣手了!」

      说到这他抬头怒声大喝:「日砂众弟子听令,除妖杀魔为尔等无辜惨死的师兄弟报仇!逆水山岳大阵全力发动!」他这话音刚落,日砂诸弟子大声领命,手中黄符纷纷燃起推往空中,一时间云雾缭绕遮掩满空,周围伸手不见五指白色一片,一股巨大压力重重向着阿福压去。

      就在此时原本在阿福身体表面潜伏吸收水元的木气猛地一声爆炸开来,把压制阿福身体的阵法压力旋开刹那,耳中猛地响起石酸道的声音:「就是现在!」不敢迟疑把早已準备好的混沌能量运转四肢,猛地一个跳跃扑向石家两妖!

      早就有所準备的石两妖冷笑着各自由身体中化出几根长藤猛地缠住阿福随后连忙飞向高空,一边原本缠住刘菲的荆棘笼子也飞速生长与周围树林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这一番小动作如此迅速,等到阿福逃跑人质消失,加上周围云雾缭绕看不清视线,日砂诸人依旧全力发动,方圆近百里的水元之力被阵法硬行吸收随后逆转化为山岳重力狠狠砸下,原本坚硬的岩石地面「轰砰」地一声剧响,如同遭受千吨炸药的直接打击眨眼向下塌去。

      只是毕竟是经验老道的一派长老,刘果立时便发觉到了不对,怎幺这幺一击下去连那两个老妖怪也不见了。难道是……正想到这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弟子凄厉惨叫,接着阵法一阵急速变动,哪还不明白怎幺回事大喝一声:「变阵!众弟子收敛水元护住全身!」

      周围弟子听令立刻照办,原本浓厚的白雾立时向着这十几人身上飞去,眨眼便把他们围聚得如同棉花糖般,原本混沌不明的天地立时变得清晰起来。

      现出来的情景让刘果双目暴瞪满脸血红,怒声向着天上三妖骂道:「好你两个老杂毛,我就知道你们妖族都是群杂碎。今天拼着也要让你们知道我日砂派的厉害!」

      却是天上两妖各从身体里变出数根长藤挂起那狗妖,而一个日砂弟子正血肉模糊被其抱住,无数肉鬚从狗妖身上狰狞伸出融入他身体,那声声凄厉惨叫正是由此发出。

      原来之前飞出之后刚被两妖挂起,一边石酸道突然伸出条长藤从云雾里拉出一个手舞足蹈的人影向阿福猛地掷来,阿福下意识以为是主人刘菲忙不迭一把抱住,却不料竟是个身材窈窕满脸惊恐的陌生女人,一手还拿着半张黄符,竟是围攻自己的日砂派弟子。

      不等阿福回过神来,缠住自己身体的长藤突然分出几根尖刺狠狠刺入身体伤口,随着一阵狠狠搅动鲜血四溅伤口扩大,身体自癒本能让伤口边上的血肉立刻变化成无数肉鬚。

      这些肉鬚原本便是为癒合身体而产生,在周围没有补充的血肉生物时自然是互相勾结来缝补伤口,此时的阿福却是紧抱着一个人类,根本没有客气话讲立刻融入其内进行转化,飞快的吸收为本体组织治癒伤口。

      这肉鬚转化之痛苦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刀山油锅也不外如此,日砂女弟子立时惨叫起来,等到阿福回过神刘果已是惊怒的下令散开白雾,在外人看来便是阿福为癒合伤口竟不惜抓获人类来吸收血肉。

      阿福此时也是大脑空白茫然无措,看着从自己身体里延伸而出的无数肉鬚蔓延到怀中女子身上,接着如通道一般鼓起个个肉包传入身体之中,自己全身上下的伤口甚至包括内里的断骨在接到这块块肉包后,以肉眼可见速度飞速癒合。

      女子的惨叫越来越小渐至无声,而阿福抱着的身体也逐渐变轻,当地面刘果一声怒駡终于惊醒癡呆的阿福,低头看着怀中女子吓得慌忙撒手往地上丢去。

      丢出去的身体竟是轻得如同皮纸一般,飘飘蕩蕩没下落多少,便被连接在身体上的肉鬚挂住,紧接着肉鬚一阵飞快蠕动,就连这剩下的皮囊也飞快萎缩变小最后消失无蹤,长长肉鬚一阵回缩消失不见,此时的阿福全身肌肉魁梧体表鳞片光亮,又那里有半点受过伤的迹象。

      「这究竟是怎幺回事!怎幺回事啊!」

      简直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虽然很早便已有所怀疑,但那毕竟只是怀疑而以,可当今天事实真的发生在眼前时阿福却怎幺也无法接受,想起自己那次莫名其妙从那大厦中逃跑身体却毫髮无伤,还有之前从那酒店两妖手中逃跑同样如此,事情的真相再也清楚不过。

      原来并不是自己运气特别好的缘故,而是受损的身体为了癒合强行吞噬周围人类修补的结果,如果哪一天自己在主人面前受重伤而失去意识,那主人她们不也会死在自己手中。

      一想到这心中如被锤击,阿福忍不住大叫一声「不!」抱头痛苦大叫,就在此时空气中突然弥漫起一股沉重压力,一种既熟悉又危险的气息向着自己猛地涌来。

      迷惘中阿福抬头看向前方,却禁不住被眼前出现的古怪震得愕然当场。原来就在刘果怒駡之后突然从怀中拿出一个黑色小幡,幡身长不过两公分宽只有五釐米,一根黑色如牙籤般粗细的杆子支撑起整个小幡。

      咬破舌尖对着黑色小幡喷出口心血,随后边念咒文边把其丢向高空,幡身刹时发出耀眼的深黄光泽,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变大,一直放大到原来的几十倍。

      足足近四米高一米宽的幡身,正面用金色颜料在黑幡上绘製了无数风云日月鸟虫怪兽模样。反面却是无数飞龙走蛇的篆文符咒,旗面周边则是一圈如鳞片一般的六边形黑亮硬块连接点缀,每块硬片上还隐隐可见不少複杂纹路。

      幡面下是数道长垂而下,由十几块黑鳞连在一起组成的坠链,幡杆则由一根乌黑发亮的古怪金属製就,通体上下同样被这种黑亮鳞片团团包裹,让人初看上去如同鳄皮一般,杆顶一团拳头大小黑釉透亮的珠子。

      朦胧之中无数深黄光芒蕩蕩而出,一股无形威慑力场向着四周蕩漾开来,阿福之所以惊愕,固然是因为这怪幡所蕴涵的恐怖能量,但更是因为那上面布置最多的如鳞片一般的黑色硬块。

      只看那上面的纹路颜色以及传达过来的熟悉气息,不正是自己身上的鳞片吗?只是这个人类又是什幺时候弄到这幺多鳞片?难不成是自己被抓的时候从身上硬撬下来的吗?

      阿福自然不会知道,那次日砂之行,肉体为了自癒而化出部分肉鬚侵入日砂弟子体内,结果却与身体分开而失控吞噬成为肉球之事。而那些鳞片正是从那被消灭的肉球上面得到的。

      黑幡完全展开无风自动,刘果披头散髮满面狰狞,指着两妖阿福破口大駡:「今天让你们尝尝,我日砂派役鬼室研製出的法器——杜、妖、破、邪、幡!」

      「幡」字刚落,幡面光芒大盛,眨眼向着四周扩散,一瞬间彷彿整个天地都成了黄黄的一片,紧接着方圆里许空气窒息如陷真空,满天乌云密布天色迅速昏黯,「轰隆」雷鸣声逐渐由小变大,猛地「霹」地一声巨响,一道足有碗口粗细的雷电向着三妖所立之处当头劈下。

      白光电闪间,映照出三妖满脸惊恐失色!

  • 名称:超凡玩家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42: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