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汁全文阅读

第五十五章    塞翁失马

     

      眼见这怪物是越攻击越厉害,刘果牙关一咬下了决心,从怀中掏出个绿玉盒子,打开盒子却只见里面正放着一张颜色黄旧折叠起来的符纸,小心翼翼把符纸拿出打开,只见四寸长的符纸上画满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各种扭曲暗金纹路。这正是日砂派仅存四张开派祖师日砂真人亲绘黄符的其中一张。号约「三帝真君除魔符」,虽然只是四张符纸中威力最小的,但是术业专攻,用来对付一些超级妖物却是异常厉害。

      默默一番祷告祈念,随后符纸往空中一送,瞬间符纸如同太阳发出耀眼金光,不但把周围照得如染金漆,甚至整个44、45    两层都彷彿被一圈金色托起。老远看来彷彿传说中仙界之物。

      周围众人目瞪口呆惊愕当场那里还攻击得下去,此时黄符已离开刘果手掌缓缓升至半空,符纸上的暗金纹路纷纷飞出,如同带鱼在水中游动,顺着金光向黑亮肉球猛飞而入。

      饶是鳞片坚硬无比对这光线却是毫无作用,无数暗金光虫纷纷钻入球体消失,也不知那小小符纸上究竟画了多少道符纹,足足分多钟后符纸终于一片空白,「砰」一声自燃化为灰烬从空中飘然下落。

      随着这无数光虫钻入,原本还蠢蠢若动的肉球此时已如石化一般。在众人注视下,之前黑亮的外壳上开始浮现丝丝缕缕的金色线条,随着线条飞速游动组合,眨眼形成一张包裹整个肉球的古怪符网,随后这张大网的网「绳」发出暗金光芒,    包裹的黑色肉球发出「劈啪啰吱」的涩耳之声。

      诡异符文如同压缩机般把肉球包起寸寸压缩,之前足有两米多高的巨大球体此时已被压短半米,巨大压力下,体表鳞片几乎全都迸裂开来,每根符线散发出的金光彷彿硫酸液体不断流入鳞片伤口腐蚀血肉,阵阵腥臭难闻的黑色雾气腾腾升起,熏得众人掩鼻不已。

      原本狰狞舞动的触手痛苦之极的四处甩动,巨大力道把周围墙壁打得砖块横飞,无数碎石溅到远处人群,一时间惨叫声此起彼伏,要不是之前早已远离肉球,恐怕还不只叫痛这幺简单。

      符网越收越紧,压力也越来越大,金光更是耀眼芒芒不断腐蚀,仅止片刻功夫肉球已变成椭圆,体表的鳞片更是被腐蚀压迸不知多少,巨大痛苦让那几条触手更加疯狂的四处锤打,「砰哗」之声四处响起。玻璃碎裂石块横飞,一些墙壁甚至露出了里面钢筋。

      眼见再如此肆虐,不等杀死怪物楼顶都会坍塌,刘果满脸气怒的指挥众人发动攻击,一时间无数光华闪耀在怪物触手上,没了鳞片怪球抵抗力明显下降,一时间血肉横飞触手断折。甚至连掉在地上的断鬚都被金光腐蚀一空。如此内外压迫,肉球终于支撑不住,「砰!」一声崩溃炸开。

      这无数炸裂开来的红肉黑血还没来得及流淌开来,便被无边金光蒸发一空。阵阵腥臭黑雾刚一飘上半空便彻底净化消失,眼见着原本庞然的球体只剩下偌大一滩恶臭黑水,再过片刻连这幺点液体也全无蹤迹。无数黑亮鳞片散落在破败不堪的地面,证实着肉球之前的存在。

      当空气中最后一丝腥臭都被净化掉后,那张包裹怪物的金色光网也逐渐黯淡缩小,直至最后全无蹤迹。天地间又重新恢复了之前光亮,仅仅这幺片刻的功夫,原本豪华楼层遭受了如45层一般的待遇,摇晃破败如同破烂草房。

      短暂沉默后众人这才醒过神来,眼见那幺厉害的怪物都被消灭,一时间欢呼雀跃。只是不等高兴多久,刘果已是转头怒吼:「高兴个头,所有人赶快跟我到役鬼室,那妖怪怕是想金蝉脱壳……」

      只是不等他话说完,地面突然剧烈晃动,众人全都目瞪口呆抬头四望,这才发现整个楼层居然都在摇晃,却是之前众弟子的剧烈攻击加上怪物触手的临死反扑,支撑楼层的粱柱终于承受不住,水泥天花板碎石纷纷眼见就要坍塌下来。

      哪里还待得下去,不知哪个带头一声大叫转身便跑。众人顿时全部醒悟,慌然无措四散跑开。这突如而来的意外气得刘果几乎双眼发黑,望着这些逃跑的弟子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砰」一声,好大块水泥石头径直砸下,气怒之极飞符而出炸开石块,望着眼前混乱,只好咬牙切齿定下神来。

      怒駡着叫住部分弟子,带着他们往附近役鬼室跑去,一路上地面摇晃石块飞舞,好不容易来到大厅门口还没等进去,突然「哗啦」的一声震破耳聋的巨响猛地传出,随即灰尘弥漫石头乱飞,整个役鬼室大厅开始坍塌,一团巨大黑影闪电般冲出门口,随后跳出窗外消失不见。

      连忙施法弹开石块,身后几个弟子见势也使出风符吹散灰尘,见着那自窗户消失的黑影,刘果面容狰狞脸色铁青,心中愤恨与懊恼简直无法言表,没成想这怪物居然如此狡诈。自己虽然猜出他诡计却终归慢了步,不但让他跑掉,还被毁了役鬼室,如此巨大损失还不知该如何向掌门交代,此时此刻他真是连自杀的心思都有了。

      不提这边刘果的愤怒懊恼,这团黑影从窗户跳下后笔直往下坠落,掉到半空时他周围突然闪耀出一团由无数黑雾构成的图纹,随着这图纹的出现,他的下坠速度也是大为减缓,等到离地面只有几米高度时图纹逐渐变暗,等到黑影四肢落地现出身形,图纹同时消散无蹤。

      如果此时有人在的话,必定会惊恐尖叫活活吓死,眼前出现的这个生物活活就是一些恐怖游戏中的怪物翻版,四条腿站立地面,而上面的躯体却是乱七八糟,头部半边像狗,另外半边却像鹿头,甚至这半边鹿头上还长了一支长长鹿角。

      脖子处则是在无数银毛中赫然睁着六双眼睛,每只眼睛都有乒乓球般大小,眼珠如同苍蝇、蜻蜓等昆虫一般是由无数细小六边晶体堆砌而成,半截鸡爪突兀之极的从脖子里伸出,正好遮住其中一只眼睛。

      如同狼犬般的躯体上左右各开着一张大嘴,露出里面白利尖锐的牙齿,如同蜥蜴般的尖舌上隐约可见无数倒钩。几双说不清是什幺生物的脚趾、爪子,半双翅膀羽翼通通长在上面,甚至在屁股附近还突出一截尖锐的白骨。

      屁股后面的半截蛇尾正自扭曲不时蠕动,四双立住怪躯的长腿也彷彿是由四种不同生物上砍下来的一般。这个怪物彷彿是造主随手用无数动物揉捏成的一般,看上去简直是丑陋恐怖到了极点。

      此时怪物落身之处正是大厦后面一条狭窄街道,正午的炎热使得街上空无一人,但毕竟是人类最为密集的都市,知道此地不能久留,怪物那似狗的半边脑袋嘴巴微张,伴随声声咒言,无数夹杂着黄色光点的黑色烟雾从身体冒出,形成无数古怪线条。片刻功夫,线条便把整个身体全都包裹,彷彿包裹完毕他抬脚便向前方跑出,如风似电疾驰而过,眨眼便消失不见。

      当他刚跑出不远,大厦顶楼发出「砰哗」的剧响,紧接着无数水泥碎石从上面掉下,纷纷扬扬或落在地面树木,或砸在民屋房顶。其中更有数块大如桌面的水泥块带着钢筋轰然落下,直直掉在怪物之前落脚之地,把坚实的地面砸出数个大坑。如此巨响顿时打破原本死寂,一时间嘈杂之声四起,附近居民全都慌慌张张从屋中跑出,不远处甚至响起救护车救火车的刺耳警笛声……

      对此一无所知的怪物,此时已凭藉黑雾符纹加速跑出了城,脚步丝毫不停直往附近山林,在茂密山区中找到个狭小山洞后,彷彿再也忍耐不住那身体的混乱,低嚎一声匍匐倒地,伴随这声痛叫整个身体也发生变化,全身肌肉彷如无数活物在蠕动一般,不受控制的剧烈颤抖起来。

      躯体上那些融合自其他生物的脚趾、爪子、眼睛、嘴巴似乎同时有了意识,开始拼命挣扎想挣脱这身体的束缚。整具躯体彷彿一只巨大黏液怪不时变形,一会儿突出一截一会儿又多出一段,更有无数夹杂点点金芒的黑雾从躯体里渐渐散出,把这个原本就光线黯淡的山洞衬得更加阴森!

      这黑雾出现后,原本浑身发抖的怪物似乎痛苦大减,终于能够稍稍站立,仰头一声怒吼整个身躯开始缓缓变化,原本一对前肢逐渐化成两只臂膀,后肢则慢慢直立成为双腿,身躯上一些残露的毛髮逐渐回缩露出一层黑亮的鳞片,就连那半鹿狗的头部也现出一点面形。

      这,不正是之前被日砂派众人打得身躯崩溃,被送进役鬼室冷藏房的阿福吗?

      为什幺他会变成此时这个模样,一切说来话长。之前在遭受那些人类群攻后身躯受到严重伤害,甚至连意识都快消散。只是就这幺莫名其妙死掉,这对已有自我意识的他来说简直千万个不甘心。

      在强大求生欲望下他勉强保住一丝清醒,控制身体展开紧急修复,原本如果没人打扰,他这具被那神秘遗蜕改造过后的躯体应该能迅速自我癒合,只是伤口处化出的触鬚被那人类道士发现,结果又遭重创,意识再也保存不住彻底晕迷。

      等到再有感觉时,模模糊糊只觉进了一个寒冷之处,周围无数镇妖符箓把他压得动弹不能,体内原本因太乌之光而陷入混乱的妖气在无数符箓的压力下,被迫缩回丹田凝结起来,破损的经脉中只流下少许微弱的太乌之光。

      太乌之光天性对阴性能量分外敏感,因此当妖气被压回丹田时他们也随即跟上。只是留存经脉中的太乌能量毕竟过少,汇入丹田后不但没能除掉妖气反倒与其混成一团,若不是外界压力实在太大,压得妖气层层凝结不能动弹,这些太乌能量恐怕早就被消灭一空。

      但是这样一来,两者被迫混合倒也生出了另外变化。阿福的躯体在遭受改造后便拥有了对所有能量的微弱吞噬改造作用,这个作用纯属肉体能力,因此并没有受周围符箓的影响,加上这些太乌能量薄弱之极,眨眼便被周围细胞吞噬一空,待得细胞再次吐纳出来,便彷彿由嫉恶如仇之人成了个心胸开阔之士,居然与那妖气水乳相交融合一团。

      天生万物原本便是阴阳二气所化,道家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便是此理。妖气于太乌能量正属一阴一阳两种能量,互相融合之后连带着两者本身都发生质变。

      原本阴阳二者泾渭分明此时却都成了一股温和能量。这周遭无数符箓尽是镇妖镇鬼针对阴性能量,这一变化立时便对阿福失去作用。没了这些符箓压力,冷藏房里的这点寒冷根本便阻止不了肉体的自癒,全身细胞组织都开始紧急调动起来。

      只是毕竟受损严重,儘管自癒能力惊人一时半会却也无法恢复,再加上躯体不少血肉都被打飞,想要立刻催生出来,等于没有材料提供再好的厨师也做不出饭菜一般。

      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动物,在受伤之后都只能靠躯体自我癒合,要想加快恢复过程,最多也只是努力捕食以保证充分的营养供应;而智慧高点的生物还能靠一些草药来辅助治疗,只有人类能通过高科技把非本体的生物组织移入本体,但就算这样风险也很大,稍不小心不但治病不能反倒会立时死亡。

      可阿福在经过遗蜕的改造后,早已超出这世上生物的範畴。眼见躯体缺少材料癒合缓慢,伤口处那些触鬚立时扭结一团化成几只触手,把周围那些原本放在冷藏房中的诸多妖怪标本全部吞噬,强行融入躯体用来修补自身。

      结果刚把冷藏房中的标本吞噬乾净,那边之前延伸到几个弟子中的肉鬚受到消毒液的逼迫自我发动,也不知那遗蜕究竟是什幺物类,经他改造后的阿福全身细胞的自癒能力之强简直让人心生寒意,只不过千来个细胞化出的细小触鬚,居然能强行化掉周围任何非本质的生物组织,并且强行把这些东西改造成自身的部分。

      也因此才会出现那几个弟子的凄惨结局,如果不是有人阻止,说不定那肉团会迅速催生出另外一只阿福,只是到底还是被日砂派众人破坏,整个肉团都被一纸黄符化为灰烬。

      可也正因此有了这场骚动,冷藏房中的阿福终于恢复部分清醒,根本顾不得弄清一切,他下意识的便控制着身体从楼上跳下跑了出来,随后一直来到这山林山洞之中。

      直到此时意识终于恢复,身体强行吞噬外界生物自我癒合的痛苦也显现出来,那简直是任何有神经的生物都无法忍受的剧痛,彷彿全身每一处神经都在经受着刀煎火烤,幸亏下意识放出的新型妖气似乎有着特别的镇痛疗效,这痛苦才减轻到阿福意识可以承受的範围。

      勉强运转能量化出妖体,到底是能最佳发挥实力的形态,体内能量的运转速度大为加快,原本因损耗严重而变得稀少的能量逐一恢复,伴随能量的恢复,身体同化吞噬异物癒合伤口的速度也大为加快,痛苦也是大为减弱。

      就在这般情况之下,阿福的意识居然朦胧胧的进入玄空之境,彷彿整个灵魂脱离身体与这广袤山林融为一体,就这样入定起来。躯体上那些非本源的部位也以肉眼可见速度飞速平伏消散,渐渐的眼睛消失嘴巴封死,体表重新长出黑亮鳞片,鳞片上重新凸刻出云生水起彷若怪兽的各种图纹,图案纹理甚至比未受伤前更加清晰。

      这一入定,便是足足一个星期!

  • 名称:妹汁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23:40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