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决全文阅读

第三十八章    狗与虫毒

     

      这一个礼拜,刘菲每天都是在啦啦队的训练和教室两头跑中度过。一方面拉下大半月的课急需补上,另一方面啦啦队的舞蹈培训也是分外头痛的事。

      「什幺叫只改了开头和挑脚部分,黄敏你这臭丫头就会骗人!」

      好不容易结束了这轮训练,刘菲满头大汗躺在椅上,边上的游绿橘则是连取笑的精神都没,整个人似乎挂在椅上大喘气,而被刘菲怒斥的黄敏则是丢来一道白眼:

      「我的菲菲哦,这不是姜老师临时改的吗,那能怪我!你说老姜也真是,要刷辣也不必折磨我们吧,连着换了几次动作,运动会都快开始了,弄得现在的动作几乎全部换掉了。」

      一说到这,似乎勾起这几天积下的满腹怨气,儘管连气都喘不匀,可黄敏却已经连声诅咒起来。附近几个女孩也是纷纷声讨,一时间莺声燕语娇斥一片,看着这群疯丫头一脸咬牙切齿,刘菲和游绿橘对望一眼满是无语。

      就在这时门外「哗啦」一声被推开,一个年龄大约三十出头的短髮女人走了进来,一时间原本的群体斥駡哑然无声。整个场面显得搞笑之极,短髮女子似乎并不知道自己被人声讨,拍了拍手大声呼喝:「好休息完毕,大家全体起立,準备这一轮训练!」

      一眨眼时间便到了傍晚六点,训练总算完结了,儘管全身累得不行,但终归自由的众女生们依然欢呼着冲出健美室,眨眼功夫作鸟兽散。刘菲和游绿橘自然也是笑闹着冲出,直到与其她队员告别,到了小道上,浑身的疲惫彷彿潮水波波袭来,这才不得不放慢脚步。

      原本在门外嬉戏的点点见着主人出来,摇着尾巴便冲过来,有了小东西在前面分散注意,一路倒也勉强承受。总算到了宿舍,两人已经是累成一瘫,可是此时她们是想休息都休息不成了?

      「怎幺了?出什幺事了吗?」

      细心的刘菲一进寝室便发觉到了不对劲,李蓉、赵芳都是一脸无奈,而王惠楦却是独自一人趴在床上,隐约不时有抽泣声传来。这幺会连游绿橘都发觉到不对,放下手中擦汗的毛巾,她满脸疑惑看着李蓉与赵芳。

      四人走到窗户边上围成一团,接着李芳悄悄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原来五点多的时候楦子突然跑进寝室,刚开始脸色还是强装欢笑,可赵芳、李蓉一眼便看出她眼角边的哭痕,一时关心询问了几句,她便再也忍不住大哭起来,两女劝了半天也不肯说为什幺。

      「不会是……那个孙子浩吧?」刘菲脑子里立时便想到他,李蓉、赵芳也同时点头,游绿橘皱了皱眉头:「我也觉得可能是他,只是那家伙眼睛虽然色点,但表面工夫做得还是不错啊?怎幺突然就……难不成?」

      猛然间想到一种可能,嘴巴闸门一向不紧的她,立刻把脑中所思化语而出:「霸王硬上弓!」

      这一「霸王硬上弓」喊得是出奇得大,怕是连隔壁寝室都听了个乾净。话出了口,游绿橘这才猛然醒悟,一张俏脸立时红晕布满。刘菲、赵芳满脸哭笑不得的表情,李蓉则是连着几声呸呸呸:「死丫头嘴巴贱,都乱说些什幺呢。」

      见着室友越猜越离谱,一边的王惠楦终于忍不住红着双眼坐起来,儘管此时脸上还带着伤心,但开始的难过明显减淡了不少,几个室友围了上来好声劝慰,在众人一番询问下王惠楦终于还是把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原来还不等几人去电子系打探消息,那孙子浩居然就已经露出了尾巴。

      这几天王惠楦总感觉孙子浩神情表现很不对劲,有时候在他怀里似乎还能闻到淡淡陌生香味,身为女孩家她自然知道那是女子体香。她虽然生性稍显内向,但内心却是一个很善于自我保护的人。这一丝陌生女儿香,再加上平日里偶尔听到的室友聊天,让她立时对男友充满怀疑。

      今天她找了个理由借走了孙子浩的手机,接着用自己手机打电话给常跟孙子浩走在一起的几人,向他们询问孙子浩的下落。

      果然不出所料,几人居然几个说法,这个说他在自己家,那个说正和他在泡吧,接着便说我立刻叫他过来接电话,然后孙子浩的手机接连响个不停,这几人这头刚挂那头便拨响了他的手机。用假声一一接了他们的电话,结果在这些人不知情下暴露出来的消息证实了她的怀疑。

      一时间心如死灰回到宿舍,原本还想瞒着室友,却不料一番询问后,再也压抑不住,结果痛哭失声。

      听完王惠楦泪眼婆娑说完经过,四女心里顿时一鬆,泼辣点的李蓉、游绿橘顿时破口大駡起孙子浩的无耻,而赵芳和刘菲则是好声劝慰起楦子来。

      「怎幺着也是摆脱了色狼,虽然眼下是痛苦点,但想想若不是今天把事情揭开,到以后还不真成『霸王硬上弓』了。」到底是刘菲小嘴活络,一番打趣下来王惠楦果然开怀不少。接着李蓉、游绿橘、赵芳再在边上搭劲,原本的阴雨彻底化做彩虹。

      「谢谢大家,我现在终于感觉到,有亲如姐妹的朋友真好,嗯,那怕只是为了大家的关心,我也要振奋起来,从今天开始,我要彻底跟他划清界限,全心一意跟党走,革命到底不分心!」

      见着楦子也难得开起玩笑,虽然眼里依旧有一丝阴晦但总算是走出低潮,眼见着已是吃午饭的当儿,于是李蓉起身提议:「为了庆贺我们楦子同学走出狼窝,今天我请客,到必胜客大吃去!」

      其他几人那还有反对的道理,于是立刻兴奋起身向门外冲去。

      一顿快乐的午饭后,大家上课的上课娱乐的娱乐。不过为了特别照顾楦子,五女的开心果小狗便让楦子给抱着,按着大家意思,是让楦子这段时间好好开心一下,早日忘掉那好色男人。

      自从那晚吃掉那只古怪美味的虫后,楦子身上便再也没有那股令点点感到厌恶的气息,再加上主人的威逼以及对其他几女「虐待」的麻木,对她也不再显得那幺排斥。

      而楦子比其她几个女生好的地方在于,她经常会买些吃的餵点点。虽然好歹也算只灵智渐开的妖狗,但此时的点点脑子里狗性本能依旧佔据绝对地位。在贪吃与楦子的故意讨好下,仅仅几天,便与她显得特别亲热。

      抱着小狗到附近烧烤店买了几条热狗,早已忍耐不住的点点,口水直流张嘴便咬,那活像几年没吃过的劲头,让心情压抑的楦子也看得直想笑,好在她并没有那李穗子一般拉着火腿拔河的习惯,只是摸着小狗脑袋想着自己的心事。

      此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夏天的阳光把整个J市烤得像正旺头的锅炉。儘管是在绿树阴影中,可热风还是一股脑的吹过来。没一会儿工夫,就连心事重重的楦子也忍受不了,连忙抱起小狗躲进附近的冷饮店。

      怎幺也没想到,刚一进到店门便正好看见孙子浩和他几个小弟。

      除了前两天莫名其妙的失败,这几天孙子浩过得还算舒坦,手下几个小弟介绍了外校一个校花,人不但漂亮更是风媚入骨,与以往他泡上的那些单纯女生完全不能比,只是他这个人不但色欲熏心,独佔欲更是强到变态,吃着碗里的锅子里的也甭想拿走。若不是他身上那股香味,凭着他演戏工夫还真不会露馅。

      见着是楦子他立刻微笑上前伸手拥抱:「楦子你上哪去了?我正说着天气热準备叫你一起去游泳……」

      王惠楦不着痕迹闪了开来,脸色虽苍白神情却异常坚定:「对不起孙子浩同学,我觉得我们还是不合适,所以……分手吧!」

      孙子浩脸色明显一窒,但瞬间便恢复如初:「呵呵,今天不是四月一号宝贝,是不是天气太热了,要不这样吧,我们先在这里吃点冰饮,然后再去游泳。听说南十路那里新开了家游泳池,装饰得很不错……」

      「不!不!不!我再说一次,孙子浩先生,我不想再和一个表里不一的人交往,尤其是在我真心付出的时候得到的却是伤害。也许花心滥交是你的人生态度,但是对不起,我接受不了,接受不了你明白吗!」

      原本稍稍舒散的阴晦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委屈一股脑的喷发而出,楦子满眼是泪的哭喊着,抱起小狗转身便往外跑去。突然而来的女孩哭喊让整个冷饮店的人全部望了过来,孙子浩边上的几人立刻转面怒駡:「他妈的看什幺看,没见过男女闹矛盾啊!」

      见着几人满脸狰狞身材魁梧,一时间那里还有人敢看,纷纷转过头去。而孙子浩此时铁青着张脸站在门口,脸上神情一时青一时白尴尬之极。

      转身冲着身边几人怒声咆哮:「妈的王八蛋,你们哪个混蛋告诉我怎幺回事,怎幺会被她知道的!」

      其中一个留着长髮的青年,满脸尴尬懦懦的道:「对……对不起孙老大,今天上午她突然问你下落,那时你正在外校泡马子,我就骗她说你和我在泡吧,后来挂了电话打你手机想告诉你这事,结果哪知道你的手机也被她拿着,一时没注意,结果……」

      孙子浩立时气得脸色发青,原本仅剩的一点温文儒雅顿时全抛脑后。作为一个典型大男子主义者,从来只有他玩弄女人,那有被女人抛弃的份,更何况还是当着这幺多人的面,这几乎等同于在众人面直接扇他一耳光,心中那点小小内疚全部化成阴毒与愤怨。

      「臭婊子,原本还想慢慢和你玩温情,这可是你自找的!」

      咬牙切齿后咒駡了一句,孙子浩抬脚走出冷饮店,边上几人立时跟上。就这幺一会儿功夫,王惠楦的身影已经跑出老远。只是距离对于此时急欲报复的孙子浩来说并不是问题,一边向前追着的同时,他伸手从怀里掏出个古怪瓷盒。

      跟在孙子浩的几人里,除了三个是因为他的钱财和势力而跟随的学生外,另外几个却都是孙家特别调来保护他的保镖,这些人同时也是孙家所继承的巫门周边子弟,见着自家少爷居然毫无顾忌当着外人面拿出虫皿,其中两人想也不想立时转身,怒眼一瞪把那三人拉开一边。

      剩下几人把少爷团团围住警惕的注视四周,其中一个看上去是领头人物的方脸青年满脸惶急凑了过来:「少爷,这里人群混杂,万一被有心人发现就糟糕了,还是不要动虫皿,等晚上的时候我们再去把她弄来给你出气!」

      「滚开,今天非把那臭娘们变傀儡卖去做妓不可,居然敢甩我!」一把推开方脸青年,孙子浩满脸狰笑的把瓷盒打开。

      在外人眼中看来瓷盒里空无一物,可在这些学巫人眼里却是清楚看到。那里面正狰狞爬行着一只古怪虫子,虫子浑身略作金黄,前半截像只去掉长蛰的蝎子,下半部分却如同蚯蚓一般,尾部则是一根闪着绿芒的尖刺,身上还长着两对如蜻蜓一般的大小膜翅。

      一口咬破手指滴落鲜血在虫子身上,随即口中一阵符文急速念出。在孙子浩的巫术指挥下,盒中的怪虫「嗡」地一声振翅飞起,随后如闪电一般向远方王惠楦袭去。

      此时的王惠楦早已是泪流满面,虽然之前经寝室姐妹劝慰而暂时抛开,可当再见到这个负心汉时却怎幺也忍受不住。「原来自己并没有想像中的坚强!」她伤心欲绝的自嘲道,脑中飞快闪过以往与他的种种,记忆彷如昨日一般清晰,只顾着暗自伤心的她,丝毫也不知道,危机正在逐渐逼近。

      可是她感觉不到,并不代表点点不行。

      就在孙子浩拿出瓷盒的同时,在王惠楦怀中的点点便嗅到了那熟悉的「香」味,之前几条热狗早已把他的无底胃打开了口,眼见着又有食物来临,那里还忍耐得住。

      趁着楦子情绪激动的当儿,点点用力挣扎爬上她肩膀,满嘴口水直流的看着身后,不出所料的,他刚刚趴上肩膀不到一分钟,一道飘散着浓郁「香」味的金色闪电径直刺向王惠楦的脑门。

      如果没有点点从中作梗,金虫必定顺利刺入楦子大脑,随后在一两分钟内分泌毒素麻痹控制她的大脑,从而把她变成一个只听命于虫主人的傀儡人,这也正是金虫名为「傀儡虫」的来由。

      可是,毕竟是多了点点。

      落在女孩头上的傀儡虫刚把尾部翘起準备扎下,点点的馋爪同时袭至,一扑一抓虫子到手,想也不想便塞进了嘴去。

      一切发生的如此突然,等到小狗牙齿合下,那傀儡虫虽然天赋异秉却也抵不过妖化体质的点点利齿,「喀嚓」声四分五裂,一股奇怪液体流了他满口。

      巫门蛊术越是高级越需饲者以精气神灌养,与之相伴的则是虫死人伤,就在傀儡虫破裂的同时,远在两百米开外的孙子浩只觉脑袋一阵刺痛,「啊!」的一声惨叫,往后便倒!

      而点点此时,浑然不知麻烦来临!

  • 名称:吞天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7: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