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子全文阅读

第二十五章    二次啸市(一)

     

      破门而入的果然是仇静。那落地的声响把正在房外安放炸药的仇静骤然惊醒,于是他连忙上楼想看个究竟。等他一脚把门踢开时,印入眼帘的便是倒在地上的刘菲,而原本捆绑她的绳子被不知什幺东西咬成数截散落一地。

      而最吸引他注意的,却是只站在女孩身前獠牙俯身发出低吼的瘦狗。

      这只畜生他自是熟悉,不过让仇静感到惊讶的是,没想到之前那一脚居然没把这东西给踢死?反倒被他跟着跑到了这来。

      对一贯自大而狂妄的他来说,原本对失败便格外痛恨,尤其是失败在一只畜生身上那就更令他无法忍受,一时间仇静那本就有鬍渣的胖脸立时变成了狰狞。

      「小畜生倒挺护主啊,奶奶的狡猾家伙!」大跨步的向着阿福冲了过来。

      而阿福立时也感受到了危机,全身肌肉紧绷的同时他不等敌人靠近抢先反攻。按着以往流浪岁月的战斗经验来说,此时他最好的选择应该是立刻逃避才是,可此时的他不知为何,却选择了贸然迎敌。

      敌对两边光是体积就不成比例,更不要说仇静还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角色,虽然阿福的攻击迅速,可没等他利牙咬上对方,仇静便已飞快闪开,同时顺手捞起边上另一张木椅,对着阿福脑袋狠狠砸下。

      间不容髮的一个扭身,总算是闪开了落下的椅子,「哗啦」的一声,椅角与水泥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承受不了这股巨大力道,挨地的两只木脚顿时折断。

      闪落到一边的阿福回身眼见木屑横飞,原本的热血立时被恐惧侵佔。哪里还敢继续攻击,抽身便往门边逃窜。只是此时已陷入类似癫狂状态的仇静,见这只畜生居然往门外闪去,想也没想便把椅子对着门口扔去。

      高速砸来的椅子逼得阿福半途转身往窗上跳去。只是就这幺一耽误身后的仇静却是哈哈大笑着跨步一脚飞踢了过来。半路闪无可闪的阿福被这一脚踢了个正着。

      几乎是从喉咙里压出的哀鸣,一声凄厉的狗叫后,小狗满是鲜血的尸体被径直踢出门外,从二楼直接掉到了楼底。

      「你不是命硬吗,畜生狗?这次我看你死不死!」似乎这样还不解恨,仇静走下楼来找到那具不再动静的小狗,一手提起上了楼。

      重新找出根绳子把倒在地上的刘菲再次绑起,随后找出两根长铁钉把这只奄奄一息的野狗拿到墙边,粗钝的铁钉穿过两脚骨骼把他固定在墙上。原本还微微喘息的小狗此时连惨叫都发不出来,头一拉再无声息。

      可正陷入癫狂中的仇静却丝毫也不理会狗是否已死。等两根铁钉终于透肉穿墙把狗尸固定在墙,他把沾血的锤子扔到一边,随后又甩掉手上剩余的血迹,转身走到刘菲面前,对着她的右脸狠狠一巴掌抽去。

      这巴掌力道之大,以至于刘菲的脸立时肿了起来,而被骤然而至的疼痛刺醒的刘菲,初始的迷茫过后立时想起了此时处境,一股压抑不住的恐慌从心底传至身体,四肢挣扎带动着椅子抖动着往后移去。

      仇静咧嘴一笑,随后蛮横的把刘菲脑袋搬正让她注视墙上,而看着被钉在墙上那血淋淋的小狗,原本陷入恐慌中的刘菲顿时愣住,眼睛直直的看着那仍旧在滴血的狗尸,泪水不由自主的顺着眼眶掉落,被破布塞住的嘴里则发出了压抑不住的呜咽声。

      看着泪流满面的少女,仇静从心底升起一种暴虐的快感,原本的狂躁再次变回虚伪的温柔:「现在可不要太难过啊,小姐,我发誓你的大哥一定会比这畜生凄惨百倍,不,是千倍万倍!」

      说到最后,仇静的双眼已满是血红与兴奋。

*    *    *    *    *

      在最初的六神无主后,此时的刘小柱总算恢复了往日冷静,儘管心中不时闪现种种噩念,可他知道越是这时越不能急躁,想要救出妹妹惟有冷静才行。

      在局里安排好一切后,他同着第一批警员赶到了植物园人工湖,其他警员在离着人工湖百米远的地方埋伏好,而他则按着要求单身来到人工湖边。

      星市的午夜空气中透着一丝寒冷,而在偌大的人工湖岸边,黑色的夜冷咧的水配合更让人陡生一种凄凉悲怆。站在湖岸边的刘小柱并没有等多久,仅仅半小时后,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从湖对岸的树林走过来。

      这人正是仇动,和他哥哥那不时闪现的神经质癫狂不同,仇动无论何时脸上都挂着一种色贱的奸笑,而实际是他的为人比他哥哥更变态,在星市那十几条人命案中,所有女性的性虐待痕迹都是出自他手。

      「没有想到吧刘大队长,我们也有这样见面的一天!」仇动嬉皮笑脸走上前来,儘管此时刘小柱满心愤怒,但为了妹妹安全,他也只好强自忍耐,抬头怒目看向对方:「我任你们处置,把我妹妹放了,她只是个局外人什幺都不知道!」

      哼地冷笑了声后,仇动只说了句:「先跟我走吧!」随后他转身便往来时的树林走去。无奈下,刘小柱只好跟上。穿过树林不远,两人便上了公园主干道,此时路上正停放着一辆老式的摩托车,两人上了摩托车后,引擎发出一阵刺耳嗡鸣向前开出。

      疾驰着的车子对上迎面扑来的晚风,周围的景物彷彿倒带一般飞速后退。就这样左拐右拐也不知跑了多久,摩托车终于在一个偏僻小巷停下。

      两人下车后,仇动把摩托车扔到一边走进巷子,刘小柱边跟上边抬头看向四周,这幺长一段距离后此时的他也分不清这究竟是哪。不过看两边的房屋,大概是偏向城东的老居民区吧。

      这次的速度倒快了很多,走进巷子没多远,来到一栋不起眼的双层楼前,仇动停步敲门。「噌噌」的一阵脚步声后,大门被打了开来。

      「欢迎欢迎刘队长,我们可真是好久没见了!」开门而出的是一个长相与仇动一摸一样的男子,只看他那脸上带着的狞笑,手里拿着把黑得刺眼的手枪,枪口正直直的指着他。不用猜,刘小柱也明白了对方身分,不是被自己枪伤的仇静又是何人。

      「我来了,现在可以放了我妹妹吧!」他沉声开口。

      仇静哈哈大笑:「自然自然,我们的目标只是你,和你那美丽的妹子一点关係也没!那幺请上楼吧,你妹妹正在楼上等着你呢!」

      虽然心中有种不好预感,但刘小柱除了提高警惕却也别无他法,眼看仇家两兄弟站立两边让开道路,他深呼吸一口后抬脚跨入门内。

      仇家两兄弟互望一眼,眼神里透着些许诡异,随后跟在了刘小柱的后面一同上楼。来到楼上打开中间的房门,印入刘小柱眼前的,是被绑在椅上半脸高肿的妹妹,而更令他刺目的,还有那被钉在墙上的,血淋淋的小狗。

      愣了愣神刘小柱顿然明白,心中升起一种说不明的无奈,虽然这只小狗因为自己逃回一条小命,可最后却还是因为自己而把命给送掉。只是此时实在不是多做感慨的时候,回身刚想和对方交涉。可刚把身体转开,「砰!」的一声枪声响起。

      几乎连闪躲的功夫也没有,刘小柱只觉得右腿猛地一痛,随后身体保持不住平衡的软倒在地。落地的声响刚一响起,又是「砰」的一声枪响,这一次却是换成了左腿。

      捆绑在椅上的刘菲眼见着哥哥中枪倒地,泪水顿时狂涌而出,被塞住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哭声,也不知那来的力气拼命挣扎,带着椅子发出「铛铛」声响,慢慢往倒地的哥哥移来。只是还没移出多远,椅子一时受力不匀轰然倒地,连带着她也摔落在地。

      「哦,多幺感人的兄妹情缘啊,我可真是感动极了!」仇静吹了吹枪支上的无声硝烟:「这两枪只是拿本,现在我们该算算利息了!刘大队长!」

      「你们……你们想怎幺样对我,都……都可以,先放了我妹妹!」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后,刘小柱已经是气喘吁吁,随后他又勉强装着讥讽道:「难不成……你是个不守信誉的王八蛋!」

      刘小柱话刚说完,一边的仇动却是一阵冷笑:「我们当然守信誉,反正也只答应不要你妹妹的命,可没说不要她的身啊,啧啧,你这妹子可是水灵得很呢?」

      边说着边走到刘菲身边,髒手已準备向着她的脸蛋摸去,刘小柱看得双目欲裂:「操你们这群王八蛋,你要是敢动……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发誓一定要把你们撮骨扬灰!」

      「哎哟哟我可真怕呢!」

      被刘小柱的这番话激起了虐火,仇动示威似的狠力捏上了刘菲的脸,随后「啪」地一巴掌打向好的左半边脸,没一会儿功夫左边也肿了起来。

      「这样才对称嘛…」见着刘小柱怒目切齿,仇动哈哈大笑,接着满脸淫笑的把手向刘菲胸口伸去,只是手刚一伸出,突然他像听到了什幺,猛地起身望向窗外。而一边的仇静则是冷笑一声:「阿动,条子来了啊!该準备今天晚上的大礼了。」

      这句无头无尾的话听到刘小柱耳里,不知为何全身闪过一道冷寒。而仇动也是满脸诡笑的回身捏了捏刘菲:「等下在好好招呼你!」说着起身走出门外。

      刘小柱心里升起一种不好预感,抬眼望向正朝自己走来的仇静,对方却只是狞笑着不发一言,把他从地上一把拉起,随后又把他和刘菲绑在了一起。

      自然,他的动作不会温柔和照顾,仇静甚至故意让伤口在地上拖动,带着地上出现两道长长的血痕,直到把他和妹妹绑在了一起,刘小柱的脸已经痛得变了形。

      越是这样仇静越是开心,咧嘴微笑开口:「知道今天晚上什幺大礼吗?以为我两兄弟不知道你们条子的套路,我已经在这屋子附近安放了十几公斤炸药,虽然爆炸威小点,可也足够为今天晚上带来美丽的烟花了,这可是我们为了报答而送给你的大礼啊!」

      「你们这群疯子,这附近都住着居民,你知不知道这一爆炸会死掉多少人!」刘小柱几乎是怒吼出声,可是仇静回应的却是重新举枪对他左手便是一枪。

      「砰」地一声子弹带起一串血花,强自忍耐着手臂剧痛,刘小柱咬紧牙关发不出一个字。就在这时下楼而去的仇动蹭蹭的跑上楼来:「大哥。外面来了百来个条子,人手一枪已经把这附近全给围上了。」

      仇静点点头把枪递给弟弟:「我去设置引爆时间,等员警一到你就逃走,然后我俩到地方集合!」等弟弟接过枪后,他便转身走下楼去。

      可是仇静永远也不会想到,这居然是他与弟弟的最后一面。

      见着哥哥走下楼去,早已经色慾沖脑的仇动哪里还忍耐得住,带着满脸的淫笑走了过来:「奶奶的,等下一爆炸什幺都没了。这幺好的美女怎幺能轻易浪费呢,哈哈哈…」边说着边伸手準备摸向刘菲。

      一边的刘小柱忍着剧痛猛地弯身,巨大力道顿时带着椅子往一边倒去,连带着和他捆绑在一起的妹妹也被摔倒在地。见着到手的鸭子还敢抵抗,仇动想也没想一脚踢向他的肚子:「靠你个杂种,老子上你妹子又不是上你,你激动个什幺……咦?」

      不知何时,被钉在墙上的死狗突然有了动静。原本被钉穿前肢固定在墙上的血淋淋小狗居然还没死,反倒不断扭动身体挣扎着,也不知他力气为何会如此之大,居然硬生生把钉入墙内寸许的长钉给生生拔出。

      而落地发出的碰撞声恰巧吸引仇动的注意,见着墙上死狗突然掉下,他愣了愣神,但此时色火上脑不想理会,低头伸手又準备向刘菲靠去。

      可是一阵奇怪声响再次传出,当仇动再次抬头却看得脸色一变,那只浑身是血的小狗居然摇晃着身体站了起来,而更让人恐怖的是,他那双眼睛里居然闪耀着一种诡异金黄。

      时间彷彿就此凝固,仇动目瞪口呆看着这只浑身滴血的怪狗,而那双闪耀金黄的狗眼也同样死死盯着他。就这样僵持了也不知多久之后,异变的小狗突然低头俯身,冲着仇动猛扑过来。

      顾不得弄清怎幺回事,仇动急忙起身想要闪到一边,可是他快狗的速度更快,刚起身还没来得及退出几步,飞奔而来的怪狗已然跳至半空,血淋淋的嘴猛地张开,露出里面闪耀着同样金黄的牙齿,目标直指对方仇静的咽喉……

      血花飞溅中,仇动眼中的最后一幕,只看见一具喷涌鲜血的无头身体轰然倒地……

  • 名称:巍子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32: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