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全文阅读

第二十四章    阿福救主

     

      「你说什幺!」

      在听到沈申的话后,刘小柱的大脑如同被锤子狠击了一般,一阵天昏地暗往后便倒,若非沈申和身后警员及时扶住,恐怕立时就要倒在地上。

      起初的晕眩过去后刘小柱心急如焚:「那卷带子在哪,我妹妹她人呢?是哪个,是哪个混蛋干的!」揪着沈申的衣襟,原本一惯沉稳的刑侦支队队长,此时脸上的急怒与惶恐让在场警员都不由自主感染了份焦怒。

      「是啊是啊,究竟是那个混蛋干的,非操他的蛋不可!」

      「队长你别急,你妹子就是我们大家的妹妹,等下全局出动一定把菲菲妹子救出来。」

      「李子,你去把后勤室老张找来,等下大家一起领装备马上出动!干死那狗日的。」

      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原本的会议室顿时嘈杂一片。每人脸上都是义愤填膺的表情,眼见着局面越来越难以控制,而此时已经陷入躁怒焦急中的刘小柱也是咬着牙双眼爆瞪就往外冲,沈申猛地掏枪对着天花扳。   

      随着扳机扣下「砰」地一声枪响,嘈杂的会议室里立时变得死寂,众警员纷纷目瞪口呆看着副队长,沈申一把抱住刘小柱大吼一声:「阿柱你发疯了,这幺冒失冲上去你想害死小菲吗?」

      被好友这幺惊天一吼,原本急血上脑的刘小柱终于稍稍恢复冷静,使劲深呼吸压抑着心中急躁,此时此刻原本冷静的他脑子里根本就是混乱一团,嘴里喃喃自语:「那怎幺办那怎幺办!我就这幺一个妹子,阿申,我要救她,要救她啊……」

      一想到妹子往昔笑容,若她有个三长两短自己这一生也算到头,死了也不敢面对父母!再也忍耐不住,当着这幺多警员的面,号啕大哭了起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众警员们所知道的刘队长,从来都是工作严肃认真,那怕是再困难的案子也没他喜怒于色的人,可是现在,眼见着自己亲生妹子被人绑架,终于忍不住大声哭泣,此情此景,在场众人原本被压下的愤怒再次骚动……

      「小菲也是我看着长大的,你放心,有我沈申就有小菲,她绝不会有事的!」

      劝慰着好友的同时沈申也开始下达命令:「小李你去把后勤室老张找来,让他準备好出行装备;小张你负责去通知局长;小赵你和其他分局联繫,请求他们加以援助!……」

      一条条命令从副队长口中发出,别看着平日里沈申难得说上句话,到关键时候却是比谁都要清醒理智。一众警员按着命令开始纷纷行事,一时间整个员警机构开始全力运转。

      今晚的星市注定是一个动荡之夜,就在全市居民都在沉睡时,不少警局却是灯火通明,许多原本都已睡着的员警也被叫起,为了一个牵涉同僚的绑架案而开始工作。

      最繁忙的非衡区警察局,此时局里能叫到的警员都已到齐,偌大会议室或坐或站大约四十多名员警,这其中还有不少其他分局的成员,几个警区的分局长也在此列,而资格最老年龄最大的老局长一脸严肃坐在了上头。

      会议开得并不长,短短二十分钟的会分为两个部分,首先是对兇手的资料介绍,随后便是布置措施分配人手。

      其实兇手的情况星市员警都不陌生,因为去年发生的连环杀人案正是他们的杰作。这两人是孪生兄弟,哥哥仇静弟弟仇动,仇静有轻微偏执症兼精神分裂,而弟弟的脑子也不太正常,他们于去年10月来到星市,短短半月连杀十五人,手段之残忍之狠毒令人髮指,很多死者临死前都遭过严重虐待,一些女性甚至被性侵犯过!

      刘小柱当时正是负责这起案子,对这两人实施了长达半年追捕,可因为两兄弟具备一定反侦察知识,多次逃脱刑警包围,虽然在最后一次追逃时刘小柱开枪打伤仇静,却仍旧没能把他们留下。此后两人再无音讯。而这次的绑架不用多说也知是为了报复之故。

      因为不知道敌人在星市的落脚点,而他们提出的要求是凌晨4点前刘小柱必须单身到市中心植物园人工湖;为保证人质安全,众人一番商议后,决定先让刑警在那布置警戒,而其余的警力则守在人工湖四面。等确定敌人地点后再迅速跟进。

      敌人是极端不理智的疯狂杀手,为避免惊动对方,减少警员受伤的可能,这次出动的所有警员几乎人手一件防弹衣,枪支弹药全齐备。所有警车都熄掉警鸣,在老局长一声令下后,天罗地网正在拉开……。

*    *    *    *    *

      就在员警纷纷布网的同时,另外一边的阿福也是满身激动,重新出现的气味虽然依旧稀淡,但总算是可以辨别方位。顾不得身体的疲惫,他顺着气味飘来的方向继续前跑。

      可没等跑出多远,他的脑子突然一阵晕眩,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但好在这晕眩仅仅只维持了一瞬便消失无蹤,以为只是太过疲惫之故,阿福摇了摇头继续往前,一会儿功夫拐进了一条小巷。

      真的是因为疲惫引起的晕眩吗?

      远处跑来的塞拉提看着那小东西仅仅摇摇头便恍若无事般继续奔跑,一张嘴大得足以塞进鸭蛋。他对着这小狗发射的「心灵爆鸣」虽然没什幺实质杀伤力,却是他专门针对需要活抓目标时而特训出来的能力,直接对大脑组织发射的震荡,几乎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抵御,直接的后果便是立刻陷入昏迷。

      可以往百试不爽的能力今天却失败了!这怎能不让塞拉提感到惊讶,回过神来的他不敢相信的双目再瞪,褐色双眼里露出几如实质的光线,带动着周围空气翻滚往小狗猛刺而去。

      可这次小东西甚至连摇头的动作也无,恍若完全没受过攻击一般继续前奔,瘦小身影在拐过一个弯道后消失不见,而那最后消失的朝天狗尾彷彿是在嘲笑一般。

      一次可以算成意外,但第二次加大攻击依然如此,就不得不让塞拉提大受打击了。边上突然响起一阵猫嚎,一只灰色野猫无声跳出站立在屋顶,他猛地回头瞪向野猫,几乎是瞬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野猫的脑袋彷彿一只从高处掉下的西瓜突然爆裂,鲜血迸流脑浆飞溅,无头猫尸发出「砰」的一声沉闷声响,由高高的屋顶摔下。

      异能没有问题,究竟是哪出了毛病呢?难道是那只狗的缘故?想到这,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能够抵抗自己的异能,又生有如此诡异美丽的外表,而第三分队那些废物传来的消息是遗蜕被流浪动物吃掉。一切的一切摆在一起,难道?……

      彷彿乱线找到了源头,想到这塞拉提心中顿时大喜,向头领发去一道心灵讯息,把自己所见与推测说出后,他抬脚便向小狗追去。

      而阿福丝毫也不知道这一切,此时的他满脑子想的便是找到主人,随着目的地靠近,敌人的气味也越来越重,而腥臭中那种好闻的如同老大一般的淡淡温馨味道,便是让他脚步越来越快的源泉,彷彿在嗅到主人气息的同时,他全身的伤痛和疲惫也都消失无蹤。

      跑过一条水泥小巷,拐进一条更狭窄的弄道,就在小狗準备穿过弄道时,敌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心中一慌下,他连忙刹住脚步伏身藏起,之前的那一脚给他的印象实在太深了。

      但幸好这只是一场虚惊,因为声音的来源地离这还颇有一段距离,阿福起身抬头看前,这条弄道名副其实,最宽处也没过一米,两边低矮老屋的班驳墙壁让这条通道显得无比昏暗,墙上每隔不远便有一张窗户,而声音正是从前方不远一个敞开的窗户里传出。

      阿福心喜欲狂,小心翼翼跑到窗户跟前,可望着那几乎快到两米的窗台,他有点犯了难。左右看看四周并没有可供踏脚之物,在窗下绕了几圈后,他只好「呜呜」两声放弃跳窗打算,转身往来路跑去。

      直到他跑出弄道重新来到小巷,原本无人的巷子里,此时却多了一个戴墨镜的棕髮人类。原本四处张望的他,再见到阿福出现后满脸兴奋,取下眼镜,这个人类边满脸带笑边发出一种古怪语言,慢慢弯腰伸手向他靠近。

      出于本能的,阿福立时心生警惕全身戒备,而看到阿福俯头獠牙的模样,这个人类也连忙停下脚步,脸上仍旧挂着笑意,两边竟是就这样僵持了起来。

      此时心中有事的阿福实在不愿再多纠缠,就这样僵持了片刻后,他猛地一个转身闪回弄道,占着身材瘦小的便宜,眨眼功夫便往前跑出老远。

      他自是不晓得身后人类有多幺恼火,原本已打算使出最大能量偷袭的塞拉提因为小看了他的狡猾,结果这幺好一次袭击机会白白浪费。儘管他及时回过神抬脚就追,奈何那弄道本身狭窄,加上两边窗户大多敞开,窗页把原本不宽的道路几乎完全堵死,那只小狗仗着身矮体瘦不受影响,可塞拉提却只得不时闪躲。就这样两边的距离越拉越开,直到最后小狗完全消失在黑夜中。

      摆脱那个人类后没多久便出了弄道,阿福来到了一条宽敞马路上,马路上的路灯把附近照得通体明亮,也亏得如此,没过多久他便发现了那条直通房屋的小巷。

      赶忙跑到小巷来到那栋房屋前,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间毫不起眼的旧楼房,如同这附近所有房子一样,不但外表同样灰濛,就连造型都透着股老迈,而主人的气息正是从这里传出。

      急忙抬脚来到门前,但铁大门是紧紧闭上的,在外面扒拉了半会后阿福排除了由门而进的可能,在四周寻找了半天后总算运气不错,居然在离门不远发现个小洞。

      洞口并不是很大,但因为阿福身体瘦小恰恰可以钻入,刚一进到里面还没来得及看清四周,一阵对话突然从楼上传来。对话之人的声音异常熟悉,不是劫走主人的两个人类又是谁。

      「大哥,那刘小柱已经到植物园的人工湖,条子们也跟着来了,那小娘们现在留着也没多大意义,要不现在就给我……嘿嘿?」

      「你急什幺,等那刘小柱到了再说,哼哼,那些条子们果然都来了,我说阿动,炸药的份量够不够?」

      「我办事你放心啦!」

      「嗯,那你现在去把姓刘的带来,我开始排线安置炸药,然后等那些条子一到,就让夜晚爆发出辉煌吧,哈哈哈哈!!」

      最后是一阵疯狂大笑,随后两个脚步声渐渐拉近,阿福急忙伏身藏好。刚躲起没会工夫,两个高大身影便走下楼来,随后开门而出。

      当铁门「匡」地一声紧紧闭上后,楼上再无动静,隐身一边的阿福又等了半会,确定无事后这才探头看去。这间两层老楼房虽然卖相颇具古风,但里面却着实髒乱,似乎以前是被用作存储肥料还是什幺东西的地方,空间里充斥着一种酸酸的难闻味道。

      之前因为心忧主人而没什幺感觉,这下鬆过神却再也无法忍耐,加上主人气息已是近若咫尺,不用想也知道她在二楼。阿福连忙蹦上阶梯往楼上跑去。

      二楼一共有3间房子,全部都是大门紧锁,而主人的味道正是由靠左的房子里传出,好在他瘦弱的身材再次占了便宜,房门边上的窗户高不过一米,而且下面还放着个木箱,顺着箱子蹦上窗台,从打开的窗户里跑进了房。

      一番辛苦总算有了回报,阿福终于找到了被掠走的主人。此时的刘菲正被绳子绑在一张高背木椅上,浑身衣乱髮散,头低垂胸前不发一语,明显是陷入晕迷状态中。

      眼见着主人如此模样,阿福的心里有了一种难受的感觉,「呜呜」两声后他跑到椅子下,绕着被捆住的主人几圈后,却为难的发现,那根捆绑的绳子绳扣实在太高,加上椅子的高度,他根本就够不到绳子。

      好在这段时间以来,他的脑子也变聪明了不少,左右看看突然发现房间角有一块长方形木板。小脑袋灵光一闪有了主意,跑到角落把这快长板子叼起,便往主人这边拖。

      这块木板可能是装修过后的下角料,虽然不大却是颇有分量,饶是阿福使尽全力拖起来也颇为费力,好在离椅子并不太远,几分钟后木板终于到了椅子面前。

      又是一番辛苦后,木板终于斜靠在椅子下的固定木上,跳上这临时搭建的斜坡,阿福的嘴终于堪堪够到绳子,顾不上休息的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开始最后也最关键的工作,用自己的牙齿把绳子磨断。

      饶是捆人的拇指厚的尼龙绳,到了阿福的嘴里却也变得稀鬆平常,仅仅片刻功夫,一处绳身便被磨成两段,接下来同样的磨咬拉扯,片刻后所有绳子都没能逃脱断成两截的下场。

      没了绳子的缠绕与固定,原本晕坐在椅上的刘菲身体不由自主往边上倒下。恰好不好的正把来不及逃开的阿福给压在底下。儘管有个垫背的,落地的时候依旧把地板砸出一声沉闷的「砰」声。

      这道声音若是白天实不足为道,可在深夜寂静的此时却如雷鸣一般要多响亮有多响亮。被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的阿福好不容易从主人身下钻出,还没来得及喘上口气,「噔噔」的脚步声由楼下向上飞速拉近。

      「匡噹」一声,原本紧闭的房门被狠狠推了开来。

  • 名称: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26:39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