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门嫡女全文阅读

第三十一章    与主相逢

     

      这个浑身赤裸尖耳高鼻的英俊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化为人形后的阿福。

      同人类修真比起来,妖之修炼艰辛无比。不但入门甚难,提升修为比起人类也是困难得多,从初成妖物到小有所成,换在天地灵气充沛的远古时期,也需几十年苦功,到了现代环境恶劣灵气匮乏,这个时间更被拉长为数百年之长。

      而要从原本的生物体妖蜕为人形,就算再有天赋的妖怪也需百年努力,可是先被遗蜕改造躯体,接下来又侵佔老狼几乎全部修为,阿福居然把原本所需的百年时间化为一瞬,直接达到化形阶段修成人形!

      只是有失必有得,阿福虽然免去千年苦修一下子获得这幺高修为,但天劫降临之日也是离他不远。

      无论是修真还是修妖都是逆天之举,而修妖又比修真更形叛逆。因此无论人类还是异族都会视修为不同,而面临不同天劫。自古便有十者渡劫成其一之说,此语虽略有夸张却也颇为贴切。就算你能躲得开第一次,可随着修为提升,劫难也会越发厉害,想要抵御也将更为困难。

      可此时的他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些,儘管现在变化为人,但他脑子里的意识还是停留在狗的状态。因为变化实在太过迅速,甚至这个人形都不是按着他的意思转化,而是完全克隆自老狼的人化状态。

      从狗到人,虽重新掌握了躯体却怎幺都觉不自在,茫然看着自己双手,就在此时突然几把小刀穿袭而来,几乎想也没想一把夹住。阿福愕然抬头看去,攻击自己的居然是身前不远一个面色寒霜一脸警惕的女子。

      儘管现在他也勉强可算得上是一个人,但阿福脑里可没一点人的自觉,往昔狗的意识彻底回归,以往对人类的恐惧和警惕重新回到他的身上。

      对于人类,他向来就是能躲就躲,更何况此时这个母人类明显对自己怀着恶意。因此他几乎是立刻把手中小刀扔出,随后跳下台子四肢着地,以丝毫不慢于狗身的敏捷速度飞快闪出地下室!

      儘管阿福只是随手一扔,但体内妖气却不自觉的给小刀施加力道,刷刷刷的几声响,毒刀从飞燕眼前闪电飞过,随后直插插齐入墙壁,留在外面的只余几个短短刀柄。原打算追击的飞燕被吓得顿时呆住,一想到要是那个男子扔出的角度再往后点,说不定刀子便得从自己脑袋里穿过!

      而就这幺一阵呆立,阿福已经消失在地下室跑到了上面。楼上传来的啪啦哗啦的物品摔落声把飞燕惊醒过来,回想起眼前所见一切,先是那只死狗,然后光芒大盛,出现这个男子,这代表着什幺?难不成真如自己所感觉的那样,这只狗妖正是那啸市的正角!

      关係着自己利益,飞燕再也呆立不住,几乎立刻跨步冲出地下室来到楼上大厅,而此时的阿福身影正好从门外闪出,想也不想一声怒喝:「站住!」随即迅速从腰间拿出把如鱼一般造型的小刀,双手一合一放,鱼刀突兀悬空闪电前击。

      儘管阿福感觉到身后杀机移身闪避,却不料这鱼刀竟如有自我意识一般,任凭着他闪开身来,半空刀尖一摆依旧瞄準了目标,一切说来话长实则短暂,等到感觉不对时刀已入体!

      这刀果真是诡异之极,一入体后便如同活物般自动往肉里钻去,若是任由他这幺下钻保準不出多久便会钻入内脏。幸好化型之后躯体也被妖气萃炼,刀入体的同时肌肉坚硬如铁强行夹住。饶是这样,却也只能减缓鱼刀下钻的速度。

      阿福心中一阵大惊,想也不想伸手拔刀。只是不等他把刀拔出,飞燕二波攻击已然袭至,数把绿芒闪耀的小刀如疾箭袭至,目标正是他太阳穴、顶门、颈部以及心脏等要害部位!

      只是就在此危机关头,阿福想也不想下意识仰头便吼,随着一声似狼类犬的呼啸由口中发出,一圈淡淡黑纹伴随叫声蕩漾开来。原本已是飞射而来的小刀眼看着就要入肉,却被这突起黑纹如雪入开水立时粉碎。

      眼见那黑色波纹如此厉害,小刀居然一挨便碎,飞燕心中警声大作,想也不想猛地匍下。幸好黑纹只有一道,加之躲避及时,随着黑纹蕩漾开去,整栋别墅彷彿被一张小刀划开的画面,哧溜溜声中房屋结构几近崩溃!

      危机暂解,阿福牙关一咬拔出鱼刀,扔出刀子后,四肢着地奔出别墅,身影刚一出大门,别墅轰然一声坍塌倒地。顾不得看那女子死活,瞬时奔回马路,眨眼间便消失在道路远处。

      一会儿功夫这里又恢复为往昔死寂,除了之前别墅坍塌扬起的灰尘,以及远处城市那不时传来的警笛声,一切都和平时没什幺二样。再过半天后,别墅废墟突然发出砰的声响,一个人形推开碎石瓦砾踉跄爬出。

      待得好不容易从废墟走出,这满身灰尘,夹杂鲜血伤口的不是飞燕又是何人,咬牙切齿的她,在愤怒同时脸上也带着一丝惊悸,不过这愤怒仅仅维持了片刻不到,她突然又像是想起什幺拿起右手的那把鱼刀。

      鱼刀那略微弯曲如同鱼口的刀尖上,正自挂着一小块血皮嫩肉,回想起从刚才到现在的种种,明白自己武器威力的飞燕不由得暗自心惊:「看来,有必要回家族把这东西好好研究一下了!」

      走回废墟,一阵乱翻终于找出个水晶小盒,把那碗豆大小的血肉小心取下放入盒子,飞燕支撑着往前往市区的马路走去。

*    *    *    *    *

      满脑子逃跑心思的阿福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周围植物越来越多,道路也渐渐开始陡峭,他这才开始注意四周,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跑到离着城外几里远的山区来了。

      经过之前那场满天修真者与妖怪的打斗,此时的山区虽然表面看来并没有什幺损失,但实际上天地灵气混乱的情况到现在依旧持续。灌草树木给人的感觉彷彿得了大病般全部暗淡萎靡,而原本不时可闻的鸟鸣此时也是毫无动静。

      越是往前跑,阿福的感觉越不自在,彷彿周围空气在强压着身体一般。毕竟妖是藉由天地灵气修炼而成,对灵气的混乱最为清楚,所以儘管他只是个速成妖怪却依旧有所感觉,到最后他回头看着身后无人,终于还是停下了脚步。

      满脸茫然抬头看着四周,阿福此时的脑袋整个是一片乱七八糟。不时有一些奇怪片段从脑袋里闪现,而令他惊讶的是,这些片段根本就不是自己所经历。

      什幺修器飞天躲天劫,与一只好大的老虎在天上打斗,还有那出现最多的对着满月仰头吞吐,他自然不知道这是因为与老狼意识血拼后不自觉融合对方部分记忆碎片的结果,但是这以往从未见过的段段场景,让阿福在感到新奇的同时,也让脑袋更加混乱起来。

      此时已经是接近中午时分,随着时间推移太阳升起,原本混乱的灵气也渐渐恢复平衡。一缕缕阳光从林中缝隙透了下来,给这个原本宛如死地的树林沾染上了些温暖和生气。

      也多亏了阿福是在树林,不然以他此时这个似人非人裸体形象,若是被人发现怕立刻就会造成巨大轰动。发呆了半天之后,这张藉由老狼人型变化而来的俊脸突然皱起眉头,混乱的大脑渐渐整理出条理。

      昨天晚上自己为了救主人而追袭敌人,然后被敌人打到差点惨死,随后的记忆片段却是断断续续,然后等再清醒过来却发现一只很小的小狼钻进了自己身体,然后自己跟他一场混战……

      突然把一切能回忆的都回忆起来,原本迷茫的他立时想起主人,心里顿时焦急起来。伸着四肢便想往山下跑。但是刚把手脚着地,他突然感觉不对,低头看向自己的前爪。

      很难形容阿福此时的感觉,彷彿原本的世界刹时破裂,狗成了世界之主一般。他立时站起看向全身,心中惊恐无以复加,什幺时候我居然变成这个模样,这……这究竟是怎幺回事,这样子别说主人认不出来!怕是与自己一起长大的原食物料堆那些伙伴也认不出?为什幺……为什幺我会变成人类呢?

      惊疑与恐慌并没有持续多久,似乎是因为成功转化人型让灵智也跟着大长之故,暂态他便猜出事情原委。之前出现的那只漂浮天上的小狼,还有他钻进自己身体后自己拼命反击并获得胜利的战斗,莫非自己身体的变化便是因为战胜他而造成的?

      只是儘管找到变成人型的原因,眼前的情况却没任何改变,咬着下唇如往昔一般匍匐在地,阿福偏着头死劲的想着解决办法?正自苦恼间,突然一条运转气息的方法浮现脑海。

      也算是运气不错,之前从老狼那得来的记忆碎片居然便有还原原身的法门。阿福顿时满身喜悦,连忙起身按这脑海突然闪现的方法运转体内气息。

      之前,从那只奇怪小狼处抢来的古怪气团,正顺着整个身体迴圈流动,天然贴切彷彿从阿福出生便一直存在。稍一动念,气团便顺其所想流动变化。心中急切的阿福此时顾不上研究这气团的奥秘,按着线路法门把气团调动,随着一条条管道被气团流过佔据,渐渐地,他全身出现一种古怪感觉。

      彷彿整个身体在逐渐缩水变化,原本人类的高大躯体慢慢还原为原来的小巧,身体内的骨骼顺应变化发出阵阵喀嚓之声,只是儘管如此,却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

      彷彿只有短短一瞬,随着整个法门运转完成,原本英俊高挺的人类躯体慢慢弯曲蹲下匍匐缩小,眨眼便还原为原本的狗身,只是与以往的一身银白不同,此时的阿福双耳上多了一道波浪黑边,颈部也多了一道如弯月般的黑印。

      丝毫也没发觉自己原身的变化,眼见着自己由人类变回狗身,阿福心中惊喜交集,只是仅高兴了片刻,他脑中便浮现出主人身影,再也不想耽搁时间,抬脚便向城市跑去。

      身体原本经过遗蜕改造便已速度惊人,这次阿福更是发现,体内那气团居然随着他四脚的跑动不时运转到肢体。一时间那奔跑的速度甚至比之前要提高几倍不止,彷彿脚不沾地悬浮半空,如白色闪电疾驰城中。原本几里的道路仅仅几分钟不到便已跑完,片刻功夫后星市便已出现眼前。

      经过昨夜的摧残,此时的星市没有了往昔的热闹,城中道路上处处可见穿着制服的执法人员,员警、医生、消防,还有不少一身迷彩的武警。昨晚接二连三的爆炸与事故,让整个星市的政府机器忙得焦头烂额,也让原本生活正常的星市居民心身疲惫。

      因此儘管阿福冲进城后,他原本所担心的被人围追的情况并未出现。按着原本记忆跑到主人被抓的那栋老房,却发现那里早已是废墟一片,无数人类正在废墟上面穿梭忙碌。

      起初的愣然过后,阿福心急如焚,他自是不知道这一切便是自己杰作,只是一想到主人有可能已经被害,心中便如同刀割,也顾不得对人类的害怕汪叫着冲进废墟,在那老房子遗址上翻动砖石,想把主人给找出来。

      边上正在忙碌着的救援人员见一只通体雪白小狗,带着凄叫翻着砖石,立时猜出是怎幺回事。一时间不少人都是心中凄凄,虽然这里并不是居民密集区,但夜晚的爆炸这里也死掉了数十人,这只小狗不知如何逃出生天,可他的主人怕是永远都回不来了。

      见着小家伙彷彿不要命般翻动着砖石,片刻功夫原本浑身雪白的毛髮满是尘土,两只爪子也带上些许血迹。边上有几个年轻点的救援队员看不下去,上前把这小东西赶走。

      只是虽然心中忧急,但阿福并没忘记警惕四周。见着边上几个人类靠近他,立刻反应过来,转身俯头露牙咆吠,这几个队员弯身拾起地上石子向他扔来,眼见如此,阿福满心悽楚仰头汪叫,无奈的转身跑出废墟。

      心中茫茫然彷彿丢失了什幺,一种从未有过的压抑情绪堵着喉咙,让阿福的眼角都开始湿润,回想这短短几天来主人对自己的照顾,那亲切的味道以及那香味的食物,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什幺老大的主人把他抛弃了而老大却并不怨恨。这种被人类亲切照顾的感觉,或许在一些流浪同类看来视为耻辱,可对那些受照顾的同胞看来,那种感觉是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

      一边满心伤怀,一边往前奔跑,此时的阿福因为之前在碎石中翻寻早已满身髒汙,没有了漂亮外表再加上个子矮小,一路彷彿失魂般四处游蕩倒也并没吸引什幺人注意。就这样不知不觉的顺脚前行,等后来一丝淡淡的熟悉味道传入鼻间让他猛然清醒,他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到了家医院门口。

      这鼻间蕩漾的熟悉味道不正是主人的吗?难道主人并没有……

      瞬间,原本的沮丧消失无蹤,取而代之的是满心激动和兴奋,几乎想也不想冲进医院,甚至连一边保安怒叫着追来都被无视,带着阵阵汪叫声顺着气息往医院中找寻。

      此时医院早已经接纳不少伤者,通道走廊两边的椅上坐满了焦急等待伤者的亲人,突然一只髒兮兮的小狗被保安追着跑了进来,一时间众人都被吸引了视线。

      正从病房里开门準备走出的刘小柱也正好看到这一幕,而更令他吃惊的是那只髒狗见到他后居然如疯了一般,狂奔猛跑径直往这逃来。一时反应不及,小狗奔到眼前,从他双脚间钻进了病房。

      心中一急猛地回头,却正好看见那只髒狗跳上病床,冲着刚刚醒来的刘菲呜呜鸣叫,原本满是惊疑害怕的刘菲,在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后,再也顾不得小狗骯髒,一把抱住他,几乎激动的大笑:「点点是点点,你没死,你居然没死!」

      点点正是刘菲给阿福取的名字,这分开了一夜的主人与狗,终于在这小小的病室重新相聚。

  • 名称:候门嫡女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7:38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