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偏偏喜欢你小说全文阅读

      这种顾虑,直接导致了楚云飞在应对浅庄「沃事达」公司时,不得不束手束脚,儘量委曲求全,谁让他自己现在只是个代理商呢?

      当然,这并不是说,他只有被动地让沃事达公司牵着鼻子走,事实上,惹急了的话,换个牌子又何妨?他已经在积极地着手查阅,全国还有哪些刷卡电錶的品牌,尚未来内海发展,尤其是那些口碑比较好的牌子。

      不错,内海市场是很大,而且做出样板工程来,会在全国业界同行中引起很好的效应,可在内海发展的成本,实在是太高了,一些厂家受财力所限,不能很好地在这里开展业务,那也是一种必然。

      尤其内地的一些研究所之类的地方,因为人们的思想观念还相对保守些,有些人才并没有随意地流动出来,那些地方开发出来的东西,一般来说,也还是不错的。

      找来找去,别说,还真让他找出两家感觉还不错的电錶厂家,不过有点遗憾的是,这两家电錶生产商,各自有各自的缺陷。

      一家在以贫困落后而闻名的西部地区,听起来不太能够让人接受,那里居然也能生产出高科技产品?要知道,在某些方面,内海人的眼光不仅仅是势利,简直说盲目排斥都是不为过的。

      另一家,也在浅庄市,这条线,居然还是李南鸿给他搭起来的,这家更绝,是生产电路板的,也有能力生产卡式电錶,可这家公司,主要是以加工能力出众而闻名的,专门做各个品牌厂家的外包业务,虽然自己没创出什幺品牌来,却是可信度很高的。

      商业圈,其实跟生态圈有点类似,有在上层吃肉的,也有在底层分解那无机物的,只是生存的形态不同,但不能说可以任意抹杀其中任何一个物种,这样公司能存在,自然也有它存在的道理的。

      只是,这个厂家有个公司名,已经是比较不容易的事了,指望他们能生产出有自己牌子的电錶来,实在是有点勉强人,更别说还要办理一系列的品质检测和入网证什幺之类的行业证书了。

      事实上,哪怕楚云飞愿意帮人家办理这些,人家都未必愿意呢,大家刨食的地方不同而已,却不是说人家的生意做得就不够火暴。

      有了这样的认识,楚云飞不得不把眼光又转向了那些在内海发展得不太如意的厂家,要不要使点什幺手段,赶他们出去,然后自己再来谈这个代理?

      后来,他终于想起,那个海天的毋总,似乎也暗示过,这方面她的朋友也有一定的路子,或者说,是在做一个品牌,本来开业典礼上,楚云飞还不想喊这人来呢,但仔细想想,算了,大家毕竟算得上是认识的,又在一起共过事,还是发张请柬出去好了,来不来,由她吧。

      就在忙这些事的同时,他还在网路上查询了一下童思远所说的两个专案,发现确实如对方所说的那样,这两个项目,都是非常有前景,而且短期之内,根本不可能出现市场饱和的可能。

      有了这样的发现,楚云飞禁不住有些激动起来,虽然这样的项目,搁在维伦斯家眼里铁铁地也是小打小闹的那种,不过比起他自己现在做的电錶,发展前景却是要强上许多,要不要在里面插上一手呢?

      插,为什幺不插?楚云飞很快地就做出了决定,有钱在眼前不知道赚,那不是傻蛋幺?更何况,合作伙伴是童思远,以此人的身家和势力,尚且愿意忍气吞声地被刀疤盘剥,想来就算有靠山,也没有多雄厚的实力,那幺,基本上,是可以排除被此人阴谋算计他的可能性的,毕竟,连刀疤在自己这里都是栽了跟头的。

      既然决定要插手,那这件事,就该好好规划一下了,不过还好,楚云飞并没有被这美好的前景影响得丧失了判断力,网上的那点东西,可信度未必真的有多高,这事必须是要仔细落实清楚,再行动也不迟。

      这样的事情,该找谁去落实?找银行呗,楚云飞的好友王通,就在华夏银行里上班,这事拜託他去问询,那是再妥当不过的事了。

      在先阳的时候,他跟王通接触得比较多,两人之间也是无话不谈,从王通的一些话语里,楚云飞做为一个不怎幺懂金融的外行,很敏锐地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银行所能起到的作用,远不像人们印象中的那幺单一,仅有存存钱、转转帐、贷贷款之类的作用。

      当然,还有一些功能,虽然不被大家熟知,也是有相当部分人知道的,比如说,在一定程度上,银行可以起到类似于公证处的作用,像开具什幺承兑汇票之类的东西。

      银行最大作用在哪里?在它的金融机构性质上,可以想像一下,每个银行,都是有无数用户在支撑着,暂且抛开那种纯粹的私人用户不提,无数对公的用户,每天在这里发生着数以千万单计的交易和结算。

      这意味着什幺?这就意味着海量的资讯,虽然每个使用者的帐户、交易额、交易专案、资金流向,银行都有为其保密的义务,但不可否认,任何正当和不正当的业务,在银行这张大网面前,是无可遁形的。

      所以,在某种意义和视角上讲,楚云飞认为,银行作为一个权威的资讯中心,似乎比它日常行使的那些小职能,更能凸显它存在的意义。

      更因为现在的银行,也走向市场,商业化了,所以在银行内部,各种各样的资料,被分门别类地汇总着呢,只有把资料準备得详细了,认真了,才能在市场大潮中佔据有利的地位,扩张自己的势力。

      所以这事有三分眉目的时候,楚云飞给王通打了电话,那家伙是鲁胶财经大学金融系毕业的,不光他自己能为楚云飞提供相当的资讯,丫的同学和校友,也是遍布整个金融系统,多少也能有个把朋友再代为打听一下的。

      事实上,王通也是很用力地帮了忙了,他甚至跑到他们专抓信贷的分行副行长那里,打听这两个项目的可行性,这也是为银行创收不是?

      行长那里回馈回来的资讯,依旧是:可行,只要你那朋友认为,有能力做得下这两个项目。

      这样的话,倒也是正常的,这种项目,在内陆省份河东做起来,难度是要大一点的,所以分行长在肯定项目的同时,对自己员工朋友的办事能力,谨慎地、小小地质疑了一下,毕竟,这年头自不量力的人实在是多了点。

      这话,王通没在电话里告诉楚云飞,因为他已经决定了,要跑来内海,参加朋友的开张仪式。

      说起仪式,这可真是令楚云飞头疼的事,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喜欢多事的人,再说只是写字楼,又不是门面房之类的,需要起个吸引眼球宣传的作用,能免还是免了吧?

      怎奈二灵和乔乔告诉他,这东西还是讲究些的好,故老相传的东西,哪怕只是迷信呢,也求个心安,这小小的要求,不为过吧?

      童思远跟他在一个楼层办公,开张这事,是免不了要凑个热闹的,而第二监狱的黄政委,因为前些日子,楚云飞把电錶上可能有点变动的消息告诉他了,听说小楚开公司,自然也是要凑个热闹来的。

      于是,在里应外合的压力下,楚云飞不得不硬着头皮,选了个据说还不错的日子,邀请大家随便吃上一顿。

      他也没打算大办,仔细琢磨了一下,拉出这幺个单子。

      纪宇、弓处长、夏海云,那是一定要喊来凑热闹的,怎幺说这三位连同黄政委,也算是一个圈子里的,虽然四人未必全能认识。

      刀疤和欧阳海波请不请?请!这俩名声再不好,可怎幺说也算是能拿得出手的人物,虽然他不打算大办,但太过冷清也不是个事吧?

      再说,福高公司那里的电錶,楚云飞可没成全它的心思,这次把欧阳海波喊来,一来为了提示对方你还有欠债,二来也少不得要暗示他一下,如果楚某人真的不能跟那浅庄市的电錶公司合作下去,那对不住了,你準备跟鸿飞打官司好了。

      至于欧阳老总可能会发现,海关和福高的待遇不一样,他根本不在乎:就是不一样了,你吱一声试试?

      小马老闆在买房子上帮了忙了,自然要请;毋总好久没见,顺道问问那电錶的事也是顺理成章的,索性也请了;顾老闆那保安公司虽然小,不太拿得出手,不过,怎幺说也可能会有其他合作,也请。

      既然王通和李南鸿说要来,那索性再叫俩朋友好了,叫谁?自然是成树国和刘宁,虽然回国以后,大家都商量好,儘量少联繫,可公司开张这幺隆重的事,怎幺也要联繫一下的,这绝对是说得过去的,藏在暗中的安全局的诸位同志们,你们说是也不是?

      所有人都联繫上了,只有刘宁,死活是联繫不上,据刘母说,他在学校里封闭学习,楚云飞只能把话撂下,让刘宁回来的时候,跟自己联繫,赶得上公司开张,那是最好的。

  • 名称:后来偏偏喜欢你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5:37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