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一品温如言全文阅读

      内海人……还真的是太内敛了,那些按了喇叭的,无疑肯定都是内海电力局的职工,就算偶尔有跟着起哄架秧子的,肯定也就是个把人。

      在楚云飞想来,他这样做,这样足以把事情整大了,怎幺说,他们都是一个单位的,又在自己的地头上,自己身后这辆车多少肯定还算个领导的,这样要是都没人肯出来抱不平,那可真是没天理了。

      事实证明,现今这社会,天理……果真不多。

      待到看清楚楚云飞在那里发飙打人,那探出的脑袋,一个个又忙不迭地缩了回去,就算有那胆子大的,也不过就是缩得慢点,矜持点就是了。

      司机也被楚云飞的粗暴吓到了,拼命地拽着方向盘不肯出去,嘴里也利索了,不敢不乾不净地骂人,只能把头扭向一边,徒劳地喊着,「打人啦!有人打人啦~~」

      他这话喊出来,根本没指望单位的同事帮忙,他只想让门口的内保注意到,汤处长这里出情况了,大家赶紧来救急。

      那门口的内保可明白是怎幺回事,虽然他心里对楚云飞的鄙夷依旧,但那跑车倒也提醒着他:这可不是那七、八万的小康家庭车,车主人混得绝对不会很差劲的。

      待到楚云飞嚣张地把车停到那里、让他接电话、出手打人,这一系列动作下来,就是傻瓜也看到了小白脸的有恃无恐。

      听到司机的喊叫,内保皱皱眉头,刚要硬着头皮过来,那内保负责人模样的早跑了过来,手里拿着手机,「这位大哥,楼秘书说了,他今天陪局长出去了,要你下午来,他等你。」

      楼字这个姓,在中国算是个比较罕见的姓了,既然姓楼,又是秘书,还跟局长有关係的,司机一下就明白了,眼前这家伙到底是哪路神仙,终于住嘴不说话了。

      他不说话了,可那后坐的汤处长倒有胆子说话了,虽然听起来,小楼秘书还要专门等这人,丫似乎来头不小,可这也说明,这小白脸多少也是跟系统有接触的,他少不得,要钻出车来理论一下,「小伙子,你怎幺能随便打人呢?」

      楚云飞白他一眼,因为此人年纪大概都近五十了,说的话还算着调,倒也没怎幺生气,理都没理他,转身向着自己的坐驾走去。

      身后传来汤处长训斥自己司机的声音,「小张我跟你说多少回了,少按这个喇叭……」

      楚云飞茫然地开着车,心里又有了几分不爽,他就弄不明白了,往常自己夹着尾巴做人,事也出了不少,现今想要活得嚣张点,这事反而总是生不起来了,真是咄咄怪事。

      他心里清楚,其实自己也不愿意做事做得这幺嚣张的,可是,眼下,他并没有什幺太好的发展方向,除了顺着惯性做做电錶之外,仓促间还真的找不到做什幺东西好。

      他也明白,如果不加考虑,随便找那幺几个项目来做的话,先别说市场会是什幺样的,估计光切入点,都够让他寻找半天的。

      但留给他的时间,真的是不多了!

      为今之计,他的打算,其实也正是谢娴担心的那样,通过做电錶,来扩充自己的人面,不过他倒是也没想去短谢总的路,他只想通过人面和市场的扩大,寻找点新的、能做的专案出来。

      于是,他只能一次次地把自己遭遇到的事情搞大,指望着能在这个过程中,通过事情的激化或者说眼界的开阔,从中找到什幺合适的发展契机,来做点什幺事。

      老话说得好,「棋从断处生」,如果一直这幺循规蹈矩地把电錶做下去,接触不到别的层面的人物和事情,对他的发展,不会有什幺太大的帮助的。

      想到这里,他恨恨地一拍方向盘,妈的,等桐山派这档子事过去之后,我一定……一定,一定该怎幺做?

      一定要儘快找个专案来抓了!

      其实,他很明白,鸿飞毕竟不是他自己的公司,所以很多事情,他只能被动地请示谢娴,听谢总的指挥,要真是他自己的公司的话,以他现在在做的这幺多单子,绝对可以衍生出来更多的可以操作的项目呢。

      一个工地跑熟的话,除了电錶,顺便要点其他合同,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谁天生也没那幺多关係,关係还不都是交往出来的幺?

      我这种心态,是不是真的太急躁了点呢?楚云飞想到这里,不禁微微歎了口气。

      不管怎幺说,反正他这暴躁的脾气,已经传到了局长秘书的耳朵里,下午楼秘书见到他的时候,先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这脾气不小啊,汤处长的司机也敢打?」

      楚云飞本来就是存了「胜固欣然,败亦无妨」的心态来办这事的,再加上最近的思想转变,对着这大秘书,也没什幺尊敬的意思:我还不知道会再做多长时间的电錶呢。

      他这种心态,如果洪太子是在眼下这时候遇上他的话,怕都难免是要有难了。

      他刮刮鼻子,懒洋洋地回答,「我打电话,他在后面一个劲地按喇叭,内海市不是早不让在市内鸣喇叭幺?我那是响应市政府的号召。」

      楚云飞这幺回答,还真的给了楼秘书几分莫测高深的感觉。

      楼秘书微微地试探了一下,发现他并没有借着知道那隐私,把手伸向电力局其他项目的意思,一颗心顿时就放下了一半,对电力局而言,电錶这项目并不算大,而且只办个入围,那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楼秘书给他写了个条子,要他拿着这个去找生技部的经理,而且再三地暗示他低调点,看来,这条子的威力,应该是不小的。

      写条子这里面,学问真的是很大的,楚云飞在先阳的时候,曾经帮经常照顾他家的邻居办理过车牌,邻居想要个好点的号,一个混混替他办的,丫是这幺说的:

      「办车牌,兄弟最熟了,找老王批条子,那里面学问大了,就一个条子,上面写着

      『好号』、『挑好号』、『弄个号』,你知道幺?这绝对是三种不同档次的号码,这叫默契。」

  • 名称:十年一品温如言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56:34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