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纯很暧昧全文阅读

      看到楚云飞真的鬆口,开始讨价还价了,一干人等终于放下了压在心上的大石头,这种场面,混混们大都经历过的,无非就是高利贷催款的那种手段,把人埋上半截,再开始逼债,心情不爽的话,就再填两锹土,看着土越埋越高,任你是铁打的汉子,也不可能不服软,屁滚尿流地交出钱来。

      正因为是这样,众人虽然是不填土了,可没人有那胆子去刨开土救人,那可纯粹就是炸刺找死的行为了,人家要钱,还指望着这点土呢。

      虫子虽然挺不含糊,但这样的事他很少做,一时还想再讨价还价,张二管子可不干了,这种业务,他比虫子熟练多了,他明白,眼下绝对是没有太长时间讨价还价的。

      通常在执行这种业务的时候,张二管子都会「友情提示」对方的,「朋友,你慢慢想,这次该还多少钱,不过,老子提醒你,埋得时间长了,以后,你可能只能坐着轮椅活动了。」尤其是那种腿脚被打断的主,只要埋得时间稍微长点,挖出来之后,残疾的可能性太大了。

      当然,三五个小时之内,那倒没什幺大事,不过,说好了数,你不得筹钱啊?指望着钱没到对方就挖你出来?别逗了,那可能幺?

      「好了,大哥,兄弟我有眼无珠,得罪了大哥,你说个数,我让弟兄们去凑。」

      果不其然,楚云飞似乎也是业务熟练,「没什幺,你们慢慢想,我不着急,反正啊,你总得出个有诚意的价码来,对了,你还骂我家人来着。」

      还想个屁啊?旁边那位腿部中弹的,因为流血过多,已经堪堪地要晕过去了,再不痛快点,兄弟们也交代不过去了,张二管子也没功夫含糊了,他自己两条断腿还在土里埋着呢,「两百万,眼下我只能出这幺多了,再多也筹不来了,不过,我给你打欠条还不成幺?」

      这口气,还真让楚云飞吃了一惊,他真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能随时调动两百万的现金,看来,先阳的混混,果然跟内海的没办法比啊。

      「这两句话,说得倒还像是人话,」楚云飞点点头,「好了,你也有兄弟受伤,又护着我妹子,给你打个对折吧,一百万,现在能拿出来,就是这幺多,你要愿意打欠条,也成,那就是两百万,月利两分。」

      他扭头看看廖家兄妹,「怎幺样,我的处理,你俩满意幺?」

      说话间,天就黑了下来,廖家兄妹的表情,已经是隐约不可辩识了,不过廖沧海回答得很乾脆,「飞哥,你说什幺就是什幺了,一家人,说什幺的两家话?」

      听到楚云飞的话和廖沧海的回答,张二管子的脑子马上动了起来,不可否认,眼前这位是很强悍,不过,那也是自己不小心所致的,要是打了欠条的话,趁对方要债的时候,应当是有阴人翻身的机会的。

      一百万,那也是钱啊,虽说张二管子拿这点钱出来不是很难,可谁又捨得把白花花的银子往外面甩?

      所以,楚云飞出的这道选择题,还真的难住了张二管子。

      楚云飞这幺说,也是有他的想法的,一来,他真的不能确定,内海的混混,是不是那幺有钱,人在要保命的情况下,随口说的东西,未必做得准的。

      二来就是,这事从道理上讲,对方已经很让自己伤了些人了,而廖家兄妹又没什幺事,按江湖规矩,是该他出钱,让对方疗伤的。只是,廖沧海已经张嘴要钱了,自己是不能不支持他的,不过,这事的起因,是在对方的身上,要钱倒也不算特别说不过去的。

      既然开口要钱了,对方又是那幺强势,那多要点就是再正常不过了,要少的话,不光是小看了别人,也不给自己长脸啊。

      这里再说说江湖规矩,通常情况下,混混们之间发生冲突,要是一方完胜,讲究点的,多半是要留点医药费给对方,不但是他年山水难免有相逢,其中还有个道义的问题在呢,更有一点隐约的意思就是:老子打你了,老子有钱给你看病,下回不高兴了,继续打你,你等着再收钱治伤就好了。

      这里面,就有高人一头,死死吃住对方的意思了,对打人者的身份,那是有益无损的。

      当然,现在这社会,人心有点糟了,道义也败坏了,这种事情,有时候也被人用来敛财,比如说有一些混混扮猪吃老虎,有事没事找点碴,让人随便揍他一顿,然后彰显身份,开出很离谱的费用出来,不怕你不出钱。

      遇到这种事,因为跟江湖道义有关,就算那打人的人也有不远不近的、混社会的朋友,甚至是员警朋友,都很难插嘴说话的,潜规则,那不只是在演艺圈里才有的。

      当然,这种规矩,只有讲究人才做,现在不讲究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就像以前的小偷,偷了你钱,都会想办法把你的证件什幺的丢你家门口或者单位门口,现在的,为了抢个包包,都敢直接砍了你的手,丫都不知道包里有钱没有呢。

      至于上次在「大富豪」的事,与眼下这件事又有所不同,那次,楚云飞并不是对方的主要约战目标,他是做为局外人出现的,目的是主持公道。再说那布财小本意就是要讹人,那种情况下,楚云飞做为个有能力主持公道、打抱不平的人,绝对是有理由要求「以牙还牙」的,那也是江湖上的生存法则之一。

      目前,楚云飞还有一点需要顾虑的,就是廖家兄妹的安全问题。所以他才开出这样的一个支付条件,对方要是肯全额出米,那就是铁铁地认栽了,以后就算要找场子,也只能先来找他;要是选择了打欠条,那多半,就是存了阴人的心思了,不过这种情况下,对方也只能等着他上门要钱之际生事,决计没有道理再去廖家找事了。

      正如他所愿,虫子和张二管子马上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赔偿金的问题上,虽然廖沧海的建议不算怎幺上道,但这学生模样的家伙能脱口说出来这话,是个人就猜得出来,类似的问题,学生仔遇到过,而且是占惯了上风的。

      现在,那俩在坑里待着的家伙,正在紧张地思索着,为什幺,眼前这个人,会主动降低赔偿金,还许了可以打欠条的承诺,会不会是个陷阱呢?

  • 名称:很纯很暧昧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12: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