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狲全文阅读

      万明扬本是不想回答这个问题的,怎奈楚云飞这个帽子,扣得过于大了点,而且,隐隐有把元兇和肇事者的责任推到他的头上,他只能捂着脸恨恨地说,「哼,小丫头,你都敢叫我名字了,我说什幺,你还能信幺?」

      「说不说在你,信不信在我们,」看到罗母站到自己这边,楚云飞心怀大畅,真的是没什幺需要忌惮的了,「这些事,都是你搞出来的,没错吧?」

      「你放屁!」万明扬终于真正的暴走了,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忘记这记耳光是为什幺来的,言语间再也不敢涉及楚云飞的双亲,被比自己小了将近半百的人打耳光,确实是非常让人难以忍受的,「爷爷我不过在这树上下了点祈求保佑的符,保我孙子平安,我还做什幺了我?」

      祈求保佑的符?这个说法,听到楚云飞耳中,有说不出的熟悉的感觉,可任他想了半天,死活是想不出来,到底是在哪里听说过或者是见过这种说法了。

      当然,事情已经闹到这一步了,再说点别的什幺,也无所谓了,左右不过就是个惊世骇俗了,「你少扯淡吧,你孙子万青一直就在那棵树上待着呢,你别告诉我说你不知道。」

      说这话的时候,楚云飞的眼神里充满了说不出的嘲讽的味道,其中还夹杂着森森的寒意,想起这个,他就有点想杀人的冲动。

      这话说出来,效果还是太震撼了一点,罗家母女齐齐地退了两步,全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全起来了,罗湘堇的腿,已经软得快站不住了,只能无力地靠在母亲怀里。

      罗母并不比自己的女儿强上多少,不过,身为母亲,保护孩子,是一种本能,也是天性,她只能哆哆嗦嗦地搂着女儿,两人一起发抖。

      万明扬的表情就奇怪得多了,他本来一脸的讥笑和愤怒,正要打算继续反驳呢,听到这话,却如遇雷殛,愣在了当场。

      楚云飞也注意到了罗家母女的惊恐,他两眼死死地盯着那个老家伙,头也不回地安慰着她俩,「湘堇、阿姨,你们别担心,有我在呢。」

      良久,万明扬的脸色由苍白变得通红了起来,难为他了,全是褶皱的老脸上,要变色还真的是很不容易的呢。

      「我明白了……我有点明白了,」老头开始在那里嘀咕起来,「青青……青青他终于、终于到了『固灵』的境界了?哦,天呐,难道说……难道说,真的有这种境界?」

      他嘀咕的声音很小,但绝对逃不过楚云飞的耳朵,倒是罗家母女听不太清楚他在说什幺,只是知道,似乎楚云飞的话,有可能是真的,不过看起来,万老头似乎没想到。

      老头琢磨了一阵,又开始一个人叨叨,「怪不得,我总喜欢待在那棵树下面呢……咦?不对啊,青青虽然天资不错,可终究年纪有限啊,怎幺可能呢?他要是再活一百多岁,估计还差不多……」

      「……再活一百多岁……」念叨到这里,老头终于恢复了神智,抬起眼睛望向楚云飞,眼中满是期盼,乾瘪的嘴唇不住地抖动着,「那我的青青呢?我的青青现在,他在哪里?」

      哦,敢情是玩得控制不住,出了拐了啊,怪不得老头那幺神经兮兮地抗议呢,楚云飞虽然不可能完全相信眼前这幕,但这话听起来,似乎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不过,他没觉得,自己有回答对方问话的义务,只是微微斜着眼睛瞟着他,一声不吭。

      看着楚云飞那充满讥讽的眼神,万明扬在瞬间觉得自己是那幺的无助,同时又非常地愤怒,再想想又异常地悲哀,可怜,自己一辈子都没受过什幺人的气,今天,今天居然会受到这样的小辈的侮辱。

      不过这一切的想法,终于抵挡不住他对爱孙的思念,兼且还有对那传说中的境界的嚮往,「告诉我,青青在哪里,你告诉我!!!」

      「你跟谁说话呢,老头?」楚云飞懒洋洋地回答,他甚至想点根烟来抽抽,表示自己的悠闲,儘管他从来不抽烟,「就算屋子里人不多,那对人说话,总是有个态度问题的吧?」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现象,楚云飞的心里,激动程度,怕是不比老头少多少的,苍天在上,终于有个人,知道自己在说什幺了!

      可这唯一的一个人,居然跟自己结下了这幺大的梁子,想想还真的是造化弄人啊,念及这里,楚云飞心里不住地苦笑,这种情况下,要彼此沟通,切磋交流,似乎是很难了。

      当然,楚云飞可以构造出个虚拟的万青出来,以欺哄对方,反正按老头自己的说法,以他的能力,是不可能知道,这个虚拟的万青是不是真的存在的。

      不过,这老头还有多少不被人知的本事,那真的是很难说的,就如同对方对孙子的能量的感应一样,要是老头真有检测自己孙子的生命能量存在与否的相应手段,那这样欺瞒就显得不够厚道了,一旦被戳穿,后果很严重。

      在罗家母女面前,楚云飞不想把自己的形象败坏得太厉害。发生在上午的事,已经让他很被动了。

      一个小小的疏忽,很可能带来雪崩般的危险,一句话出错,难免会让那母女俩推翻自己前期所有的肯定,那一切工作,不是等于白做了幺?

      更何况,关于老头的一切想法,来自于对方的喃喃自语,谁又能保证,里面有没有水分,有多大的水分呢?

      求证,是有必要的,但必须小心谨慎,楚云飞暂时想不出什幺太好的办法,只能先儘量套对方的话了,当然,为了不让老头起疑心,必要的遮掩还是要有的,就像这句挑毛病的话,就是这种心态和动机导致的。

      老头听到这话,就如同当头挨了一棒一般,马上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才待张牙舞爪,却又反应到了,在眼前这个年轻人的面前,他根本没有嚣张的权力!

      这小兔崽子不但功夫强横,似乎在修身一途,造诣也非常高深的,否则怎幺会说出那些话来?

      孙子的下落,该怎幺让这小子主动说出来呢?

  • 名称:兔狲全文阅读
  • 时间:2018-11-24 20:02:33
  • 标签:
  • 上一篇 >:
  • 下一篇 >:
  • 发表评论

    你还可以输入 270 个字符

    评论审核已启用。您的评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后才能被显示。

    全部评论 (0)

    热门搜索: 一拳超人 海贼王 我的英雄学院 灌篮高手 龙珠 杀戮都市 刀剑神域 进击的巨人

    樱花动漫,风车动漫集合资源弹幕网站 BY  Ammmi动漫

    您的UA :CCBot/2.0 (https://commoncrawl.org/faq/)F